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64恋爱才能结婚

第64恋爱才能结婚

  高鉴真的被钱小娴气晕了,她如此戒备,让他不知所措。

  他没想到对手这么难对付,近在咫尺,她却是满身盔甲。

  她不和你剑光刀影,而是无心恋战免战高悬。

  对手是藏在堡垒里的弱者,就算技艺高超,也难下手啊。

  钱小娴有些心虚,但还是嗫嚅着:“我没想……结婚。”

  “你还顾虑什么?我对你还不够真诚吗?我母亲来过,是吗?她让你隐瞒,是吗?她给你说的你一点都感动吗?钱小娴,你的心比我这男人都坚硬。”

  他这么一提醒,钱小娴突然想起戒指,她赶紧从包里拿出说:“这个你赶紧拿走吧,我怕再丢了。”

  “钱小娴,你有问题!”

  高鉴喊了她一声,随即压低声音说:“我母亲也认可你了,你说,你还纠结什么,你以为我很闲吗,我真的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精力了。”

  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本户口本说:“这个先放你这儿,你的也找出来,我找个时间,我们去登记。”

  没等钱小娴说话,高鉴径直走出客厅。

  “喂,是你有问题,哪有你这样的,嫌恋爱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没有恋爱,哪能直接结婚!”

  “结婚后,一样恋爱。”

  高鉴冷冷的甩了一句,走了。

  院外,关大门的声音,然后汽车发动的声音。

  世界又恢复了安静。

  钱小娴颓然的跌坐在沙发上。

  懵懂的青春岁月,她也懵懂的期待着爱情,虽然那些期待,只是一些甜蜜的感觉和零零星星的小意念,具体期待什么她也说不清,但是她确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高鉴突然出现,突然把她拉到一个清晰的模子里,他要的那些她还没想过,

  她困惑,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和她憧憬中的爱情好像大相径庭,甚至,一点不美。

  过了大约五分钟,钱小娴还沉浸在不真实的感觉中,她看到茶几上的户口本,拿起来翻了翻,才感觉这不是梦境,这一切是真的。

  “滴滴滴——”

  高鉴的视频邀请,钱小娴没想到他还会打过来,因为,刚才的相见太仓促,好容易盼他回来了,可是,就这样走了?

  她也奇怪,见不到他的时候,想看到他,可是看到他了又怕他,他走的突然,她又感觉空落落的。

  所以,这次,钱小娴想都没想的接通了。

  视频里,高鉴躺在汽车的后座上,头上枕着一个靠垫。

  “其实,我刚下火车,就急匆匆赶到民宿去看你。可是,你什么态度?”

  钱小娴悄悄指指他旁边,小声说:“司机不在吗?”

  “在。”

  钱小娴下意识的捂着嘴,对高鉴摇摇头,意思是别说了,别让他听到。

  “没事。”

  “本来想多给你一点时间准备,可是,来不及了,周晗割腕自杀,我们必须在她出院前把结婚证领了,时间紧迫,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先住在一起,等以后我再给你婚礼。”

  钱小娴这才想起,高母那天慌慌的走了,原来是周晗出事了,高鉴最近一直没有和自己联系,他一直在医院陪着她。

  “她为了你,都这样了,你还……”

  钱小娴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说。

  “我最讨厌那些动不动就跳楼就割腕自杀的人,如果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还活着干什么?”

  “你,冷酷无情。”

  “我不是在医院陪着她吗?我只想告诉她,这样用死证明爱情很傻,这样,只能让我更想逃离她,以后的路还很长,谁敢说她还会不会有第二次?”

  “她呢,她知道吗?”

  “暂时不让她知道,以后,她知道我们结婚了,她应该也就算了。”

  “她还在北京吗?”

  “是的,我明天早上5点的火车。”

  “那你现在去哪儿?”

  “回家呗,住民宿你又害怕。”

  “民宿离火车站近,你上车方便,你还是住民宿吧。我可以回家,其实这几天我一直都和我妈睡,今晚才过来的。”

  “不了,你戒备的样子,太伤自尊了。”

  高鉴的声音变得温和起来:“你长痱子了,明天去买点药,我大约还要一周回来。就这样,太累了,我睡一会儿。”

  钱小娴说了一声好吧,就挂了手机,她看着茶几上的钻戒,户口本,她想着高鉴的话,她觉得这一切不能再逃避了,可是怎么和母亲说呢?

  这可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第二天,钱小娴很早就醒了,因为民宿没住客人,也不用怎么打扫卫生,钱小娴早晨锁好民宿的的门,打算回家,可是,她突然想起那枚戒指,那么贵重的东西,不能放在民宿。

  她又打开房门,把戒指盒装进自己的包里,她拿起高鉴的户口本看了看,她拿着去了卧室放到他皮箱里。

  回到家,她去自来水上洗了脸,不小心打湿了衬衣的领子。

  她突然想起高鉴的话,脖子的痱子也开始痒了,买药,还是算了吧,母亲问怎么说,她且看不惯自己这几天不伦不类的打扮呢。

  因为昨天换下来的高领衬衣,洗了还没有干,她在衣柜里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她只好找了一个圆领背心穿上。

  “这项链真好看,方圆买的?”

  钱母的眼睛真尖,她正打开钱小娴的包包,翻找着什么,抬眼就发现了钱小娴脖子上的项链。

  “嗯呢,她和男友在杭州买的,地摊货就几十元钱。”

  “我看看,这么好,就几十?”钱母伸手就想摘。

  “哎呀,这项链就是专卖店打折的,最后一条了,你要是喜欢,等以后我去杭州的时候,给你找找啊,这条你可别想带啊,方圆送给我的,里面被她放了咒语的。”

  “臭丫头,看把你吓的,你就摘下来,我戴一会儿拍张照片不行吗?”

  “不行,一分钟都不能离开,要不,就不灵了。”

  “啥咒语。”

  “找个高富帅,你看,你都有王伯伯了,你就别抢我的了。”

  “死丫头,说啥呢,没大没小的。”

  钱母从包里拿出戒指盒说:“这个也是方圆买的吗?我的天啊,这个钻戒就和真的钻戒一样啊。”

  说着她把戒指万手指上套,说:“你王伯伯给我买了真的钻戒才八千八呢,真不如这假的气派。这大钻石足足有两克拉。”

  “妈呀,你啥时候还懂得钻石用克拉计算了,这是假的,玻璃球。”

  钱小娴伸手去抢。

  钱母右手捂着左手说:“你一个女孩子带戒指干嘛?结婚的人才戴呢,再说了,你天天的打扫卫生,洗洗涮涮的,这个戒指我要了。”

  “不行!”钱小娴拽过母亲的手说:“这戒指不是我的,是方圆男朋友送给她的,她丢我这里了,一会儿我去给孩子补习的时候,顺便给她捎过去,你也不想想,方圆能给我买戒指吗?戒指是随便戴的吗?”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