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7章 定80朵玫瑰庆祝

第27章 定80朵玫瑰庆祝

  镜子中自己,眼泡浮肿,双眼皮都被撑没了。

  “哎呀,妈,我眼睛睡肿了。”

  “一定睡得太多了。”

  钱小娴知道,不是睡得太多,是哭的太多了,昨夜似乎把一年的眼泪都流完了。

  “妈,你和胖婶说说,相亲的事情往后推推吧。”

  “推啥呀,反正照片和人他们都看过了,今天主要是你看林伟。”

  “那还着啥急吗?”

  钱小娴突然回过头,捂住手机,因为,高鉴正甩着湿漉漉的手站在旁边,他没说话,只是指了指架上的毛巾。

  钱小娴熟练地抽下毛巾,递给高鉴,然后继续对着手机说:“妈,这样吧,我也看过他照片了,还行,我也不看本人了,你把我的微信让六婶给他,我和他微信聊聊,等以后我们再约时间见面,行吗?”

  “你这孩子真是的,见个面,你左推右推的,你想把机会错过去咋的?”

  “微信聊和见面聊不是一样吗?你给他我的电话,打电话也行啊。”

  “哪有这样搞对象的,这样,好像没拿人家当回事吗,不行。”

  “妈,你说,他来了,万一我没看上他呢。”

  没等钱小娴说完,钱母就气哼哼地说:“你不是说看了照片还行吗!”

  “万一,万一我和他没话说,万一我讨厌他说话的声音,你说,我拒绝了他,六婶就不高兴吧,我们和六婶住这么近,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是因为这事影响了我们的关系,多不值得呀,这加了微信就好说了,要是聊不到一快,要是我看不上他,我就假装忙啊,不回复他,他自然就不理我了。”

  钱小娴使出全身解数,不是因为眼睛,而是高鉴。

  因为他高鉴要林伟来民宿相亲。

  来这相亲,这叫什么事吗?

  再说了,谁知道,高鉴还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所以,钱小娴必须想办法尽快推掉这次相亲。

  “不行,必须见面,你的鬼点子我知道,你就是不想见。”

  “非要见面吗?微信也能视频聊天。”

  说着钱小娴向妈妈发了视频邀请,母亲立刻接了,钱小娴凑近手机屏幕说:“妈,你看看你闺女的眼睛,哪有这形象去相亲的……”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突然关了视频。

  她愣愣的瞪着倚在门框上的高鉴说:“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高鉴晃动着手里的毛巾说:“等着把毛巾放回去,你挡着我了。”

  “哦,好吧,你放。”

  钱小娴关了手机,转身走出洗漱间。

  “不给做饭吗?”

  高嘉以为钱小娴去后院洗脸,可是看她去了客厅,他追问了一句。

  “嗯,我回家洗脸去,回来就做。”

  回到家里,钱小娴简单洗了澡,她把吹干的长发用皮筋束在脑后,眼睛肿了,没法用隐形眼镜,她又戴上笨重的眼镜,。

  还不错,眼镜能掩饰肿眼泡。

  钱母在旁边皱着眉头说:“哎呀,咋肿这么厉害呀,你去药店买点消肿的药贴贴吧。”

  “不用了,没准到晚上就好了。”

  钱小娴快步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说:“你把我的情况给六婶说说,还是明天见吧。”

  “不行。”

  钱小娴见母亲沉着脸,估计再说也没用,她又一溜儿小跑的回到民宿。

  高鉴正在餐厅里打电话,她刚想去后院,高鉴却招手示意她坐到对面。

  高鉴的面前放着一杯热牛奶和几片面包。

  还有同样的一份放到对面。

  钱小娴翘翘嘴角,给了他一个甜美的微笑,他还有点人情味哈,居然给自己热了一份。

  有点受宠若惊,有点小感动。

  她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之后,拿出手机放到桌子上,一手拿着面包片吃,另一只手滑动着手机屏幕。

  她找到百度,开始眼睛去肿的方法。

  “晚上订得几点?”

  这时候,高鉴挂了电话,他拿起一片面包,眼睛不看钱小娴,而是眺望她的手机屏幕。

  “晚上订得几点?”高鉴又追问了一句。

  “你问我吗?”

  钱小娴以为高鉴在打电话,可是他接连两句没头没脑的问话,似乎是朝着自己的方向,她这才抬起眼皮,高鉴正凶巴巴的瞪着自己。

  “相亲!”

  高鉴把手里一块面包全部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

  “哦,8点。”

  钱小娴的心就像被狠狠戳了一下,他怎么老是提起这事?

  她伸出手腕看了看手表说:“高先生,你今天不上班吗?晚饭几点吃饭?”

  “可以早点,免得耽误你相亲。”

  他今天这么大度?为自己相亲大开绿灯?

  钱小娴的心又不淡定起来,他要是正常了反而不正常!

  还是逃吧,她迅速低下头去,把一杯奶一口气喝完,她站起身说:“高先生,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高鉴瞥了她一眼,悠闲的喝着牛奶,不说话。

  钱小娴回到客房,开始整理摊了一炕的被子。

  餐厅里,高鉴又开始打电话,他好像和公司里的高管在交代工作,语气沉稳,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钱小娴侧耳听着,心想,嗯,这才有点董事长的味道。

  真的,钱小娴认为自己说他是变色龙,一点都不过分,有时候,他简直就是一个玩世不恭交横跋扈的太子爷。

  就说昨晚上吧,他和讲他过去的时候就像朋友一样,可是,翻脸就和翻篇一样快,和这样的在一起真累。

  钱小娴心想,伴君如伴虎是不是就这样?不知道,反正她觉得度日如年。

  过了一会儿,高鉴来了短消息——晚饭,牛肉面,多放醋!!

  那个醋字后面的感叹号,有点吓人。

  下午,钱小娴去超市买食材,回来的时候,高鉴正在客厅,似乎在交代着什么工作,后来,钱小娴才听出来,原来,就是他电话里说的视频会议。

  晚饭后,钱小娴躲到客房里,她从包里拿出化妆盒,开始化妆。

  这可是人生中第一次相亲啊。

  虽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细,必定第一印象很重要。

  她对着镜子,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这眼睛肿的太吓人了,一肿毁了全部啊。

  自己五官里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这双大眼睛。

  记得有一次去表哥家,无意中聊到眼睛,表哥对她说:“我的眼睛天下第一帅,你的眼睛天下第一美,咱家基因强大啊!”

  表姐却是酸溜溜地说:“强大?晨晨和阳阳像你吗?”

  钱小娴说:“表哥舍不得给,有时候他也抠。”

  表哥瞪眼:“丫头,你站错队了吧。”

  这时候,晨晨凑过来说:“小姨,你站我们这边,咱就是三比二,看他俩还合伙收拾我俩不。”

  每次去表哥家,看到他们融洽的家庭氛围,钱小娴也会羡慕,其实结婚也挺好的,表哥一家多幸福呀。

  她觉得,最幸福的应该是表姐,她有两个可爱的孩子,老公不止帅气幽默风趣,还有经济头脑会赚钱。

  不过,表哥唯一的缺点就是只有初中文化,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他很早就走入社会混得不错,应该说很成功了。

  表哥也很满足的,在酒桌上,有时候他被一些有文化的哥们嘲笑没文凭的时候,他就会拍案而起,说:“老子初中毕业怎么啦,我就学了一个月手艺,拿着老爹家当5万元启动资金开起早餐店,刚开始店面小,但开了两年就赚了岁了换了大店面年收入岁买了房和车,  22岁老婆儿子闺女都有了,你们读了大学在机关上班又能怎样?”

  不过,说还是说,他对孩子可是下了血本培养,他给孩子不止报了文化课的补习班,钢琴古筝篮球跆拳道,反正,恨不得让两个孩子全能,他依然相信最保值的投资是孩子的教育。

  滴滴——

  正在钱小娴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微信短消息的声音。

  她点开一看,说曹操曹操就到,是表哥的消息。

  “一直在忙。有事吗?”

  钱小娴想了想,回复——没事了,你忙吧。

  昨晚上,情急之中给表哥发了消息,想想,多亏他没及时回复,还是不要告诉表哥了,这么多钱,不好开口啊,反正高鉴催的还不急,缓缓再说吧。

  钱小娴化完妆,想到林伟,她突然起昨晚上让高鉴搅和的,自己都没仔细看照片,当时就觉得林伟不是一般的帅气。

  她先侧耳听了听,刚才高鉴好像冲了凉,正在洗漱间里吹头发。

  天灵灵地灵灵,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钱小娴轻轻打开包,其实,昨天不过匆匆看的那几眼,她就一下记住了林伟的样子。

  因为,他和高鉴很像。他发型也是三七分,眼睛,鼻子,嘴巴,乍一看都有高鉴的影子。如果不仔细看,真的以为他们是亲兄弟。

  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随和,一个霸气,也许,这就是特定的环境和身份的不同造成的。

  钱小娴找出一张合影拿在手里端详,照片上,林伟揽着他母亲的肩头,笑得阳光灿烂的,看上去他性格也挺好的。

  “钱小娴!”

  高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客房。

  “妈呀,你吓我一跳啊。”

  钱小娴一惊,捧着照片的手,不由得抵在额头上,这样可以遮住自己脸上的尴尬。

  高鉴顺手把她手里的照片抽了出去:“这个没收。”

  “喂,你……”

  “你知道害羞吗,一个女孩子拿着照片偷偷花痴,你恶心不?”

  “说什么呢。”

  幸好,她脸上涂了一点淡淡的腮红,掩盖了自己的脸红,自己拿着陌生男人的照片看,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钱小娴走出客房,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待尴尬平息了一些,她拿起满满的烟灰缸去倒,其实,她是想趁机逃走。

  “钱小娴。”

  “干什么?”钱小娴拿着烟灰缸站住,但是没回头。

  “帮我定80朵玫瑰。”

  “啊?”钱小娴惊讶地问:“你,定玫瑰花干嘛?”

  “庆祝!今晚8点,我的80万终于有着落了!”

  (//)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