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4章 葡萄也要出墙

第24章 葡萄也要出墙

  “滴滴滴……”

  高鉴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听了一会儿说:“作为董事长买个戒指还要和她商量吗,预支薪水也要她同意吗?”

  “这事你别管了,等我回去再说,你告诉她,明天我不去公司,上午的会议全部取消,下午的视频会议,我就在这里了。”

  高鉴放下手机,掏出香烟点燃,他突然看钱小娴盯着自己说:“我要吃饭,没听见吗?”

  “咳咳咳……”

  钱小娴把突然弥漫过来的烟呛得咳嗽起来,她咳了几声后,说:“高先生,抽烟有害健康,我觉得你还是戒掉,据说,二手烟危害很大呢,就等于,你吸烟,你的家人也间接吸烟,大人到好说,要是,你有了小孩……”

  “这,和你有关系吗?”

  高鉴说着把没吸完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说:“这附近,有没有好点的饭店,我们去外面吃,不过,你请客……”

  “我……我请客吗?”

  “怎么,你欠我80万,请我吃顿饭不行吗?”

  “哦。”钱小娴打开手机,支付宝的账号是表姐的,这个用于民宿的日常开销。

  她买自己的东西是微信支付,前几天她家刚换了热水器,银行卡上余额没多少了。

  她飞快的打开微信钱包,还有三百多零钱,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乱点啊,。

  要是去表哥的饭店还好说,要是去别的店,钱不够,那就太丢人了。

  “算了。”这时候高鉴开了口说:“还是从家里吃吧。”

  哎呀,钱小娴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那吃什么?”钱小娴立刻奔向厨房,说:“我先把米饭蒸上,然后去后院摘菜。”

  “我不喜欢吃米饭。”

  “那吃什么?”

  “这个吗。”高鉴说着走进卧室,说:“等我想想。”

  三分钟后,钱小娴手机上接到高鉴的短消息——烧烤。

  这么晚了,吃烧烤也太麻烦了吧,钱小娴想了想的回复——我们的烧烤项目是自助烧烤。

  ——自助烧烤是什么意思?

  ——前院有烤箱,民宿冰柜里有食材,自己穿串自己烤。

  ——你要是不想烤,我们就到外面吃。

  “别别别,外面的不卫生。”

  一听他要去外面吃,钱小娴只好妥协,既然躲不开就直接面对。

  她打开前院的五彩灯,院落里的色彩立刻喧嚣起来,五颜六色的彩灯交相辉映,不停的变换着图案,一会儿满天星光,一会儿天女散花,一会波光闪烁……

  钱小娴把烤箱放到露天餐厅下的烤架上,突然,胖婶家门口爆发出一阵儿开怀大笑。

  一到夏天,门口经常有乘凉的人,钱小娴对这些声音并没有感觉。

  而今晚,她觉得格外刺耳。

  院子里倒是很安静,墙角的绿植里有蟋蟀清脆的叫声。

  高鉴坐在旁边的小吧台上,他起开一瓶啤酒,慢悠悠地喝了两口。

  露天餐厅上面是葡萄架,密密匝匝的竹子架上绕缠着翠绿绵长的枝蔓,一串串深紫色的葡萄,从枝蔓间泛着朦胧的羞涩,散发着幽香。

  高鉴伸手他摘下一颗塞进嘴里,新摘下来的葡萄味道特别,甜美芳醇,琼浆玉液般的果浆溢满口齿,。

  高鉴显然对这葡萄架产生了兴趣,他站起身看了看。

  葡萄架上,偶然会有几个绿色的小葫芦和金灯笼般的小南瓜探出头来,轻轻摇晃着。

  高鉴手轻轻摇着说:“还挺有创意的,钱经理,这葡萄架上几种葡萄?”

  “小颗粒的是玫瑰香,大颗粒的是龙眼,还有那边的是……”

  钱小娴头也不抬,语速很快机械地说着,手在烤箱上忙活着,自己可没有这家伙的闲情逸致!

  “我认识葡萄,你答非所问。”

  高鉴走到院墙边几株绵长的枝蔓带着妖娆妩媚的美人指一样的葡萄,说:“这葡萄太可恨了,居然要出墙。”

  高鉴见钱小娴不接茬,说:“不是吗,就像某人想被人重金包养。”

  可恶的语气,钱小娴白了他一眼。

  “在餐厅顶上种葡萄真好,伸手可摘,仰首可食,近水楼台先得月就是好,可是,想想这句话也太片面,近水楼台也不一定能先得月亮,月亮很骄傲,不是谁想得就能得到的。”

  钱小娴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好好说话不行吗!

  高鉴看她还是不说话,他伸手又狠狠的摘了一颗塞进嘴里,说:“赶紧点火啊,你见过用葡萄做下酒菜的吗?”

  钱小娴还是不理他。

  起风了,头顶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叶片与叶片相碰发出的声音。

  葡萄架上,彩灯跳跃的微光,映衬在钱小娴毫无表情的脸上,她正用打火机点燃一些细碎的小树枝,放到烤箱的木炭上,瞬间,一股浓烟弥漫开来。

  她拿着一把扇子,轻轻闪着逐渐变旺的炭火,一会儿炭火变得通红灼热。

  钱小娴熟练地操作着,其实,她的心根本没在这里,心的地方正燃烧着一团火焰。

  ……

  这些如被炭火烤过的数字就像一把把利器,不停的在她身体里滑动。

  她在想,80万到底是多少?

  她没见过80万,但是她知道,对于她来说,那就是天文数字。

  钱小娴已经把各种烤的食材摆起来,土豆,火腿肠,羊肉,鸡翅,火腿肠,玉米……

  她一只手用筷子灵活来回翻动食物,一只手迅速地抹油,撒上辣椒,花椒,盐,味精等佐料。

  烧烤的香味很快弥漫了院子。

  钱小娴把烤熟的肉串放到一边,高鉴伸手拿过一根肉串,他张开嘴巴用牙齿咬住根部的一块肉,然后迅速一滑,整个肉串上的肉一下进了嘴里。

  一口酒,一串肉串。

  也许是饿了,他吃的很快,钱小娴看他吃得那么豪放,不,应该说是吃得恶狠狠的,就像和肉串有仇似的。

  好像谁这样说过,当某方面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就会用吃来发泄。

  他好像也有心事。

  也许,自己因为不知道去哪里找80万而犯愁,他呢,也正为自己换不上80万而着急,就算他再有钱,8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吧。

  钱小娴突然自省,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

  人家要账应该天经地义,人家有情绪也是情有可原吧。

  想到这些,钱小娴小声说:“你看你吃相就和豺狼一样,小心,烫。”

  “世界上有这么帅的豺狼吗?”高鉴又狠狠的吃掉一串说:“林伟是哪里人?”

  钱小娴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在纠结80万呢,没想到他想的却是林伟!

  她没回答,而是用铁夹子把炭火往中间扒了几下,又开始把生的羊肉放到烤箱上。

  “你不吃一点吗?”

  高鉴看她不回答,而是举过一串送到钱小娴的嘴边,钱小娴躲开说:“我吃过晚饭了。”

  “怕胖?”

  钱小娴认为他就是没话找话,于是,她简单地说:“嗯。减肥。”

  “我不喜欢瘦骨嶙峋的豺狼。”

  钱小娴把几串考好的鸡翅放到他面前说:“那你多吃点。”

  “一样吗?”

  “高先生,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你这样含沙射影,很累。”

  “你都知道含沙射影了,还累?”

  高鉴把一根吃完的竹签扔进垃圾桶里,他把喝剩的半瓶啤酒一饮而尽,然后提高嗓音说:“钱小娴,不许相亲。”

  “嘘——”

  钱小娴吓一跳,她小声说:“小点声,六婶在门口待着呢,没准我妈也在。”

  “你怕什么?”

  “你是我什么人吗?说这样的话,我当然怕他们听到。”

  “我是你的债主啊,你用这口气和债主说话吗?你哪来的底气理直气壮?”

  “我……没有理直气壮……”

  钱小娴压低声音说:“本来自助烧烤,应该是你自己干的,可是,我却帮你干了,就是我觉得我对不起你,我欠你的。我刚才说话的声音也许很急躁,可是,你理解一个突然背负80万巨债人的心情吗?我手忙着,可是我的心里却在想着怎么去找钱?”

  “你不是说,就算有80万,你也一样快乐吗?”

  “我,我只是说说,我长这么大都没经过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快乐?高先生,你怡然自乐的吃着烧烤,你吃好吃乐就行了,你为什么还要折磨我?我真的没心情。”

  钱小娴说着把手里的刷子扔到盆子里说:“高先生,我很累,现在我想回家。”

  “你以为我在专心的看风景吃烧烤吗?”高鉴一手抓过钱小娴的手,把盆里的刷子硬塞到钱小娴的手里说:“帮人也要帮到底吧,而且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完,你就想回家?等我吃完接着算账。”

  “高先生,你算好了,连本带利我都会还给你的,你不要害怕。”

  “害怕?你以为我为了80万害怕?哈哈,你以为,当你撞了我的车,我不知道修车费吗?我的车可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事。”

  “你当时知道还让我跑?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咋说话不算数。”

  “我不是君子哈!”

  “高先生,你是不是故意的?”

  “对,故意折磨你。”

  “为什么?折磨别人你快乐?”

  “对!”高鉴翘翘嘴角,心想,这小丫头还真单纯,说话也这么幼稚。

  “你心理有毛病。你曾经被一个女孩伤害过,所以,你仇视所有的女孩,你,你得看心理医生。”

  钱小娴把手里的肉串狠狠的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就走。

  “钱小娴你学过心理学吗,哈哈,我终于找到懂我的人了。”

  “你,你……恶魔。”

  高鉴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揽住她。

  “我未来的媳妇被人惦记了,我能不变恶魔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