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7章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第17章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走的时候,关好院门。”

  高鉴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语气平淡,没有不满的情绪。

  钱小娴还是仓惶逃出民宿。

  刚推开家门就听到母亲喊她,她反问道:“你还没睡啊。”

  “晚上,你胖婶煮的玉米,在电饭锅里呢。”

  “知道了,我先洗澡。”

  从母亲的电话里,她已经知道胖婶来家里帮忙做晚饭,这是从没有过的,估计,又是介绍对象的事,所以钱小娴没有接茬。

  洗完澡,她拿着玉米,打算回自己房间吃,可是母亲却伸着脖子等着她。

  钱小娴只好坐到炕沿上。

  钱母看出了钱小娴的不耐烦,以前她从民宿回来,都是先钻到她房间,和她闲聊一会儿,可是,这两天却有意躲着她。

  “我为了谁啊?还不都是为你好吗。”

  “嗯嗯。”

  钱小娴只顾着啃玉米,今晚上和高嘉较量的太累了,她懒得说话。

  钱母看她狼吞虎咽的,心疼地说:“没吃晚饭咋的?”

  “没有。”

  “你不是给客人做饭了吗?”

  “哎,别提了,他一会儿咸一会儿淡的,没见过这么矫情的。”

  “咋没有,你爸不是吗?……哎,真是的,我咋又提那个没良心的。”

  钱母往钱小娴跟前蹭了蹭,小声说:“你胖婶……”

  “我知道。”没等母亲说完,钱小娴打断她。

  “你知道啥?”

  “她说林伟好呗。”

  “他的家庭也好啊,怎么说来着,叫家庭氛围好。”

  钱母撩了撩耳边的头发接着说:“胖婶家就够和睦的吧,可是你胖婶说了,林伟家父母更和睦呢,他家大多数时间都是林伟爸做饭,他妈多享福。”

  看钱小娴不说话,钱母接着说:“懂不,这叫家风,有啥样的婆婆就有啥样的儿媳妇,听说啊,林伟媳妇也不会做饭。”

  “他们没结婚,咋称呼林伟媳妇。”钱小娴听着这个称呼太刺耳太别扭了。

  “人家订婚了呀。”

  钱母并没理会钱小娴不高兴,她接着说:“林伟妈和你胖婶抱怨,说林伟媳妇在她家,没做过一顿饭没洗一次碗,动不动就叫外卖。”

  “还有啊,林伟媳妇喜欢打扮,林伟妈说都不知道她不化妆啥模样,说她早上描眉画眼两个小时都弄不完,晚上脸上贴个面具晃来晃去的,鬼似的。”

  “嗯。”钱小娴拿着吃完的玉米棒:“我累,睡觉去。”

  “我还没说完呢。”钱母抬高声音说:“你又躲。”

  “我不愿意。”钱小娴撅着嘴说着就往外走。

  “你因为啥不愿意啊。”

  钱小娴突然站住说:“人家都订婚了,还住在一起了,能分手吗?就是分手,我也不找这样的。”

  “谁说住一起了呀,他们只是离得近。”

  “我不管。”钱小娴真的生气了,她走到门口又回过身说:“妈,人家不会分手的,只是闹别扭,你和胖婶别跟着瞎掺乎了。”

  因为真的很累,钱小娴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4点半,她被闹铃吵醒,刚要起床,突然想起高鉴说,明天六点半吃饭,于是,她又眯了一个小时才起来。

  早上,她做的燕麦牛奶粥,鸡蛋饼。

  高鉴喝了一碗粥,然后,就坐着接他的车走了。

  平安无事!

  钱小娴绷紧的心立刻松懈下来。

  而且,之后的几天,钱小娴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高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再提起结婚的事情。

  钱小娴自嘲,原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什么一见钟情,什么日久生情,什么未来的媳妇,都是他一时无聊的玩笑话。

  幸好,自己没认真也没相信。

  高鉴每天早出晚归,两个人很少照面,就是不得已碰个照面,也是谁也不看谁,彼此成了对方的空气。

  饭菜呢,钱小娴除了不做海鲜,其余的就按照民宿的食谱做,高鉴有时候吃几口,有时候看一眼,然后,直接开车出去吃。

  钱小娴也不管,反正他让自己想做什么做什么的,但是,这样的日子也真难熬,她每天数着他退宿的日子,让他快点走吧,一辈子都别再遇到!

  这几天,之所以难熬,还有一件糟心事,就是胖婶每天从早到晚上的驻扎在家里,盘腿坐在炕头上。

  她说得嘴丫子冒白沫,还就一个话题——林伟是三里五村少有的好小伙,错过去就后悔吧。

  母亲悄悄对钱小娴说:“真不错的,要不咱就看看?”

  “不看!”钱小娴一口回绝。

  钱母说:“看看能咋的,要是别人来说媒,我能一口回绝,你说,胖婶说的,咱不能这么直接拒绝呀,对门住着,以后没法见面啊。”

  “我不管,我不愿意。。”

  吃过晚饭,钱小娴冲了凉,她从洗澡间走出来,就听到胖婶在说:“现在好小伙抢手呢,像他家这条件的,打着灯笼都难找啊,你也是,小娴还是个孩子,她能有啥主意,你得给她做主,啧啧,过了这村正没这店……”

  胖婶正和母亲坐在前院的晾台上聊天,估计她来了一会儿了。

  钱小娴蹑手蹑脚的钻进自己的房间,她打开笔记本,可是聊天的声音时高时低,她的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

  她突然想起高鉴每晚都要12点才回来,自己何不去民宿躲一躲,等胖婶走了她再回家。

  天啊,最近这是怎么了,麻烦真多。

  因为胖婶在前院,她只好走后门,来到民宿,她拉上客厅的窗帘,打开电脑开始码字。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母亲来了电话:“死丫头,你还玩起失踪了,在哪儿呢?”

  “她走了吗?”

  “刚走。”

  “今天她怎么走这么早?”

  “她问你干啥去了,我说,你去朋友家今晚不会来,她才死心。”

  “啊,那我晚会儿再回去,我怕她二进宫。”

  “那事到底怎么办,你要是一直不拿主意,我可就做主了。”

  “你做主你嫁。”

  钱小娴说完把手机转换成扬声器状态,放到茶几上,然后拽过已经开封的香辣鱿鱼袋,从里面捏一根塞进嘴里。

  “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母亲的语气里冒着怒火。

  钱小娴抽了一张纸巾擦了一下手指,她的双手在键盘上忙碌着,只好嘴巴凑到手机前说:“乖,明天,明天我回去再说,行吧,挂了啊,我得赶紧写,没存稿我都该疯了,老妈求放过啊……”

  “你自己在那不害怕吗,住客几点回来?”母亲的语气平和了许多。

  “客人每天都后半夜才回来。没事,我10点就回去,你先睡吧。”

  母亲终于没再骚扰。

  害怕?

  母亲这么一提醒,钱小娴的后背突然冷嗖嗖的,哎呀,还真有点!

  于是,她打开qq音乐,单曲循环自己最近喜欢的《让我留在你身边》

  最渺小的我|有大大的梦|时间向前走|一定只有路口|没有尽头|纷纷扰扰这个世界|所有的了解|只要让我留在你身边|最渺小的我|有大大的梦

  钱小娴把声音开大,自己跟着哼了一会儿,然后打开文档开始写下一章,这章写得很顺利,2000字只用了一个半小时。

  她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她无意中望了一眼门口。

  “哎呀,妈呀——”

  她突然惊叫一声,捂住胸口说:“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高鉴叼着一支烟,有点趔趄的走到沙发上,他猛吸了几口,然后把还有一半的香烟扔在烟缸里,他盯着钱小娴,眼光迷离。

  “这首歌的名字是……让我留着你身边?”

  “嗯。”

  “是你想留在我身边吗?”

  “什么呀,这是一首歌,和我们没关系。”钱小娴一听急眼了,她赶紧关了音乐。

  “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我发誓。”钱小娴急中生智,突然就想起几天前的事情,她赶紧解释说:“文档都有保存的时间,嗯,你之前也看过我电脑的,我文档里有这首歌的歌词,不信,我拿给你看……”

  钱小娴说着说着感觉自己又把自己带沟里去了,他要是真的看文档,那岂不是另一种尴尬?

  于是,她赶紧站起来,说:“高先生,今天回来的早呀?”

  说着,她拎起笔记本电脑往外走。

  “这几天,你一直都在民宿?”

  高鉴速度站起,然后倚着门槛,伸出大长胳膊堵住门口。

  “不是,就今天……”

  “这么巧?”

  “嗯呢,今天家里特殊……”

  “特殊?”

  “家里有客人,特……乱。”

  钱小娴说着慢慢伸出手,想挪开他的手,但是手指快要碰到他手的时候,她又触电一般缩回来了。

  “还没解释完呢,不能走。”

  高鉴的眼神有些怪异,他一定是喝酒了,那眼神就是醉眼迷离!

  “高先生,你,你喝酒了吧。”

  钱小娴心里那个后悔,自己跑这来干什么,这不是为了躲狼,反而又入了虎穴吗?

  真是太轻敌了。

  “就喝了一点红酒……”高鉴眯着眼睛说:“我们几天没说话了?难道你想我了?”

  “晚安,高先生。”

  钱小娴不想和他再废话,她弯腰想从他胳膊下钻出去。

  “又想逃。”

  高鉴突然一把拽住她的肩头向后一扭,钱小娴惯性扑向他。

  还好在惯性之前,钱小娴把笔记本抱在胸前。

  “说。”

  高鉴凑过来,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钱小娴向后挣扎:“你放手,你不放手我喊我妈了。”

  “你深更半夜跑到我房间,你还敢喊?应该喊的是我!”

  “你……你喊什么?”钱小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打劫!”

  “我打劫你?”钱小娴差点笑了。

  “这儿就我啊,当然是你打劫我。”

  高鉴突然发觉钱小娴的身体在微微抖动,他松开手,但是,他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迅速下移。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