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5章 野蛮的拒绝

第35章 野蛮的拒绝

  “说话!”

  高鉴板过钱小娴的肩头,瞪着她。

  带着力量的温度有点灼热,钱小娴并没有躲闪,她的目光匆匆略过他的手,和他目光相遇的时候,又羞涩的垂下来。

  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自己的一句话,能招来他八句的反击。

  钱小娴的生存之道就是,遇到强大的敌人,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看似临危不惧,其实,钱小娴的大脑正在疯狂的扫描,不伤害他还能拒绝他,这样两全其美的办法在哪里呢?

  他是自己外甥的救命恩人啊。

  钱小娴把包好的饺子一列列排好,对齐,然后,歪着头查看队列的间距。

  她的动作调皮,她的声音很轻,像在喃喃自语:“我才不想生小孩呢,我还是小孩,我还没玩够呢。”

  “钱小娴,我受够你了!”

  高鉴的手把钱小娴扳到近前说:“其实,不管是看中我金钱地位,还是看中我个人魅力的,主动扑过来的女孩多了去!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所以,我不得不用80万要挟你,我真不想强迫你,我也想两情相悦,虽然我很忙,我依然和你互动,就是想让你爱上我,想让你对我有感觉,可是,你一直逃避,难道我配不上你吗?”

  “是我……配不上你。”

  离得太近,钱小娴有点慌张,哪有这么恐怖蛮横的表白!

  “我要的是适合。”

  高鉴说着一手揽住钱小娴的脖子,俯下身去。

  “你,你……”

  钱小娴这次有防备,她立刻捂住嘴,另一只手顺势抄起菜刀抵在两个人中间。

  “钱小娴,你厉害!”

  高健冷笑一声,他抓住她的手拿着刀对着自己的心口说:“你知道你野蛮的拒绝,多伤人吗?”

  说着,他用力拉着钱小娴的手。

  “答应不答应。”

  “我没……思想准备。”

  “你还想准备什么?”

  “你……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高鉴说着俯下身去:“现在就给你证明。”

  钱小娴后退一步靠在碗还柜上,手里举着菜刀。

  “你别过来。”

  高鉴的两只手搭在钱小娴的肩头说:“我不傻,我能感觉到,你喜欢我。”

  “你……胡说。”

  钱小娴似乎被人看出秘密一般,难为情的移开目光。

  “别伪装了,我们好不容易遇到了。”

  说着高鉴弯腰又要去抱她。

  钱小娴再也无处可躲,可她还是灵敏的从他的胳膊下钻出来,但是一下跌坐到地上,她索性把头埋在膝盖里,大哭起来。

  “高鉴,你在,你在让他干什么?”

  因为高鉴的一只手还揽在钱小娴的脖子上,他站着,她坐着,这样一上一下,这场景,让刚好进来的周晗惊讶的张大嘴巴。

  “你来干什么?”

  高鉴也觉得这姿势不太雅观,好像自己正在欺负她一样,他伸手把她拉起来。

  周晗看了看还在抽泣的钱小娴说:“高总,你欺负一个无辜的小丫头,你还算男人嘛?她不是金岚,你拿她出什么气?”

  “周晗,我正式通知你,我没欺负她,我和她是两情相悦,我要娶她。”

  “好一个两情相悦。”

  周晗拖着钱小娴的脸说:“你告诉我,他是不是想用钱收买你为他生孩子?”

  “周晗,你别胡说八道!”

  “高鉴,你怎么这样和晗晗说话?”

  这时候,卧室门口出现一个优雅的中年女人。

  “妈,你怎么来了,厨房里都是油烟,走,到我卧室去。”

  高鉴一愣,他放开钱小娴迎上去,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又扭过头来说:“钱小娴,刚才是和你闹着玩儿,你煮饺子吧,我饿死了。”

  “哦。”

  钱小娴不知所措的转身,从灶具上拿起锅,到自来水上接水。

  高鉴说完,伸出胳膊搭在母亲的肩头往外走:“妈,你吃饭了吗?”

  周晗看高鉴和高母出去了,她走到钱小娴面前说:“钱小娴,这些天你的情况一直在我的监视里,我相信你们没有关系。”

  “你监视我干什么?”

  “我知道,他也和我说了,只是和你玩玩的。”

  “哼。”钱小娴不以为然的说:“他想和谁玩儿,那是他的事情,不过,我没有时间陪他玩儿。”

  “可是,据内部消息,昨晚上他定了钻戒和鲜花,不是要和你求婚吗?”

  “我不知道啊!”

  “这个我突然相信了,因为鲜花和钻戒还在客厅里,刚才你们惊心动魄的那一幕我也看到了,看来,昨晚上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他想利用你摆脱我的计划还没有达成,哈哈,钱小姐,你还真是一个好女孩!”

  “我不想听你们的事情,我在工作,请你不要打扰我。”

  “我也不想给你解释这些事情,因为你不值得也不配。”周晗看钱小娴很强硬,她冷笑着说:“钱小姐,我警告你,最好以后离他远点。”

  “我本来就没离他很近,是他住到我的民宿的。”

  “他有钱,当然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我是提醒你,别在他寂寞的时候勾引他。”

  钱小娴把接满了水的锅放在灶台上,打着火,然后打开油烟机,她背对着周晗不再搭理她。

  “怎么不说话?我知道,面对高鉴这么优秀的男人你不动心是假的,我戳到你痛处了,是吗?你刚才匍匐在他脚下哭,就是因为你无法抗拒他对你的诱惑,但是,你又自卑自己的身世!对不对?”

  “你住嘴,你……你凭什么用你的思想来判定我?”

  “哼,丫头,女人的心是想通的,你心里的小九九,我能不知道吗?我劝你做别做白日梦,白白浪费时间了,你了解高鉴的家庭吗?他的母亲会同意他随便找个小姑娘骗她吗?你不想想,当初,她用失去婚姻失去家庭的代价培养儿子,这么优秀的儿子!她怎么会让一个服务生毁了他的前程?”

  “不是你想的那样,……服务生怎么了……”

  面对周晗伶俐的口齿,钱小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击。

  周晗的目光从钱小娴的头看到脚底,她嘴角一抹轻蔑的笑。

  “你在上市公司上过班吗?你知道那里的女孩子是怎样的气质吗?她们满衣柜的商务时装,每天穿着高跟鞋穿梭在五星级写字楼,优雅的说着职业术语,她们接触的都是业界精英,所以耳濡目染了精英的高贵亮丽。”

  周晗说着,踩着八公分的白色高跟鞋,在厨房里转了一圈,她身上的黑色高档西装裙,完美的包裹着她丰韵的身体。

  她特殊的气场,不止来自衣着,她脸上那份得天独厚的自信,那份张扬的阳光,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装出来的。

  不知道是因为没睡好,还是周晗太靓丽,她觉得有点刺眼。

  钱小娴的眼睛落荒而逃,垂下眼睑,却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白色帆布鞋,还有有些褶皱的白色棉质长裙。

  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和周晗站在一起的画面太违和了,就像丑小鸭和白天鹅。

  “怎么不说话,钱小姐。”

  周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小丫头,童话看看可以,不要对号入座啊,灰姑娘在现实生活里,就是癞蛤蟆,永远吃不到天鹅肉的。”

  “周晗,你在说什么?”

  这时候,高鉴走进来指着门口说:“谢谢你把我妈送过来,公司里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你处理,你请——”

  “高鉴,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想得到的一定要得到,即便得不到我也要毁掉,你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

  “给!”

  高鉴突然抄起案板上的菜刀说:“给,你毁掉我好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周晗迟疑了一下,随即发疯的抢过菜刀,直奔客厅。

  客厅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一句一句带着哭腔的:没良心。

  “晗晗,你这是干什么呀——”

  高鉴的母亲走了出来,她惊讶的看着发了疯的周晗说:“晗晗,你快把菜刀放下。”

  “伯母,我怎么办啊……”

  周晗扔了菜刀,突然扑倒高母的怀里大哭起来。

  高母却突然瘫坐在地上,她用手拖着额头喘息着说:“晗晗,你别这样,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就像我女儿一样,你这样我也心疼。”

  周晗哭着把高母搀扶到床上,把枕头靠在她的身后,说:“伯母,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高鉴却像仇人一样,把我当眼中钉肉中刺,他恨不得一脚把我揣到天边去,你说,他不喜欢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不让我喜欢他,就在他旁边默默爱他的权利都不给我,我都和他说了,只要他娶我,我都不会管他去外面乱搞,他还要我怎样?难道,我还不如这个认识才几天的小丫头吗?他给她买花买钻戒啊。”

  “晗晗,他不是说过,他只是和小丫头玩玩吗?他买花和钻戒不都是我们给他的压力吗?你也知道他的倔脾气,你越是呛着他,他越是逆着你,你不如让他玩够了,你也知道,他在美国和那些洋妞,那个不是一周的热度?”

  “可是,他怎么这么多年还是忘不掉金岚?”

  “金岚这个你就别在意了,你不是也查到她孩子都三岁了吗?他们不可能了,你给他时间,是你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不要强求。”

  “伯母,你说过要给我做主的。”

  “晗晗,我给你做主,但是,我也不能拿着刀逼他不是,就他的脾气,真的离家出走,我还怎么做主?你说,你傻不傻呀,你拿着菜刀的样子,你说,他怎么喜欢你吗?你得改变你的方式,你不能这样强势的要求他爱你,你得感化他,懂吗?男人嘛,有几个不喜欢温柔的撒娇的?你听伯母话,只要你让他喜欢上你,我就给你做主。”

  “滴滴滴——”

  周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