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2章 狼又来了

第32章 狼又来了

  耳朵听着母亲唠叨,心里感叹着,钱小娴的手也没闲着。

  她捏着的鱿鱼丝一边欣赏一边优雅的放到嘴里,这么好吃的东西要慢点吃呀。

  她无意的抬眼,母亲正盯着自己,她无辜的问:“身上有脏东西?”

  “你长点心好不,你看你这吃相!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有主见了。”

  “我不是要见面了吗?这次可不怨我呀,你说得算了。”

  钱小娴刚才听了刘帅的那些靓丽的过去,她之所以好像和自己没关系一样,那是因为,高鉴提起80万,但是并没有追着自己还。

  所以,钱小娴又有了侥幸心理,要是没这80万的债,我找什么对象结什么婚吗!

  “我先把丑话说在头,你自己拿主意。”

  钱小娴撇撇嘴巴说:“要不这样,23岁之后我自己做主,之前的你做主,行不?不过,你做主的,要是将来我要不随心,我天天跑回来抱着你大腿哭。”

  “你这么说,我心里更没底了,这个刘帅干脆回绝了算了,我怕他将来随你爸,花心大萝卜,哎,可是,你表哥说,现在像林伟这样专一不瞎扯淡的小伙子太少了。”

  “那,表哥到底啥意思?”

  钱小娴弄不明白,表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我说,咱干脆就等着林伟。万一他真的听他妈的呢。我也觉得还是林伟好,长得也好。”

  “你这真是的,咋就认上他了。”

  拐了一个大弯,母亲又回到林伟的身上,母亲这是中毒多深啊!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看到高鉴两个字,她的心还是会咯噔一下,他今天来的短信时间有点早。

  她点开消息,果然不是之前的夜宵:“今晚上10点回来,随便炒几个菜。”

  今晚他要吃饭,钱小娴再也坐不住了,

  她站起身对钱母说:“我得赶紧准备盒饭了,今晚上那边客人也要吃饭呢。”

  “那个刘帅怎么办啊,你还是自己做主吧,我怕将来你抱怨我。”

  “见见就见见呗,万一能聊一起呢。”

  钱小娴是这样想的,虽然,高鉴还没有明确,但是自己感觉怕是逃不掉了,要是高鉴要自己赔80万,她就和刘帅搞对象,要是不让赔就以后再分手。

  不过,也没准人家看不上自己,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和母亲把实情说了,把房子租出去,村里也有这样出租的,就是租期20年一次性付清租金。

  这几天,她也悄悄找人问了她家院子的价位,70万没问题,剩下的吗,再想想办法。

  钱小娴也觉得自己拿刘帅当80万的备胎,这事不地道,可是,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自己是被逼无奈啊!

  钱小娴先回到民宿,把米饭预约到晚上10点,又从后院摘了苦瓜,西红柿茄子豆角,洗干净准备好。

  然后,又拿着多余的菜赶回家。

  母亲已经开始把油菜摘好,她接过钱小娴手里的豆角,默不作声的摘了起来。

  钱小娴也不说话,她把几个电饭锅的米饭全部预约好时间,然后,从冰箱拿出肉开始切。

  一个下午,钱小娴忙得团团转,她把51个盒饭码放在大灶里,又赶回民宿,准备高鉴的晚餐。

  10点钟,她刚把把炒好的几盘菜放到桌子上。

  高鉴很准时的跨进客厅,他把一个大的食品袋放到桌子上说:“这是助理给买的零食。”

  “你不吃零食,还要他买?”

  “今晚加班,饿了让他去买的。”

  “为啥不叫外卖呢?你不是不吃零食吗?”

  “我也不喜欢吃外卖。”

  高鉴去洗漱间洗了手,坐在桌子旁大口的吃了起来,他问:“你吃过了?”

  “嗯。”钱小娴看他今天似乎很高兴,连说话的语气都正常了很多。

  她突然拎着食品袋看了看说:“你新来的助理要害你吧?”

  “他敢!”

  钱小娴笑着说:“就是呀,你看烤鱼烤鱿鱼,烤海苔,虾片,虾条……他不知道你海鲜过敏吗?”

  “新换的助理,知道我海鲜过敏后,吓坏了,我说,没事,我女朋友最爱吃。”

  钱小娴把袋子放到旁边的凳子上说:“女朋友?你,你有女朋友了?”

  “傻瓜,我骗他呗。”

  “呵呵,我还以为真的呢!”钱小娴笑了起来。

  “笑什么?”

  “我说了,你不许生气。”

  “说。”

  “我觉得你每天戴着面具生活,白天戴着一副霸道总裁的面具,晚上戴着……。”

  钱小娴努力找一个形容晚上的面具的形容词,突然找不到合适的。

  “晚上没戴面具。”高鉴把手里的空饭碗递过来说:“再来一碗饭。”

  “今天怎么吃这么多呀?”

  “都十点了才吃晚饭,饿。”

  “呵呵,我以为是因为我做的饭好吃呢。”

  “饥饿是最好的调料。”

  “高先生,你家是不是有专门的厨师?”

  “是啊,一个中餐厨师,一个西餐的。”

  “也有佣人吗?是……”

  钱小娴停了一下说:“是叫佣人还是叫保姆呢。”

  “美国的家里有两个菲力宾女佣,山海区的家里有两个保姆。”

  钱小娴好奇:“你在家里一直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吗?”

  “差不多。”

  “哦,好幸福啊!”

  “想不想也过这样生活。”

  “嗯……不想。”钱小娴心想,不是不想,是不敢想,是从没想过好不好。

  “为什么?”

  “想也白想。”钱小娴站起身说。

  “等一下,我还有话说呢。”高鉴示意她坐下。

  钱小娴又开始后悔了,今晚是不是话说得太多了?是不是又犯了嘴欠的毛病,她在心里祈祷,他千万不要提80万啊。

  “今晚上我没有喝酒,所以,说的不是醉话。”

  “嗯。”

  高鉴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说:“今晚上你告诉你妈妈你要加班。”

  “啊,加班干嘛,你不是吃过饭了吗?”

  “今晚我求婚。”

  “啊,从这里吗?你不是没找到女友吗?”

  “找到了。”

  “嗯。”钱小娴低声应答了一声,心想,这么快就找到了。

  “我觉得你刚找了女朋友,总该有个恋爱的过程,怎么一下子就求婚呢?太快了吧。”

  “有点失落?”

  高鉴抬眼望着钱小娴,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浅笑。

  “没有,祝福你,高先生。”

  钱小娴站起身说:“是不是要我布置现场?”

  “是啊,真聪明。”高鉴也站起身说:“一小时之后,我的助理就会送来戒指和鲜花,我去洗个澡,你给我手机充上电。”

  “嗯,你是说一会儿她也过来吗?”

  “对。”

  “她谁呀,周晗吗?”

  “不是。”

  “她是干什么的?长得漂亮吗?你手机里有她照片吗?”

  钱小娴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他速战速决!

  “有啊,等我洗完找给你看。”

  滴滴滴——

  这时候,高鉴的手机响了,他重新又坐回到座位上,打开免提。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高总,我把市里所有的婚庆公司的影楼和工作室对比了一下,有几家拍摄的质量还不错,只是每家拍摄的主流风格都不一样。至于时间都差不多,从预约、拍照、选片、修调、制作、取件,整个流程下来,加上季节、天气的限制,至少需要天左右,按你说的一个月之内完成,都有难度,而且,你的要求又那么多。

  高鉴眉头微蹙:“婚纱不是已经订好了吗?”

  “苗苗说,她定的梦巴黎婚庆婚纱公司,可是,钱小姐把他们的电话拉黑了,就连苗苗的电话也给拉黑了。”

  “怎么?她和你抱怨了?我把她调到别的部门,她闹情绪了?”

  “没有,没有,我和她,谁在你身边不一样啊。”

  “你和她解释一下,我调走她不是因为她暴露了我的住所,实在是不想身边有个女助理,而且,还是朋友的女朋友,这个你应该理解。”

  “高总,咱多少年的交情了,嗯我还不知道你……你有毛病哈。”

  “先这样吧。”

  高鉴说完挂了电话。

  钱小娴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女助理?什么朋友的女朋友?婚纱?

  高鉴要在这里求婚,他要把他的女友也带到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钱小娴的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高鉴诡秘的看了她一眼,说:“发什么呆啊,给手机充电。”

  钱小娴还是老老实实的接过手机,心里嘀咕,我又不是你助理,凭什么指挥的口气让我干这些,哎,该死的80万啊。

  洗漱间传来哗哗的水声。

  钱小娴拿着他的手机往客厅里走。

  ——滴滴——

  高鉴的手机响了两下,是微信的短消息。

  迟疑了一下,钱小娴拿起他的手机,他的手机居然没有屏幕锁,钱小娴想了想,还是鬼使神差的点开微信。

  最近联系人里有两条未读消息,发来消息的是他的妈妈,钱小娴好奇的打开聊天窗口,她一下愣住了。

  那上面有高鉴发给他妈的照片,全是她的。从小学的到高中,到现在的。

  钱小娴懵了,她的眼睛飞快的扫了一下聊天记录,因为他加班工作不方便接电话,所以晚上加班的时候和他妈微信联系。

  高鉴在微信里和他妈妈介绍什么他和自己撞车相识……还有什么一见钟情……今晚没喝酒争取……10个月后让她抱上大胖孙子……

  她妈妈的消息都是询问钱小娴的各种情况……

  “她什么学历?什么专业?”

  “华山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

  看到这里的时候,钱小娴突然关了微信。

  她的心扑腾腾的狂跳着,这都是什么呀!怎么自己被扯到他们的话题里!

  来不及多想,她听到洗漱间的水声停了。

  她慌忙把手机充电器插上,然后,她拎起自己的东西,悄悄逃出了民宿。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