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8章 套路太陈旧

第18章 套路太陈旧

  因为刚才出来的着急,钱小娴随便穿了件宽松的大背心。

  那背心的前面虽然有图案,可是里面的轮廓还是若隐若现。

  钱小娴下意识的把手中的笔记本迅速上移。

  “你喝……多了吧。”

  “有点多。你给我倒杯水。”

  高鉴转身做回到沙发上。

  钱小娴只好拿了杯子去接水,就在她刚转身的时候,高鉴突然吐起来。

  钱小娴接了一杯水放到他面前,然后拿了拖布过来。

  高鉴斜靠在沙发上说“钱小娴,我难受。”

  “难受还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你可以少喝,意思意思就是了。”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高鉴伸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说“你给我放洗澡水。”

  “不是我的工作范围。”钱小娴说着拿着拖布往外走。

  “心真狠。”

  高鉴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跟在钱小娴身后说“你帮我把身上的衣服洗了。”

  “喂,你过分了。”

  “我喝多了,就算陌生人也应该帮一下,何况,我也没少帮你。”

  “那明天我给你洗,今天太晚了。”

  “不行,脏衣服留到明天,我接受不了。你等着。”

  高鉴说着飞快地进了洗漱间,不到一分钟,他就把一个放着脏衣服的盆子递了出来。

  “不要用民宿的洗衣机,用手洗,完不成任务后果自负,理由你懂的。”

  本来,钱小娴想趁着他洗澡,马上离开,但是,他最后一句威胁的话,还是让她乖乖的接过水盆。

  高鉴的话似乎再次含沙射影撞车事件,这让钱小娴又开始担心起来,不能惹他啊,把他逼急眼了,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自己欠他呢。

  钱小娴拿着水盆冲到后院,她要在他洗完澡之前,洗完衣服,然后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她打开后院的灯。

  灯光立刻找招来了许多飞虫,当然,蚊子闻着人肉的味道,也蜂蛹而来。

  钱小娴一边洗衣服,一边轰蚊子,脸上胳膊大腿上被咬了好几个包。

  就在她洗完,端着盆子直起腰的时候,高鉴举着手机走出来,他拿着手机似乎在拍摄。

  钱小娴也不理他,径直走进屋子,因为晚上了,她只好把他的衣服晾在洗漱间里。

  高鉴跟着她后面又拍了一会儿,然后语气平稳地对着手机说“看到了吧,她给我洗衣服,其实,美国的那些洋妞都是我花钱雇的,就是为了劝退你,我才没时间和她们浪费生命,可是,这个不一样,你看到了吗?你能做到她这样吗?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如果,你还不死心,一会儿,我再发给你更精彩的。”

  钱小娴晾完衣服,听高鉴的电话莫名其妙的,她也无暇关注这些,她径直奔到客厅取自己的笔记本和包。

  高鉴紧随其后,如影随风一样,钱小娴仓惶逃窜的样子让他好笑,他翘翘嘴角似笑非笑地说“我是老虎吗?”

  “我……我回家。”

  “等会儿。”

  高鉴转身进了洗漱间拿着吹风机递给钱小娴说“你帮我把头发吹干再走。”

  “喂,我给你说多少次了,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现在,也不是我的工作时间。”

  钱小娴简直是强压怒火,他太过分了。

  “不是工作时间怎么出现在我的房间?”

  “我是这儿的工作人员啊。”

  “自相矛盾!”高鉴一把拽过她的手,把吹风机塞到她的手里。

  “不就让你吹个头发吗?”

  钱小娴自知理亏,她把吹风机插在沙发后的插座上。

  但是,她看着高鉴迟疑了一下,因为高鉴靠坐在沙发上,自己站在他前面,够不到他的头。

  她只好指着靠边的沙发说“你坐到靠边的沙发上,我够不到你的头发。”

  “动不了了。”

  高鉴拿出手机,靠在沙发上没动。

  钱小娴只好坐在他旁边,可是他比自己高又向后仰着,自己举着吹风机太费劲了,她只好半跪在沙发上,因为没拿梳子,她用手拢着他的头发,打开吹风机。

  头发快要吹干的时候,高鉴突然伸出胳膊环绕住她,他仰起头,吹了吹她的脖颈,说“在一起吧。”

  钱小娴举着吹风机缩了缩“痒。”

  高鉴看她并没有抵触,他突然把钱小娴斜抱在怀里,呼吸立刻粗重起来。

  “不要。”钱小娴用手捂着脸。

  高嘉的脸贴在她的手上,几秒之后,他推开钱小娴,说“你给我倒杯水。”

  钱小娴立刻闪到一旁,她砰砰乱跳的心也安稳了许多,她把吹风机放到茶几上。

  转身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热水放到高鉴的面前,她随手去取笔记本,可是高鉴的手却早她一步按住笔记本。

  “说,今晚到底来干什么?”

  “真的是家里太乱。”

  “单单今天太乱,还是每天都乱。”

  “喂,高先生,你问这个干嘛?又和你没关系!”

  钱小娴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不依不饶的。刚才,不是告诉他家里有客人吗?

  “怎么没关系,你的家里太乱,直接造成我的大乱……”

  高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也许,明天就有关于我们的故事……”

  “我走就是了。”

  钱小娴从高鉴的大手下夺过笔记本,可是高鉴顺手抓起她的钥匙。

  “对不起,高先生今晚上打扰了,你手里的钥匙是民宿的,我回家不用。”说完,钱小娴抽身就走。

  “站住,深更半夜,你从我的住所出去,你知道会怎样吗?”

  高鉴站起身拉开窗帘向外望了望说“月亮很亮啊,我很担心那些人跟到你家门口,你要上头条了。”

  “你什么意思啊?”

  “你上明天热点头条,不过,对于我来说是负面影响,对于你来说,也许是求之不得。”

  “啊?什么求之不得?”

  “你深更半夜,穿成这样出现在我的住宿,你敢说不是故意诱惑吗?”

  “……”

  “好了,别怕,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是初犯,今晚本少爷恕你无罪。”

  高鉴喝了一口水然后把脚放到茶几上,靠在沙发上“不过,你得将功补过。”

  钱小娴知道今晚要麻烦,但是,她转念一想,他可不是普通人。

  一个堂堂的董事长怎么可能乱来呢,前几天,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也只是一时兴起,他不会和自己这样的女孩来真的,而且,他是公众人物,他不是也怕偷拍吗?

  “想什么呢!”

  高鉴突然把脚放下去,探身过来,用手在钱小娴面前晃来晃,说“吓傻了,没事的,你别出去就是了,我饿了,冰箱里有什么吃的?”

  “哦。”钱小娴被他说得不知所措了,她无奈的指着沙发上一个袋子,说“还有零食。”

  零食是前几天表哥给买的。

  因为民宿的工资并不高,有时候表哥会发红包给她,可是钱小娴都直接退回去。

  表哥就换了一种方式,每次来家里,会给她买一些零食,为此,表姐还酸溜溜地说“你表哥对我都没这么好,我认为他对你超出了正常的兄妹之情。”

  钱小娴反驳说“表哥说,他得经常拍我马屁,好让我全心全意的为你家民宿卖命,表姐,你说,我吃他点东西容易吗,他叫我小抠儿!说我给自己都舍不得吃,死了都亏……反正各种人身打击,说得我满地找缝呐。”

  “狡辩!”表姐不依不饶地说“我咋就没这么一个表哥呢。”

  “我这么优秀的表哥,都成了你的私有财产了,你还要什么表哥啊。”

  表姐说“咋,你羡慕啦还是想啦?说,我给你物色一个,也好找个人替你买零食,我家每月还能节约200块呢。”

  钱小娴突然扑过来“哼,你个大抠儿,不亏表哥说我随你,说咱俩是同一种抠基因,你能不能在他面前给咱姐妹争口气,你就对我稍稍大方一点,那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啊,我妈和你爸那可是一个亲妈的孩子呀!”

  每次这个时候,钱母就是一声大吼“又掐架!又掐架!你俩多大了,还没个正经的,没见俩孩子在笑话你们啊。”

  这时候,晨晨大笑着添油加醋“快来看啊,快来围观,大抠小抠对抗赛马上开始,现在,是小抠暂时站了上风,大抠正恼羞成怒中……”

  “臭小子,你随——谁!”

  钱小娴和表姐顿时停了互掐,矛头顿时对准晨晨。

  钱母挑了挑眼皮说“还能像谁?像他老子呗。”

  以前,钱小娴经常埋怨自己是独生子女,太孤单,可是,自从表姐嫁给了表哥,她突然觉得不再孤单了。

  因为似乎是亲上加亲,表哥变得更好,表姐也一样,而且,她一直认为表姐是母亲的外甥女,应该比表哥更亲一些。

  表哥和表姐闹矛盾,她从来都是站在表姐这方。当然,表姐也知道也认可,所以,她才会口无遮拦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钱小娴!”

  “啊?”

  钱小娴被他从幸福的回忆中拉了出来。

  “我不喜欢吃零食,能给我热杯牛奶吗?”

  高鉴的口气突然很客气,而且没有了之前的霸气。

  “钱小娴。”

  “啊?”钱小娴抬起眼睛,不解地问“你,你老是喊我名字干什么?”

  “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想起一个人?

  “哼!这套路太陈旧了。”钱小娴突然站起身说“牛奶三分钟就好,这段时间你可以继续想你的初恋。”

  高鉴却是突然愣住了,但是,只是刹那间,他又醉眼朦胧的说“钱小娴,你脸红的样子还挺好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