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4章 鉴在娴上

第44章 鉴在娴上

  吃完一袋薯片,那对小情侣手牵着手走了。

  钱小娴目送了很远很远,她心里一直在问:这就是爱情的样子吗?

  以前,她从没认真的关注过这些,她以为,爱情还很遥远。

  可是,现在高鉴从天而降,突然出现,他是她的爱情吗?

  想到这儿,她又暗自诅咒,钱小娴,你有病吗?

  你不是已经拒绝了吗?人家也说不会再追求你了,他以后专心追债,自己怎么开始自作多情起来。

  望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钱小娴又发了一会呆儿。

  海边的风景很美,可是自己怎么无心看风景呢?

  心乱,还是心乱,总好像要发生什么似的。

  为了让自己稳定下来,她努力转移注意力。

  她低着头,用沙子埋上双脚,然后,再抽出来,在再埋上,在再抽出来……

  玩的真无聊!

  后来,她又把沙子铺平,在上面画了一个太阳,抹掉,又花了一个心,抹掉……

  后来,她又开始写自己的名字,抹掉,再写,又抹掉……

  最后,鬼使神差的写上高鉴两个字,她做贼心虚,四下看看,她确定身边的人都陶醉在海景里,没谁关注她,钱小娴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盯着这个名字,发呆。

  他的名字写出来都那么好看,他的名字也那么好听,他的名字也有内涵。

  钱小娴再又想想自己的名字,真的呀,自己的名字好像没他的好听,也没他的好看。

  哎,就连他的名字都在自己之上!

  无论从哪个方面,他都高高在上。

  她把他的名字抹掉,重新写上——鉴在娴上。

  “滴——滴——”

  钱小娴正在发呆,突然响起微信视频聊天邀请。

  钱小娴一愣,这么巧吗?

  她突然想起高鉴那可恶的条例,他昨天晚上还特别提醒让她熟记,现在真的开始查行踪了?

  这两天不能让他拿到什么把柄,想到这里,钱小娴秒点了接受。

  屏幕上,出现高鉴俊朗的脸,他用的是笔记本,视频接通的瞬间,高鉴扫了一眼镜头,起身调整了一下距离,镜头拉远了。

  钱小娴看到他靠在沙发上,他穿的是白色半袖衬衣,头发也打理的很整齐帅气。

  高鉴看了镜头一眼,然后低头开始整理手里的一大叠文件,问:“在海边?”

  钱小娴不由得又看了看自己手机屏幕。

  因为周围都是人,她不好意思举着手机,所以手机离脸很近,手机屏幕上几乎就是自己的头像。

  屏幕上没有海啊?

  她又四下看看,难道有他的卧底在附近偷拍自己?

  扫描了一圈,没发现可疑的人,钱小娴只好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海边?”

  “海的声音。”

  “哦。”

  的确,正是涨潮的时候,不远处,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很大,钱小娴刚才的心思都在地上,现在高鉴这么一说,她的思维才重新融入到周围的境界里。

  钱小娴的目光从礁石处,移动地上,有些慌乱,她刚想用脚把写得字抹掉。

  “不准乱动。”

  高鉴眼皮一挑,刚才面无表情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狡谐,他轻喝一声,口气带着不容反抗的震慑力。

  “不许销毁。”

  紧接着高鉴又加了一句。

  他紧盯着钱小娴,他的手指向下一钩:“拍一下,如果你敢销毁证据,按照条例上浮20%。”

  天啊,如果不能销毁,直接跳海算了,这也太丢人了吧。

  钱小娴不由得四下看看,自己身边没人啊,高鉴怎么知道自己在沙滩上写字?还是什么证据?

  钱小娴看着地上的字,小庆幸了一下,还好不是写的高鉴,还好,她没写高鉴是恶魔。

  真的,刚才她又把他们相遇回忆了一遍,想到那些面红耳赤的尴尬,她差点就想写恶魔债主。

  从昨天到现在,高鉴这两个字,不停的在自己脑海复制粘贴,千千万万的高鉴,张牙舞爪的跳跃着,自己大脑已经没缝隙了。

  可是,自己真的不是对手,真的没了抵抗力。

  她只能用他的霸道骄横他的所有的缺点他的毒,去阻挡他名字的侵袭。用恶毒的名称来击退高鉴的名字,以毒攻毒,好像只能这样,才能抵挡他名字,告诉自己,不要想他,他坏。

  “赶紧的,别想跳海,我不在,没人救你。”

  钱小娴要疯了,我无地自容我自嘲跳海的念头,他都能知道?

  就算现在附近有他的卧底正在偷拍,也不能看到自己的思想吧?

  不会,他真的有超能力?

  晕了,钱小娴,你傻呀,你自己写小说,你不知道那超能力都是想象出来的吗?你自己胡编乱造的你也作惊?

  看来以后不要写这种穿越小说了,容易产生错觉,容易混乱现实和虚幻,容易精神不正常!

  “嗨。快点。”

  高鉴不断催促,似乎想尽快证明自己的判断。

  大敌当前,钱小娴也只能豁出去了。

  她的手和脚没动,她还真不敢销毁证据,当然,她也没听他的命令。

  她的手机没动,语气平稳的问:“什么销毁证据?”

  她一脸无辜,当然是装的。

  “我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是你的名字?”钱小娴的心跳加速,他居然认为自己在写他的名字!

  她有些慌张,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写你的名字?”

  “哈哈,很简单,如果现在我坐在沙滩上,我也会写你的名字。”

  高鉴得意的笑了,说:“你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钱小娴的心突然被振动了一下,甚至,她觉得自己的眼眶一热。

  虽然高鉴的语气还是像以前一样随意,她也认为高鉴说这些话,就像他说,她是他女朋友,她是他的媳妇一样,都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玩笑话。

  但是,她是认真的,刚才也是认真的写他的名字,她认真的差点感动了自己。

  所以,她听高鉴这么说,她竟然想问问他,为什么写自己名字,是发自内心想写的吗?是像自己这样真挚吗?

  “哈哈,不敢照?不说话就是默认。

  听高鉴如此开心,钱小娴狠狠的瞥了他一眼,自己这么投入,对方竟然取笑一样,你就不能带着煽情的语气深情地说:真的写了我的名字吗?我们真的是心有灵犀啊。

  钱小娴突然打了一个机灵,肉麻死了,这要是给方圆知道,非要满地捡鸡皮疙瘩。

  “咳咳……”

  钱小娴镇定了一下,心想,要有底气才能唬住对方,对,毫不示弱理直气壮是什么表情来着?

  不知道装得像不像,反正她的语气铿锵有力:“要不是呢?”

  高鉴却是一愣,他本以为胜券在握,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确定。

  “不是我的名字?”

  “我再次声明,我写的不是高鉴两个字。你说你输什么?”

  “欠款下浮20%”高鉴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两口。

  钱小娴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啊,自己纯属是钻空子,虽然不是高鉴两个字,不是姓名,但是确实有人家的名字。

  而且,还有自己的名字,这样放在一起,有点不对劲呢……

  “快点啊,这条件够意思了,愿赌服输,我说到做到。”

  高鉴看钱小娴迟迟不动,他又狡谐的笑了,又催促:“快点吧。”

  然后他又补了一句:“要是销毁证据上浮20%,捣鬼需谨慎哈!”

  高鉴说这些话的语气,特别顺耳,就像很熟很熟的朋友,在一起玩闹。

  钱小娴竟然忘记了尴尬,她把视频镜头对着地上的字,又赶紧拿开,说:“看到了吧,不是写的高鉴,关了视频吧,我表姐就在不远处呢。”

  高鉴说:“鉴在娴上。你拍张照片发给我作证,欠款下浮万了。”

  “真的吗?”

  钱小娴没想到高鉴的眼神这么好,其实,自己就是一晃,他竟然说得这么顺口。

  “我有时候说话不算数,但我敢作敢当,你放心。”

  高鉴说着站起身说:“马上开会了,晚上联系。”

  高鉴先挂了视频,然后又发过一条消息:有证据才能生效。

  这四个字价值十六万!

  钱小娴想都没想,她把四个字从各个角度拍了一遍,然后,把最清晰最端正的一张发了过去。

  高鉴秒回:下午你家里有人吗?

  “有,干什么。”

  “到时候就知道了。马上开会了,不要发消息了。”

  挂了电话,钱小娴的心还在狂跳,16万这么痛快的还上了?

  她还是有点不相信,突然想起他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啊?

  ——“我有时候说话不算数,但我敢作敢当。”

  钱小娴把高鉴的这句话打在自己的聊天窗口,一边研究一边诅咒,和智商高的人在一起真累。

  这话说到底是高智商,还是病句呢。

  钱小娴不得不承认,自从遇到高鉴,一直都简单的自己也开始疑神疑鬼了,总感觉他话里有话。

  可恶的恶魔,你要是智商高,你去搞科研啊,你去解未解之谜,你去攻克疑难杂症,你去为人类做贡献,你和我用,不是白瞎了吗?

  最后,钱小娴把高鉴这句话分析结果是:高鉴本来让自己逃,后来却又追着要账,有点理亏,所以索性说:有时候说话不算数。

  说他敢作敢当呢,就是讽刺钱小娴敢做不敢当,说了要负责不但跑了还做伪装,还拒绝他,还……

  分析完毕,她自嘲:钱小娴,你是真能作!

  片刻之后,她又开始纠结了,她闪过跳海不过是情急下的小意念,他到底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项链有魔法?

  钱小娴掏出小镜子,仔细查看了项链,并没有自己怀疑的针孔摄像头,再说了,摄像头也监控不了心理活动吧。

  想到这里,钱小娴忽的捂住领口,

  难道是感应器?

  就像心脏监控仪器那样,能遥控监测?

  此时此刻的钱小娴,简直就是草木皆兵,她感觉到处都是高鉴的机关。

  不久,母亲也在电话里一惊一乍的:“小娴啊,不得了,咱家来强盗了。”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