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55章该怎么开口

第55章该怎么开口

  砰砰砰——

  钱小娴刚把被子,和一堆毛绒玩具放到客房,门口就传来敲门的声音。

  因为高嘉这几天不在,她进来的时候就关了院门。

  她以为是方圆来了,打开远门,是几个陌生的人。

  民宿门口,停着一辆摄影车和一辆大轿车,轿车的车身上写着几个大字《许你一个未来》摄制组。

  钱小娴这才想起高鉴和她说过的事情。

  这时候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电话是高鉴的助理杨文元打来的。

  杨助理说,他太忙,不能过来了,他和钱小娴介绍了院落和卧室出租的事宜。

  租期从今天就开始了,而且,下午就有几组镜头的拍摄任务。

  一阵忙碌。

  因为摄制组要整个前院的场景,他们要在房顶放一台摄像机,钱小娴只好给他们联系梯子。

  这是民宿第一次接待摄影组,钱小娴觉得很新鲜。

  她坐在角落里,安静的看剧组的工作人员布置场景,这时候,一个配角拿着一本厚厚的台词坐到她旁边。

  她伸着脖子望了望,对方感觉到了,给她一个微笑。

  她笑着问说:“背台词?”

  从对方的嘴里,钱小娴也知道了故事梗概——

  《许你一个未来》讲的是一起长大的一对好朋友,男二号高尚长得帅家境普通,男一号詹添祥长相一般家是豪门富少。

  他们一直到高中同学都是最好的哥们,感情好到,只要对方喜欢的东西一定先给对方。

  这种谦让一直到大学,直到遇到秦晓月。

  秦晓月最先遇到高尚并且相恋,后来她又劈腿詹添祥……

  为此,一对好兄弟越走越远。

  最后,詹添祥得到秦晓月之后,还是无情的抛弃了她。

  这时候,秦晓月终于懂得,那个许你未来的人,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可是,高尚已经和一个追求他的女孩结婚了。

  他对秦晓月说:为什么失去后,你才懂得珍惜?晚了。

  以前,钱小娴很少看言情剧,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竟然开始对爱情故事很着迷。

  夕阳西下,天空上大片的云朵,层层叠叠的,被夕阳的余晖镀上了一层绚烂的光。

  天色暗淡下来。

  钱小娴打开院子的灯,这时候,已经有几个场景开始拍了,钱小娴看了一会儿,又拿起那个演员放在凳子上的剧本,看完一集还想看下一集,停不下来。

  滴滴滴——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钱小娴才如梦方醒。

  她看看四周,怕影响剧组的拍摄,她回到民宿的客厅才接通电话。

  “哎呀,妈,忙的我还没洗脸了。我马上洗脸去。”

  “死丫头,天都黑了!别洗了,林伟走了。”

  母亲说完挂了电话,语气里都是对她的不满。

  哎呀,天啊,钱小娴惊呼一声。

  回到家,她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蹑手蹑脚的走进母亲的房间。

  母亲靠在炕头的被垛上发呆。

  钱小娴小心翼翼地说:“咋,他走?”

  “不走,还等你管饭啊。”

  “药方送来了?”

  钱小娴拿过来,那是市中医院的病历本,她翻开第一页患者的名字是胡志玲,年龄75岁。

  后面医生写得病历和开的药方,她一个字都认不出,她不明白,为什么医生的书写自成一体?

  “哎,都说一个姑爷半个儿啊。”

  钱母也看着病历本,她叹息:“真应该找个姑爷了。”

  “这说药方呢,你提什么姑爷啊。”

  “这不是药方和姑爷有联系吗?

  ”钱母白了钱小娴一眼说:“女儿就是不如儿子好。”

  “怎么不如了。”

  “这一下午,林伟从他姥姥家开车到咱家,然后又开车去了一趟中医院,他还带着我呀。”

  “他带你……去的?”钱小娴没想到会是这样。

  “嗯呢,正赶上电梯坏了,他背着我上的三楼。”

  钱母说着就掉起了眼泪:“当时我差点哭了,我要是生个儿子,用得着陌生人背我吗?你说我多不自在?你说,你能背我的动吗?你要是答应相亲,你们成了一家子,那姑爷背我,也不至于尴尬吧。”

  “我160斤呢,林伟背着都没费劲,哎,上哪找这么好的姑爷啊!”

  “哼,一口一个姑爷……妈,你咋不给我打电话,我也好跟着去啊。”

  “你不是忙吗?民宿门口停了一堆车,一堆人。”

  原来,下午林伟给钱母送来药方,可是胖婶说,药这东西可不能瞎吃。

  林伟只好带着林母和姥姥的药方去看了中医。

  因为钱小娴母亲不是单一的腰间盘突出,还有摔伤造成的错位,医生说,这药不算对症,不过,可以缓解减轻症状。

  医生建议吃2个疗程,林伟买好了药,又把钱母送回了家。

  母亲说:“我出去的急,没带钱,我手机又没支付宝,钱都是林伟花的,该咋办,你应该知道吧。”

  “奥,知道了。”

  听着林母的一番话,钱小娴的心是说不出的感觉,突然的措手不及。

  一个背着自己母亲看病的人,怎么不会好感呢?

  虽然这好感和爱情无关。

  钱小娴也见过他的人,听过他说话,这个人是自己的相亲对象,命运有意安排他们可以选择一下。

  可是,她逃跑了,可是,不逃又怎样?

  她想起那可恶的条例,还有那个制定条例的冤家,一个让自己悄悄牵挂的冤家。

  整个下午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她竟然莫名的孤独,她看别人的爱情故事,可是脑海里却是高鉴和她。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钱小娴给母亲熬了药,又在熬药的空挡给工地上的民工订了外卖。

  可她就是不想给林伟发消息,该怎么开口啊!

  母亲后来摇着轮椅,来厨房看了几次,她也不怎么说话,心事重重的。

  钱小娴只好没话找话:“妈,我也学个车本吧。”

  “你有车呀。”

  “以后会有吧。”

  “你有时间啊。”

  母亲的话带着枪药味,哎,钱小娴心想,完了,只要她不答应和林伟事情,以后怕是没好日子过了。

  她想了想说:“林伟买药花了多少钱,我给他转账。”

  “你没长嘴巴吗?你不会去问吗?”

  钱小娴心里连连叫苦,这时候,黄毛旺旺叫了两声,它用爪子挠沙门。

  钱小娴拿起一个不锈钢的小盆,盛了一碗饭加上剩菜,打开纱门放到门口。

  黄毛想从门缝里挤进来,钱小娴伸手把它推出去说:“在外面吃吧,你妈生气呢,你就别再火上浇油了。”

  后院没开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草丛中蟋蟀的叫声,此起彼伏。

  夜风抚过,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凄冷,黄毛安静的吃着,它的影子在黑暗中显得瘦小无助。

  “下午林伟来的时候,黄毛没叫,就趴在后面沙门上直勾勾的望着他。”

  钱母的轮椅就停在后门口,她一直安静的看着黄毛吃饭,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话。

  钱小娴哭笑不得。

  怎么办啊,母亲和林伟妈是一样的症状,相思病了。

  “嗯,知道了,和你一样,喜欢他。”

  钱小娴把熬药的砂锅端下来,放到桌子上,把药倒进小碗里说:“太烫了,等会儿再喝。”

  说完,她拿着手机要走。

  母亲问:“干啥去?”

  钱小娴头也不回地说:“给你姑爷打电话去。”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