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章 你要乖

第21章 你要乖

  一直到深夜11点,高鉴也没回来,而且,短信也不回。

  母亲急眼了,推着轮椅过来说:“这客人太不像话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连个电话都不回,干啥呀?锁门,回家。”

  她看钱小娴不说话,接着数叨:“你也是,他让你等,你就傻等?工作范围之外的事情,你该拒绝就得拒绝,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你咋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

  钱小娴还是给高鉴最后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自己和母亲回家了。

  一晚上,她依然没收到高鉴的消息。

  第二天还是没有高鉴的电话和消息。

  下午4点多的时候,钱小娴饿了,她喝了一杯牛奶,还是觉得饿,她又拿了两个红薯在自来水上洗干净,包上锡纸放进烤箱。

  等着红薯烤熟的空挡,她给母亲打电话,电话里几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母亲似乎格外开心。

  今天这是怎么了?

  以前,母亲从不去胖婶家串门,今晚还在她家吃了饭?

  这可是大年初一头一回。

  坐到电脑前,钱小娴打开QQ音乐,单曲循环《让我留在你身边》。听着音乐吃了一块红薯,又拿出零食吃了一会儿,今晚应该算没做晚饭,省出至少两个小时,所以,她难得享受一份清闲。

  ……最渺小的我有大大的梦……她跟着哼唱了几句,她最喜欢这句歌词了,就是因为这句歌词,她才喜欢这首歌。

  是的,钱小娴高三辍学,再也没有机会上大学,她的人生就会重复母亲的人生,嫁人相夫教子做家,还要打工赚钱养家。

  母亲打过好多种工,给工地工人做过饭,在餐馆洗过碗,要不是突然得了病,现在的她,每到赶集的日子,就会骑着三轮车去集市上卖炒焖子。

  这不是钱小娴想要的人生,她上学的时候虽然不是学霸,但成绩一直是中上等,而且语文成绩一直在班级前几名。

  尤其是作文,那可是全校出了名的,曾经得过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三等奖,而且还在作文杂志上发表过两篇作文,虽然稿费还不足一百元。

  但是,对于一个还没有赚钱能力的学生来说,那简直就是莫大的鼓舞。

  于是,钱小娴的梦开始了,虽然不能上大学,一样写小说,所以,钱小娴很快从辍学的失落中解脱出来。

  当她第一次和网站签约的时候,然后小说上架的时候,她的梦又开始了……

  听着歌,钱小娴突然想起,这首歌的歌名让高鉴误会过,她不由自主朝门口望了一眼,赶紧关了QQ音乐。

  她打开文档开始存稿,依然像以前一样,在文章的开始写上——最渺小的我有大大的梦!加油!

  晚上回家,母亲也没和自己说去胖婶家的事情。

  钱小娴还是眼尖的发现,母亲眼圈红红的,她想,电话里明明很开心啊。

  第二天早上6点半,还是没有高鉴的消息,钱小娴做好了小米粥。鸡蛋饼,肉炒咸菜,她把饭菜端到饭厅。

  她想,难道他又一夜没回来?

  她走到前院看了看,门从外面锁着,车也没在院子里,看来真的是没回来。

  钱小来还是到卧室门口喊了一声:“高先生,在吗?”

  “嗯。”

  客厅里传来高鉴很轻的声音。

  钱小娴推门进去,立刻,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在看客厅,满地狼藉。

  高鉴半趴在沙发上,无辜的看着钱小娴。

  “又喝酒?”

  “狠心的丫头,你去哪儿了,不管我!”

  高鉴突然伸出大长胳膊来抓钱小娴的手。

  钱小娴迅速一闪,她早就习惯了他的突袭,所以,时时刻刻都处在防备状态。

  “我……你起来吧。”钱小娴嫌弃的捂着鼻子。

  “不。”高鉴一歪脑袋,面朝里面躺着。

  钱小娴收拾完了客厅才发现,卧室更惨烈,地上,床单上,枕头上全被他吐脏,原来,他造完了卧室又来造然客厅。

  钱小娴整整擦洗了一上午,才把各个房间收拾干净,把污染的物品也清洗干净。

  高鉴在客厅躺了一会儿,他看钱小娴来来去去的忙活,也不理他

  过来一会儿,他起身去了洗漱间。

  洗完澡后,高鉴没事人一样,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在饭厅刷着手机,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喝完咖啡,他又悠闲的踱到后院的小亭子,打了一会儿电话,然后在花园的跑步机上开始跑步,足足一个小时,他才湿哒哒的闯进屋子。

  这时候,钱小娴拖地刚拖到后门口,刚直起腰转身要出去,两个人差点撞个满怀。

  高鉴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一缕缕的像刚刚焗了油,又黑又亮。

  运动之后的脸泛着健康的红晕,脑门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泛着光,他嘴角翘了翘,眼睛里闪过一丝狡谐。

  “你挡我路了。”

  “我拖地呢。”

  钱小娴仰着脸,两个人离得很近,高鉴甚至能看清她光洁的苹果肌上,一层细小的淡色绒毛,细密的汗水让她细腻的脸变得润泽,眼睫毛也湿漉漉毛嘟嘟的。

  因为干了半天活了,她的脸上带着运动之后的疲态,也正是这分分钟唤起人保护欲望的疲态,突然让高鉴的心为之一动。

  “你不打算让开吗,那我就……。”

  高鉴瞬间张开两只大长胳膊,嘴角上扬坏坏的笑着。

  “高先生……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钱小娴心想,自己要疯了,他怎么和变色龙一样,一会儿道貌岸然的,一会儿又痞痞的,钱小娴觉得此刻的高鉴是一个假的董事长。

  “我就是我们家的坏少爷,所以,你要乖一点。”

  高鉴似乎一眼看出了钱小娴的心思,他说着突然低头靠近钱小娴,吸了吸鼻子。

  “你的味道挺好闻。”

  “喂,你是黄毛吗?”

  “黄毛是谁?”

  “我家小狗。”

  钱小娴声音很低,心想,这句话一定会惹祸,可是,就那么顺嘴说出来了。

  “说什么呢。”

  高鉴斜着眼睛,两只胳膊突然搭在钱小娴的肩膀上。

  四目相对,突然的安静。

  钱小娴见他又要俯身过来,她突然伸出手挡住他说:“中午吃什么?”

  “中午我从外面吃,晚上照旧。”

  高鉴看钱小娴满眼的嫌弃,他放下胳膊,甩了甩手腕,转身进了洗漱间。

  “知道了。”

  “晚上还要要11点回来吗?”

  钱小娴知道反抗也没用处,只是回应了一声,她拎着拖布准备晾到后面的院子里。

  可是,就在推开后门的那一刻,她扭过头还是问了一句:“你昨晚几点回来的?我没看到你的车呀?”

  “凌晨两点。”

  高鉴走进洗漱间,他站在镜子拿着梳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很随意的说:“喝酒了不能开车,一会儿,司机来接我。”

  “今晚上几点回来?”

  一听他昨晚两点才回来,钱小娴不淡定了,今晚自己也要等到两点吗?那真是太坑了。

  “你说,我们现在的对话正常吗?”

  刚才平稳轻松的语调突然又提高了。

  钱小娴不知道他又抽得什么疯,但还是问道:“怎么了?”

  “你不觉得,现在的你就像受委屈的小媳妇,正在审问自己晚归的老公吗?”

  “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

  钱小娴推门出去,真是遇到一个冤家,自己也真是的,等着他通知就是了,偏偏主动去问他,反而招来他的戏弄。

  “有情绪了?钱经理,你的工作性质应该保持微笑。”

  高鉴口音又正常了,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踱回卧室,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又响了起来。

  他对着手机说:“好,你直接开到青云街199号。”

  钱小娴不再说话,走到客厅收拾自己的东西。

  “怎么?家里不乱了?要回去写了?”高鉴把手机贴在耳朵上,探出头来问。

  “嗯。”钱小娴一个字都不想和他多说。

  高鉴挂了电话,也来到客厅,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钱小娴忙活,嘴角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

  “弄脏的被子扔了,司机就会给你带新的。”

  “嗯。”

  钱小娴背上自己的包包,手里拎着电脑包,准备走。

  “等一下。”钱小娴也不看她,站着等着。

  “等我走了,你锁门。”高鉴指着沙发说:“坐,我还有些问题,想咨询你。”

  钱小娴坐到一侧的沙发上。

  “滴滴滴——”

  高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果断挂掉。

  “滴滴滴——”

  手机又响了起来。

  “周晗,你有完没完……啊,妈是你啊。”

  高鉴拿起电话,手机备注是周晗,可是声音却是母亲,他看了钱小娴一眼,压低声音说:“嗯嗯嗯,我现在有事,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手机里传来高母的声音:“你直接给我回家。”

  “你回国怎么不给我信?是周晗让你当说客的吗?这事不可能,周晗绝对不可能,要是再逼我,信不信,我离家出走给你看。”

  “我回来不光因为你俩的事情,还有公司的,你赶紧给我回来,你爸也在呢。”

  电话里,高母的声音很刺耳。

  “妈,你别什么事情都管行吗?你知道公司的真实状况吗?你知道高老先生有多糊涂吗?他居然挑战法律的底线,他为了公司,想毁掉我的前程,我开始怀疑,我是他亲生的吗,他怎么可以把我往火坑里推。”

  高鉴突然挂了手机,他拿出打火机点上香烟,又是一阵猛吸。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