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9章 表哥不是完美的

第39章 表哥不是完美的

  钱小娴说这些的时候,不敢看母亲,她心里翻腾着罪恶感,眼睛里都是愧疚和慌乱。

  自从遇到高鉴,自己动不动和母亲说谎,她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可是,母亲似乎并没在意这些,她竟然打断钱小娴,说:“好了,中午那客人从民宿吃饭吗?要是他从民宿吃,你也不要准备我的饭了。

  “不准备饭你吃什么呀!哎呀。”

  钱小娴突然惊叫一声,说:“妈,你早上吃的啥呀,我……我给忘了,他早上非要吃饺子……我给忙忘了。”

  “我吃了,吃了。”

  “你又自己做的?”

  “啊……不是,买的,油条豆腐脑。”

  “胖婶给带的?”

  “不是……啊……是……”

  母亲支支吾吾的,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钱小娴这才觉得自己也饿得不行了,她也没再追问:“下午晨晨和阳阳要过来。”

  “今天,你表姐不是回来了吗,他们还来干啥?”

  钱小娴突然想起上午和高鉴一起听电话的尴尬,她也不知道怎么和母亲解释,她不耐烦地说:“俩孩子想你了,行了吧,你以前不总是盼着他俩来吗,你说,你没意思,看到他俩啥烦恼都没了。”

  “我就问问,看你说了多少?这是咋滴了?”

  钱母听出钱小娴的不耐烦,她似乎也挺烦的。

  “哎呀,妈,我还没吃早饭呢。”

  母亲只是匆匆说了一句吃吧,就挂了电话,钱小娴这才走到餐厅,她做了三盘饺子,高鉴只吃了一盘。

  钱小娴坐到餐桌前,风卷残云一般干掉一盘,她放下筷子,却又突然想起两人一起包饺子的场景。

  哎,她叹了一口气。

  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她拿着戒指盒又发了几分钟的呆,然后,把盒子塞进背包最隐秘的口袋里。

  中午,钱小娴给母亲吃的剩饺子,刚吃完饭,表哥刘浩开车把晨晨和阳阳送了过来。

  刘浩,厘米,体重160斤,体态魁梧匀称,他浓眉大眼,五官标致,而且,自带一种成功人士的洒脱。

  钱小娴给表哥的评价是,看到表哥,就觉得天地下没有难办的事情。表哥给她的那种安全感,一直都像她的阳光。

  表哥停好了车,随后从后座上拿过一袋子食品递给钱小娴说:“给你三个买的,下午你没事看着他俩学习,别让他们玩手机。”

  “嗯。”

  钱小娴没有像以往和表哥有说有笑,而是机械的接过袋子。

  “爸,晚上几点来接我们?”晨晨拉着阳阳走到门口了,突然回头问了一句。

  “你妈说8点。”

  “哎呀,爸,10点不行吗?你和我妈要是隔三差五就出一次差多好?”

  “咋?”

  “你好和妈妈好久不见,过过二人世界,我俩也多点自由呗。”

  “你俩赶紧回屋去。”

  钱母拍着两个嬉笑的孩子,两个孩子对林浩做个怪脸,小鸟一样飞进屋子里。

  钱母板着脸对刘浩说:“以后,你俩在孩子面前也讲究点,别啥话都说,你看晨晨说话,哪像小孩子?小大人似的啥都懂。”

  “舅妈,现在的孩子不像我们小时候傻乎乎的,就是我们不说,现在的手机电视也都把孩子给教育早熟了,无法回避,话又说回来了,其实什么事情吧,你藏得越是严实,越神秘,不如顺其自然。”

  “谬论。”

  钱小娴撇撇嘴巴,转身跟在妈妈身后,打算回屋。

  “小娴你等会再走。”

  刘浩突然打开后车门,把钱小娴拽过来塞进里面的座位,然后他也坐到旁边的位置。

  他瞪着大眼睛在钱小娴的脸上转了一圈说:“脸色不对啊?咋的了?”

  “没怎么啊,挺好的。”

  “是不是前几天找对象的事情受打击了?”

  “看你说的,我会在意这事吗?”

  “你还小呢,不着急,两年之内,哥一定给你找个好的。”

  “滴滴滴——”

  刘浩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对着电话说:“哎呀,着什么急啊。”

  刘浩挂了电话,对钱小娴笑着说:“你姐想我啦。”

  “我去,你俩真有病,赶紧回去。”钱小娴从另一面打开车门,想下车。

  “等下,我还有话和你说呢。”刘浩拽住钱小娴的胳膊说:“小娴,哥平时对你咋样?”

  “神经,你说这个干嘛?”

  “你傻不傻呀,你前几天和你姐说什么来着?”

  “说什么?”钱小娴一愣:“这阵儿,表姐总是出差,没功搭理我呀。”

  “超市门口,说谁像我来着。”

  “哦,呵呵……哥……当时,我就是头脑一热看花眼了……”

  “你头脑一热不要紧,你姐疯子似的,审了我一晚上,最近,她财政大权更是滴水不漏,你知道吧,你的一句话让哥置身水深火热中,你说,你和你姐是姐妹,咱俩还是兄妹呢,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亲哥哥。”

  “哥,那人真的像你啊,还有车就是你的,车牌号我都记下来了。”

  “切,你个傻丫头,你还乱说,你唯恐天下不乱咋的,你不知道你姐本来就神经过敏,连你的醋她都吃,你还给她弄那么刺激的新闻?”

  “啥刺激的新闻啊?”

  钱小娴努力回想,自己当时就说有个人像表哥。

  “你姐说,你看到我和一个女人在车……”

  “啊?没,没有的事,我发誓,我怎么能这么说吗,当时,我在客人车上,我能说这些话吗?呀,都什么呀。”

  钱小娴急眼了,她着急的解释着说:“哎呀,我姐可真能来邪的,她可真有想象力,哥,你,你没被她炸出来吧。”

  “炸什么炸,没有的事!我宁死不屈呗。”刘浩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说:“最近,晨晨和阳阳经常来家里吃饭,你给他们做点好吃的。”

  “啊,我说过我不要的,你还给。”

  林浩说:“这是三千,主要是给你过生日的。”

  “哥,我不要,你给我开的工资不少了。以后,你别再这样了,你姐看到又犯疑心病了。”

  “说实话,我这民宿要不是你,我至少得请两个人,你给我省了多少钱啊,你姐又抠,不舍得给你涨工资,可是哥心里有数,拿着,别让你姐知道啊,还有就是,以后,别给她打小报告,傻丫头,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懂吗?”

  “滴滴滴——”

  刘浩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啊,我给你买个西瓜,马上就回去了。”刘浩打开车门笑着对钱小娴说:“民宿没啥事吧,有事给哥打电话。”

  “嗯。”钱小娴对他撇撇嘴,他这说的都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等一下,明天下午我带他们去西海滩游泳,你去吗。”

  “天热不想去。”

  “你天天圈在家里,一点娱乐都没有,去吧,你还不会游泳吧,你看看你姐,游出去100米都不喘一口气儿的,正好,让她教教你。”

  下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进车里,钱小娴把红包又塞进刘浩的手里,跳下车说:“好吧,我要是有时间就去。”

  “就算你防备天下所有的人,也不能防备你哥我吧。”刘浩把红包塞进口袋,无奈地说:““明天下午等我电话啊,我来接你。”

  回到屋子,晨晨和阳阳正在大炕上玩闹,见钱小娴走进来,晨晨凑过来说:“小姨,你会玩王者不?”

  “不会。”

  “哎呀小姨,你太HOT了,连王者都会不会打,你还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混啊,那个吃鸡呢?”

  “不会。”

  “哎呀,你都快成老古董了,看来,我得拿出宝贵的时间,拯救一下你的人生。谁让你是我的亲小姨呢。”

  “刘晨,你少给我废话,赶紧写作业去!”

  钱小娴把食品袋扔到炕上说:“上次,你把手机藏在书里的事情,今天不许再发生。”

  “我爸和我妈玩去了,我俩苦逼一样学习,哪儿讲理去。”

  晨晨躲到窗台上,拿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动着。

  “把手机给我。”钱小娴抬腿上炕,直奔晨晨。

  “哎,小姨,你管的太宽了吧,你又不是我妈,你要是羡慕我妈想当太后,你赶紧生个小弟和小妹,你可劲教训他们,我绝对不吭一声。”

  “给我……”钱小娴一把躲过手机。

  “女侠开恩,放小弟一马,今后,小弟一定为您老人家下火山,进油锅……”

  “少来这套。”

  钱小娴把阳阳和晨晨的手机塞进口袋,拍拍手说:“你俩安心给我学习,如果表现好,我可以让你爸明天带你们去游泳。”

  “真的?”

  “真的。”

  “啊,太好啦,今年我们一次都没去海边。”

  阳阳手舞足蹈。

  “这条件还行,哎,住在海边,一年也看不到大海,我都不好意思和别人说是海滨人。”

  钱小娴可没工夫看着他们,她从冰箱里拿了肉,到后边厨房准备盒饭。

  晚上八点,表哥准时开车来接他们,表哥把一个装着西瓜的袋子递给钱小娴说:“明天下午民宿没啥事情吧。”

  “嗯。”

  晚上来取盒饭的老王说,明天他们工地上有个工人结婚,午饭晚饭他们去饭店吃,就不要钱小娴准备盒饭了。

  钱小娴明晚上只有13个盒饭,她今晚上多做出了一锅红烧肉,明天再弄个凉拌菜,估计下午她能出去。

  这段时间憋在民宿,她也突然想去海边放放风。

  “那你等我电话,还有,游泳圈我都买好啦,你的游泳衣到海边再买吧,我不知道你穿多大码的。”

  “老爸,真去游泳?”

  “啊,你小姨和你们说啦?”

  “老爸,小姨说话还真算数啊!哈哈,小姨,挺本事的呀,我和阳阳磨了多少天了,他都不带我们去,小姨一句话就解决了?佩服佩服。”

  钱小娴笑着说:“你不服就是不行,以后,好好听小姨的话,福利多多的。”

  “跪拜小姨。哈哈。明天去游泳啦。”晨晨拎着书包钻进车里。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