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2章 配角入戏了

第22章 配角入戏了

  高鉴的父亲高泽远是旭日园公司的实际控股人,也是公司的创始人。

  前年,旭日园成功上市,高泽园一跃成为亿万富翁。

  旭日园在登陆A股市场的第一年,顺利实现盈利,但上市第二年,业绩却大幅度下滑,三月份出炉的年报显示,公司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亿元。

  按照规定,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那么股票将会有退市风险警示(股票代码前加“*ST”),所以,今年将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面对公司目前的状况,股东都捏了一把汗,大家心知肚明,今年的盈利负增长,依然是板上钉钉子。

  屋漏偏遇连阴雨,董事长又重病在身,新上任的高鉴又没有工作经验,尤其,股东们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不靠谱的阔少爷。

  这无意让高泽园大为头疼,他为了不让公司披星戴帽,打算玩虚增利润的险招。

  本来,他想,就算出了问题,也是他的责任,可是,自己的身体怕是熬不到明年,他也只好让高鉴铤而走险。

  知道这些内幕之后,本来就不想当董事长的高鉴更不想接手这个烂摊子。

  “滴滴滴——”

  高鉴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高总。”门外有人在喊。

  高鉴依然大口抽着烟,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电话里。

  “那个……高先生……”

  钱小娴提醒高鉴,见他没听见一样,她只好走出客厅,望着走进屋子的男人说:“你好,你是……”

  “我是高总的司机李强,你是钱小娴吧,喏,这个是给你的。”

  “啊。”钱小娴接过两个大大的袋子说:“他在客厅里。”

  这时候,高鉴从客厅走了出来。

  “高总。”

  司机和高鉴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钱小娴一眼。

  高鉴没说话,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对钱小娴说:“晚上等着我。”

  声音任性霸道。

  钱小娴看他们出了院门,她才把手里的袋子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她仔细看了看包装。

  新被子和之前给高鉴买的一模一样。

  “滴滴滴——”

  这时候,母亲又来电话了,好像有什么急事,母亲的声音是不容钱小娴有借口的命令。

  而且,电话里不光有母亲的唠叨,她还听到胖婶的声音。

  钱小娴迟疑了一下,她把收好的笔记本又放到茶几上,看来今晚,还得来这里避难了。

  刚一进家门,母亲却是满眼含笑,对她神秘的招招手。

  “六婶也在?”

  “她刚走。”

  钱小娴这才知道,昨天胖婶家的客人不是别人,就是林伟的妈妈。

  原来,杨红把钱小娴的情况和照片给她之后,林伟妈亲自打车过来。

  胖婶假装让钱小娴去送皮皮虾,林母趁机看到了钱小娴本人,她看了之后说,哎呀,侄媳妇啊,你这儿还藏着这么好的小姑娘,你咋早不给我说呢?侄媳妇,只要这桩婚事能成,我让林伟把饭店送货的人脉分我侄子一半,怎么也比他在渔船上打工轻松吧。

  胖婶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说,我给她妈请过来,你再好好表现,那孩子孝顺,性格也好,能听她妈的。

  钱母面对三个女人的一番轰炸,自然很快沦陷了。

  她也觉得自己的灰姑娘真的遇到白马王子了。

  钱小娴听完母亲的叙述,笑着说:“天啊,真是没见过这样介绍对象的,主角没出现,配角入戏了,笑死我啦,老妈,你不是说搞对象就像大集上买小猪吗?嘚,他妈现在看上一头,就想立马抓家去。哈哈——”

  “正经点,没和你说笑话。”

  钱母看闺女抱着肚子笑,嗔怒片刻,也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点我特满意,都说婆媳关系不好处,可是,他妈中意你啊,她喜欢的一定不难为,嗯,你猜她还说啥?”

  “说啥?”

  之前,一直很排斥谈论这件事,可是,听到林伟妈对自己如此走心,钱小娴突然觉得很好奇。

  “说我咋养了这么好的闺女呢,她说,有其母必有其女,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

  “妈,你可真是被灌了迷幻汤了,平时你都是怎么打击我的?说我的眼眉没你的弯,我的嘴巴没你的小,鼻子没你的挺,眼睛根本就不是你的,他妈可真会拍,呵呵。”

  钱小娴以为是林伟妈见了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没想到她说的竟然是母亲,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钱小娴。你是说你长得不像我,是像那个老东西吗?”

  钱母突然真的生气了,她都瘫痪的人,难得听到一点赞美,这臭丫头还不认账。

  其实钱小娴长得真的不像她妈。

  “好吧,好吧,我是我妈的闺女,像我妈一样漂亮。”

  钱小娴赶紧凑到母亲面前,用手指拢着她的头发说:“我明天推你到理发店烫个头发,白头发又出来了,咱也染个栗红色的。”

  “栗红色的是啥颜色?”

  “表姐染得就是栗红色。”钱小娴不染发,但是母亲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之前,都她买了染发膏给母亲染一下。

  “我一天天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染啥头发呀。”

  母亲的白发和她的年龄很不相配,她总是对着镜子叹息,她的头发是60岁的头发,可是,她舍不得染发,自从瘫痪在床,她除了吃药,别的方面只要和钱挂钩的,她一概拒绝。

  钱小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必定,母亲才四十几岁,还是注重形象的年龄,所以,她只好这样说:“哎呀,这不是要相对象吗。”

  “又不是我相亲。”

  “那你也得去看看呀,人家都把你闺女给看了,你不把他儿子看了,亏不亏呀,再说了,你闺女找对象,你的心肝宝贝要过一辈子的人,您老人家不过关,哪成?以前你不都是说嘛,将来要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你必须看着顺眼。”

  “这个林伟不叫顺眼,傻闺女,那叫养眼啊。”

  钱母听钱小娴这么说,立刻眉开眼笑,她说着掏上衣口袋,翻腾了几下,她一拍大腿说:“哎呀我这记性,我把照片落在胖婶家了。我马上取去。”

  说完,钱母摇着轮椅要走,钱小娴赶紧一把拉住她说:“取什么呀,没准胖婶一会儿就给送来了。”

  “胖婶要是来了,我就告诉她说你愿意看看,让他安排林伟来她家,我也方便看一眼啊。”

  “你看着办吧。”

  钱小娴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她想赶紧看一下,然后自己找个原因再退掉,这样,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说着聊着,钱小娴做好了午饭。

  刚端起饭碗,钱母又眉开眼笑的瞅着钱小娴,说:“你杨红姐说,林伟最大的优点不是帅,是人品好,就说现在的小伙子,有几个不网上聊天的?林伟最多玩玩游戏,不像那些小伙儿们,怎么说?叫撩妹,对,天天的在网上撩妹。可林伟呀,一心想着赚钱啊发家啊,对原来的对象也是一心一意的,听说,还是那个丫头主动追求他呢。”

  “一心一意,怎么因为一张床,俩人就掰了?”

  “孝顺啊,为了不让他妈伤心呗。”

  “啊?啊。”钱小娴撇撇嘴说:“要是将来我要个几万元的钻戒,他妈不给买,是不是也和我分呢?”

  “死丫头,你照啥要几万块的钻戒,那么贵戴在手上丢了咋办?出去让贼盯上咋办?再说了,他妈说了,你要啥给啥,他家的房产存款,一切的一切,将来还不都是你们的,给你她放心,她愿意。”

  “什么呀。”

  钱小娴大睁着眼睛:“我的妈呀,这么深奥的问题,你们都聊过了?”

  “娘俩唠啥呢,这么热闹?”

  人还没到屋里,胖婶的声音先传了进来,果然正如钱小娴说的,她送照片来了。

  “六婶。”

  钱小娴打了一声招呼。她赶紧放下碗筷,她知道要是让胖婶逮着,脱身难啊。

  “六婶,你和我妈聊啊,我有事先走了。”

  胖婶刚进来,她一看钱小娴要走,便一把抓住钱小娴的胳膊。“小娴,我有话给你说呢。”

  “啊……”

  钱小娴以为她不然自己走呢,没想到她拉着自己,出了家门一直来到民宿的门口。

  “六婶……”

  钱小娴没想到,胖婶肥硕的身体,也能走那么快,她居然把她拽得跌跌撞撞,这架势有点猛啊。

  “六婶,啥事这么急啊。”

  胖婶喘着气说:“小娴,我不是说你,你可不能再气你妈了,昨晚上,你妈在我家哭了半天呢,她说,她的身体不好,让你一个孩子养家照看她,她上吊的心都有啊,她说,趁着她还精神,给你找个好人家,她就是死了也放心了。”

  “啊……她乱说什么呀……”

  钱小娴听了这话,眼睛一下湿了。

  “听六婶的,你妈大半辈子光受苦了,赶紧找靠谱的人帮你,让你妈享几天福。”

  “嗯。”

  胖婶的话针针见血,钱小娴的眼泪开始奔腾起来。

  “那我给他妈打电话,明天就让他们过来,你们见见聊聊。”

  “不,不,六婶,这两天我这刚来了客人,忙,你不知道这个客人有多叼,你看我的眼圈都是黑的,他要我起早,半夜还要吃夜宵啊。”

  “晚上碍你白天啥事啊,也就一个多小时的事情,见了面,要是看上了,那联系就方便了。”

  “六婶,你看我这脸色,熬夜熬的,万一人家看不上我,那不就丢人了吗?等过几天,我把客人安顿好了,再看吧。”

  “哎呀,说实话吧,他妈也把你看了,她早把你照片拿家去了,他妈说他们全家都喜欢你。现在,就看你的了……”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