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54章 林伟要来

第54章 林伟要来

  方圆的电话是来求助的。

  原来,她放假回家的第一天,就受不来父母的战火,她想来钱小娴家避避难。

  钱小娴和方圆聊着的时候,母亲在一旁眉头紧锁。

  过了一会儿,钱母沉着脸摇着轮椅出去了。

  又一会儿,她见钱小娴还和方圆在聊。

  她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小娴,你还没吃饭呢,赶紧的,饭菜都凉了。”

  方圆在电话里听到了,问:“你家这么早就吃午饭了?”

  钱小娴说:“不是,我早饭还没吃呢?”

  “啊?你这么忙吗?”

  “嗯,先挂了吧,等你来了再说。”

  钱小娴看母亲脸色不好看,很识趣的挂了电话。

  她知道母亲不喜欢方圆,嫌方圆没眼力见,也看不出眉眼高低,来了就不想走太烦人了。

  “妈,早上,你做啥饭啊?”

  挂了电话,钱小娴来到厨房,饭桌上放着一碗鸡蛋羹。

  “哈,我爱吃的。”

  钱小娴端过鸡蛋羹,她拿起汤勺舀了一口说:“好吃,我最爱吃鸡蛋羹了。”

  从今年春天开始,钱母的病好多了,她自己能从轮椅爬上炕,也能在轮椅上坐着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她看钱小娴这么忙,她有时候还会做简单的早点,现在家用电器很先进,她在轮椅上都能操作。

  钱母本来就是勤快人,病好一点立刻闲不住了。

  钱小娴看母亲还沉着脸不说话,她又说:“妈,你知道我为啥爱吃不?因为小时候你经常给我做,那时候,还有我爸,那时候……”

  “哎……”

  母亲却突然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

  “昨晚上我给你王伯伯打个电话,他说还要等几天才回来呢?”

  “人家好容易出去玩一趟,还不多玩几天?”

  “昨晚上我打电话,问起扯证的事情,他又支支吾吾的,这和闺女在一起玩的这么乐呵,估计把我这事给忘了,哎,都说半路的夫妻就是不行,要是不领证的更扯淡,到啥时候,人家才是一家人啊。”

  “妈,你也一样啊,他也取代不了我在你心中的位置,这叫血浓于水。”

  “等过一阵儿,我也带你去玩儿,不就是东方明珠吗,咱也去。”

  “我想去深圳看看。”

  钱母说着的眼窝突然湿了。

  深圳,那是父亲打工的城市,钱小娴心里一阵儿难过,那个伤心的地方,住着那个被母亲一天咒骂八百遍的人,却依然是她的牵挂。

  “妈,要是这个王伯伯不合适,就算了。”

  钱小娴突然好奇地问:“你们聊过几次?我咋一次都没遇见呢。”

  “他来过家里几次,大多数时间就是打打电话聊聊微信,他说,过几天搬过来,就能天天见面了。”

  钱小娴这才想起,母亲这阵儿晚上的确不怎么粘自己了。

  “你们能聊到一起吗?”

  母亲叹了一口气说:“都这年龄了,也没啥聊的,大多数时间是他在说,我听着。”

  钱母说起王伯伯,又来了兴致,她满脸含笑的说:“你王伯伯懂得也多,哎,女人啊,找对象就是要找个优秀的,找个自己崇拜的,你看你爸,啥也不懂,他还没有自知之明,他又找了一个能咋的,那女的除了年轻一点,不也就是一个打工的?”

  钱小娴没接茬,她理解母亲,她就是想找个优秀的男人气气她爸。

  优秀的男人?

  高鉴的名字又突然冒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论在哪里,不论干什么,那个名字随时都会跳出来。

  她又想起刚才母亲的那番话,

  钱母看钱小娴盯着她,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喜形于色了,她收起脸上的笑说:“这个岁数了,真不应该,可是,你胖婶说,她去当媒婆的老姑家,说了咱家的情况,她姑说,像咱家这样单亲家庭,找对象真是一大缺陷。”

  “单亲咋?”

  “她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容易有问题。”

  “我的性格有问题?”

  “你没有,但是对方会这么认为啊,我也说不清,反正你胖婶说,现在好多人一听说单亲家庭,立刻就给拒绝了。哎,所以,我才听了你胖婶的,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可是……你……你这样,他不嫌弃你坐轮椅吗?”

  “要说呢,难得遇到这么一个人……”

  母亲说着情绪又低落起来。

  钱小娴赶紧打岔:“昨天林伟说的那个老中医星期几坐诊啊?”

  “哎,林伟昨天说了,今天你表哥就去挂号预约,可是,没挂上,听说,生病了。”

  “啥病?啥时候能坐诊?”

  “那谁知道呢,都八十多岁了。”

  “那咱就找别的中医再看看。”

  钱母说:“林伟今天去他老舅家了,看看还有没有当年的药方子。他还没来电话呢。”

  “他给你打电话?”

  钱小娴愣了一下说:“不是通过我表哥转达?”

  “笑话,电话这么方便,还转达什么呀?”

  钱母也看钱小娴一副看外星人的架势说:“奇怪,林伟莫不是真的生你气了,你俩又有电话又有微信的,咋不联系呢。”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

  钱小娴赶紧打岔。

  下午的时候,林伟来了电话,说找到药方子了,一会儿他送到胖婶家。

  钱母说:“你赶紧的洗脸化妆,你去取,人家这么卖力气,你不得感谢一下啊。赶紧的,一会儿咱俩一起去。”

  钱小娴憋了半天没说话,她怀疑这是一个圈套,但是,她又不好说什么,人家给自己母亲找药房,自己却不闻不问,的确说不过去。

  钱母说着也去洗漱间洗脸,钱小娴说:“我的包在民宿呢,我去那洗了,他来了你给我打电话吧。”

  “你就不能主动打个电话问问?”

  “好的好的。”

  钱小娴一听母亲的口气又不对劲了,赶紧答应。

  回到民宿,她的心才突然安静下来。

  这才想起,晚上的盒饭还没着落,也不知道母亲让胖婶联系了没有,今天的还是叫外卖吧。

  因为戒指的事情,还惊魂未定的。

  她开始收拾客厅,本来,她想把自己的被子抱回家,可是,一想方圆要来,自己的卧室有新家具,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能。

  可是,三个人挤在母亲的炕上,虽然不是很挤,可是有洁癖的母亲怕是受不了,一天两天还行,方圆那可是长住大使,不开学绝不主动说走的。

  想到这里,她把被子放到北边小客房。

  民宿一共有四个卧室,一个是高鉴住的,房间是一张双人床,另外就是一铺大炕的的一间,另外两个就是那种榻榻米的。

  她想,方圆要是来了,干脆他俩就住在那两个房间,两个房间紧挨着,晚上还能互不打扰。

  钱小娴也想了,盒饭不做了,自己冷落几天的小说,也应该开始写了。

  她不想和方圆在一个屋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高鉴。

  (//)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