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9章 兼职家庭外卖

第29章 兼职家庭外卖

  钱小娴来到卧室门口。

  她的手在半空中僵持了十几秒之后,轻轻敲了三下。

  “高先生,吃饭了。”

  没有回应。

  钱小娴转身要走,想了想,又回身靠近卧室的门,喊了一句:“高先生,吃饭了。”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钱小娴握住门把手,轻轻拧开一道缝隙。

  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房间没人。

  这人真是的,走了也不通知一声,饭又白做了。

  钱小娴又在院子里找了一遍,高鉴的确没在民宿。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拿着母亲的早饭回了家。

  刚进院门,就见母亲的轮椅停在门洞里,钱小娴惊讶地说:“大早上的,你坐这儿干啥呀。”

  母亲对着胖婶家的大门呶呶嘴巴:“你看,以前,你六叔出去卖菜,走了之后,她都是开着门的,嗯,今天咋关着门呢?”

  “你啥意思?”

  钱小娴没明白母亲的意思,她回头也望了望门口,说:“妈,你要是没意思,你看电视啊,你看六婶家大门干啥呀。”

  “还不是让他们气的!”

  钱小娴起母亲,边走边说:“好了好了,你咋还想这事呢?不怪胖婶的。”

  “不怪她怪谁?哼,谁让她有这么不靠谱的亲戚。”

  “吃饭吧。”钱小娴把饭盒打开。

  钱母看了一眼说:“不吃,没胃口。”

  “哎呀,多大点事吗,至于吗?正好我也不乐意呢。

  “这事还小吗?什么人呐?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没见过这么办事的人?拿人当猴子耍呢?”

  钱小娴不再接茬。母亲被气魔障了,这一时半会儿的过不了劲。

  在母亲的叨叨声中,钱小娴吃完了早饭。

  她看看手表说:“民宿的天然气不多了,我现在就去买。”

  母亲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突然她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民宿这几天就住着一个客人?”

  “嗯呢。”

  “啊?”

  钱母的脸色顿时阴沉,她瞪大眼睛,语气焦躁:“那你咋还从民宿过夜。”

  “他不常回来,真的。”

  母亲的眼睛还没恢复原位,瞪的眼珠快要蹦了出来,钱小娴心虚了。

  “那也不好啊,以后你可得注意点啊。”

  母亲突然叹一口气,说:“你眼睛都黑眼圈了,你那小说到底挣不挣钱啊,不行别写了,这没黑天没白天的,也不挣个钱,写那东西干啥,写出毛病不得花钱治啊。”

  “知道了。”

  钱小娴怕母亲再深问下去,她赶紧骑了车出了家门。

  路过街角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不对劲,树下乘凉的一堆人齐刷刷的扭过头来看她。

  钱小娴被看得瘆得慌!

  她刚要加速,就听到一个女人喊她:“小娴,你干啥去啊,来呀聊会儿。”

  钱小娴只好停下车,问:“三婶,啥事儿?”

  “听说你表哥的民宿住进了一个大富豪?”

  “啊。我也不清楚。”

  “你这丫头,真是的,这事还瞒着干啥呀,村里都传开了,说你表姐的民宿来了一个大客户,直接住两个月啊。”

  “嗯。”

  “听说他的车价值好几百万呢。”

  钱小娴现在不止手机恐惧症,听到车她更恐惧,尤其听到高鉴的车,她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刚刚消停了一阵儿的80万又冒了出来,霎那间,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不懂车呀,三婶,我着急买天然气去,走了。”

  “等一下。”

  被称作三婶的女人说:“我家也没了,你等着我回家取红本去,你顺便给我买200元的。”

  没等钱小娴说话,旁边的一个女人说:“咱俩上次一块儿买的,我还有好多呢,你咋就没了。”

  “哎呀,这不是我家老头,给我联系了家庭外卖吗。”

  钱小娴好奇地问:“啥叫家庭外卖?”

  “我这个也不叫正规的家庭外卖,就是我家老头打工的工程队里,有几个外地打工的,因为老板只管中午饭,晚上他们没吃饭的地方,我家老头就和那些人商量,每天我给他们做晚饭,装在快餐盒里送过去。”

  “哦。”

  现在的钱小娴突然对赚钱格外敏感,她的小说前天晚上还是断更了,那就是这个月算是白忙活了,可是,她需要钱,需要一大笔钱啊。

  “哎。”

  被称作三婶的女人紧接着叹了一口气说:“本来,挺好的,每天就做一顿饭也不累,还能赚一百多元,可是,我家儿媳妇马上要生了,我儿子说让我早点过去伺候月子。愁人啊。”

  “不是说他丈母娘伺候吗?”旁边的女人接茬。

  “她丈母娘已经去北京了,她说,这还没生呢,就把她累得够呛,再生个小的,还不要她老命啊。”

  “嗯,是这么个理,家务活没完没了的,比出去工作都累,现在做月子,都是丈母娘伺候宝妈,婆婆伺候孙子。”

  “三婶,你是说,你要去北京吗?”

  钱小娴没工夫听她们闲聊,她直接奔主题。

  “你的这个家庭外卖就不能送了吗?”

  “是呀,我还愁着怎么和他们交代呢。”

  “……三婶,我能帮你做吗?”

  “啊,你民宿能忙得开吗?”

  “这两个月就一个客人,很闲的。”

  钱小娴顺利的拦下这个外卖的活,而且,从今天就开始,因为对方急着出手,她看钱小娴送货有点麻烦,她说,反正这几个人租住的房子又不远,干脆每天让他们派一个人来取。

  钱小娴自然乐意。

  那三婶交代说,工地上的民工不像你民宿的人讲究,他们不矫情,蒸个米饭炒两个菜就行,干体力活的饭菜量要大,要多放油,买猪肉就买五花肉,便宜炒菜还香,隔三差五的,就给他们炸个鸡腿鸡架子啥的,那个也便宜还能解馋。

  三婶特意嘱咐,这些人出门在外肚子里缺油水,菜不怕荤,要不,没力气干活。

  钱小娴想,只做两个大锅菜,那还真不麻烦,而且,民宿后院的蔬菜根本吃不了,这样,就可以省下菜钱,这样可以多放点肉,应该和他们的口味。

  她买完天然气,直接去了菜市场买了肉。

  回到家,母亲看着她拎着一大袋子肉,说:“民宿就一个人,你买这么多肉啥呀。”

  听了钱小娴说完情况,钱母叹了一口气,只是说了一句:“你能忙的过来吗。”

  “滴滴——”

  没等钱小娴说话,她的手机响了。

  是高鉴的微信消息——今天不回。

  钱小娴赶紧回复——晚上也不回来住吗?

  高鉴秒回——看不懂我的话吗?

  我去,隔着字就能看出他的火气。

  天啊,变色龙,昨晚上还温情脉脉的,转眼咋又变成恶魔了。

  不过,确定他今天不回来,钱小娴立刻喜上眉梢说:“这客人不错,动不动有应酬,你看,今天他又不回来住了,那就是说,今天我没事啊。”

  钱小娴把肉放进冰箱说:“我去采摘园里摘些菜过来。”

  钱母问:“你从咱家做饭?”

  “是啊,这是我揽得私活,当然从咱家做了。”

  “那你两边做饭,能忙得过来吗?”

  钱小娴早就想好了,下午民宿比较清闲,她下午就把饭菜做好装好,然后,放在自己家的大灶里。

  反正有人来取,这样就不会和民宿冲突,而且,她和母亲也可以和民工吃一样的饭菜,那高鉴就一个人,就算他从民宿吃,也不是很麻烦。

  下午四点,钱小娴开始做饭,一个电饭锅不够用,她又把民宿的两个电饭煲拿了过来,反正高鉴不喜欢吃米饭。

  钱母坐在轮椅上,面前的小凳子上放着一袋子豆角和一个不锈钢的大盆子。

  本来,钱小娴不让她帮忙,可她气呼呼地说:“我腰残了,可是手没残。”

  钱小娴也不好说什么,心想,反正,摘一会儿菜又累不着,她手这么一忙活着,兴许就忘了那些闲事。

  可是,钱母却不是钱小娴想的那样,她手没闲着,可是嘴巴也没闲着,又把早晨的那番话,车轱辘一样,翻过来到过去的说了几遍。

  然后又是开始抱怨:“哪有这样办事的?他们真是太自私了,光想着自己,不想想人家大姑娘这样被放鸽子,传出去多丢人吗?啥人哪!都。”

  钱小娴也不回应,听着吧,有啥法呢?

  因为昨晚上又没睡好,她觉得脑袋多大,虽然中午吃完眯了一会,但是,想到下午还要做饭,因为第一次干这个,她没经验,又怕做的不合胃口,心里有事,自然睡得也不安稳。

  快5点半的时候,她终于把十六份盒饭装好,母亲看着一摞饭盒问:“这一盒饭能挣6元?”

  钱小娴说:“谁知道啊,三婶说一盒饭有时候能赚8元,最低也能赚6元。”

  “滴滴滴——”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心想,难道是三婶把自己的号码告诉民工了,他们取饭来了,可是,说好了6点半来取的呀。

  她接通电话,一愣。

  “你好,我是梦巴黎婚庆婚纱店的陈洁。”

  “你打错了。”

  又是作广告的骚扰电话。

  钱小娴立刻挂了电话,她把盒饭放进大灶里,然后点上火。

  可是,手机接着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接通。

  没等钱小娴说话,对方客气地说:“你是钱小娴吗?”

  “是。”

  “你从我们这里订了婚纱,请你有时间过来选一下款式,还有,我们要量一下你和你男友的身高和三围。”

  “什么?”

  钱小娴愣住了,她看母亲在一旁也似乎在听,她赶紧拿着手机往卧室走,边走边说:“你们弄错了,没有这事。”

  “没错,你等一下啊,先别挂电话。”

  过了大约一分钟,对方又说:“我看了登记簿,给我们打电话的是你的助理苗苗。”

  “笑话,我哪有什么助理?”钱小娴差点笑了,天啊,我做梦都没想过我还能有助理呢。

  真是莫名其妙!

  钱小娴果断的拉黑了这个号码。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