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5章 意外

第45章 意外

  原来,下午家里来了几个人。

  他们把卧室的家具全部换成了新的,他们带过来的书,不仅书柜装满了,写字台上也码了一尺高。

  更奇怪的是,他们把钱小娴的衣物被褥,全部放到了民宿。

  钱小娴又让母亲拍了视频,什么什么,就连床单被罩枕套窗帘也换了?

  一定是他,高鉴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母亲说家里来了强盗,她就想到是高鉴,因为,他两次叮嘱家里留人,至于,自己的东西搬到民宿,钱小娴立刻不淡定了!

  他什么意思?难道是……

  钱小娴突然想起自己写的“鉴在娴上”,天啊,他是不是给理解歪了?

  一定是!

  自己的意思是他的各方面都在自己之上,自己永远达不到他的高度。

  而他以为,以为以为——

  高鉴在钱小娴的心上!以为高鉴是钱小娴的心上人!所以他……

  热,钱小娴感觉迎面而来的海风都灭不了的火,正在脸上熊熊燃烧。

  钱小娴打开手机,找到高鉴,她的手在微微抖动,终究没有动。

  他都说下午开会了,不让发消息的,自己这样怒气冲冲杀过去,万一他怒了,债款下浮20%失效咋办。

  想到这里,钱小娴又突然惊出一声冷汗。

  不对啊,他刚知道自己写鉴在娴上没多久呀,他让自己家里留人是昨晚,而且,这么多东西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

  可是万一他想的不是自己担心的,他一定会倒打一耙。

  一定会说诸如这些可恶的话——

  你原来这么想的?

  原来鉴在娴上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把你的东西暂时存放在民宿,你却想来我这里住,好啊,我收留你,只当预支未来!

  想到这些,钱小娴庆幸还好没冲动,可庆幸了只是几分钟,她又觉得不对,他给我买这些干什么?

  书?昨晚上他说要给我买书,可是,床,衣柜,窗帘换了是什么意思?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钱小娴又拿起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高鉴。

  手指凝滞在半空中,有点瑟瑟发抖。

  冷静,冷静。

  遇事一定要冷静,冲动是魔鬼,更可怕的是,对方也是魔鬼!

  钱小娴给自己泄火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还好,是表哥刘浩的手机。

  她拿起来看了看,瞪大眼睛凑到屏幕前,又仔细看了看,。

  晕了,晕了!

  备注林伟!

  这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吗?那个放了自己鸽子的人,那个让自己家里好几天不得安宁的人,又出现了。

  但是,钱小娴转念一想,人家又没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嫌弃什么,震惊什么,感叹什么。

  钱小娴站起身,伸着脖子在攒动的人群里搜索,没有找到刘浩。

  手机又足足响了两通。

  钱小娴只好硬着头皮接通电话。

  “刘哥。”

  话筒里传来爽快的声音。

  “哦,我不是……”

  “是嫂子吧,是这样……”

  对方一听接电话的不是刘浩,立刻改口。

  “不,不是,我是钱小娴。”

  “啊?是你呀,刘哥在吗?”林伟的声音立刻拘束起来。

  “他们游泳呢。你一会儿再给他打吧。”

  “嗯……小娴……”林伟迟疑了一下。

  “你……你一会儿再打吧。”

  钱小娴之所以这么排斥林伟,自有她的原因。

  她和林伟相亲弄得一团糟,那是他妈的错,自己也是胖婶和母亲施加压力下,自己才同意相亲的,那次打击还不算大。

  可是,这个刘帅,自己和母亲都以为是林伟介绍的,靠谱,就算自己没什么感觉,也答应相亲了,可是又让他家给否定了。

  钱小娴觉得太没面子了,刘帅优秀也就罢了,刘帅的条件也就是凑合,这让林伟怎么认为自己?

  和他相亲,自己答应了。他随便又说一个刘帅,自己又答应了,他一定认为我是结婚狂吧。

  才20岁就想把自己处理出去的结婚狂!丢死人了。

  另外一个原因,相亲那天,高鉴貌似好心解围,可纯属是添乱,高鉴和林伟说自己是他女朋友,虽然,后来林伟接着给自己介绍对象,看来,他也认为那是高鉴看不惯了为朋友两肋插刀呢。

  可是,钱小娴总是觉得不对味,大晚上的用这种理由给自己解围,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林伟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复杂的坏女孩?

  钱小娴担心这些也是有理由的,她纯属是做贼心虚,因为,她和高鉴有了那种失误,她和他还在纠结中……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一次相亲,林伟立刻过来解释,可是,第二次他介绍刘帅这事,两个人电话微信都有了,可是,林伟却没过来和自己解释。

  就算再不好开口,也应该解释一下吧,也好让她有个机会给他说,其实自己也不怎么满意刘帅,总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啊。

  可是,林伟躲在微信里,无声无息。

  钱小娴恨恨的想,以后,他再来微信我一定不理他了,他也不靠谱!

  现在,林伟的电话来了,他吞吞吐吐的似乎要解释,是要说对不起吗?

  可是,钱小娴却不想听了,我性格好但不是我没脾气,我也是有底线的。

  可是,接下来林伟的电话并不是她想象的对不起。

  “小娴,是这样,我给刘哥联系的海鲜,估计要推迟到今晚10点才能到,可是,店长却要我马上送过去,嗯……你能告诉刘哥一下吗?让他给店长说一下,我表哥他们的渔船9点才能在天娱市靠岸,实在不能在店长规定的时间内送达。”

  “好的。”

  钱小娴答应的很干脆,高鉴的事还在让她冒火呢,她可没工夫再和林伟多说一句话。

  林伟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匆匆挂了电话。

  钱小娴刚把刘浩的手机放回原来的地方,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咋又来了,钱小娴不耐烦的拿起手机,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屏幕,备注是店长。

  “亲爱的。”

  没等钱小娴开口,里面就传来一声甜腻腻的声音,这声音,钱小娴觉得汗毛都炸起来了。

  天啊,她顿时想起超市门口的那个女人的声音。

  难道,那个女人就是表哥天娱市饭店的店长?

  “我是……”

  “啊?啊……啊……”对方的音调抖了。

  钱小娴明显感到对方的惊慌,但是只是短暂,对方马上镇定起来:“是嫂子吧,不好意思,我和我老公说话呢,我打个电话,他还在我旁边腻歪,讨厌死了,男人啊,说他们什么好呢?哎,嫂子,刘哥在吗?我找他有急事。”

  对方似乎证明旁边有人,她似乎移开话筒又用腻腻的口吻说:“哎呀,你别在我眼前晃了,人家工作呢。”

  “我是他妹妹,我哥在游泳呢,你有事一会儿再打吧。”

  钱小娴刚想挂断电话,这时候刘浩突然出现在眼前,钱小娴心想,这是心灵感应?

  “我电话?”

  “嗯。”钱小娴面无表情的递给表哥,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拼命抵制自己的猜测,错觉,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谁啊?”

  刘浩接过手机,迅速扫了钱小娴一眼,然后走到一旁去接电话。

  刘浩对着手机的第一句话是:“没和你说,不要打这个手机吗?你怎么不注意点,多亏是我妹子接的。”

  过了好一阵儿,刘浩才回来,他把浴巾披在身上,说:“一天天,忙死了。”

  “林伟给你打过电话。”

  钱小娴幽幽的说,她不看表哥,也不想问那个女人是谁。

  刘浩狐疑的看了钱小娴一眼说,从袋子拿出一瓶可乐,打开,递过来,说:“怎么了?自己在这无聊吧,你看看你,穿这么多衣服,多热,脸都红了。”

  “不喝。”

  钱小娴板着脸,推开他的可乐。

  刘浩含笑的左右看看她的脸,说:“咋了,饿了?一会儿哥请你吃大餐,你想吃什么,我让你厨师给你开小灶。”

  钱小娴不理他,她拽拽地上的塑料布,坐在上面。

  “咋的了吗,我说让你去游泳,你不去的啊,你看看你姐玩的多开心,小娴,你得和你姐学学,学会玩,学会享受生活。”

  “舅妈说你通宵写小说?说你黑眼圈都出来了,真的啊,丫头,生活多美好啊,你这样苦不苦啊,屈不屈啊,切,大好的青春,你不好好享受,再熬出个熊猫眼,看谁要你,不就是六百吗,从这月开始我给你涨工资。”

  “我妈这嘴真没辙,啥都说。”

  钱小娴推开刘浩凑过来的脸,白了表哥一眼说:“喜欢的事情就不觉得苦,就像你认为吃着海鲜抽着烟喝着酒是享受,可是我觉得,吃螃蟹皮皮虾扎嘴鱼虾太腥,香烟呛人是毒药,酒辣乎乎的难喝,你觉得享受的,对于我来说是受罪!”

  “哈哈,你俩可真是姐妹,你姐当初也这么说,你看,现在和我过的,别说海鲜,抽烟喝酒她都会了。”

  “啊,我姐会抽烟喝酒?我咋不知道?没见她抽呀。”

  “她伪装的好呗,怕我舅妈骂她,不让我说,你不知道,她的酒量,我都不是她的对手,都是她那工作给锻炼的……”

  说着说着,表哥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他叹了一口气说:“酒真不是好东西,你知道你姐喝醉了,干过什么丢人的事情?”

  “啊?她干啥了?”

  刘浩刚想说,但是,四目相遇的那一刻,他放弃了。

  钱小娴闪着纯净的大眼睛,追着问:“和你耍酒疯了吗?”

  刘浩摇摇头,和她说那些,他开不了口。

  “滴滴滴——”

  刘浩拿起手机,看了看说:“林伟的电话,这不是吗,天娱市那边的店长刚才也打过来了,说林伟对她发脾气了,她就吵着说以后不要他的货了。”

  “快接吧。”

  钱小娴觉得表哥的解释过于牵强,她催着,可是听了表哥和林伟的通话,钱小娴从地上直接蹦了起来。

  什么?

  表哥约林伟今晚和自己相亲!林伟居然也同意了!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