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60章 真是折磨人

第60章 真是折磨人

  高母看钱小娴支支吾吾的,她着急了。

  “啊,难怪高鉴说你折磨人,还真是的。”

  高母说着把戒指拿起来,塞到钱小娴的手里。

  “99万的一个戒指给你买了两个,你丢了一个,还不告诉你丢了,我都感动了,他怎么就感动不了你?你知道吗,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杨助理不许说出实情,他这是心疼你怕你有负担,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情商也真是低,哎。”

  高母看钱小娴还是不说话,她叹了口气说:“以前他用八十万要挟你,现在,他拼命隐瞒你,他这是真的动心了。”

  高母说完,看钱小娴还是呆愣着,她眉头一皱:“我的妈呀,你这丫头,真是折磨人。”

  “不行……”

  钱小娴还是拼命摇头。

  “你说为什么不行?你一口一个不行,你就这么讨厌他吗?我觉得我的儿子蛮优秀的,你没有说不行的理由。”

  “不,也不是讨厌……”

  钱小娴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说:“我就是觉得接受不了,他,有点太……”

  钱小娴找不出婉转的词语,总不能说他霸道他强势他总是做些让自己接受不了的尴尬事,说他在一起总觉得危险随时袭击,说就像身边有只老虎。

  “太什么?”

  “就是在一起的时候有点怕……总是感觉有危险……”

  “哈哈……”

  高母突然笑了起来,她向钱小娴跟前凑了凑,说:“难怪他说你脸红的样子特好看,还真是。”

  “啊?他说?”

  “是,他都和我说了,刚见到你就冲动了,他刚开始就是新鲜好奇,你越躲,他越是想逗你。”

  高母心无城府的笑着,她的脸上竟然也透出几分天真。

  “说真的,高鉴真的没有恋爱经历,当然,我觉得他那个青涩的小初恋也不能叫真正的恋爱,他还因此受了伤,这么多年,他躲着女人就像躲避瘟神一样,偏偏还有很多女人拼命的追,他都女人恐惧症了,直到认识你,他突然就开窍了,你说,他又没追求女孩的经验,他就拿出这么多年,女孩子扑他的速度,没想到他吓到了你,我也说他,哪有刚见一天就……”

  钱小娴越听越不对味。

  高母的话里的意思,就是高鉴把他们遇见的经过全说了,而且连那些难为情的小细节也说了?

  钱小娴又开始想满地找缝隙,没想到钱母的下一句话,让她更无地自容。

  “高鉴吧,不仅有轻微的洁癖,他还感情洁癖,他之所以着急,他说,他看你着急结婚,一个接一个的相亲,他怕你先……”

  “没相亲,没相过……就是别人给介绍没办法……”

  钱小娴更不淡定了,高母连这事都知道了,看来,高鉴还真的是认真了。

  “你母亲在家吗?我还是想见见她。”

  高母看了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司机还在外面等着,我和你母亲商量一下你们的婚期,还有就是,高鉴之前和我说起你的时候,我说你的文化水平太低了,作为未来董事长的夫人,怎么也得本科毕业,高鉴的意思是想送你去美国上学,你考虑一下,你母亲是一起去,还是找个人照顾她?”

  滴滴滴——

  这时候,高母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看说:“高鉴啊,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你才回复,你就这么忙吗?”

  钱小娴听着他们的聊天,心想,昨晚上,高鉴不仅没回复自己,原来,她母亲也没回复。

  她侧耳倾听,可是,电话里高鉴的声音太小了。

  这时候高母对着电话喊起来:“你不是说,以后不喝酒了吗,我不是答应你娶她了吗?你答应我的,只要我让娶她,你从此不喝白酒,不吸烟,不和你爸吵不和周晗吵,不乱花钱吗?”

  “什么?”

  高母瞪大眼睛,质疑道:“不会吧,周晗也去北京了,昨天下午还和我通过话呀。”

  高母对着电话答应了几声,看了看钱小娴,然后对着话筒说:“没,我没去民宿,我在家看电视剧呢,好了,你赶紧休息一下吧,周晗没事吧,脱离危险了吗?嗯嗯,我这就让助理订票。”

  高母挂了电话,拿起包站起身说:“你和你母亲说说我的意思,等我再联系你。”

  她把手里的戒指放到茶几上说:“这个收好了,别让高鉴知道我来过,我有事,走了。”

  “哦。”钱小娴也赶紧站起来,说:“阿姨,你慢点走。”

  说着,她还是头前引路,一直把她送上汽车。

  回到民宿,剧组导演刚喊了开始。

  钱小娴只好站到一旁,打算等这段戏拍完再进去。

  女主角和男二号正在餐桌旁吃饭。

  男二号微笑:“你看,阳光,蓝天,空气,美景,通通都是免费的,还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

  女主角瞪了男二号几秒,突然她把男人面前的一碗面条推开说:“好,今天,你就喝西北风,我看你还怎么开心?”

  “穷开心也是开心啊。”

  “好一个穷开心,哼!我的开心就这么廉价吗?我的青春就这么廉价吗?”

  女主角霍的站起身,抄起桌上的一杯橙汁直接泼到男人头上说:“你除了一张会甜言蜜语的嘴巴,还有什么?”

  “我有一颗爱你的心,还不够吗?我现在没钱,买不起lv,买不起香奈儿。我为了给你买这个口红,一个月的生活费没了,我已经吃了三个月泡面了,为了能给你买橙汁,我已经喝了三个月自来水了,你还让我怎么样?”

  “橙汁?等你能给我买红酒的时候,再来找我。”

  女主把空了的杯子摔在男主的面前,头发一甩,脖子一挺,扬长而去。

  “口红有个颜色就行了,你为什么在意名牌?秦晓月,你走了就再也别回来,秦晓月,你就是奢侈品!我特么还不想要了。”

  男二号说完,突然大叫一声,手里的玻璃杯子碎了,鲜血从他的手指间流了下来……

  “停。好,很完美。”

  钱小娴看着,心想,爱情原来这么复杂啊,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分分合合。

  不过,这女主也太过分了吧,一杯水久泼过去了,这哪是相爱的人,分明是仇人。

  钱小娴突然想起一句话,不是爱就是恨。

  她不由得想起高鉴,他和金岚也曾仇人一样分手了,高鉴好像也一直在恨金岚。

  难怪男二号恨到捏碎杯子,看着男二号流血的手,钱小娴心想,被分手挺可怜的。

  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拿了纸巾过去说:“天衣无缝,这血就像真的一样……”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看,是母亲的,她没接而是赶紧从后院回了家,一路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母亲要是问起刚才谁来了,该怎么办啊?

  高母的这些话,还有她和高鉴的那些事情,要和母亲说吗?

  可是,要怎么说呢?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