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3章 他的名字在作妖

第43章 他的名字在作妖

  | |  -> ->     七月的正午,热得就像蒸笼一样。

  钱小娴的卧室没有空调,她也不喜欢开电扇,虽然很热,午觉,她却睡得天昏地暗。

  下午,刘浩打了几通电话她都没反应,最后直接开车把她带到海边。

  一路上,晨晨和阳阳欢声笑语的,表姐兴致也很高。

  钱小娴靠在车靠椅上,又补了十分钟的午觉。

  刘浩把汽车停在一道相隔的西海滩浴场停车场内。

  “钱小娴,天啊,你这是几天没睡觉了,下车了!”

  刘浩打开车门直接把她拉出来。

  “哦,到了?”

  一下汽车,一股带着咸味的海风迎面扑来。

  不远处,海浪冲击礁石的声音,冲进耳膜,钱小娴慵懒迟钝的大脑瞬间被激活了。

  晨晨说今年还没来过海边,钱小娴也是今年第一次来。

  自己的家离海边不远,可就是没有时间过来玩,都说,最美的风景在远方,还真是这样。

  居住在海滨旅游景点,钱小娴已经麻木了身边的美景,她总是羡慕那些天南海北飞来飞去的游人,却忘记了,他们追寻的美景,正是自己拥有的。

  这里,有山有水有长城。

  这里,有现代化城市有最美乡村。

  这里,还有来自各地的游人带来的不同异域风情。

  “小姨,快点走啊。”

  刘浩和晨晨走在最前面,表姐秦燕妮拉着阳阳紧跟在后面,一家人说说笑笑,走出十几米,阳阳突然发现钱小娴把拉下一大截,她甜甜的喊了几声。

  钱小娴紧跑几步,说:“海边也热呀,应该带把遮阳伞。”

  秦燕妮说:“快走几步就到了,你表哥带了大伞,一会儿支在沙滩上,就不热了。”

  几个人穿过几排松树,越过一条不是很宽的沿海公路,湛蓝的海景立刻跃入视线。

  西海滩浴场的海域很宽阔,钱小娴几乎是从左到右,脑袋180度转弯,才把整个海域收入眼帘。

  远处的海,是深邃的深蓝色。

  海天一线处,几艘银白的轮船把天空和大海分隔开,又似乎让人产生错觉,船在天上,深蓝的天空深蓝的海,就像平面的画。

  海域太辽阔,视线里的轮船很小,感觉是慢慢移动在海平线上。

  因为有了轮船做参照,钱小娴才觉得,远处的海天一线处并不是静止的画面。

  近处的海是浅蓝色。

  正是涨潮十分,海水由远而近,簇拥着扑向沙滩。

  礁石处的海浪,气势汹汹怒吼着冲撞着,再猛的海水也抵不过礁石的坚硬,两两过招之后,海水被溅起几米高,粉身碎骨的水珠被抛入大海,接着,另一波顽强的海浪又不认输的袭来,哗哗哗的又是碎裂一般,飞溅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钱小娴又鬼使神差的想起高鉴,她咋觉得他就像这撞向自己的海浪呢?

  潮长,他霸道,潮落,他养精蓄锐。

  钱小娴不禁打了一个激灵,礁石都抵得住海水的坚持吗?

  她呢?

  钱小娴感觉,他的条例分明是另一种宣战,他变化无常的表现,活脱脱的就是一种另类的坚持。

  这时候,刘浩找了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支上深蓝色的太阳伞。

  表姐一家人已经从车上换好了泳衣,刘浩看了一眼钱小娴说:“大夏天的穿什么长袖衬衣啊。”

  表哥今天怎么了,和自己的衣服较劲了呢。

  那不对劲吗?

  她望了望四周。

  沙滩上大多数人穿着泳衣,也有好多人穿着防晒衣,也是长袖的,不同的也就是,防晒衣有帽子,自己的是衬衣领。

  钱小娴只好解释:“我没有防晒衣,所以才穿的衬衣。”

  表姐在一旁也说:“是吧,我说的没错吧,她就是怕晒黑了,哈哈,真的,在海边待上一天就能晒黑,多穿点没毛病,正是需要颜值的关键时刻啊。”

  “就几个小时,不至于吧,就算晒黑了,回家猫两天又白了。”

  刘浩拽了拽身上的浴巾说:“走,我带你买套游泳衣。”

  钱小娴赶紧摆手:“我不想游泳,头晕,我坐这里看包。”

  贵重的东西都放在车里,但是,自己带着包和手机。

  “真不去?”刘浩把手机打火机和香烟放到塑料布上,说:“那我手机也放这啦。”

  “哥,你去吧,我看着。”

  “那好吧,袋子里有饮料和零食。”

  刘浩把身上的浴巾扔到到塑料布上,脱了拖鞋说:“小娴,你有心事。”

  “哪有?”钱小娴被问得一愣。

  “今天不爱说话。”

  “爸爸,快点——”

  海水里,阳阳浮在游泳圈里对着岸边大喊。

  “小姨,你也来呀。”

  钱小娴提着凉鞋,双脚踩在沙滩上笑着说:“你们游吧,我就踩踩水”

  浪花层层叠叠扑向沙滩,不过沙滩的海水要温柔多了,就像调皮的小狗,从远处奔来,到了脚下却突然伏地而行,温存的晃着尾巴追舔着你的脚丫子,以及各种撒娇,各种卖萌。

  浪花,晶莹透亮,如花似雪。

  钱小娴的两只脚交替着追踩着浪花,玩了一会儿,她感觉心里好像总是不安稳,总像有啥事要发生一样。

  她回到遮阳伞下,忍不住掏出手机,忍不住打开微信,忍不住看了看高鉴的头像,随即她又关了手机。

  她在心里嘀咕:自己真是欠,那么害怕他的消息,可还是忍不住想看看,有没有他的消息。

  烦。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为了让自己的思维转移,她抬起脸四下张望。

  今天是周末,沙滩上的人真多,他们可真休闲。

  不远处,一大排蓝白色遮阳伞下,到处都是穿着泳装披着浴衣的人。

  他们有的躺在在太阳椅上,有的正被同伴埋进沙子里,有的带着墨镜遥望着远方,还有的人干脆地上铺了浴巾,四脚拉叉的躺在上面,任阳光在身上肆虐,闭着眼,不去理会身边来来往往的人。

  海水里游泳的人也很多,人头攒动,一个个五彩的游泳圈也欢腾的套在一个个游动的身体上。

  笑声,打闹声,伴着哗哗的海浪的声音。

  似乎,这沙滩上只有钱小娴一个人很落寞,置身嘈杂人海中的落寞,而落寞中,全是这个烫人的名字——高鉴。

  钱小娴怀疑,一定是脖子上的项链在作怪,他的名字在作妖!

  钱小娴只能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真的不是自己要想到这个名字,她也拼命把这个名字赶出大脑。

  她努力着。一整天都在努力。

  不远处的海水里,人头涌动,下水的人越来越多了,钱小娴竟然找不到表哥一家人在那个位置。

  她只好又看沙滩上的游人。

  不远处沙滩上空,突然飞起滑翔伞,沙滩上一群年轻人也正在把一个穿着蓝色泳衣的少女绑到伞下的绳索中,十几双手把女孩子托举起来准备放飞。

  这时候,沙滩的一角也不时传出欢腾的呐喊声。

  一群光脚的穿着运动衣的年轻人正在踢球,阳光中,青春飞扬的身姿矫健优美,动画般的奔跑、冲顶、射门,飞起的身躯周边,镶满了上午浓烈阳光的辉煌。

  一定是放假的大学生,一起出来玩。

  记得上高三的时候,老师总是说,在坚持几个月,你们就解放了,上了大学,那可是天堂一样的日子。

  钱小娴没能熬到那一天,她就坠落了,虽然,后来方圆和她酸溜溜的说,老师是骗人的,大学学习也很累啊,要是读研,那和高三有一拼啊。

  钱小娴没见过大学里的苦,她只看到他们出来玩的潇洒。

  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又出现一道靓丽的风景,一对穿着礼服婚纱的情侣和摄影师走过去。

  摄影师举着摄像机,手指着前方:“我们去那边礁石上再拍一张。”

  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子花容月貌,嗓音娇媚:“天气好热啊,申轩,我要喝水。”

  新郎满面春风,语气娇宠:“你等着,我去买。”

  奇怪,钱小娴竟然关注女子嘴里的名字,那是别人男朋友的名字。

  然后,钱小娴又想到了高鉴,她不由得用手按住衣领,天啊,她赶紧拿出手机,打开镜子,这项链没暴露吧。

  今天表哥两次关注自己的衬衣了。

  在路上,表哥看钱小娴穿那么多,曾提醒她别中暑,吓得她拽过领子。

  幸亏表姐的话解了围:“她那是怕晒黑了,最近她好像动婚了,给她介绍对象的一个接一个的。”

  做贼心虚的原因吧,钱小娴总感觉他俩看自己的脖子,她偷偷拿着手机照了照。

  自己穿着衬衣还把最上边的纽扣也扣上,整个海滩找不出第二个人,难怪表哥的眼神怪怪的。

  “小姐姐,能帮我们拍张照片吗?”

  这时候,两个年轻的小情侣走过来,男生把手机递到钱小娴的面前。

  钱小娴给他们拍完照片,把手机递给男生。

  女生借给手机说:“我看看照的怎么样?”男生笑着对钱小娴说:“小姐姐,能在你的伞下休息一会吗?”

  “可以啊。”

  钱小娴往塑料布一边坐了坐,给他俩腾出一块空间。

  两个人说了两声谢谢,并排坐在塑料布上。

  女孩看了一会手机,她从挎包里掏出一袋薯片,男生拿过去撕开包装口,刚想递给女孩,他的目光遇到了钱小娴的,他只好举着袋子说:“小姐姐,你吃吗?”

  钱小娴赶紧摇头,被发现偷偷看他们了,为了掩饰尴尬,她拿拽过一旁的大袋子说:“我有。”

  这时候,女生也扭过头来,莞尔一笑:“小姐姐是当地人吧。”

  “你怎么知道?”

  “呵呵,感觉。”

  女生看着海水说:“小姐姐,你们这里好美啊,气候好,环境也好。”

  “是呀,来玩的游客都这样说。”

  女生拿着一个薯片,放到男生的嘴里,她笑着说:“欧晓光,咱从这买套房子吧。”

  钱小娴没记住两个人长什么样子,但是,记住了女生男朋友的名字。

  然后,她又想起了高鉴的名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