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62章 自带防火墙

第62章 自带防火墙

  为了摘下这项链,钱小娴也试验了好多方法,甚至动用钳子。

  可是,那上了锈的钳子没把项链夹开,反而把脖子碰掉了一块皮。

  她拿着手机,几次想给高鉴打电话,可是终究没拨出去。

  她不敢面对他,更不敢面对自己。

  她怀疑这戒指和项链真的有问题,就像有魔法一样,从早到晚它们带着高鉴的名字在自己的身体里折腾。

  钱小娴也知道,这是自己在开拖,自从高鉴走了之后,并不是像她之前诅咒的那样——一辈子都别遇到!

  不是这样的。

  他的名字每天都跳出来好多次,后来,她不得不把这种感觉叫想念。

  这样定义让钱小娴也吓了一跳,我怎么会想他?

  霸道的恶魔,自己厄运的始涌者。

  没多久,钱小娴还是败下阵来,她想起他对自己的好,特别他隐瞒戒指丢失,真的很感动。

  她仔仔细细的罗列了很多,甚至,把那些他的霸道他的坏脾气,她都能给他找个开拖的理由。

  有时候,爱真的是没有理由,没有道理的,所以,高鉴的不完美,并没有挡住他在她心中不断扩大的领域。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叛变了,完全站到了高鉴的立场,为他摇旗呐喊。

  这样矛盾着,拉扯着,三天过去了。

  然后,又是难熬的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高鉴,就像天边的一道彩虹,惊艳了一阵儿,突然没了踪影。

  好在,钱小娴早上去他卧室打扫,看到他的皮箱还在,洗漱间他的东西还在,她才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在这个世界上,他真实的存在着。

  就这样,白天忙忙碌碌,还算好过,可是到了晚上,心里还是没着没落的。

  她还是会无数次翻看手机,一部沉默的手机。

  自己在等待什么?

  自己之前都已经拒绝了人家,还在期待什么?

  钱小娴又想,这也不能怪自己的,要怪就怪她母亲,又来诱惑自己,让她又开始了幻想。

  想起高母拿来的戒指,钱小娴就火烧火燎的,这戒指太折磨人了。

  出去的时候带着怕丢了,放在家里怕贼盯上。

  这几天,她还一直百思不解的,之前那枚戒指怎么丢了呢?

  她又翻遍了所有的可能的地方,可是,还是没有。

  那可是99万啊,虽然高鉴隐瞒实情,没说让自己赔,可是从自己手里没了,真心疼。

  所以,老天保佑,这枚戒指千万就别再出什么差错了。

  这样提心吊胆的熬了几天,钱小娴实在忍不住了。

  她还真的有点想给他打电话,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感觉一下这个世界,他还在。

  可是,她还是没敢打。

  熬到晚上11点,她才壮着胆子,从微信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高先生,我想告诉你一下,民宿里不允许放贵重物品,你是不是把你的戒指拿走?”

  “扔了!”

  高鉴秒回,天啊,那就是意味着,他在,甚至现在就拿着手机对着屏幕!

  可是,7天了,他总共发给自己六个字——学习,学习,扔了。

  钱小娴生气了。

  原来他和自己不一样,自己在这里因为他倍受折磨,而他并不是真的在乎自己,他之前对自己说的做的,都不是认真的。

  这些天对他的那么美好,突然化成一团怒火,他凭什么呀?

  他招惹自己,害的自己没着没落的,他却像没事人一样,这么吝啬的回复两个字,还冷的刺骨。

  “自己来扔。”

  钱小娴也狠狠的回击过去。

  可是,等了半天,高鉴没有回复。

  钱小娴拿着手机抓狂,这个恶魔,现在自己开始心动了,他却一句话都不愿意和自己多说了?

  爱到深处,飞蛾扑火。

  这是最近钱小娴看到的一句话,当时,她想起周晗的执着,想起高鉴的话。

  那么多女孩扑过去,都没能成功的融进他的火焰。

  高鉴实在是太个性了,现在钱小娴受了冷淡,她才懂了,高鉴的这把火,自带防火墙。

  又过了两天,钱小娴20岁的生日来了。

  往年,都是四个小姐妹凑到一起,可是今年不行了,方圆和男友去旅行,陈娟在大学里兼职没回来,王萌学驾照因为2模没过,正在疯狂的补考中。

  钱小娴的生日宴只好自动取消,几个小姐妹说,人不到,心会到,小礼物妥妥的,你就在家等惊喜。

  母亲说:“明天你去商场买身自己喜欢的衣服,去看场电影,再吃个麻辣香锅。”

  “那你怎么办?”

  “我有王伯伯呢。”

  王伯伯从上海玩了三天,回来后他搬到钱小娴家的偏房,不过,他也没提登记的事情。

  钱母失魂落魄的熬了几天,见王伯伯又回来了,她居然也没表现出这几天的不满,脸上又绽开久违的笑脸。

  王伯伯开车带着母亲,又在市里最大的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特别他把钱母拍的片子发给他一个骨科的医生朋友。

  那医生说,钱母的腰不算严重,她这个年龄完全能恢复到正常水平,母亲就像黑暗中见到一缕曙光,就像深海沉浮的关头抓到一块木板,她的脸就像九月的菊花妖艳。

  她的轮椅停在院子里,一口一个老王,竟然和那人说不完的话。

  甚至,钱小娴感到,这几天,母亲依赖王伯伯明显的多于自己。

  这几天刚开始的时候,她和母亲住,可是,屋子多了一个人,母亲一宿一宿的不睡觉。

  钱小娴也不方便,为了掩饰脖子上的项链,她穿着高领衬衣,真是难受死了。

  她试探着和母亲说,民宿反正也没人,不如她先去那儿住几天,没想到,母亲二话没说的同意了。

  所以,母亲刚才的那番话,她听了很不是滋味,她觉得母亲不是真的想让她去商场,就是嫌弃她碍眼。

  她的心啊,就像掉进了大醋缸,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都给抛弃了。

  她酸溜溜地说:“要不,我给你定两张电影票,让王伯伯带你去看电影,我再给你们买一大桶爆米花?”

  “臭丫头,都老头老太太了,不被人笑死了。”

  生日这天,钱小娴把手机震动,睡得天昏地暗。

  三个小姐妹的礼物都被母亲签收了,她也懒得去看,什么惊喜,一定又是一堆毛绒熊。

  她是在客厅睡的,因为除了高鉴的卧室,就是那又硬又凉的大炕,另外两间榻榻米,也是铺了凉席,真不如睡在沙发上舒服。

  因为窗帘拉着,睡到屋里和外面一样黑,钱小娴才醒了,她想去洗手间。

  她半闭着眼睛爬起来,凭着经验往门口走。

  刚一迈步,就被一张伸长的大腿绊倒,结结实实的压坐在对方的大腿上。

  “哎呀,妈呀,你。”

  钱小娴刚要蹦起来,却被两只长长的胳膊拦住,一股高级香烟的味道就在鼻翼间。

  妙书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