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0章 不认命就拼命

第40章 不认命就拼命

  看着表哥的车消失在路的拐角,钱小娴推起母亲的轮椅:“妈,我推你到广场上转转?”

  “不想去。”

  每天晚上八点到十点,村里广场上是一天最热闹的时候,大人孩子聚在那里,有跳广场舞的,有在健身器材上锻炼的,也有打篮球打羽毛球的。

  广场的各个角落,都是人头攒动。

  舞曲的伴奏,孩子们笑声,回荡在夜色中,钱母却不喜欢这样的氛围,自从瘫痪在轮椅上,她很少去热闹的地方。

  “那我推你到别的地方走走。”

  钱小娴抬头望望星空,她突然想起昨夜,她和高鉴在夜色中类似散步的散步。

  昨晚上,两个人几乎没说几句话。

  有几次,钱小娴发觉高鉴要说些什么,都被她加快步伐给打住,昨晚上,他的确心事重重的。

  “今晚上客人不回来吗?”

  钱母发现钱小娴神不守舍的,也不像以前风风火火的干着各种计划中的事情,今晚上,她像有什么心事。

  “咳咳——”

  胖婶院子传出两声干咳的声音。

  钱小娴如临大敌一般,推起母亲的轮椅走进院子,然后插好大门。

  “嘘——六婶在院子里呢。”

  “在就在吧,你跑啥。”

  钱小娴以为,母亲并不知道刘帅的事情已经黄了。

  “她聊起来没完没了的,我都累了,睡觉去。”

  “那个……”

  钱母欲言又止,钱小娴这才发现,母亲今天也不正常,下午她帮着自己摘菜,也是心不在焉的,也不怎么说话,而且,不时地向门口张望

  还不时地拿出手机翻看微信,似乎在瞪着谁的消息。

  “啥事啊?说吧。”

  “就是……你胖婶说……那个……”

  “啊,你是说刘帅的事吧,胖婶和我说了。”

  钱小娴不想再瞒着了,其实,胖婶多余,有啥大不了的,对方不愿意就不愿意呗,这有什么呀?谁还没个选择的权利?

  “妈,以后胖婶再说这事,你干脆直接拒绝吧。”

  “为啥呀?”

  “我不找对象。”

  钱小娴撅着嘴说:“一会儿,我就把以前的高中课本找出来,从今天开始,我每天晚上复习,等你病好了,我就去考大学。”

  “啊,你都多大了?又抽啥风了?”

  “我从网上看到,好多几十岁的人还考大学呢。”

  “你得上班,还得做盒饭,还得码字,你还要复习?”

  钱母摇摇头说:“哎,这么拼命干啥呀,还是认命吧。”

  “不,我不认命,我要拼命。”

  “哎……”钱母又叹了一口气说:“我和你说个事。就是咱家偏房出租的事情。”

  钱小娴家的院子,正中是三间正房。

  前院的东面是30平米偏房,房子虽然不大,但是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虽然没有客厅,但是卧室较大。

  前几天,胖婶在门口待着,一个自称老王的男人,问她家有没有可以出租的房子。

  胖婶就给推荐了钱小娴家的房子,村里楼房的租金是八千元,胖婶和对方要了一万,没想到对方爽快的答应了。

  原来,这个老王以前一直在村里租着一套楼房,夏天的时候,他和女儿一家就会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因为住习惯了,老王干脆冬天也想住在这里。

  因为今年夏天,女婿的父母也来避暑,在一个八十多平米的楼上,实在不方便,老王就琢磨着租个有院子的平房。

  他没想到,在这里平房比楼房还稀缺,看了钱小娴家的小偏房,他没有讨价还价,一口就答应了。

  因为这几天女婿带着父母去上海了,老王就没有着急搬过来,不过,每天他都会过来收拾一下,只是钱小娴从没遇到。

  其实,钱小娴也不反对房子出租,因为,自己家的那偏房能租到一万元,还真不少。

  之后,母亲后面支支吾吾说出的原委,让她也不淡定了。

  “啊?你要和他结婚?”

  这事,又是胖婶给张罗的,她是这样对钱母说的:“闺女眼瞅着这么大了,你不能耽误她的前程啊,你说,现在是这个世道,有的男方也开始在意女方的家庭条件了,你说,要是因为你,耽误了孩子的一生,你说,你心里舒坦吗?谁活着不是为了孩子?”

  “有个人照顾你,小娴也可以去外面闯闯,长点见识,一天天的守着你,现在的女人啊,要想在婆家有地位,那么娘家有钱有地位,要不就是自己有本事,前两者咱家小娴儿没有,但是,本事都是练出来的。”

  “再说了,现在的人都不喜欢单亲家庭,杨红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容易出问题,虽然,咱家小娴性格倒是很好,可是,不了解的以为就是单亲家庭,没爸爸的孩子,你找个后老头,好歹有个正常的家了,小娴也解放了,为了孩子,你考虑考虑吧。”

  钱母真的就答应看看。胖婶说,老王早就关注钱母了,所以,两个人很顺利。

  老王去年退休了,城里的人保养得好,看上去也就50岁,不过长不过长的真不咋地,胖婶说:“都这岁数,你就别挑长相了,对你好,对你孩子好就行。”

  老王很早就没了老伴,唯一的女儿在外地工作,只有暑假的时候才能过来看看老王。

  老王之所以没有嫌弃钱母瘫痪,实在是钱母才45岁,对于他来说,那可是年轻貌美,坐轮椅怎么了,反正自己会做饭,再就是老王也喜欢钱小娴家清净的环境。

  钱母常年不出屋子,皮肤也白了,白头发染成栗红色的,因为底子好,那也是风韵犹存。

  两个人悄悄处了几天,钱母觉得,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一起,怕被村里人笑话,她才主动要和老王登记扯证。

  对方的女儿似乎并不赞成,几次交涉,昨天,老王终于决定和钱母登记了。

  老王上午说回家拿户口本,可是一直没回来。

  钱母征求钱小娴的意见。

  钱小娴心里不愿意,但是没说,自己和母亲两个人挺好的,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太忙,没有更多的时间好好照顾母亲。

  她觉得自己给不了母亲幸福了,也不能给她治病了,因为,她要还80万的债,要还好多年好多年的。

  钱小娴问了一句:“他没回来,也没给你打电话吗?”

  母亲叹了一口气说:“谁知道,就中午来了一个电话,说有点事要办,到现在也没个电话。”

  “你没打电话问问?”

  “不打。能处处,不处拉倒。”

  可是,说好了今天去登记,这又被放鸽子了。

  钱小娴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是嘛,地球没了谁都一样转。

  她打开电视和母亲看了一会儿,母亲哈欠连天的,似乎没心思看电视。

  钱小娴说:“早点睡吧,万一明天王伯伯来了去登记,还得拍证件照呢。”

  “你说,我穿啥衣服呢?”

  钱小娴没想到,她随便的一句话,母亲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她也奇怪,因为父亲的原因,母亲一直敌视男人的,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连说话的口气都柔柔的。

  “我记得你本命年那件红衬衣挺好。”钱小娴想了想又说:“哎呀,那衬衣好几年了,明天我去给你买一件新的。”

  “买啥呀,还不一定的事情呢,哎,这人真是的,去还是不去,给个回话呀。”

  钱母叹了一口气,用遥控器关了电视。

  “我也睡了。”

  钱小娴帮母亲安置好,她才疲惫不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她仰卧在床上,又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给过了一遍。

  周晗的话,高母的话,高鉴的话,都像刀子一样。

  躺了一会儿,钱小娴神经一样,突然坐起来。

  她从床底下找出高中的课本,数学,语文,英语,历史,地理,又找出各种试题,那些试题有些做了几页,有的还没有动。

  钱小娴坐在书和试题全部摆放在床上,她拿出课本开始翻看,课本上的字很清晰,可是,她却感觉隔了一条银河一样遥远,她怎么也没办法走进去。

  扔了两年了,语文,地理历史之类的还行,英语和数学简直就是天书一样陌生了。

  钱小娴又仰卧在床上,有些事情,想着容易,做起来是真难啊,学习,必定不像做盒饭,只要有力气,就是熟能生巧。

  可是学习,是要靠脑袋的呀,自己已经荒废两年了,她感觉自己脑袋上锈了。

  还是做个普通人,就这样白天干点体力活,晚上刷刷手机,别人能过,为什么我就过不了?

  不想这些了,太烦。

  于是她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打开高鉴的头像。

  他的微信是一张侧脸的照片,虽然是侧脸,五官比例依然精致绝伦。

  她想起高鉴的那句:我是老虎吗?

  哎,这么帅,却是老虎。

  而且,这只帅老虎和自己求婚,和他?那不就是要与虎同行吗?

  想想也可笑,就是自己胆子大,也该有身像样的虎皮吧。

  虎皮就是让变得强大吧。

  钱小娴又开始胡思乱想,高鉴是不是恨自己了?

  自己再次触动他的旧伤疤,他一定恨自己了,霸王条例就是证据。

  不过,这条款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很不讲道理,可是,仔细斟酌之后,钱小娴觉得他还是够意思了。

  比如他没有给自己定还款金额,这样,自己可以缓一缓,先量力而行少还点。

  比如后面的薪水抵扣债款,这还算有良心的,仔细的看了几遍之后,钱小娴觉得这条例还是有圈套的,他对自己还抱有希望?

  她突然想起高鉴说过——我想得到的一定得到。

  想到这儿,钱小娴从床上坐起来,她拿着戒指在灯光下照了照,然后套在中指上。

  她躺在床上,就这样伸着手看,这戒指真好看啊。看不够。

  “滴滴滴——”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慌忙摘下戒指,已经来不及放到盒子里,她只好塞到枕头下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