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6章 人在屋檐下

第26章 人在屋檐下

  夜深了,外面街道上也安静下来,墙角的蛐蛐单调的叫着。

  灯光下,两个人的电脑同时放到茶几上,中间角度135度。

  两个人坐在两侧的沙发上,中间角度135度。

  钱小娴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移动着,敲击键盘的声音,时停时起。

  她有时候卡了也会抬眼瞟一眼高鉴,因为看不到他的电脑屏幕,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11点的时候,钱小娴发完了今天的最后一章,她舒了一口气,她才想起几个小时没喝水,渴了。

  她抬起头刚要站起来的时候,目光却突然遇到高鉴的凝重的目光,他正肆无忌惮的扫描她。

  钱小娴的心又忽悠一下,她慌忙低头,哪里出错了吗?

  最近,每次来民宿,她都是穿着保守的衣服,就说身上这条米白色的棉质长裙吧,领口有荷叶领,袖子是宽松的蝙蝠袖,只能露出她两条细细的半截小胳膊,而下边的裙摆直接垂到脚踝处。

  “我要喝咖啡。”高鉴似乎看出钱小娴的拘束,他收回目光。

  “都11点了,喝咖啡会失眠的。”

  “不喝咖啡也睡不着。”

  钱小娴没在说什么,她把一杯热咖啡放到茶几上,然后说:“高先生,我困了。”

  “困了就睡,找我干嘛?”高鉴说得风轻云淡。

  “……”

  说的什么话?钱小娴抱起笔记本往外走。

  “你去那儿?”高鉴依然没抬头,没抬眼。

  “客房啊……”

  “你要是没地方睡,我可以收留你,只当预支未来。”

  这么可恶的语调啊,钱小娴差点气晕,头也不回的走到隔壁的客房。

  这个客房是那种农家大炕。

  她坐在炕头上,刚才很困,可是现在却怎么也睡不着,炕也太硬了。

  因为这大炕能睡5个人,所以放着5套被子,5个枕头,她索性把四套被子全部铺在炕头上。

  可是,这是夏天啊,热。

  她想打开空调,因为没住客户,屋子的窗户一直开着通风,可是又不想起来关窗。

  好一阵儿辗转反侧,她刚刚有些睡意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吓得一下坐起来。

  高鉴这个时候来电话干什么?

  她假装睡着了,不接。

  还好,手机响了几通后,终于安静下来。

  她悄悄摸出手机的时候,高鉴的短消息又来了——

  赶紧接电话,不然我敲门了。

  没等钱小娴看完短消息,电话又响了起来。钱小娴不知所措,天啊,这人这么缠人啊!

  钱小娴知道他说到做到,现在,自己就是狼身边的羔羊,他要是想吃了自己很容易,所以,现在不能呛着他,该怂包的时候就怂包,这是生存之道。

  “有事吗?”钱小娴的语音很镇定。

  “陪我聊天。”

  钱小娴的火忽的就窜出来,这人太不尊敬别人了,我是你什么人,陪你聊天?这句话太难听了,你就不能换成另一种语气,比如——我们聊天好吗?

  “聊还是不聊?”

  他的声调又提高了。

  钱小娴瞪了手机一眼,仿佛瞪着手机那端的高鉴,她喃喃自语:有什么好聊的,就你这种语气,三句话就把聊天聊死。

  虽然,钱小娴心里气得鼓鼓的,可她还是强压怒火,小声说:“嗯嗯,好的,不过你声音要小点,开着窗,声音会传得很远的,尤其晚上。”

  “怎么突然这么乖?”

  钱小娴心想,这人说话就和刀子一样,咄咄逼人的,欠了80万我敢不乖吗。

  “说。”

  钱小娴咬牙切齿,求我聊天还用命令的口气,他太可恶了,哎,没办法,谁让自己栽在人家手里呢。

  “说话。”

  “因为欠你钱呗。”

  钱小娴和母亲生活,免不了会经常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可是,能自己干的母亲绝对不会去求别人,能用钱办的事情也绝对不会用人情,她说人情的债不好还,怎么还也还不清。

  和别人借钱的事情,她更是不干,她说,欠别人的钱,心里不踏实,还低气。

  以前钱小娴不理解,现在,她彻底体会了这种滋味。

  尤其,债主还是一个霸道的恶魔,钱小娴觉得自己就像随时被他吞掉的小羊羔。

  “欠了别人钱睡得和猪一样吗?”

  “是刚要睡着。”

  钱小娴心里那个后悔啊,自己咋又提欠钱的事情啊,嘚,等着他讨伐吧。

  没想到接下来,高鉴又转移了话题,他说:“你给我讲讲你。”

  “我有什么好讲的,上学辍学,然后就在民宿。”

  钱小娴真的不喜欢和别人说这些。

  表面上她性格活泼,但是,她的内心是孤寂的,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一张白纸,没有色彩。

  “恋爱过几次?”

  “没有。我可不像某人早恋,还舍不得忘记。”

  钱小娴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她都觉得这句话有点酸。

  高鉴笑着说:“那是你没遇到我。”高鉴依然追问:“真的没喜欢过谁吗?”

  “没有。”

  “男神不是李易峰吗?”

  “什么呀。”

  钱小娴忽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她说:“那是方圆的男神,方圆手机里都是他的照片,天天在朋友圈晒他的照片,一口一个她老公,我们都说她是色狼。”

  “哈哈……”

  高鉴没想到从钱小娴嘴里说出的色狼,语气竟然是那样单纯。他笑着说:“钱小娴,手机有辐射你知道吗,不如我们面谈?”

  “不。”

  “你来我这儿,我去你那儿。你选。”

  语气从正常又恢复了霸道,钱小娴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他,这人变色龙的本领,堪称一绝,好在钱小娴也开始习惯了。

  他变化,她就当没看到,没感觉到。

  “面谈多尴尬,还是这样好,不尴尬,说话也自然。”

  钱小娴拿着手机坐了着聊了一会儿,可是太累了,她还是躺在软软的被子里,因为热,她把两只腿抬起来,搭在墙上。

  她心想,面谈能这么舒服的姿势待着吗?

  高鉴没有坚持,他声音又缓和下来,问:“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在高鉴的一再追问下,钱小娴还是没忍住,她几乎是抽泣着讲了父亲如何弃家而去,母亲如何艰难的把自己养大。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看来,我们还真的有缘分。”

  钱小娴撇撇嘴说:“我求上天不要让我遇见你。”

  “为什么?”

  “嗯,我遇不起呗,睡前我还在想,遇见你我的噩梦要开始了。”

  “知道塞翁失马吗?只要你愿意,我让你噩梦变美梦。”

  又转移到这个问题,开玩笑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哪能动不动就拿出来?

  钱小娴突然想,难道,他真的想让自己当挡箭牌?

  “睡着了?”

  高鉴又问了一句,钱小娴看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她只好绞尽脑汁的搜索和他能聊的话题,。

  迟疑了一下,她很勉强很生硬的问:“你在美国待了几年?”

  高鉴就给她讲了他留学的经历,在讲述他带母亲看病的经历时,钱小娴的手机突然没电了,她怕对方误解,她只好来到他的卧室门口说:“高先生,我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明天再聊吧。”

  “不,我想和你说话。”

  “我明早还要做饭呢。”钱小娴说完赶紧往回走。

  “明晚你还要相亲呢。”高鉴的声调又恢复了之前的霸道,和刚才电话里判若两人。

  钱小娴一溜烟的跑进客房,锁好房门。

  回到房间,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在床上翻腾了一会儿,还是睡不着,她索性拉了窗帘,看月亮。

  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可是天空中布满了乌云,月亮一会儿被乌云遮住,一会儿又钻了出来,多像自己的心情,忽明忽暗。

  这样的一个夜晚,自己和有一个可怕的债主,竟然说了那么多没和别人从没说过的话,她也奇怪,自己有时候讨厌他,有时候又莫名的对他好奇,

  真矛盾!

  钱小娴第一次体会了矛盾的滋味。

  砰砰砰——

  第二天,钱小娴是在爆裂一般的敲门声中惊醒的,天啊,这都几点了?

  “小娴,钱小娴!”

  母亲的喊声一声比一声急促,钱小娴忽的从被子里坐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看,10个老妈的未接电话。

  她穿上拖鞋跑了出去,打开院子的门,只见老妈两手杵着轮椅的,就差从轮椅上蹦下来了。

  “死丫头,打了十个电话你不接,你可真能睡,再睡天都黑了。”

  “啊,老妈,你先回家吧,我收拾收拾马上回去啊。”

  钱小娴说完又插好门,她不能让母亲进来呀,不知道高鉴还在不在呢。

  她一路小跑奔回屋子,却见高鉴穿着睡衣走了出来,他停下来看着钱小娴,那目光玄妙得无法形容!

  钱小娴被他盯毛了,自己睡眼朦胧,脸没洗牙没刷,披头散发一定吓人吧。

  但是,她瞬间想到,莫不是想起自己就是撞他车的钱小娴?

  随时要命的80万啊!

  “外面,喊你的。”

  正在钱小娴尴尬的不知所措的时候,高鉴望着门口说:“你去看看是谁。”

  “是我妈,你,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高鉴没说话,而是转身径直去了后院。

  钱小娴跑到门口,说:“我让你回去,怎么还没走啊。”

  “你给我开开门。”

  钱小娴也不管母亲,又跑回到室内。”

  “滴滴滴——”

  砸门的声音突然没了,母亲的电话又追杀过来。

  “你那儿的客人不是走了吗?”

  “啊,一会说要回来,别聊了,我,我马上回去。”

  “晚上还要相亲呢,你赶紧回来洗个澡,化化妆,你看你像个鬼似的。”

  “老妈,有你这样形容自己闺女的吗?”

  “啊——”

  钱小娴拿着手机和妈妈聊着,已经走到洗漱间,当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