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6章 还是和他相亲

第46章 还是和他相亲

  听明白了他俩聊天的内容,钱小娴站起身,想走。

  刘浩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因为他正和林伟通话中,钱小娴也不好说什么,便狠狠瞪他。

  刘浩对她笑笑,估计受不了她眼里的怒火,他迅速移开目光。

  钱小娴见他没被自己瞪退,她赌气一样坐到地上,头扭向一边望着远方。

  耳朵偷偷听他俩打电话的内容,大脑里却是想怎么应付。

  下午四点,突然变天了,西北方向的天空,乌云滚滚而来。

  海里的人逐渐少了起来,那些最热的时候下海玩的,估计游累了,陆陆续续上岸休息。

  沙滩上的人多了起来,穿着各种泳装的人从眼前来来往往。

  刘浩打完电话才松开钱小娴的手,说:“你跑什么呀,舅妈都有心病了。”

  钱小娴无奈到无语。

  高鉴不经过自己的同意,把自己闺房给搬家了,这边刘浩又先斩后奏,和林伟约好今天相亲。

  刘浩在电话约林伟一起游泳,林伟觉得第一次见面就在海边游泳,说,刘哥你可真能想。

  于是,刘浩就定了晚饭见,他预先没告诉钱小娴,那是因为舅妈说,小娴因为刘帅的事,生林伟气呢,你早早告诉她,她能去?

  刘浩解释,林伟也是第一次给人介绍对象,没经验。

  本来,林伟把钱小娴的照片给了刘帅,刘帅也同意了,谁知道,他父母居然嫌弃钱小娴的家庭。

  为此,林伟一拳下去,刘帅挂彩了,这可惹怒了刘帅妈。

  她指着林伟说,钱小娴那么好,你咋不要啊。

  其实,林伟已经和对象分手了,因为对方真的又找了一个,还一起牵着手,专门从他家门口路过。

  母亲给他介绍钱小娴的事情,直到相亲的那天才告诉他实情。

  林伟觉得自己和吴慧的关系还没处理好,这样贸然的就和钱小娴开始,这对彼此都不尊重。

  而且,他刚结束一段恋情,也没心情和别人重新开始,所以,他才把刘帅介绍给钱小娴,没想到这事又给弄砸了。

  林伟的母亲一直给他施加压力,刘浩这边也一样,又加上刘帅添乱让他更觉得亏欠钱小娴,他也觉得无路可行了。

  刘浩如实的说了林伟的情况。

  钱小娴一直安静的听着,她感觉从没有过的累,她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陷入这么混乱的局面,她觉得,爱情,就是简简单单的遇到一个人,然后顺理成章走下去。

  身边的人大多也是这样啊,到自己这儿怎么兵荒马乱的?

  “听哥的没错,除了林伟,把你嫁给谁,我都不满意。林伟真不错,如果我遇到林伟这事,女方先劈腿还特么上门口叫阵,靠,我立马找一个,在她结婚前我先把孩子生了,气谁啊,地球离了谁还不能转?可是,林伟呢,面前摆着如花似玉的你,他都没着急,我声明啊,他没着急不是没动心,我问过他了,他觉得配不上你,没敢想。”

  “哥,别说了我回家,我现在不着急脱单,我着急脱贫。”

  一直沉默的钱小娴突然站起来,刘浩又拽住她说:“你姐她们还没回来呢,怎么走啊。”

  “我自己坐公车回去。”

  “真不给你哥面子是吧?好,那我去把他们喊回来。”

  刘浩也站起身,突然,他的目光扫过地上的字。

  钱小娴这才发现她把这事忘记了,她赶紧用脚抹掉。

  “写的什么呀,靠,小娴,舅妈可是说你最近不正常。”

  “啊?”说到母亲,她想起母亲来的消息还没看呢——

  “你问了没有啊,到底咋回事?还有啊,你表哥和你说了吗?你们是先回家还是先去饭店吃饭?”

  钱小娴赶紧回复:“你别和我表哥说下午的事情。”

  “啥事情?你表哥没和你说林伟的事情吗?”

  钱母显然没明白钱小娴的意思,钱小娴担心的是家被打劫,母亲关系的是相亲。

  “就是家具那事。”

  “知道了。那事你同意了?哎,没经过你的同意就给你做主了,我这一下午胆战心惊的,吓的我不敢给你打电话,所以,发个消息试探一下,你才回,我这心啊,我怕你蹦高摔了我电话。哎,又犯错了,吓得我干啥都没心思……”

  母亲发的语音,但是表哥在旁边,钱小娴是用的微信上的文字转换。

  她给母亲是打字。

  “我有那么可怕吗?我摔过你吗?”

  钱小娴看着母亲的消息,眼泪差点留下来。

  记得母亲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不能动,钱小娴出去买东西回来晚了,偏偏她闹肚子,母亲更是满身都是污物,满屋子异味。

  看到钱小娴回来,母亲突然大哭起来。

  她说,我胆战心惊的,我咋像小时候犯错怕我妈回家一样,怕你回家。我怕你骂我,说我给我脸色啊。可是,我还是盼你回家,就像盼着我妈回家一样盼你赶紧回家……

  钱小娴当时就哭了,说:“好像我骂过你说过你给过你脸色似的,你伺候我小,我伺候你老,我凭啥骂你啊。”

  母亲还是小孩一样哭,说:“等我老了,你伺候烦了,你就偷偷给我整点药,你千万别吼我,我最怕害怕的滋味……”

  那段最难的日子,钱小娴成了母亲的母亲。

  “小姨,还有吃的吗?”

  正在这时候,晨晨和阳阳跑过来:“饿了。”

  “我们回去吧。”表姐也走了过来,她拿了自己的凉鞋对两个孩子说说:“走,洗洗手和脚,穿鞋回车上再吃。”

  晨晨说:“没事的,海水不脏的,刚才游泳的时候我还喝了两口水呢。”

  “傻样,海水你也喝!水里啥人都有,你知道有啥细菌。”

  晨晨说:“鱼都能活的好好的,有啥细菌……,”

  表哥看表姐和孩子走远了才压低声音说:“这事还没和你表姐说。我们回家把他们放我家,然后,我带你去饭店。

  “为啥不让表姐知道?”

  “她知道,两个孩子就知道了,也要跟着去饭店,多碍事?”

  “都有联系方式了,用得着这样吗?随便看一眼算了,还吃什么饭啊。”

  “舅妈交代了,这回得正规点,我就是你俩的媒人,也代表你的家长。当然,这事你得自己做主,你考虑一下,你要愿意,今天饭桌上咱就订了。”

  “走吧,俩孩子饿了。”这时候表姐带着孩子们快步走来。

  “行吧,就这样吧。”表哥收拾东西说:“舅妈在家都急疯了。”

  考虑一下!哪有考虑的时间?

  自己做主?哪有选择的机会?

  钱小娴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大海上一叶没有方向的小帆船,海水想把她送到哪儿,就送到哪里,想反抗,一个巨浪灭了她。

  钱小娴在心里叹息,就这样随波逐流,听凭命运的安排吗?

  就这样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过日子?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