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3章 都是80万惹得祸

第33章 都是80万惹得祸

  走出民宿,钱小娴没直接回家。

  她的心太乱了,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出乎预料了。

  已经快到午夜,安静的街道上只有她一个人。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漫天的星星,遥遥的,跳跃着扑朔迷离的光点。

  钱小娴怕高鉴出来,她走到离门口稍稍远一点的路灯,眼睛却还是盯着民宿的门口。

  就这样踌躇着,在昏暗的路灯下,她站了将近半小时。

  因为高鉴说半小时后,他的助理会送鲜花和戒指,。

  终于到了他说的时间点,民宿门口并没有出现汽车。

  “滴滴滴——”

  钱小娴正准备回家的时候,手机响了,她以为是母亲电话,可是屏幕上高鉴的名字,让她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

  是不是他发现自己走了,是不是他觉察了什么?

  一定是他发现她看了他的微信!因为微信的最新消息,如果未读,消息上面有一个红色标记。

  “滴滴滴——”

  “滴滴滴——”

  钱小娴拿着手机,低头盯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不知所措。

  “怎么不接?”

  钱小娴突然抬起头,高鉴拿着手机站在面前。

  “我给你打电话上,街上响起了铃声。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

  “我开不了锁。”

  钱小娴说着假装翻找,没想到,出来的时候太着急,自己家的钥匙真的落在客厅的茶几上了。

  “怎么不回去取?”

  “太晚了……”

  “打算在路灯下站一个晚上?”

  “没有,我……我只是很久没看星星了,想看一会儿……我再翻墙进去。”

  “爬墙是你的强项吗?”高鉴说着凑近钱小娴:“长得淑女,怎么有这么野蛮的行为?”

  钱小娴突然想起那次掉下墙头的经历,她警觉的看了一眼高鉴,他的目光果真有点邪恶,是不是他又想……

  她不由自主的捂住嘴,又突然觉得这动作太突兀。

  为了掩饰少许的尴尬慌乱,她的手从嘴边飞快的移开,指着天空说:“看,一颗流星……”

  高鉴扬起头说:“好久没留意过天空了。”

  的确,这是一个匆忙的时代,就是零星的碎片时间,也被微信微博游戏和铺天盖地的小视频抢走了。

  这时候,一道亮光投影过来,一辆摩托车擦身而过,钱小娴不由得一闪身,但又发觉离高鉴更近了一点,她赶紧后退一步。

  高鉴看出了钱小娴的戒备:“怕被人看到?”

  “嗯呢,都是村里的人。”

  “那就走远点去看。”说着他伸手霸道的牵起钱小娴的手。

  “你松开,你这样我就……不去了。”

  高鉴松开了。

  钱小娴向前一步说:“走这边。”

  不能走主街道,路灯太多,夜晚也会有人的。

  钱小娴边走边给母亲发消息,说方圆找她来玩,不一定几点回去,让她先睡。

  发完消息,钱小娴满脑子罪恶感,该死的80万,又让自己说谎。

  已经走到前面高鉴突然转身,望着她:“给你妈妈发短信?”

  明知故问,钱小娴不理他,紧走几步,冲到他的前面。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直走出村子,直到火车站附近地道桥下,钱小娴才放慢速度。

  “你知道你刚才像什么?”高鉴走到钱小娴的面前说:“你这样只能说明你心虚,你逃避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呼呼——

  这时候,一辆高铁呼啸而来,高贝的声音一下打破了之前的静寂。

  起风了,高鉴的发梢在微微浮动,他正注视着远去的列车。

  钱小娴没说话,她知道自己在他面前太幼稚了,再怎么伪装也逃不掉他睿智的眼睛。

  夜色朦胧了现实的真实,钱小娴竟然幻觉一般,把自己代入到那些很煽情的剧情里,假如这就是爱情,是不是也很美好?

  这是钱小娴第一次和男人在深夜散步,对于一个从未涉过爱河的钱小娴来说,这经历是新鲜的。

  夜色朦胧,灯光朦胧,这样美的氛围,假如要是和对的人该多好啊,但是,钱小娴知道,高鉴不是那个对的人。

  他无论哪个方面,都高高在上,自己和他真的是不堪一比。

  钱小娴突然想起以前看过一篇文说,女孩子为什么一定要努力,那就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这样,以后遇见优秀的人,你才配的上他,甚至,可以打败世俗,嫁给爱情。

  想到这里,她又自嘲的笑笑,醒醒吧钱小娴!继续逃避吧。

  他和你不是爱情,你和他也不会有爱情。

  高鉴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燃了一只香烟。

  灯光昏暗,烟雾缭绕中,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他猛吸了几口香烟,却突然下意识地看了钱小娴一眼,然后快走几步,站到钱小娴几步之外。

  因为钱小娴不止一次劝他戒烟,高鉴的这个动作一下触动了钱小娴。

  她翘翘嘴角,浅浅一笑,霎那间,莫名其妙的小情愫在心里摇曳起来。

  他有些霸道,但并不是蛮不讲理,还能像现在一样照顾别人的感受,他人还不错。

  “啊泣——啊泣——”

  今夜,气温微凉,钱小娴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高嘉把香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说:“回去吧。”

  回到家里,母亲正在看电视,她说:“散伙了?”

  “嗯呢。”

  “方圆放假了?”

  “嗯呢。”

  “放假了,咋没张罗来咱家?”

  “张罗了,我没答应,我又要管民宿,又要做盒饭,哪有时间和她玩?”

  钱小娴说着向洗澡间走。边走边说:“方圆这个假期可能不会来咱家了,她暑假给两个学生补课呢。”

  “哎,都忙,尤其是你,一天天起早贪黑的,哎。”钱母叹了一口气。

  钱小娴转身刚要走,她又站住说:“胖婶没来吗?”

  “没呢,前几天给林伟提亲,把咱家炕头都快坐塌了,这次儿不知道咋的了,我下午都给她打电话说想见见刘帅,让她安排,她说打电话联系林伟,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回话。”

  “啊,那就等着吧,你可别一个劲催了,好像咱多愿意似的。”

  钱小娴这么说,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嗯,我也这么想的,干啥呀,咱岁数又不大?招哪门子急吗。”钱母对这个刘帅还真是不太随心。

  “嗯。”

  钱小娴去了洗漱间,洗漱完了,见母亲的房间黑了灯,她赶紧钻进自己的房间,一下趴在床上,这一天,快把人累死了。

  刚才和高鉴出去,她以为他会解释,可是,一直到最后,他什么都没说。

  他越是不说,她心里越慌。

  要不是看了他的微信,她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事实。

  从他和他妈妈说得那些话看来,这绝对不是玩笑啊。

  “滴滴滴——”

  高鉴的电话,钱小娴还发现,自己洗澡的时候,还有他的两个未接电话,怎么办,接还是不接啊。

  寂静的深夜,电话铃的声音实在刺耳了。她赶紧接通不等对方开口,她先说了。

  “刚才洗澡了,没看到你的电话。”

  钱小娴说完,紧接着又打了两个喷嚏。

  “头发没吹干吧?”

  “嗯嗯。”

  “那你先去吹头发。”

  挂了电话,钱小娴捂着扑腾腾的胸口,稳定了一会儿。

  他要说什么吗?反正自己必须假装不知道。

  她想,微信里那些话没准就是高鉴敷衍他妈妈呢,自己说了,好像小题大做。

  钱小娴胡思乱想了一阵儿,她把手机调到震动,因为高鉴刚才的口气,似乎是等她吹完头发,再给她打电话。

  她忐忑不安的等了一会儿,终究是太累了,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后来,恍惚高鉴真的来过电话,她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挂了,因为,早上,她发现手机没电了。

  早上,手机闹铃也没响,后来,母亲敲门说:“今天客人不吃早饭吗?”

  钱小娴才妈呀一声,也顾不得洗脸,她披头散发的跑到民宿。

  高鉴已经洗漱完毕,他正在客厅里打电话。

  “对不起啊,手机没电了,所以睡过了。”

  “我知道。”高鉴挂了电话说:“只是,没办法看日出了。”

  “啊?我说过看日出吗?”

  “说了,你说和我看了星星,还想一起看日出。”

  “我去,你……你可真能编……”

  钱小娴差点被他气乐了,说:“你做梦了吧。”

  “证据。”高鉴打开手机放到钱小娴的面前,说:“你看看你睡着的样子。”

  照片上,钱小娴的长发散乱的披在枕头后,雪白的脸被橘色的灯光映衬的像镀上了一层迷人的光晕,长长的眼睫毛静谧的扑散着,精致小巧的鼻子下,微微张开的嘴巴……

  “快删了!”

  钱小娴说:“哎呀,你偷拍我干嘛!”

  “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诱惑我?”

  “你要是不删,以后我就不接视频了。”

  “你敢!”高鉴霸气地说:“你要乖乖的,我可是电脑高手。”

  “电脑高手能怎样?”

  “PS啊。”

  高鉴找出一张自己的照片说:“我能把这两张放在一起,让他们穿越到明年后年……”

  “天哪,什么话。”

  “钱小娴今晚继续。”

  “继续什么?”

  高鉴说话总是很简洁,有时候也突然,钱小娴又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求婚。”高鉴不等钱小娴接茬,接着说:“我已经最大限度的迁就你,你要是再逃避,那就别怪我霸道。”

  钱小娴不知所语,高鉴又转移到这个话题。

  钱小娴心乱如麻,其实,她和高鉴的相遇并不美丽,相处的也不算和谐,这样完全不可能的人,却非要牵扯到这样的事情上来,真的是无语。

  而且,高鉴忽冷忽热,威逼加诱惑,到底是玩笑还是真话,自己完全看不懂了。

  想逃避,可是偏偏有那该死的80万追债,真的感觉自己无路可走了。

  “我还有事,挂了。”

  高鉴见钱小娴一直不说话,他说完挂了电话。

  他的语气很冷,这冷,让钱小娴又失眠了。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