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50章 又是一场虚惊

第50章 又是一场虚惊

  听了母亲的话,钱小娴心想,躲都无处躲藏的暴风骤雨,马上开始了。

  她甩了甩头发上的水,脱了凉鞋换上拖鞋,她故意不看母亲,嘟囔着进了洗手间。。

  “一点都不心疼你闺女,大晚上的,在雨中疯子似的跑,多可怜啊,你还吼我,我洗完澡换完衣服,你再吼不行吗?人家晚饭还没吃呢,渴的我就差喝雨水了。”

  钱小娴嘟囔着进了洗手间。

  她故意磨磨蹭蹭的拖延时间,可是,肚子抗议,一直咕噜噜的叫唤。

  足足拖了半小时,她吹完头发走出来。

  母亲指着餐桌说:“你表哥给送来的,吃吧。”

  “啊?我表哥来过?”

  “他刚到饭店就先给我订了外卖。”

  “你吃了吗?”

  钱小娴看了看饭盒,一个鱼香肉丝,一个素三鲜,一个糖醋排骨,都是自己爱吃的。

  她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咬一口,一抬眼看到母亲正看着自己,她讨好又献媚的笑笑:“老妈,你吃了吗?”

  “吃了,你还算有良心,知道我吃饱了,你再逃跑。”

  “就是,等我吃饱了,我一定老实交代。”

  风卷残云一般,钱小娴把三个菜吃得快见了底,她给自己解释说:“从中午到现在,水米未尽……”

  母亲眼睛不眨的看她吃完了饭,然后,迫不及待地说:“好了,说吧。”

  钱小娴从纸抽里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妈,下午的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家具是……”

  “我说林伟。”母亲突然打断钱小娴的话,她瞪着她说:“别给我装傻。”

  “嗯,等会儿再说那事,这先说好事情。”

  赶紧打岔!

  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说时迟那时快,钱小娴推起母亲进了卧室,她转着脑袋感慨:“呀,这么好看的家具。”

  钱小娴不容母亲说话,接着连珠炮一样说:“这事吧,就是民宿住的那人,把我的卧室租给剧组了,每天五百呢,他还说拍完之后,家具就给咱用了。”

  母亲的脸立刻落出笑容:“还有这好事?那家具可贵了,你杨红姐说,那床是欧式雕花的,实木的,贼贵,好像说林伟媳妇就是要这样的床。”

  听母亲一口一个林伟媳妇,钱小娴听着不顺耳,但是,她也不敢接茬。

  又听说这床很贵,钱小娴突然觉得不对劲了。

  她仔细看看。

  床是现在流行的法式雕花的软床,米黄色的色调,高档时尚。

  她赶紧拿出手机搜了搜,然后,她又查了衣柜,写字台,电脑椅。

  这么贵的家具拍完电视剧就不用了?

  她突然想起高鉴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我问过了,床他们不会用,就是用一下房间的场景,所以,也无所谓。”

  笑话,拍摄场景,用得着买几万元的床,拍完了,还不要了,高鉴真是把自己当弱智哄了。

  之前,村里也经常来取景的剧组,他们拍摄的场景都是怎么节省怎么制备,就是不得不制备,也不会白送别人的,何况是价值几万元的家具?

  “能查到价钱?”母亲问。

  “具体的也查不到,反正挺贵的。”

  “拍一部电视剧能赚多少钱啊?”

  “赚很多吧,他们聘请明星,一集好像都百万呢。”

  “一集电视剧不到一小时,就出来走几圈说几句台词就百万,那顶咱多少盒饭啊。”

  听到盒饭,钱小娴突然想起高鉴不让她再做盒饭了。

  这事,她得赶紧通知对方。

  母亲听说她不做盒饭,有些惊讶:“好好的咋不干了?”

  “剧组要在咱家拍电视剧,没法做。”

  “这卧室的租金比做盒饭赚的多,还不累,也挺好的。”

  钱小娴打电话和对方说明情况,那个王老板很爽快的说没事,还说改天请你和你哥吃饭啊。

  到三婶这儿就墨迹了,她说,她在北京呢,你再替三婶干几天,又不白干,你叔和他们天天在一起,这突然给断了口粮,不好说呀,在外打工的不容易啊,那些伙计们可是夸你做饭好吃,他们怕我回去再给他们做呢。哎,你要实在不愿意干呢,你去找找,看看谁想干,

  钱小娴挂了电话为难的看着母亲:“咋整?”

  “这老娘们,我早就知道她这样,用人朝前,用不着朝后,一天天的,光耍嘴皮子巧使唤人。”

  钱母想了想,说:“明天我还是求你胖婶找找去,她门路宽,明天还给他们要外卖,要好点的,大不了咱赔几块,免得三婶那张破嘴回来说三道四的。”

  “行。”

  不管怎样,钱小娴都不能做了,恶魔债主比三婶要可怕多了。

  处理完了盒饭的事情,钱小娴看着家具又犯愁了,一定是高鉴捣的鬼,他到底要干什么呀。

  钱小娴在屋里转了一圈,突然发现母亲盯着她,她又心虚了。

  “怎么了?”

  “你给我说实话,你和在客户是不是有啥事?”

  “妈,你瞎说啥呢。”

  钱小娴扭头望望门外,急眼了。

  “小点声,胖婶不定啥时候就冒上来。”

  “别打岔。他们把你被子衣服拿民宿干啥呢。”

  “那客户说,新家具有甲醛,他出差不回来,让我在民宿住,我说和你睡,他怕我码字影响你休息,他说,让咱说了算,东西在民宿呢,一会儿,我拿过来就是了。”

  “我就奇怪了,他一个大董事长这么闲吗?还管这事?他凭啥对你这么好?”

  “他……他说不让我坐盒饭,说我给别人做饭,就不好好给他做了,所以……”

  “他的公司叫啥名,你给我说过吗?”

  “旭日圆有限公司。”

  “他这么年轻就当董事长了?”

  钱母满眼狐疑,不停的追问:“哪有这么年轻的董事长?”

  “他爸有病了,才让他接替的。”

  “你咋知道的?”

  “妈,你干啥呀,审问犯人呢,他是公众人物,他的资料铺天盖地的到处都是。”

  “天啊,这么个大人物,来民宿干啥,他这么好心给咱联系租房子干啥呀,他对咱这好干啥呀。”

  钱母飞快的从上到下飞快的扫了钱小娴一眼说:“你给我老实说,是不是他和你……”

  钱小娴这时候突然想起脖子上的项链,她赶紧捏住衣领躲到一边说:“妈,你满脑子乱八七糟的东西。”

  “不是我想,这事情明摆着,我看你最近不对劲,你今天又不见林伟,你是不是被他……”

  “妈,你,你不许乱说呀,人家可是有身份的人。”

  “我看电视剧里,有钱的大老板,好多都在外面养个小的,你老实给我交代,他是不是也想让你当他的小三……”

  “我去,妈,你可真会想象,他连小一小二还没有呢,哪来的小三。”

  钱小娴让母亲说笑了。

  “别瞎想了,你闺女是那么好骗的吗?再说了,他不是那种人,他还没结婚呢,他心眼挺好的,对了,表姐没和你说嘛,他还是晨晨的救命恩人呢。”

  “是他救的晨晨?真想不到啊。”

  钱母看钱小娴满脸的淡定,不像有啥事,自己这么诈唬也没什么破绽,她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下来说:“这么大的事,你表姐都没和我说,也不知道她一天天的忙啥呢。”

  “是呢,都忙。”

  又是一场虚惊!

  钱小娴着急啊,怎么尽快结束这场较量呢?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