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5章 不懂股票

第25章 不懂股票

  虽然已经习惯了他的突然袭击,钱小娴还是吓了一跳,她无奈地说:“你放手,我不喜欢这样……嗯,高先生,这样被人看到对你也不好吧。”

  “不怕。”

  “你——”

  高鉴说着拽着她来到客厅,他把钱小娴按坐在沙发上。

  “你过分了,你……你这是侵犯人权,你……你要知道你的身份……”

  “身份?哈哈,我什么身份?”高鉴坐到她旁边,胳膊搭在她的肩头说:“我什么都不怕……”

  面对高鉴的无赖,钱小娴快要崩溃了,她不敢大声喊也无力反抗,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她哽咽着说:“高先生,你……你别吓唬我,我真的还你钱的……”

  “你拿什么还?这份服务员的工作,还是你网络写手的工作?”

  “我……”

  “滴滴滴——”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响了,她稳定了一下情绪才接通:“

  妈,我这儿还没完事呢。”

  “你几点回来啊?”

  “嗯,今天这里客人多……”

  没等钱小娴说完,高鉴突然伸手把她的电话挂了,说:“说今晚不回去。”

  “不!”钱小娴突然站起身,可是又被高鉴一把拽回到原来的位置。

  “滴滴滴——”

  钱小娴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说。”高鉴把手机递给钱小娴。

  “你胖婶说能不能明天相亲,林伟妈等不急啦。”

  “明天?”钱小娴愣了一下,说:“啊,那个……上午还是下午……”

  “胖婶想定在晚上,林伟白天很忙的。”

  “好。”

  对于相亲,虽然一百二十个不情愿,但是,为了尽快结束对话,她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那就让林伟在胖婶家等着你,嗯,明天你几点能有时间?”

  高鉴突然又抢过手机,挂断。

  “说明天晚上7点,相亲地点在这里。”

  “你干什么呀,你凭什么管我,你懂法律吗?限制别人的人身自由这是在违法犯罪,知道不?”

  钱小娴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因为,高鉴已经超越了她忍耐的底线。

  “笑话,我能不懂法吗?我懂,而且,我不会知法犯法。”

  高鉴漫不经心的欣赏着暴怒的钱小娴,说:“你呢?你凭什么说我,你触犯的是交通法的那一条?”

  “肇事逃逸。”

  钱小娴依然瞪着他说:“可是你让我逃的,和你说多少遍了,我会还钱的,可是,你干什么呀,哪有你这样的车主,你就像黄世仁一样,不但要钱,还要人家闺女。”

  “我去,你……”

  高鉴被气乐了,他笑着说:“欠款人教训债主,你厉害。”

  “是你逼我的。”

  钱小娴看他气焰灭了许多,她的声调也平稳下来,客厅开着窗户,她也怕外面的人听到。

  “我逼你什么了,我不过是要亲眼看你怎么把自己卖了,我要看看卖给了谁。”

  “高先生,我求求你,别闹了,我不想让我妈知道这些,她身体不好,受不了打击的……”

  钱小娴简直被他的无理取闹折磨疯了,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才好。

  “滴滴滴——”

  手机又响了起来,高鉴拖着钱小娴的下巴说:“乖乖的。”

  “臭丫头,我还没说完呢,你老挂我电话干嘛呀,气死我了。”

  钱小娴忽的移开手机,因为隔着手机都能感到母亲的怒火。

  “妈,我这忙,还有……今晚这里的客人要走,我,我回不了家,还有,就是明晚你让林伟来民宿吧,我走不开……”

  这次是母亲挂了电话,看来,她真的生气了。

  钱小娴更觉得委屈,她把头埋在膝盖上抽泣起来。

  “滴滴滴——”

  这次是高鉴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立刻接通,然后,对着手机一字一句地说:“周晗,不要再骚扰我。”

  “你仗着我喜欢你,你就动不动对我大呼小叫的,你真舍得呀,我从一岁就和你在一起,我可是喊了你26年哥哥,你凭良心说,我除了粘着你,我做过一件伤害你的事情吗?伤害辜负你的是金岚,别一棒子把天下的女子都给否定了,鉴哥,你都28岁了,就算你不喜欢女人,不想结婚,你总该有个孩子吧。”

  周晗嗓音甜美,说话的语气娇柔里带着一抹讨好。

  “和你有关系吗。”高鉴语气仍然生硬。

  “怎么没关系?伯母不是说了吗,给你两个月时间,如果你还没有合适的人选,那婚礼上的新娘就是我呀。”

  “你傻吗?你喜欢做备胎吗?”

  “什么备胎?伯母之所以给你两个月时间,是想让你发现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

  “我不想听这些。”

  “那,你想听公司真实的状况吗?”

  “我知道。”

  “大少爷,你在国外只知道享受公司给你创造的安逸,你知道的只是表面,公司在靠什么支撑,你知道吗?”

  “现在,公司靠你爸支撑,这些我知道,也很感激,的确,你家的资金也可以帮公司解燃眉之急,可那都是公事,你不要拿这个要挟我。”

  “我不是要挟你,就是想让我的付出有所回报,你知道董秘这个职业多苦吗?我不就是为了能陪在你身边,能多看你一眼,能多和你说上话,可是,你对我就和仇人一样,你让我在同事面前没有一点面子呀!”

  “如果你不再缠着我,我可以改变对你的态度。”

  “我不缠着你,我的青春不就白废了吗?”

  “周晗,你醒醒好吗,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很累吗?你也是高学历的人,不懂什么叫真正的感情吗?你这样缠着不爱你的人,不觉得卑微吗?”

  “爱到极致就是卑微,我愿意。”

  “你是受虐狂吗?被别人讨厌你快乐吗?”

  “高鉴,你……你凭什么讨厌我?”

  “我讨厌所有扑过来的女人,我不喜欢被别人征服。”

  “哼,又是因为金岚。”

  高鉴听周晗这样说,突然挂断电话,可是手机铃声又急促的响了起来。

  “等一下。”

  “你要是再说这些,信不信我拉黑你。”

  “我的董事长,大少爷,我相信,好了,不说我们,说高伯伯总可以吧。”

  “他怎么了?”高鉴语气缓和了一些,因为,他发觉钱小娴正在看她,自己的语调好像吓到她了。

  “今天的事情,高伯伯也很生气,要是你听我的,等季报公布再把罚款公告发布出去,公司损失就不会这么大!你太自负了,你擅自决定,造成了这个局面,高鉴,你知道***公司吗?当初他们的罚款公告发布之后,股票一连五个跌停。”

  “我们和他们不同,他们是主公司被罚,罚款金额巨大,我们是分公司,而且罚款不过万对于一个市值几千万亿的公司算什么?而且,之前我们季报年报都摆在那里,现在投资者只是受到其他公司负面消息的影响,暂时的恐慌抛售。”

  高鉴说完直接关机。

  他掏出烟盒,叼出一只香烟点着,又是一阵狂吸。

  “咳咳咳——”

  钱小娴又被一阵阵烟雾呛得咳嗽起来。

  刚才她见高鉴打电话,她就拿出手机翻看着联系人,几次想给表哥发消息,可是,她还是忍住了。

  这是80万,不是几万几千,怎么开的了口呢。

  可是除了表哥,自己还能找谁呢。

  “钱小娴。”

  “嗯。”

  钱小娴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她和母亲过着简单的生活,除了父亲带来的伤害,她也没经过什么风雨。

  而且,一直生活在民风淳朴的农村,有什么事情总会有热心的亲戚朋友帮忙。

  这从天而降的80万,还有气势凌人的高鉴,真的可怕。

  “你把我的笔记本拿来。”

  “嗯。”

  高鉴没有接着讨伐,钱小娴心想,太感谢周晗这个电话了,最好今晚高鉴不再提这事,自己也好缓一缓。

  钱小娴一溜烟的跑出客厅,去他的卧室取笔记本。

  现在,可不能不去招惹他,什么事情留到白天再说,最好晚上不要和他发生冲突。

  “找到旭日圆公司的K线图。”

  高鉴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电话里走出来,他心不在焉的用手指敲打着茶几,似乎再考虑着什么重大的问题。

  “哦。”

  钱小娴迟疑了一下,打开电脑,点开百度,然后,她搓着手说:“我不懂股票啊。”

  高鉴又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他把香烟叼在嘴里,腾出两只手,打开炒股软件,在键盘上开始输入。点开,然后,他的手夹着香烟放在嘴边,大口大口的吸着。

  烟雾在他面前缭绕,他紧皱眉头眼睛盯着屏幕。

  钱小娴也好奇的盯着屏幕,他看的是旭日圆集团股票的实时资金流向图。

  “咳咳……”

  可是,烟味太呛人了,钱小娴捂住嘴巴向后缩了缩。

  高鉴抬眼看了她一眼,把刚点燃的香烟扔到烟缸,说:“这两天,虽然资金成流出状态,但全部是小单流出中单流出,流入的却是超大单,你说,说明什么?”

  “嗯,我不懂。”

  “钱小娴,你为什么不上学。”

  高鉴突然提高声调,他瞪着她。

  “哦,这个……”

  钱小娴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总是揭别人的伤疤?

  没遇到高鉴之前,她还没太在意自己只有高中的学历,必定在农村,也没人在意这些,居住的客人也都是匆匆的过客,她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文化,他们也没人问他,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没人关心无关的人无关的事。

  高鉴出现之后,钱小娴的脑海时常跳出一个成语——自惭形秽。

  “你今天不更新吗?”高鉴似乎觉察自己伤到了她,他立刻换了一种语气。

  钱小娴这才突然醒悟一般的叫了一声,说:“哎呀,妈呀,你不提醒,我都把这事情忘记了。”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