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9章 在火车站游荡

第49章 在火车站游荡

  挂了电话,钱小娴呆呆地望着华丽的街景。

  路灯已经亮了,火车站附近的建筑也开始了灯火辉煌的夜晚模式。

  钱小娴好久没在晚上来火车站了。

  自从火车站重新扩建之后,离自己的家稍微远了一点,母亲身体不方便,她又要在民宿值班,所以,晚上几乎没怎么出来过。

  火车站的夜景真的很美。

  扩建之后的火车站广场更加宽阔气派,特别周围的欧式建筑金碧辉煌,美仑美奂,宛如童话里宫殿的感觉!

  广场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也不示弱,流光溢彩,妖娆迷人。

  广场中央的喷泉,也使出全身解数,卖力的变换着各种形态。

  清澈的水珠在闪烁的灯光,撒着野乐呵。

  波光艳影销魂夜,怎能错过,那些等车的旅客尽情拍照,一定想证明,这个美丽的地方他她曾来过。

  哗哗的水声,游人的欢笑声,多美啊,到处流动着浪漫休闲快乐的气息,到处都是和谐陪伴美满幸福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似乎和钱小娴没有一点关系。

  她就像华丽的花园里,一棵藏在花丛深处,见不到阳光的小草。

  在角落里坐了一会儿,钱小娴隔不在蚊子的骚扰,她不得不站起来溜达。

  钱小娴觉得自己就像个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

  最后,她停在售票厅东侧的小广场上。

  那里停着一列老式火车。

  没吃饭,又饿又渴,没力气,她只好做到绿植旁的台阶上,却是坐卧不宁,六神无主。

  因为身后就是草地,蚊子又疯狂的扑了过来。

  没办法,她只好又站起来溜达。

  这时候,吃完晚饭遛弯的人开始聚拢到广场。

  到了晚上,车站广场是广场舞的场地。

  音乐响起来,广场立刻喧嚣起来。

  钱小娴听不了这音乐,此刻,她的心里有一座火焰山,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已经快要把她给吞噬了。

  而且,身边走过的都是身材飞扬的身影。

  哪像她呀,游荡,还神经质的不停四下扫描,怕有追兵。

  钱小娴躲到那列老式火车上,白天,等车的外地游客都喜欢在车上照相留念,车里也坐满了人。

  而晚上,刚下车的游客都赶紧找预定的酒店,无暇在这里逗留。

  而马上要离开的游客,也已经在这里玩了几天,因此拿了车票去候车厅等车,所以,晚上老式火车很幽静。

  不过,车上还是有零星几个人,好在,车上没有灯,只有远处路灯映照过来的光。

  这样的灯光,这样角落很适合疗伤。

  钱小娴走了两节车厢,看到秦始皇雕像旁边没有人,她坐旁边的椅子上。

  秦始皇的雕塑在这里好久了,有时候白天从广场上走过,也不过匆匆看过来一眼,还真没这样仔细端详过雕像。

  现在车上黑灯瞎火,也看不太清。

  钱小娴感慨,本来,此时此刻,自己的对面坐的是林伟,可自己却跑到这里瞪着秦始皇。

  看到秦始皇,她又想起了她的《神秘碟影》。

  刚开始有这么一段,男主角高嘉伟穿越到异世界想逃回地球,他躲到深山,在溪水边,遇到老虎。

  他一路狂奔逃下山,在荒郊野岭借宿到一个老人家,通过交谈,他惊奇的发现老人是秦朝的穿越人。

  老人说,孟姜女哭倒长城之后,他和几个人负责重新修筑倒塌的长城,没黑天没白天的干啊,后来,累得不行睡着了,睁开眼睛发现在这这陌生的地方,可是这里没有万里长城,老人问高嘉伟,始皇帝还活着吗?

  老人问的始皇帝应该就是秦始皇。

  钱小娴想,秦始皇终究还是死了,他为了能活着,他到处找长生不老的药呢!

  他生活的那个年代,西风呼啸,狼烟动辄突起。金戈铁马的厮杀,到处甲裂鼓碎的萧瑟。

  那时候的人们瑟瑟在半城烟沙中,恐惧着兵临城下的劫难,多苦的生存环境啊。

  可是,秦始皇依然渴望长生不老,要是在他赶上现在的这个美好年代,他有多舍不得这美好生活啊。

  想到这儿,钱小娴觉得自己真神经,对着雕像替古人操心,自己把美好生活,过得不也是兵荒马乱的战火硝烟的,不也是躲在这里恐惧的瑟瑟发抖吗?

  想到恐惧,她就想起,描写写到高嘉伟遇到老虎那一刻的惊恐,她没遇到过老虎,所以死了好多脑细胞想。

  想到老虎,钱小娴又拐到高鉴,他喜欢问——我是老虎吗?

  她又想起高鉴那天晚上看她的,说:“你的主角姓高。”

  钱小娴这才发觉,她里的男主角高嘉伟的名字里,有高鉴的高,有林伟的伟。

  在自己写了半年之后,这两个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此时此刻,他们搅和的她有家不敢回!

  “滴滴滴——”

  一直担心的可怕的声音还是尖锐的叫了起来。

  钱小娴看着手机,不敢接。

  原来,刘浩担心钱小娴,打电话给钱小娴的母亲,问她钱小娴到家了没有,在家里正美滋滋等好消息的钱母,顿时愤怒了。

  她只给钱小娴拨了一通电话,没接通,她就认定这死丫头不接。

  钱母也不费劲拨打第二遍了,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她的小九九,她直接从微信发语音——给我滚回来。

  钱小娴苦着脸,只好回:“我再溜达一会儿,现在还没胆儿回家。”

  “啥时候有胆儿!”

  “你要是保证,我回家不吼我,不说我,不收拾我,我就回家。”

  “钱小娴,我不敢收拾你,我收拾我自己行了吧!”

  钱母发完一条语音,立刻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照片是钱小娴家的地面,上面放着一条绳子。

  “我的妈呀,你可别乱来,你的腰刚恢复得能生活自理了,你可别作,我的妈呀,你要摔个好歹的,你又得天天在床上躺着,你想害我呀,我可害怕了,我回家。十五分钟后准时到家。”

  钱小娴刚用语音回了母亲,表哥的电话就来了。

  “舅妈说你没在家,你在哪呢,我喝酒了,林伟回家顺便送你。”

  我的天啊,钱小娴心不说,表哥可真能整事,我躲林伟还来不及,你让他来送我?

  “我马上就到家了。”

  钱小娴说了一句之后,赶紧挂了电话。

  刚出广场,天就下起雨来。

  一进家门,钱小娴就喊:“妈,这雨也和我作对,到家就停了,这是老天爷再惩罚我吗?你看看我衣服都全湿了,记得上学的时候,我同学写作文写到挨雨浇,就说她像一只落汤的鸡,当时我怎么也想象不出落汤的鸡是啥样的……”

  “少废话,说。咋回事。”

  母亲瞪着她:“少给我叨叨别的,你以为还能逃过去,咋的,你以为你像平时犯了一个小错,我睁只眼闭只眼的,不和你计较,是吧。”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