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8章 霸王条例

第38章 霸王条例

  院外。脚步声。汽车开启的声音。

  然后,院子里恢复了安静,钱小娴绷紧的神经才松懈下来,她如释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两腿一软瘫坐在床上。

  她再也忍不住,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这些天,自己就像傻子一样被他呼来喝去,被他戏耍,他简直就是一个专横跋扈的恶魔!

  可是,怪谁呢?

  都是那该死的80万惹得祸,想到80万,钱小娴又触电一样坐起来,一会要去市场买食材呀。

  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振作起来,只要好好干,总有希望还上债的。钱小娴想到这里,她擦干眼泪开始打扫卫生。

  路过走廊,她捡起丢在走廊里的菜刀,突然想起什么,她跑到客厅。

  她一下愣住了。

  客厅的茶几上,沙发上,地上,甚至窗台上,整个屋子被灼灼如火的的玫瑰花拥挤的没有缝隙。

  门口的花束被周晗砍乱了,钱小娴找了一个大的垃圾袋子,把这些凌乱和折断的塞了进去,

  望着满屋子的玫瑰花,钱小娴眼眶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

  原来这个他都记得,就是那天他给她唱歌的晚上,忘记是唱到哪首歌的时候,高鉴问:“你梦想中婚礼是什么样的?”

  “没想过。”

  “现在就想。”

  钱小娴很随意的说:“我真的没想过,不过我喜欢玫瑰花,婚礼那天我要在房间里摆上201314朵红玫瑰。”

  “201314是什么意思?”

  “爱你一生一世。”

  “我也喜欢玫瑰花的婚礼。”

  “那是当然,玫瑰花代表爱情,每个人都喜欢啊。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看过的人都知道,那朵花就是——玫瑰。

  高鉴笑着说我还记得有这样一句话——

  如果问一百个人,什么花最能代表爱情,那定会有一百零一个人回答说:玫瑰。

  那个晚上,是他们聊得最融洽的一个晚上,那份美丽,却昙花一现的淹没在之后的不和谐里。

  想起这些,钱小娴的心竟然被扎一样,疼了一下。

  原来,他竟然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她又想起好几次他因为自己讨厌烟味而掐灭香烟,想起在超市,他为她抵挡甩过来手掌,在后院,让她躲过的镰刀,还有,下水救了晨晨……

  钱小娴一下子想起他的好,可是,自己刚才当着他母亲的面,却残忍的拒绝了他。

  想到拒绝,她又开始捋一系列突然事件,想着高鉴刚才对他妈妈说的那番话,难道,真的是自己误解他了吗?

  他对自己真的不是一时兴趣?他是认真的?

  可是,他的方式太爆烈吧,他软硬兼施,霸道的狠追猛打,一副直奔结果的架势,真的让钱小娴无法接受,不要过程,只要结果,这应该叫婚姻!

  心乱如麻,钱小娴还是想不通,他和高鉴算什么。

  算什么?他和高鉴?

  忽然,周晗的那些话又回荡在耳畔,不好听,但真的很现实,想到自己和高鉴不可逾越的鸿沟,钱小娴的心迅速降到冰点。

  是的,周晗说的没错,自己不配!

  可是,我招谁惹谁了?

  我做我快乐的灰姑娘,我没求着你们来做白马王子拯救我,可是,他凭什么骚扰我利用我?

  对,他们就是想利用自己,他妈的目的是让儿子安心工作,让她给他生儿子。

  他们太不尊重别人了,他们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自己幸亏果断拒绝了他,保住了自尊。

  想到这里,钱小娴把玫瑰花扔到后院的角落,。

  已经是中午了,阳光从窗棂照进来,投影在光秃秃的地面上。

  钱小娴颓然的坐在沙发上,那些花真的好美,真的舍不得,可是,不是自己的,不属于自己的,留恋又有什么用呢?

  钱小娴的目光突然焦距在茶几上。

  那是一个粉红色的心形的盒子,扎着漂亮的蝴蝶结。

  钱小娴端详了一会儿,终于没忍住诱惑,她一点点打开,盒子里是一枚钻戒,熠熠闪光,精致,华贵,高端……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形容,她也无法描述,因为,她从没关注过这些,这些奢侈品离自己生活太遥远,她很少关心。

  钱小娴慢慢拿出戒指,心想,就算这辈子不能拥有,戴戴总可以吧。

  这可是99万的钻戒啊,好看是挺好看的,可是,怎么也不值那么多钱吧?

  有钱人真的是钱多到花不完吗?99万买了钻戒戴在手上,哎,这要是买套房子该多好?

  钱小娴伸着手指欣赏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把戒指摘下来,她的手指有点细,戒指有点大。

  她重新把戒指放进盒子,然后又按照原来的样子系好,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民宿,丢了自己可付不起责任。

  给他打个电话?高鉴走了,也没说还回不回来。

  迟疑了一会儿,钱小娴还是把手机放到茶几上,算了吧,他正生气呢,自己这时候去招惹他,没好果子吃吧!

  “滴滴滴——”

  钱小娴看到手机屏幕上,那显赫的两个字,心不由又收紧了,自己以为他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

  “滴滴滴——”

  一直都是这个电话铃声,可是,这次的铃声就像高鉴的声音一样,钱小娴隔着屏幕都能感受他焦躁的等着她接听,甚至,都能想象他在心里怒喊:钱小娴,接电话。

  钱小娴慌乱拿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一划,天啊,偏偏不小心按了拒接。

  雪上加霜,电话那端的高鉴一定气疯了。

  “滴滴——”

  微信消息的声音,他从微信又杀过来了。

  钱小娴迅速点开——

  还债条例。

  第一条,没还清债务之前,不许恋爱结婚生孩子。

  第二条,没还清债务之前,必须答应正常的视频要求,以便债主查看本人是不是还存在。

  第三条,没还清债务之前,必须像债主汇报收入工作情况,以便债主酌情调整收取欠债额度。

  第四条,没还清债务之前,必须服从债主对欠债人的人生规划,以便债主最大限度的及早收足债务。

  第五条,没还清债务之前,如果债主不开心,欠债人有权利为其排解郁闷,债主有权利支付薪水,抵扣债务。

  第六条,没还清债务之前,如果债主及其家人生病,欠债人有义务履行照顾的权利,债主有权支付薪水,抵扣债务。

  第七条,没还清债务之前,不许对债主有怨恨等等不满意的情绪,以免给债主带来负面传染。

  第八条,欠债人每月还款一次,数额不限,必须当面送还,一切转账红包均无效。

  足足用了5分钟,钱小娴才整明白这条例,就是一张可恶的卖身契。看着这密密麻麻的条例,她直接崩溃了。

  这千载难逢的倒霉都让自己摊上了,都说,上辈子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她恨恨的想,她和高鉴的回眸的时候,一定是凶神恶煞的,所以,才变成了这么烂的相遇。

  “说话。”高鉴又发过一条消息。

  钱小娴想了发过去两个字——收到。

  高嘉立刻发过来一个愤怒的表情。

  “不表表决心吗?”

  钱小娴想了想发过去四个个字——全力以赴

  “有情绪?”

  钱小娴再也忍不住了——高先生,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你很闲吗?

  高鉴的消息——“有意义!这叫投资,投资未来最有价值。”

  高鉴的消息——如果两个人不经常见面不经常联系,真的就会陌生起来,本来,我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所以,最起码的联系是必须的,彼此报备行踪是必须的。

  高鉴的消息——条例从现在开始生效,如有违反条例的行为,每次欠款将上浮20%,不过,在条例最初的一周,是适应时期,可以给三次纠错机会。

  钱小娴无语。

  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再挣扎也没用,他在自己之上,不是一个两个段位。

  “高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请你把你的戒指和项链尽快拿走。”

  钱小娴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民宿有规定的,贵重物品需要寄存,否则,后果自负。”

  “那就给我办理寄存,需要收费吗?”

  “不收费,一般的贵重物品我们免费保存,可是像你这种昂贵的,你还是存到银行的保险柜里。”

  “你的民宿收费这么高,难道没有保险柜吗?你把你老板的电话告诉我,我要投诉他。”

  “好了好了,我给你保存就是了。”

  钱小娴快要疯掉了,她赶紧妥协,但是,还是小心的发了一句:“高先生,你最好还是尽快取走,时间长了,我真的付不起责任啊。”

  “没事,债多了不愁,大不了80万再加上99万。”

  钱小娴狠狠的发过去几个字——知道了。

  万,就像说8元加9元那么轻松!

  “滴滴滴——”

  电话又响了起来,钱小娴看都没看点开接受,她对着话筒大喊道:“高先生,有完没完,我都答应了,你还要怎么样?你的条例有问题,我正式向你提出抗议,我要修改!”

  “死丫头,嗷嗷啥呢?”

  “啊,妈呀,你……”

  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这一着急又出错了,看来,冲动是魔鬼。

  钱小娴赶紧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感觉没有什么破绽之后,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哎呀,我还以为是那个刁酸客人呢,妈,你知道,他又给我订了好几条霸王条例啊,什么……杯子要一天一消毒,床单被罩两天一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