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3章 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第23章 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六婶……”

  听了胖婶一番话,钱小娴的眼睛一酸,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她说:“六婶,其实,我真不想找对象呢,我还不到20岁呢,可是,你和我吗这么费心张罗,我又不知道怎么办了。”

  “哎呀,小娴,六婶还能害你吗,你小,可是林伟不小了,你知道吗,林伟妈这几天悄悄看了好几个呢,都长得花似的,可是,她最喜欢你了。”

  “六婶,他们过一阵儿,没准又好了呢。”

  钱小娴抹着眼泪说:“六婶,当着我妈我不敢说,其实,就算他们分手,我也不找林伟这样的……”

  “林伟怎么了?你的意思是配不上你吗?”

  “不是……”钱小娴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嗯,我不找这种复杂的……”

  “复杂?不啊。”胖婶一口否定,说:“小娴,林伟也就恋爱过一次,这不叫复杂吧……”

  “可是……啊,高先生……”

  钱小娴突然发现站在门口的高鉴,她惊愕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个重要吗?”

  高鉴说完头也不回的往房间走,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站住看了看,接通:“周晗,你这样有意思吗?你非要我来场婚礼,你才死心?”

  高鉴说完,突然转身走到钱小娴的面前,他的手机对着钱小娴晃了晃,对着屏幕说:“看到了吧,她就在我身边,小丫头不开心了我正哄她呢。”

  钱小娴从他的胳膊下钻出来,赶紧解释:“高先生,说多少次了,你别拿我当……挡箭牌。”

  胖婶莫名其妙的看看两个人。钱小娴凑到她面前说:“他和女友吵架了。”

  “啊,对,吃饭前,我看到他们站在门口,哎呀,有钱人也吵架呀,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你……看到他们……”

  周晗来过民宿?

  钱小娴刚想问胖婶到底看到谁了,但是她发现高鉴正目光凛冽的盯着自己,她只好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说:“那个……高先生,怎么没见你的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的车被你撞坏了,修呢。”

  顿时,钱小娴的大脑一片空白,心也狂跳起来,我问什么车啊!

  “啊,客人回来了,我就不聊了。”

  胖婶看高鉴有些不对劲,她转身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昨天林伟妈拿来的照片,你妈忘拿了,给,你看看,小伙子长得就和这个客人一样帅呀。”

  胖婶说着,把照片塞到钱小娴手里,又扭头看了一眼高鉴,边走边说:“哎呀,自己闺女出嫁后,俊小伙咋这多呢?我家那个姑爷啊,要人没人,要个子没个子,要钱没钱,哎,就一身傻力气——”

  钱小娴一手攥着照片,惊慌地瞟了一眼高鉴说:“对不起,你的车,嗯,修车要多少钱?”

  高鉴一把拽过钱小娴的右手,他拿着照片看了看,然后拽着她胳膊直接奔客厅,他把相片摔在茶几上,然后把钱娴塞在沙发上,瞪着她。

  “你,高先生,你……你的车,我赔,其实吧……我早就想说,只是没……机会。”

  钱小娴直接被吓懵了,她尴尬的解释着。

  “说,你哭什么?这个男人是谁?”

  “我妈,我妈要把我……卖给他。”

  钱小娴没想到他问得是这事,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得敷衍。

  “卖?”

  “也不能说卖吧,是我妈看他条件好,家庭条件好,就答应要我和他……”

  “要你嫁给他。”

  “嗯呢。”

  “你呢?你不愿意才哭。”

  “我不想这么早结婚,但是,我妈这次真的动心了,她要是动心我也不敢惹她呀,她身体都那样了……”

  “你妈妈怎么?”

  “我妈有病,我才辍学照顾她……”钱小娴说着又抽泣起来。

  “有病,治啊。”

  “治了,刚开始只能躺着,现在恢复到能坐在轮椅上,应该算是最好的了。”

  “嗯。”高鉴突然拿起照片,一张张仔细翻看着。

  “他叫什么名字?”

  “林伟。”

  “你以前相过亲吗?”

  “没有,有人给介绍,都被我妈当场给拒绝了。”

  “你想和他见面?”

  “我妈要我见。其实,我不想,因为第一次相亲我也没办法啊,真的难为情,你说,两个人说什么呀,两个陌生的人怀着那种目的说什么呀,哎呀,别扭死了,尴尬死了。”

  高鉴突然把照片举到钱小娴的面前说:“这不是你男神吗?”

  “男神?我哪有什么男神。”

  “你好好看看。”

  钱小娴拿过照片,飞快的翻看,没等她看两张,高鉴又开口了,说:“有感觉吗,李易峰再版,你喜欢的类型。”

  钱小娴愣住了,真是邪门了,这是传说中的撞脸吗,今年怎么和李易峰较上劲头。

  最近同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两个男人,居然都和李易峰神似,尤其林伟更像,他的眼神温暖柔和,而高鉴的眼神有点冷还带着杀伤力。

  钱小娴看高鉴斜倪着自己,她故作冷静地说:“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你对他一见钟情?”

  “什么呀,看看照片就一见钟情?那我是不是从18岁就和李易峰钟情了。”

  钱小娴努力的辩解着,可是,大脑却在飞快的回放,他怎么知道有关李易峰的话题?

  一定是自己和妈妈在后院说话,他在健身器上听到的,他到底听了多少呀,我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特别是关于他的坏话。

  “能一样吗?李易峰是实现不了的,这个是扑过来的,只要你愿意,一拍即成。”

  钱小娴撇撇嘴,这词用的,人家还没来呢,要扑也是他妈扑过来。

  “高先生,修车要多少钱?我给你。”

  钱小娴只好转移话题,可是话一出口,自己那叫一个后悔,傻死了,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可是,自己也找不到可以和他能说的共同话题啊。

  “80万。”高鉴轻松地吐出一个数字。

  “你……你骗我吧?”

  钱小娴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讪讪地问:“80……万?不可能吧。”

  “骗你干什么?等会儿我让助理把收据发给你。”高鉴掏出手机,一边刷手机一边说。

  “你的车撞的又不厉害,买辆新的多少钱?”

  “新车980万。”

  钱小娴的眼泪顿时又流了出来,她嗫嚅着说:“我没有这么多钱,就是把我家房子卖了,也不够。”

  “你说怎么办?”

  “我给你打欠条,我分期付款,我给你利息的。”

  “你一年收入多少?”

  “也就三万吧。”

  “除去生活费,你能还多少?”

  “一万,你放心,今年一万,以后,也许就多了,我一定拼命赚钱还你的。”

  “你知道这80万,在我的公司每年会创造多大的收益?”

  钱小娴咬着嘴唇,摇摇头。

  “至少10万。”高鉴的手指在茶几上轻巧的敲打着。

  “那明年我就得还你100万,后年就是110万……”

  “你算少了,10万的利率你没算……”

  “嗯、、、、、、”

  钱小娴把头埋在膝盖了哭了起来。

  高鉴翘着二郎腿,他手里夹着香烟,吞烟吐雾。

  钱小娴哭了一会儿,她从茶几上的纸抽上,抽出纸巾把脸擦干净。

  然后她把照片全部房在一起,放进包包,她拎起笔记本电脑说:“高先生,我过几天就把钱给你,不过,这事你千万别让我妈知道。”

  “你去哪弄钱?”

  “你不用管我,我给你弄到钱就是了。”

  “那不行,我得知道你的钱是不是正当渠道,抢劫银行,逼良……”

  高鉴突然停下来,他看钱小娴正狠狠的瞪着自己,他笑了笑把后面两个字咽了回去。

  “我,我把自己卖了,行吧。”

  “卖给林伟?他会拿出80万买你吗?你也太自信了吧,这事我都不干。”

  高鉴拿出手机刷着屏,说得风轻云淡。

  “你……”

  钱小娴正要转身,高鉴一把拽住她的手说:“你不能走,我还没吃晚饭呢。”

  “你说你让我只准备夜宵的……”

  “喂,钱经理,你欠我那么多钱,居然还和我讲条件?你想把我激怒,让我接着催债吗?”

  “当初你不是说,你让我赶紧逃,为什么现在又要我赔。”

  刚开始钱小娴被这突然的事件弄懵了,现在,她开始有点清醒了,他让自己逃的,人说话得算数啊。

  “谁让你又出现了!作为逃犯的你不但逍遥法外,每天唱着歌笑得甜过的很快乐,而且,就要被这个叫林伟的高富帅包养,过上阔太太的幸福生活。而你面对被你害得伤痕累累的我,你也没有一点愧疚,我凭什么给你买单?”

  “我,我说要还你钱的,我和你说对不起了。”

  钱小娴被高鉴说得语塞,她说:“是不是我每天哭哭啼啼过的很惨,你就快乐了?你就不要我还钱了?”

  “对!”

  钱小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心想,这人心眼太坏了,看着别人落难他反而开心,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他越是这样,越不能让他得逞。

  “也许,你不知道我的家庭情况,我和妈妈是从苦难中走过来的,而且现在过的也辛苦,但是我唱歌我爱笑我快乐那是天生的,就算欠你80万,我也不会天天以泪洗面,我会笑着去努力。”

  “好,钱小娴,我看你怎么笑着背负这80万。现在,给我做饭!菜谱一会儿发给你。”

  高鉴眼睛闪亮,他突然觉得和钱小娴较量很刺激。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