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章 烦恼喜欢凑热闹

第20章 烦恼喜欢凑热闹

  高鉴一次次试探的话,钱小娴觉得他就像披着羊皮的狼,随时揭开面具,露出狰狞的嘴脸。

  因为之前,自己也吃过他的亏了,刚才,他差一点又要冒犯自己,钱小娴在心理上已经做好防范。

  她一直暗自思忖,要想提防狼随时的捕猎,就是不能让狼看到自己的软肋,让他觉得眼前的小猎物不是好惹的,那就让自己满身都是刺,让他不敢靠近。

  钱小娴突然觉得好累,这么倒霉哪,第一次遇到这么难搞的客人,今晚真是鬼使神差,自己怎么躲到这里了呢?以后,一定要躲他远远的。

  “又想逃?”高鉴又是这句话,钱小娴最敏感的一句话,她立刻又乱了阵脚,嗫嚅着说:“真的……太晚了。”

  “我要是不让你走呢?”高鉴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我去……客房。”

  看来,今晚没办法回家了,钱小娴脱口而出,可是,大脑里却在飞快的准备下一句拦截他的话,出乎意料高鉴并没阻拦,他很爽快的对她摆摆手说:“锁好门,免得我想入非非!”

  钱小娴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咬了咬嘴唇,一溜烟的闪出客厅。

  第二天早上,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投影在雪白的墙上。

  钱小娴拉过摊在的被子,她翻个身想再睡一会儿,突然,她忽的从床上坐起来。

  她这才想起昨晚自己睡在民宿里。

  不敢再懒在床上,她竖着耳朵听了听,外面没有动作,她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间的门锁,悄悄走到客厅,她探头进去望了望,没人。

  “高先生,高先生。”

  一连喊了几声,没人回应,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走到前院的门洞里望了望,大门是从外面上了锁的,看来,他真的走了。

  钱小娴飞奔回到屋子里,打开手机,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母亲的未接电话6个。

  天啊,她一定急疯了,她跑到后院扒着院墙望了望,果然,母亲坐在凉台上,脖子扭向这边,呆望着。

  就在钱小娴的脑袋探出院墙的那一刻,母亲立刻大喝一声:“死丫头,咋回事?”

  “嗯,昨晚客人没回来,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嘘,胖婶那边什么情况?”

  钱小娴赶紧转移话题,可是,她的心里都是罪恶感,因为高鉴,她竟然和母亲开始撒谎了。

  “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妈。滚不回去的,我还得干活呢,有床单被罩要洗的,还有,客人中午要回来吃,你不知道,他嘴巴多叼,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一会儿,我还得去集市上去买点新鲜的牛羊肉。”

  “回家,十分钟,不行吗?”

  母亲勾着手指说:“你要是怕耽误时间,就直接从墙头上跳过来。”

  “妈,我还没吃早饭呢,你也没吃吧,我给你煮混沌啊。”

  钱小娴说着,不管母亲还在唠叨,她迅速缩回脑袋,跑回到房间,她先把窗帘拉开,然后把卧室的床铺整理好。

  她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移到高鉴的相片上,他可真自恋,出来住民宿还带着自己的照片!

  看看时间不早了,钱小娴骑着自行车去集上买了一些肉和水果。

  中午,饭菜端上桌子,。

  钱母终于开口了:“好了,说吧,你啥意见?”

  “啥意见啊,我还不到20周岁,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在法律保护范围之内,你别想逼婚。”

  “谁让你结婚啦,只是处对象。”

  “妈,你就推了吧。好吗?”

  “推啥呀,咱家炕头都该让胖婶坐塌了。当然啦,人家也是热心肠,人家也是喜欢你,要不,人家管这事干啥。”

  “我还不想找对象呢。”

  “你气我是吧。”钱母放下饭碗:“不吃了!”

  “别啊,你还学会绝食啊?”钱小娴笑嘻嘻地说:“妈,你再养我两年,我立马结婚滚蛋,行吧。”

  “别又说没用的。”钱母嗔怒道:“我昨晚一夜没睡,我给你表姐也打电话了,她说,她也认识林伟啊,原来他也给你表哥的饭店送海货,你表姐说,那小伙真的挺好的,她说她在北京不方便,要是在家立马给你张罗。”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告诉表姐干什么呀,她的嘴巴没把门的,这事让她知道,过几天全世界都知道啦,再说了,人家主动来说的,表姐还去张罗什么,多掉价!我嫁不出去啦?”

  “你表姐说,这个小伙千万别错过,说你表哥也赞成。”

  “你看看,她立马和我表哥也说了。哼。”

  “丫头,你以为我们闹着玩呢?你胖婶也说了,别觉着自己还小,女人的好时光就这么几年,快着呢,不能人家说一个就拒绝一个了,咱就看看,你看上就处处,要是看不上拉倒。”

  “等我过了20岁生日行不?这么就恋爱,多丢人啊。”

  “你表姐说了,你等,人家等不?现在条件好的小伙儿抢手着呢,这是他妈非要找个比第一个好的,要不多了去问的。你表哥也说那小伙子靠谱,有能耐还义气,”

  “他和女友真的分手了?”

  “分了。”

  “哎呀,不行,我这几天没空。”钱小娴被说得迷迷糊糊,但是她还是觉得哪儿不对劲,可是母亲唠了唠叨,没完没了的,

  她只好敷衍,说:“等我三天行不?”

  “滴滴滴——”

  “你看看,这刚走了没半小时,胖婶电话又过来了。”

  是钱母的手机,她嘴上的口气似乎厌烦,但是脸上骤起的笑容却是掩饰不住的期待。

  “她胖婶,干啥呀?”钱母的笑容越发灿烂。

  她放下电话说:“你胖婶说,让你把皮皮虾给送去,你红姐来了等着做饭呢。”

  “皮皮虾?”

  “就是放在咱家冰箱的那袋。”

  “哦。”

  很快,钱小娴从胖婶家回来,钱母瞪着眼睛问:“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家有客人。”

  钱小娴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她看母亲又看看窗外,她眯起眼睛想:“难道,又有套路?”

  她胡乱地吃饱饭,赶紧放下碗筷,她怕胖婶一会儿又来串门。

  因为笔记本电脑在民宿,高鉴晚上才回来,自己倒不如在民宿里,猫着,这一下午至少能写3千字。

  想到码字,钱小娴才突然想起,高鉴说给自己写两章,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从早上到现在,太忙了,还没来得及看呢。

  她打开作家助手,收藏涨了218个,订阅也涨了105个,居然还有几个打赏的,书评区多了5条陌生ID的好评。

  高鉴写的两章,是在凌晨4点的时候发了出去。

  钱小娴把他写的两章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

  虽然是按照自己的细纲写的,但是,真的比自己水平高很多,他的笔触就像下边章说里写的——

  ——干净!利落!爽。

  ——今天的男主终于爷们了!前几天憋死我了。

  ——是作者吃药了?还是男主吃药了,一柱擎天,霸气!

  ——今天的战场写得波澜壮阔!

  钱小娴沉默了很久,自己不是男人,真的写不出男人骨子里的阳刚,虽然自己竭尽全力的去模仿,但是,就是写不出这种力度。

  是不是,真的应改写女生文?

  今天下午写得特别慢,之前,她纯属为了混全勤,只追求速度不追求质量。

  整整一个下午,她只码出来一章,总共修改了3遍。

  因为必须要和高鉴写得衔接上,而且,把自己那些为了凑数字用的,过多的华丽的修饰词删掉,直到自己觉得满意,她才松了一口气,不,应该是叹了一口气,以后要认真的写了,可是,那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啊。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腰酸背痛。

  码字不止是脑力活,也绝对是个体力活,怎么说来着,远途无轻载,持久战的体力活也应该是重体力啊。

  钱小娴趴在鱼缸前,逗了一会儿热带鱼。

  她又重新坐到电脑前,看着文档,脑海里却全部是高鉴的影子,他们相遇的经过又像电影一样开始从头播放……

  快到晚饭时间,母亲的电话又来了。

  她说,她在胖婶家吃饭呢,而且没等钱小娴多问,母亲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她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哎,有得做饭了。

  “滴滴——”

  钱小娴一惊,虽然最近高鉴不再用手机发菜单,可是,钱小娴还是预感这是高鉴的短消息。

  果然。

  “今晚有应酬。夜宵披萨和牛奶。”

  钱小娴立刻回复:“我不会做披萨,牛奶放冰箱里,你回来自己热一下就行。

  ——你给热。

  ——高先生,八点就是下班时间了。

  ——加班!

  语气真霸道,

  ——我真不会做披萨。

  高鉴秒回——叫外卖。

  钱小娴回——外卖定几点?

  ——11点。

  11点,那就是说他晚上11点才回来吗?

  这人真是霸道的没谁了,不就是热一杯牛奶吗?用得着我等到11点吗?

  是不是他在自己公司,前呼后拥的被人伺候惯了,可是,既然出来旅行,还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夜宵可不是我工作的范畴,钱小娴拿着手机,在客厅里走了两圈,不行,不能惯他这毛病。

  她飞快地编辑——

  高先生,我还是和你说一下,我不是你的员工,你没权利让我加班,我八点下班。

  发送。

  过了足足10分钟,高鉴才来了短信息。

  ——钱小娴,你作为晨阳民宿客户经理,不知道客户就是上帝吗?上帝就想喝杯热牛奶,你满足不了,干脆辞职回家。

  不可理喻!钱小娴撇撇嘴,心里总有一万个不乐意,也只好无奈的撇撇嘴,她知道,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这个人不是一般的霸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