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63章 戒指被发现

第63章 戒指被发现

  是高鉴的气息。

  钱小娴闪到一旁,打开了客厅的灯。

  突然的亮光刺眼,高鉴抬手遮挡了一下眼睛,钱小娴趁机去了洗手间。

  天啊,自己今天刚过来,他怎么又回来了?

  她在卫生间磨蹭了很久,听到他喊她,才不得不拍着湿哒哒的脸走进客厅,坐到离高鉴远一点的沙发里。

  高鉴坐到她旁边望着她。

  他的胡子看上去好几天没刮了,脸色也灰突突的,眼窝深陷,眼睛里的血丝清晰可见。

  钱小娴的神经经过凉水的刺激,终于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

  “你把钻戒和项链拿走吧。”

  “十天没见了,你的第一句话还是这个,除了这句话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你把项链摘下来吧,我怕我妈看到。”

  虽然钱小娴感觉出高鉴的语气带着情绪,因为着急,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说着从衣服里掏项链。

  “你就这么讨厌这项链吗?那好,我给你摘下来。”

  高鉴语调还是带着冷气,他粗暴的拽过钱小娴,伸手去解她的衬衣扣子。

  他的动作有点难以接受,钱小娴刚要反抗,可是一想,他要摘掉项链,必须解开衬衣扣子。

  钱小娴只好忍耐着,他扑过来的气息都带着怒火,他的眼睛瞪着她,钱小娴皱了皱眉头,心里依然喊的是恶魔,然后侧过脸,看着窗帘。

  高鉴的动作变慢,他解开第一个纽扣之后,他的目光又从纽扣移到钱小娴的脸上。

  “快点啊。”

  钱小娴感觉他不动了,她伸手掏出项链,把后面的锁扣挪到前面,可是一抬眼,发现高鉴的目光,她慌忙后退一步。

  “想摘掉项链就老实点。”

  高鉴把她又拉过来,他没有从前面解锁,而是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然后把项链拽到她后面的脖颈上。

  他的两只手掌搭在她的脖颈上,似乎有力度的拧动着,他的头在钱小娴脑袋上方,他呼出的气息,就在她的发丝上游离。

  钱小娴的姿势实在不舒服,为了不让自己的头挨着他身体,她不得不探着身体,可是,高鉴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她只好不停的催促:“你快点啊。”

  这姿势,钱小娴实在受不了,她不得不抓住他的衬衣,这样才不会让身体靠向他。

  “别动,这项链是特制的,锁扣是密码锁。正在想密码呢。”

  高鉴却不急不慌,两只搭在她脖颈的手,很休闲的拧着锁扣。

  又过了几分钟,高鉴拧着锁扣说:“密码不对,是不是我记错了?”

  煎熬中的钱小娴听了,突然觉得又被他套路了。

  她一只手伸到脖子后面推开他的手,另一只手也是从他背后,移到前面,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大声说:“你是故意的吧。”

  高鉴正沉浸在自己的小意境里,根本没想到她突然暴力一推。

  他不由得倒退一步,他凛冽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坐到沙发上,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然后,一阵儿猛吸。

  “你能不能把我想的好一点,我是真的忘了。”

  钱小娴侧过身,慌乱地扣好衬衣的纽扣,她的心跳加速,自己又把恶魔惹怒了,他会不会接着讨债啊,现在的债可能不是一笔了。

  “因为怕别人看到项链,睡觉也穿衬衣吗?”

  高鉴看钱小娴不说话,他接着问。

  “嗯。”

  钱小娴回答的很冷,她不掩饰自己对他忘记密码的不满意。

  高鉴没说话,而是突然掐灭香烟,站起身。

  钱小娴以为他要过来继续解项链,但是,想到刚才那场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双手抱着胸口,她希望他真的快点解开又抵触他的动作。

  “高先生,还要解锁吗?是不是想起来密码了……”

  “真的忘了。”

  高鉴看都没看钱小娴,而是径直走到客厅的门口。

  钱小娴看他要走,她却急眼了,项链还没摘下来呢,他就要这么走了,总得有个说法吧。

  她只好追问:“还有别的办法吗?”

  “有,你配合吗。”高鉴停下来,没转身,没回头。

  “好的好的。”

  只要把项链摘了,再受一次罪也行吧,长痛不如短痛,钱小娴豁出去了。

  “一言为定?”

  高鉴依然没转身,没回头,声音却是含笑的那种。

  “嗯,一言为……定。”

  钱小娴还是迟疑了一下,因为这句话没说完,高鉴似乎要转身了,她突然又担心起来。

  “哈哈……”

  高鉴突然笑了,他并没过来继续摘项链,而是侧着脸看着她笑。

  “你笑什么?你倒是快点摘呀,”

  钱小娴被他笑得毛骨悚然,天啊,笑里藏刀就是这样子吧。

  但是,她还是极力保持镇定,口气表现的无所谓,也无所畏惧。

  “以后你光明正大的戴着吧,就像我的一样。”

  高鉴的项链比自己的长,但还是若隐若现的能看到。

  “你的看不到名字,我的项链短能看到你的名字,我怎么光明正大的戴呀?别人问,我怎么说?”

  “还要我教你吗?你对项链领悟的不是很透彻吗?”

  “领悟?”

  钱小娴重复着,然后她一下就明白了:“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哪样?”

  “嗯……”

  钱小娴心想又钻进他的圈套了,他没让自己说自己的想法,而是说他的想法,那不是难为情吗?

  高鉴看她迟疑,他抿嘴一笑:“鉴在娴上,娴在鉴上,如果你不喜欢,你会把我们的名字放在一起,会光明正大的写在沙滩上吗?

  “不是不是,你理解错了。”

  钱小娴一着急,她竟然忘了自己怎么解释来着?

  “你别想狡辩,你认输吧,你真不是我的对手。”

  高鉴说着跨前一步。

  这几天,高鉴被周晗的事情心力交瘁,她极端的行为让他更加恐惧。他在医院陪着周晗,他的脑海里全是钱小娴的影子。

  她像酷暑里的一阵清风,带着自然而然的温度,不会像电扇空调那么快降温,但是,却是身体适合的温度。

  她又像冬日午后的一缕阳光,没有夏天的灼热,也不及春秋的温和,却撩的他越加渴望阳光的温暖,让他想索取,让他想恨不得拥她入怀。

  高鉴伸出大长胳膊。

  钱小娴却已经退到沙发前,她忽的拿起遥控器对着高鉴说:“你,你敢!”

  “钱小娴。”

  高鉴又跨到钱小娴的面前,攥住她的手腕把她扔到沙发上。

  “你有问题。”

  高鉴坐到钱小娴的旁边依然攥着她的手说:“赶快把你这本书完结,去女生网。”

  钱小娴他又转移到这个话题,她不解的问:“都什么呀。

  “你写男频文,你每天从男生的角度思考,你不觉的在变态的路上你越走越远吗?”

  “你瞎说,我怎么变态了?”

  钱小娴赶紧想,刚才自己没说什么呀。

  “……”

  高鉴看着钱小娴无辜的眼神,他停顿了一下,说:“你像个刺猬一样,怎么恋爱?怎么结婚?”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