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6章 吓傻了

第36章 吓傻了

  周晗抹了一把眼泪,说:“伯母,公司王经理找我呢。”

  “嗯,那你赶紧回去,千万不要透露这里的消息,传出去对你和高鉴的未来没什么好处。”

  “伯母,这个你放心好了,如果我不是顾全大局,怎么自己开车悄悄把你带过来呢。”

  “好孩子,伯母知道你懂事,你先回去吧,这儿有我呢。”

  周晗走后,高鉴走到卧室说:“妈,求婚的事情你怎么能告诉她,她就一个神经病!”

  “你……你凭什么这样说她,她爱你才变成这样子的,我也是神经病,不都是你爸给害的吗?”

  高鉴的一句话戳痛了高母,她靠着床头开始数叨高鉴。

  “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现在不是高家大少爷了,你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啊,你不能乱说话,知道吗?啊?再说了,周晗这么多年,死心塌地的等着你,你就算拒绝,也不该这态度吧,你个没良心的。”

  “我头疼,你就别和我较劲了,行吗?”

  高鉴坐到床边,说:“这不都是你的错吗,谁让你把我生的这么帅这么拉风,害的一群女孩子疯疯癫癫的拿着菜刀追我,多亏我有抵抗力,要不,你得有多少个儿媳妇?”

  “又没正经的,我告你吧,我怎么会把你求婚的事情告诉她呢?你以为我真的认为她是合适人选吗?你看看她举着菜刀,厉害的,你听她说结婚后给你自由,我会相信吗?我能让这么危险的人放在你身边吗?可是,她妈是我的好朋友,她爸又给咱支撑着公司,我不能一下子就把她推出去,尤其感情这事情,你突然给她断了,她受得了打击吗?”

  “妈,你原来也不是真的喜欢她?”

  “我以为你找到金岚,她也就死心了,谁知道金岚孩子都三岁了,你这又没有新的目标,你说,她能不惦着你吗?再说了,你看看别人的少爷,更换女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动不动就弄出打胎流产私生子的,你要是这样坏坏的,她也就死心了,你越是把自己弄得一副专一的样子,她越是迷恋你。”

  “什么意思?你是让我像高老先生,给我弄出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吗?再说了,我高中就被诬陷干坏事,我要再弄出一堆是非,高老先生会怎么看我?他你不了解吗?他干什么都是对的,我干什么都是错的。”

  “能一样吗?你未婚,他是婚内出柜。”

  “他也是离婚之后的事情吧。”

  “对,是我们假离婚之后,要是真的婚内出轨,我能原谅他吗?我能把辛辛苦苦培养的儿子给他送回来吗?因为,在我心目中,你爸爸还是个好男人,所以啊,我理解周晗。”

  “妈,你到底要我怎样?你是真的让我变坏,让周晗死心吗?”

  “嗯,也只能这样了,能让一个痴心的人真正死心的也只有这样。”

  “可是,这些天我天天买醉,甚至,超市里一个背影,都传言说我不务正业,不是已经影响到公司的股价了吗?你是让周晗死心还是让公司股价死。”

  “儿子,那是因为抵触董事长这个职位,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正好抓住这个趁机炒作,你拿出你的真本事你的魄力,你好好在董事长的职位上干出成绩,投资者自然就会认可你,就算你有私生子,他们也一样不会怀疑你的人品。”

  “你吃药了吗?你的思维有点混乱,你的言论有点矛盾。”

  高鉴其实知道,母亲用心良苦,让他先把董事长的职位安心接下来,他迟疑了片刻说:“其实,这些日子,我把公司的管理人员和职工以及各种报表都看过了,今年公司的第一季度季报写得那么辉煌,什么20%的利润,其实都是怕股价波动,是高老先生在骗人,你知道吗,他这是违规。”

  “哎,这个,你爸早就和我说了,我们一直没告诉你。”

  高母揉着太阳穴说:“这也是我感动的地方,你爸的公司这几年因为管理层混乱,公司一直亏损,甚至,马上面临资金断链的风险,而且,今年有可能被ST,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爸依然给我们母子最好的生活,你看看你的车,还有在国外的别墅,还有给我治病,那是他把国内的几处别墅都卖了,现在只有,户主是你名字的别墅还没有卖。”

  “他为什么不和我说?他不相信我是吧,他以为如果告诉我,这是一个烂摊子,我就更不会接手,是吧。”

  “你也不能怪你爸爸,你在国外的这几年,他也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真的就以为你是小时候公子哥的样子,他不放心,所以,他一直不敢全面放权,因为,他不想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你,他知道商海太难太难了,他的时间有限,他想最快的把他这么多年搭建的人脉和创业的经验都传授给你,可是,你呢?”

  “公司董事长我可以接手,可是结婚的事情我不对付。”

  “你和这个小丫头是真的?”

  “嗯。”

  “这么多年,你心中就金岚一个人,怎么就让一个认识几天的小丫头全给抹掉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其实,我和金岚也没有多深的交往,只是她带给了我太多的刻骨铭心,其实我找她也只是想问问她,为什么不敢作敢当?为什么招惹我了,却又陷害我。”

  “听同学说,她也是觉得对不起我,不久转学到南方,并且和所有的同学断了联系,她过的并不好,所以我原谅她了,现在,我终于遇到了一个从没有人走过的空间,妈,你知道我有洁癖的,尤其是感情洁癖,我知道你在乎对方的学历,所以我才骗你她是大学生。”

  “其实,我不在乎这些,我对她是认真的。”

  高鉴突然停下来,他看到钱小娴站在门口。

  “高先生,饺子煮好了,放在餐桌上,没什么事情我回家了。”

  “等一下。”

  高母突然喊住她说:“孩子,你进来,我有话给你说。”

  “和我说?”钱小娴惊慌的看着眼前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

  合体的紫色套裙,时尚酒红色卷发,红色宝石项链,钱小娴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她的手腕上,她左手手链看上很昂贵,可是右手上却是一只古老的银手镯。

  “那个……阿姨,我和你儿子没有关系,我回家了。”

  钱小娴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转身想走。

  “等一下,我有话说。”

  “你跑什么?”高鉴手疾眼快,起身拦住钱小娴的肩头。

  “啊,高先生,……我回家,我欠你的钱,我会还你的。”

  “高鉴,你看你把孩子给吓的!快松开。”

  高母看钱小娴有些颤抖,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她温和的拉着钱小娴的手说:“孩子,你别怕。你的情况我也查过了,你是一个好女孩,至于,你没有学历,也好说,你才20岁,学历对于你来说想有就有,这不算什么,我可以送你到美国,我让你能考上高鉴的大学。”

  高母温和的语气,让钱小娴愣了一下,她的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她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

  她突然想起前两天,胖婶让她去送皮皮虾,屋子里那个女人满脸含笑的望着她说:“哎呀,多俊的孩子啊。”

  后来,她才知道那是林伟的妈妈。

  她们长得好像啊。

  只是林伟妈没有化妆,肤色比她黑一点,但是红润健康。

  高鉴的母亲虽然也花了淡妆,但是,淡妆还是掩盖不住她眼角的鱼尾纹,她的脸色惨白,而且,她的眼神有一种病态的暗淡。

  “不,阿姨,我没有……我没有这样想过,我和他刚刚认识,我只是这里的服务生……你说的,我没想过,我不愿意的。”

  “钱小娴,你敢说你不愿意……”

  高鉴的大长胳膊又伸了过来,钱小娴一副不开窍的顽固,让他真的急眼了。

  “你要知道,当初,你撞了我的车,你当时的一句敢作敢当,让我一下记住了你,你对这件事情,也要敢作敢当!”

  “我,我没做什么呀。”

  “怎么回事?高鉴,你用80万要挟她?她根本不喜欢你?如果是这样,绝对不可以的。”

  “不是,妈,这世界上还有不喜欢你儿子的女孩吗?除非那丫头是弱智。”

  “孩子,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你为什么哭?他说昨晚上要向你求婚,为什么钻戒还放在茶几上。”

  “阿姨,我昨天无意中看到他在微信里和你的聊天记录,我就吓得跑回家了,今天在厨房里,他想……”

  钱小娴下意识的捂住嘴巴。

  不,是高鉴伸手捂住她的手:“哎呀,你能不能成熟点?”

  “他想强迫你?”

  “嗯。”钱小娴的嘴巴被高鉴的大手和自己的手堵的严严的,她只好拼命的点头。

  “你没恋爱过,也没看过别人恋爱吗?这智商这情商……”

  高鉴突然放开手,说:“你说,我看你怎么说!”

  “阿姨……我刚认识他,我真的没对他有想法,我……他用80万要挟我,晚上让我陪他聊天,是他主动给我唱歌的……”

  高鉴伸手大手突然扳住钱小娴的肩头说:“你想做第二个金岚吗?你也像她一样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身上吗?小骗子。”

  高鉴转脸对高母说:“我这辈子都不想结婚了。女人真可怕!”

  他忽然站起身走到客厅的餐桌前,开始吃饭。

  钱小娴的推脱真的像一把刀扎在他的旧伤口上,死丫头,连拒绝的方式都用金岚的方式!

  “孩子,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我们高鉴吗?”高母的音调突然抬高了。

  钱小娴咬着嘴唇愣愣的看着高母,说:“……嗯……”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