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2章 兵荒马乱的夜

第42章 兵荒马乱的夜

  方圆又发过来几条消息。

  钱小娴不想看了,本来心情就不好,和方圆聊了一会儿,感觉整个人又不好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和方圆聊天,只要聊到爱情,她的脑海里就会蹦出高鉴的影子。

  她感觉自己出问题了,还很严重。

  已经是凌晨了,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可是,钱小娴大脑里依然汹涌澎湃。

  她觉得,这一天的事件,就像撞击礁石的骇浪,咆哮着扑过来,然后,就是撞击礁石之后轰鸣。

  钱小娴没有礁石坚硬,四分五裂的疼痛让钱小娴瘫软在床上。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嘀咕着:“哎呀,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深呼吸,平息……她拼命地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抗衡,撕扯。

  在床上翻腾了一会儿,她的手碰到了脖子上的项链。

  她一咕噜爬起来,拧开台灯,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小镜子。

  天啊,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

  这项链可是在脖子上挂了至少12个小时了,母亲没看到吧?

  表哥晨晨阳阳,他们没看到吧?

  天啊,这可是……嗯,钱小娴飞快的计算着,高鉴的母亲说18万的情侣项链,那一条就是9万啊,这么贵的项链他们能看不到吗?

  一阵惊慌失措之后,钱小娴又换上那条裙子,感觉了一下,她才松了一口气,这裙子的领子实在是太高了。

  钱小娴来到梳妆台前,她把项链的锁转到前面,伸长脖子对着镜子拧,可是,任凭钱小娴怎么拧,这锁扣就像黏住一样。

  徒劳了一阵儿,钱小娴放弃了。

  她打开衣柜,找出所有的衣服,一件件查看,她把有领子的全部拿出来,也只能这样了,这项链不能让人看到,自己没办法解释啊。

  钱小娴重新换上睡衣,低头看了看,她又跳下床找了一件带领子的宽松衬衣穿上,在家里穿睡衣也不行的,万一母亲进来呢。

  等她觉得安全了,再回到床上,直觉得浑身就和散了架子一样,真累。

  她闭上眼睛,可是,白天的情景就在眼前晃动,她又突然想起高鉴脖子上的那条项链,那上面的心形挂坠上是金色的‘娴’字。

  她坐起来,又打开台灯,拿过镜子,她小心的从领口里掏出项链,她捏着项链的挂坠对着镜子照了照,红色的心形挂坠上是一个金色的‘鉴’字。

  天啊,带着这样的项链,晚上会不会做噩梦啊,会不会梦见他张牙舞爪的索要80万?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微信视频邀请,高鉴。

  该死的心灵感应吗?自己在这边的诅咒灵验了吗?

  钱小娴真不想点开,可是,想起他那不合理的条例,想起那该死的80万,她还是接受了视频邀请。

  视频里,高鉴一手拉着皮箱,刚从电梯上走下去。

  “候车室。”

  高鉴说着走到一个空座位上坐好,他把肩头的背包放到皮箱上说:“我就知道你没睡。”

  “哦,你这是去哪儿啊?”

  钱小娴嘴里说着,左手迅速又拉了拉衬衣的领子,因为刚才接受视频太匆忙,她想试探一下项链是不是塞进衣服里。

  “去北京。”

  高鉴看了看手表说:“还有十分钟就检票了,这时间我看看你的卧室。”

  钱小娴又是一愣,她没想到高鉴是这个问题,真是莫名其妙。

  白天闹得惊天动地,他只字不提,好像他们之间从没发生争执,他的语气波澜不惊。

  可是他的问题让钱小娴不淡定了,这人有病,女生的卧室是随便看的吗?他们又不熟。

  “喂。没听见吗?”

  声调又有点不正常了,哼,一点耐心都没有。

  钱小娴心里不高兴,但还是不敢表现出来,她小声说:“上次视频你没看到吗?”

  “我们视频过?”

  “是啊,就是那次,你唱了一夜的歌。”

  “对啊,我给你唱过一夜的情歌。你居然说我想着别人。”

  高鉴的眼神突然降温,他一字一句地说:“钱小娴,你情商太低。”

  “啊……”这人怎么和方圆一个德行,打击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我也有自尊啊,我也喜欢听起好听的!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也真是欠,自己咋这么傻呢,提什么唱了一夜的歌。

  “你知道吗?我说服我妈废了多大劲吗?她好不容易认可了你,你却逃了。”

  “喂……”

  视频里,坐在他后座上的人正扭过头来张望,钱小娴只好提醒:“你声音太高了。”

  高鉴也似乎发觉了,他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用手拢了拢头发。

  他的头发是刚理过的,用了发胶,但还是有一缕掉了下来。

  高鉴看钱小娴看他的头发,他翘翘嘴角问:“帅不帅?”

  钱小娴赶紧收回目光,她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和方圆描述的那个未来的他。

  高鉴穿的是半袖背心和黑色的休闲裤,他带着大框架的黑色眼镜,虽然不是西服革履,但是气质还是那种有素质有修养的精英人士。

  钱小娴想,如果自己不认识他,第一次看到他这种形象,一定对他很好感很欣赏,也许还真会小小的迷恋。

  可是,自己认识他了,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她只能把眼前这种靓丽叫——叫什么呢。

  钱小娴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词语——道貌岸然。

  就它吧,虽然形容高鉴有点过分,但是,钱小娴认为,他相对于别人也许不恰当,但是,他对自己的行为用这个词语形容真没毛病。

  谁让他总是对自己图谋不轨……

  想到这,钱小娴的脸突然火辣辣的燃烧起来。

  为什么,想到高鉴就想到那些?

  为什么,想到爱情,就想到高鉴?

  他可是自己的恶魔债主啊。

  “想什么呢?”

  “啊,我……”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掩饰自己的失态,她从领口掏出项链说:“这个你摘下来吧。”

  “我怎么摘?”

  “你什么时候回来?”

  “如果顺利,三天。”

  “三天?”钱小娴嘀咕了一句:“我还要戴三天啊。”

  “穿这么多衣服就是因为项链吗?”

  “是。我怕我妈看到。”

  “好,等我回去就把它摘下来。”

  高鉴的语气平和,钱小娴却又觉得不对劲了,上午,他还像一头咆哮的狮子,现在,怎么突然正常了?这会不会又是他的套路?

  “你不用害怕,等我回去把戒指项链全部拿走,我对求婚不感兴趣,我以后要专心讨债。”

  听到前三句,钱小娴那颗悬浮的心啊,妥妥的沉入了海底,但是,紧接着后面那的句话又顷刻间把她抛到浪尖。

  这恶魔,高深莫测,真让人心累。

  高鉴看钱小娴不知所语,他脸上带着胜利的得意。

  “你上午的决定,你要是后悔了,我可以给你个反悔的机会,我一定既往不咎。”

  “不,不后悔。”

  “钱小娴!你就那么喜欢说不吗?”

  冤家。

  钱小娴心想,上辈子他俩一定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上辈子没了断,他又追过来了讨伐。

  两个人隔着屏幕瞪了几秒,高鉴看了看手表,然后换了一种语气说:“快检票了,你赶紧把卧室拍一下。”

  虽然也想知道他看的目的,但是,钱小娴不敢再废话了。

  她老老实实的把整个房间拍了一下,上下左右。

  因为有情绪,就连天花板都没放过,好,不是想看吗?那就给你看。

  莫名其妙的变态狂。

  其实,她的房间除了一组衣柜,就是一个老式的梳妆台,这还都是母亲结婚的时候买的。

  梳妆台上以前放着钱小娴的书本,以前,放学之后,那就是她的写字台。

  自从辍学之后,她把书本全部收了起来,母亲想卖掉,她没舍得,就放到了床底下。

  现在的梳妆台上是她从小到大收到的生日礼物。

  表哥送的,闺蜜送的,因为钱小娴就喜欢毛绒玩具,所以,每年的生日,都会收入几个,梳妆台摆不下了,只好放到床上。

  “你要开玩具店吗?”

  “只是喜欢。”

  “你不看书?”

  “看啊。”

  “在哪?”

  “我,我就看看电子书。”

  钱小娴是从不去实体书店买书的,因为买书需要钱。

  “把你地址发给我,我给你买。”

  什么?他要给我买书?买书干什么?你知道我喜欢看什么书啊。

  “不,不,我不要。”

  钱小娴真的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牵连,自己本来欠了他那么多钱,再让他买书,那不是欠他的更多了吗?

  她也是急眼了,她说着,伸手把压在毛绒玩具下的高中课本拿出来。

  因为刚才她把这些书找出来,还没来得及收拾,刚才,高鉴要看她卧室,她随手把几个大的毛绒玩具压在了上面。

  她觉得这些书还不够多,她又跳下床,把床底下所有的初中课本练习册搬到床上说:“我有书的,从明天开始,我,我开始看这些。”

  正是夏天最炎热的季节,在没开空调没开电扇的房间,钱小娴又穿的这么多,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出了很多汗。

  橘黄色的灯光下,钱小娴的脸温润柔和。

  高鉴没说话。

  可是,钱小娴突然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种危险正在靠近的危机感。

  他看自己呢。

  她赶紧抬起手假装抹额头上的汗水,顺便遮住脸。

  他一定在欣赏自己狼狈的样子!

  他一定在笑话自己傻!

  尴尬难耐的时候,视频里传来火车车次检票的播报。

  高鉴背起背包,拉着皮箱向检票口走。

  他边走边说:“明天你家里留人,还有,条例你要背熟。”

  高鉴终于关掉视频。

  我的天啊。

  钱小娴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回肚子,她把手机扔到一边,然后趴在床上。

  太难了,熬过了惊心动魄的白天,又经历了兵荒马乱的黑夜!

  他阴魂不散的纠缠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