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51章 戒指不见了

第51章 戒指不见了

  钱小娴在卧室转了一圈。

  她故意吸了吸鼻子,然后凑到母亲的轮椅旁,说:“妈,你闻着屋里有味吗?”

  “有点。”

  钱母也吸了吸鼻子说:“这屋子是得晾几个月才能住,屋子小,家具多。”

  钱小娴又看了看满屋子崭新的家具说:“这么贵的家具也会有甲醛吗?”

  “多贵也是新的,新的东西都有甲醛,还是注意点吧,现在各色的病贼多,专家也说,和装修污染有关系。”

  “那我去民宿把被子拿回来,放到你屋子去。”

  钱小娴说着推母亲进了她的房间,随手拿遥控器打开电视。

  “妈,给你遥控器自己找,你看啥电视剧呢。”

  “没好看的电视剧……”

  母亲不停地换着频道,她忽然停在了一个介绍上海的纪录片的频道。

  只是几秒,她突然扭过头来说:“这阵子,忙的,你还没给我说……”

  “妈,我还忘了问,你和王伯伯那事咋说了。”

  钱小娴怕母亲又要问林伟的事情,她赶紧捷足先登。

  “他就来过一个电话,也没提起取扯证的事,人家和闺女在上海玩的乐呵着呢,给我发了一张在东方明珠照的相片,嘴巴笑得都咧都耳根了。”

  钱母指着电视说:“就哪就哪个地方……”

  钱小娴看出母亲的失落,也看出她眼中对外面世界的渴望。

  “等剧组这笔钱到手,我也带你去上海,刚才在火车站我真想买张车票,可是一想没带身份证,也没带你啊……”

  钱小娴说完,才发觉自己又说错话了,提什么火车站,火车票啊。

  刚刚拼命的逃出相亲逃跑的话题,转眼,又自投罗网了,还有就是租房这笔钱,还有个80万的大窟窿等着呢。

  真像高鉴说的,自己智商特低?

  母亲似乎并没觉得钱小娴的话不对劲。

  她听到上海两个字,眼中顷刻闪过一道光辉,也只是瞬间,绽开的脸蛋又耷拉下来,眼中的光辉也烟花散去。

  “就我这样子,咋坐火车?我和你王伯伯说也想弄个简单的婚礼也想买个戒指,他说,你这样子怎么婚礼啊,都这个年级了,就别在意这些形式了……”

  戒指!

  就像一声炸雷,钱小娴突然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我的床呢?”

  “干啥一惊一乍的。”

  钱母被下了一跳,说:“你的床扔到后院棚子里了。”

  “床上的东西呢?”

  钱小娴的声音都颤抖了,她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她把戒指塞到枕头下,忘了收起来。

  “床垫褥垫都在棚子里呢,床单包着被子枕头,他们给拎到民宿去了。”

  “我的……”

  钱小娴说着冲了出去,她打开后院子里的灯,看了看倒立在棚子里的床,她在床底下看了看,然后,又在院子里搜索了一边。

  “旺旺……”

  黄毛看见钱小娴,哼哼唧唧的摇着尾巴,跟过来跟过去,见她停下来,就凑到她脚边蹭,拱,嗅。

  黄毛是一条白色的普通小狗。

  一年前,钱小娴出去买菜,这条小脏乎乎的小狗,一直跟着她。

  母亲说,它这是和你有缘,来给你报恩的。

  不喜欢狗的母亲,还亲自给它洗了澡。

  洗完澡,灰黄色的小狗变成了雪白,挺好看。

  这只被取名黄毛的小狗,成了钱小娴家里第三个成员。

  但是,母亲真心不待见它。

  黄毛有点坏,不过,它老实欺负硬的怕。

  门口有人路过,它冲出去对着人家狂叫,看到躲着它的老实人,它嚣张的追过去。

  遇到脾气爆裂的一句大吼滚开,看着对方要撕它的架势,它扭头缩回到院子里,叫的气焰也逐渐熄灭。

  胖婶来串门,它也是凶巴巴的往上扑,母亲说,黄毛不咬人隔应人。

  黄毛还不爱洗澡,每次洗澡都撕心裂肺的叫唤,母亲本来就洁癖,尤其更讨厌狗毛之类的毛毛,钱小娴只好在后院的棚子里给黄毛搭了一个小窝。

  黄毛作为一条流浪狗,也不矫情,好像也有自知之明,知道钱母嫌弃它脏,它很少进正房,在院子里溜达够了,就去窝里睡懒觉。

  似乎,黄毛很满足这种安逸的生活,并且享受着。

  钱小娴忙,也时间管它,只能这样瞎养活着,她对母亲说:“它黄毛真没眼光,找个有钱的主人不好吗,非要来咱家受苦。”

  母亲叹了一口气:“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旺旺……”

  “跟着捣乱,讨厌。”

  钱小娴找不到戒指本来烦躁不安,她提起趴在脚上的黄毛扔到棚子里,关上门:“给我老实在里面待着。”

  黄毛不停的用爪子挠门,嘴里还是不停的叫着。

  钱小娴从后院找了两遍,又回到卧室看了看,既然没掉到地上,那一定在床单里。

  想到这里,她慌里慌张的往外走,母亲摇着轮椅跟了出来说:“到底啥丢了,看你急的。”

  “嗯……U……盘……”

  钱小娴皱了一下眉头,撒谎不带打草稿的,她啥时候变成这样了!

  遇见高鉴之后,怎么会这样,钱小娴的心在冒火,80万够吓人的了,千万别再加了上一个戒指,那就真的要命了。

  来到民宿,她鬼使神差的先跑到高鉴的卧室查看,。

  然后,她才进了其余的两个大客房,最后,她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了自己的东西。

  她疯子似的扑过去。

  被子和枕头放在一起,她先打开用床单打包的包裹,里面是她所有的毛绒玩具。

  没有戒指。

  钱小娴又发疯的找了一遍,被子枕头摊满沙发,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更是可怜的趴在地上。

  钱小娴瘫坐在沙发上,眼泪又不由自主的留下来。

  昨天晚上,怕母亲看到戒指,她曾用小毛巾把戒指盒包上,塞进枕套的最里面,后来,她觉得还是不安全。

  而且,万一高鉴回来了,她还得回家来取,于是,她又从枕头里掏出戒指盒,放到包里。

  后来,自己鬼迷心窍的拿出来得瑟,她把戒指戴在手上,戒指盒放到包里,然后,她躺在床上欣赏,然后……

  钱小娴的脑海不停的回放着有关戒指的影像,她的大脑乱的像一锅粥。

  发了一阵儿呆,她给母亲拨了一个电话,可是占线,过了几分钟,她又拨过去,还占线,一定是和表哥表姐说今晚相亲的事呢。

  又过了将近40分钟,钱小娴还是没打通母亲的电话,真能聊,几个人一定算计自己呢。

  哎,想想,这事办的真的无颜面对母亲和表哥,但是钱小娴管不了这么多了,丢了戒指更要命。

  钱小娴发消息过去:“今晚不回去了。”

  没想到母亲几分钟之后回复:“锁好门。”

  啊?钱小娴以为母亲会一大顿的痛斥,然后恐吓威逼,最后强行押解回家。

  没有,母亲很痛快的答应了。

  母亲越是反常越可怕,估计,明天又是一场暴风雨。

  管不了那么多了,钱小娴必须让自己得尽快静下心来,想想项链到底丢在了那里。

  在等母亲电话的空挡,她的大脑一直没闲着,她甚至想起语文课本上莫泊桑的《项链》。

  她真的希望高鉴给自己的这条项链也是假的该多好,不值钱,那样,丢了他也不找自己赔偿。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