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4章 因为善良

第34章 因为善良

  第二天早上,钱小娴热的牛奶,烤的面包,她没像往常一样去卧室门口喊他,而是发了一条消息:“吃饭。”

  因为昨晚的事情,她不得不躲着他。

  她刚想走,高鉴拿着手机从卧室走了出来。

  “滴——”

  钱小娴的手机提示有微信消息。

  两个人拿着手机对视了一眼,钱小娴慌忙低头看消息。

  高鉴的消息:“今天能出去吗?”

  钱小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赶紧回复:“没时间。”

  高鉴直接进了客厅,然后钱小娴的手机又收到一条消息:“我不吃面包,吃饺子。”

  “上班还来得及吗?”

  “今天不上班。”

  “一天都不上班吗?”

  钱小娴在心里连连叫苦,我还要回家做盒饭呢。

  “一天。”

  钱小娴没回复,也不看他,直接去厨房拿出肉馅解冻,她拿了盆准备和面,手机又响了一下。

  “把你手机借我,我的没电了。”

  高鉴坐在餐厅喝牛奶,钱小娴把手机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顺手想拿他的手机去充电,可是,高鉴抢先一步把拿过他的手机塞进衣袋里。

  钱小娴这才明白了,什么手机没电,假的。他是逼着自己和他说话。

  钱小娴看了他一眼,高鉴挑衅一样和她对视。

  钱小娴没上当,她无所谓的移开目光,转身,脚步还是有点慌张。

  刚把面和好,高鉴举着手机来到厨房,手机正在免提状态,是胖婶的声音:“小娴,小娴?咋不说话呀。”

  钱小娴的手粘了面,但她还是伸手去接,高鉴却直接把手机放到她嘴边。

  她只好对着手机说:“六婶有事啊?”

  “你杨红姐拿的五香花生,吃不了。你过来拿点。”

  钱小娴奇怪,以前她早端着盆子来送了。

  “留着给六叔喝酒吧。”

  “他不爱吃花生,对了,你那不是有客人吗?你让他尝尝鲜儿。”

  钱小娴看了一眼高鉴,刚想拒绝,可是,没等她开口,高鉴小声说:“我想吃”。

  “好,我这就去取啊。”

  “小娴啊,还有一件事情,我还是在电话里和你说吧。”

  “啥事?”

  “这事愁死我了。那个刘帅他妈昨天来村里打听你,一听说你妈的情况,回去立刻给林伟说,你和刘帅不合适。偏偏你妈打电话来说你也同意见见,我怕你妈伤心不敢和她说这事,这事闹的,怕啥来啥,又出差头了,小娴,你听六婶的,你就和你妈说你不愿意得了,反正那小子长的也不咋地,以后六婶给你找更好的。”

  “六婶,我过去再说。”

  钱小娴蹙着眉头,胖婶啊,你这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都让高鉴听到了。

  为了掩饰尴尬,她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回来之后,她看高鉴又坐到厨房的椅子上,她只好把一袋子还冒着热气的五香花生推到他面前。

  “你给包,我手不干净。”高鉴挑衅一样盯着钱小娴。

  他并没有追究相亲的事情,但是,他故意难为自己,估计准备往那事上引呢。

  钱小娴还是不说话,她把包好的花生放到盘子里,高鉴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转过脸来说:“放这儿。”

  钱小娴敢怒不敢言,她拿出一个汤勺舀了一颗塞给他。

  高鉴说:“别有情绪,我就想让你看看什么叫饭来张口,就算你结婚急到不择目的,总该找个能让你感觉幸福的。”

  看看,果然他在这等着呢。

  滴滴滴——

  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胖婶不是说好了,咋又来电话?

  不能再让高鉴听到了。

  她刚想去抢手机,高鉴已经接通电话,还是免提状态。

  他握紧手机放到钱小娴面前,他抿着嘴唇,分明在坏的笑笑。

  这人,听别人的电话上瘾了。

  “小娴。”

  钱小娴一听是表姐的声音,她放心了,她也挑衅一样和高鉴对了一个眼神,笑着问:“表姐有事啊?”

  高鉴好像真的是听上瘾了,他把手机移动到两个人中间。

  “今天上午我就从北京回来了,下午我想让晨晨和阳阳去你家,晚饭就从你家吃吧,晚上8点我让你表哥去接,期间你千万别让他俩回来啊。”

  “你干什么去,还怕他俩回去?”

  “这不,我出差好多天了吗,嗯,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你还要走吗?”

  “不走啊。”

  “不走?”钱小娴心想,不走,不就是天天在一起吗,那还什么二人世界,有病。

  “哎,姐得给你传授点经验,我告诉你啊,你结婚之后千万别着急要小孩,可别像我们蜜月刚过我就开始反应,还生了俩,你说累的哪有心情,都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一定先抓住男人的胃,这话有问题,最应该抓住的是……

  “表姐你有完没完……”

  钱小娴越听越不对劲,表姐这是说什么呢?

  钱小娴简直没办法形容自己有多难堪,虽然,没有恋爱经验,但现在的网络什么都有,她多少也懂得表姐在说什么。

  当然,她认为高鉴也一定听懂了。

  还好,他只是翘着嘴角,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并不说话,这多少让钱小娴还好受点,她真的怕他从嘴里冒出难为情的话。

  钱小娴见表姐还喋喋不休,她伸过手去挂断电话。

  “滴滴滴——”

  钱小娴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高鉴接通电话:“钱小娴正在做饭。”

  表姐——啊?你是?

  高鉴——高鉴。

  表姐——高先生啊,你好你好!这段时间忙,我也没时间给你打电话,这不,就等着回来,打算和刘浩一起去拜谢你呢。

  高鉴——不客气。

  表姐——真没想到救了我家晨晨的居然是高先生,真的是缘分啊,小娴说你长得不是一般的帅,像那个李易峰?哈哈,我这妹子很少夸人啊,明天我就去民宿拜访,看看我家的大恩人到底有多帅!

  “哈哈,她真这么说的?”

  “喂,表姐,别乱说……”

  钱小娴不顾手上的面了,伸手躲过手机对着话筒喊:“表姐,你别乱说,有些话不能乱说的……”

  “我没乱说,你就是这么说的,怕什么?他听了开心就好呗,他可是我家的大恩人,我说句实话,让他开开心,能咋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再说了,好容易捞到一个还有钱还善良的客户……”

  “挂了。”

  钱小娴看高鉴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气呼呼的挂断电话,嘴里嘀咕着:“财迷,为了你发财,不管我的自尊,这不是把你妹子我往火坑里推吗?我没说过的话非说我说的,安得什么心吗。”

  “哈哈,电话都挂了就别解释了,越描越黑,我又不是没证据。”

  “高先生,未经我允许,你为什么接我表姐电话!”

  “媳妇正在做饭,我接你姐的电话理所应当吧。”

  钱小娴看高鉴又开始不正常了,她怕他再提起求婚的事情,她最担心的还是,如果自己不答应高鉴的求婚,他会不会立刻翻脸,索要80万债款。

  这时候,高鉴又把手机从她手里抽出去说:“你看什么,赶紧做饭。”

  钱小娴这才想起高鉴和表姐的对话,她问:“是你救了晨晨?”

  “我们第一天遇见的时候,你没见我浑身是湿的吗?”

  原来,前两天高鉴开车路过广场的篮球场,跑过来捡球的晨晨突然认出他,得知他就是的民宿客人,晨晨和秦燕妮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但是秦燕妮忙的,还没来得及和钱小娴说,所以,钱小娴一直蒙在鼓里。

  钱小娴听高鉴说第一天遇见,不禁又担心他提起撞车的事情,她便不再说话。

  可是,她的脑海却是过电影一样,把相遇的经过又过了一遍。

  在她从墙上摔下来的时候,如果不是高鉴,那把镰刀真的就扎在她身上了,可是,自己没说感谢却是质问他,当时,她还不能理解他说的那句——那是人的本能。

  现在她突然明白了,其实,更确切的说,那是善良人的本能,面对别人的灾难,奋不顾身的去救人,这应该是善良的最高境界了。

  此时此刻,因为他的善良,因为懂了他的善良,突然觉得他很美好。

  就连他的坏脾气坏毛病坏笑坏话,都突然被这份好感掩盖了,能让人迅速产生好感的,应该就是善良吧。

  高鉴看钱小娴拌好了饺子馅,他伸手拿过面团放到面板上搓着:“我擀皮。”

  “你会?”钱小娴看他转移了话题,也赶紧接上他的话。

  “会。”

  果然,高健很熟练。

  擀的皮也不薄不厚,他看钱小娴吃惊的神情,笑了笑说:“没想到吧。”

  “嗯。”因为对他重新有了认识,钱小娴反而拘束起来。

  “怎么又开始相对象了?”

  “啊……”

  他又转移到这个话题了,而且,还明知故问。

  “特想结婚?”

  钱小娴没法回答,她狠狠捏上饺子皮,心想,不都是因为80万吗?

  “好像不顺利哈?”

  “嗯呢。”

  又让他见笑了,第一次被林伟放鸽子,第二次被刘帅拒绝相亲!

  钱小娴心想,自己长得也不赖,相亲之路为什么如此坎坷?

  “你看哈,你着急结婚,我也是,我爸有病,我不想让他带着遗憾走,他想看我结婚生子,不如,咱俩结婚算了,像你这样找来找去的,不烦吗!”

  果然,他又转到这个话题来了,还直奔主题,这就是他昨晚说的求婚吗?

  这叫什么求婚?一点都不美。

  钱小娴更讨厌他冠冕堂皇的结婚理由,他拿自己当什么,生孩子的机器吗?

  想到这儿,之前的好感又被对他的成见打败。

  好感不等于感情,总不能因为他善良就答应他不真诚的求婚。

  而且,她一直耿耿于怀,初相识,高鉴就对自己不尊重的行为……

  “说话。”

  高鉴看钱小娴一直不吭声,他又急眼了。

  这些年,他一直被别人追求,没想到,钱小娴狠狠的打击了他,他第一次尝到被冷淡被拒绝的滋味!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