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66章 等着谁

第66章 等着谁

  | |  -> ->     对于对美好事物的喜爱应该是人的天性,谁不喜欢美呢?

  不管对人还是对事物,大都是先从感官开始,然后才去关注内在。

  所以长得好,真的是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可以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

  不过看颜值的好感这必定是短暂的,要想永远的好感,那还要看内在的魅力。

  钱小娴对着评论胡思乱想一阵儿,她关了快手软件,一抬眼,就看到了满满的书柜。

  钱小娴走到书柜前,她的手划过一排排的书,这些都是高鉴的。

  这书柜是他买的,这满屋子的家具都是他买的。

  自己欠他那么多,自己却拒绝人家求婚,自己都觉得自己不知好歹。

  如果这是命运,是不是真的就是幸运降临?

  最近母亲的病也要好了,她还有了很满意的王伯伯,是不是,自己和母亲开始交好运了?

  可是,自己和高鉴结婚,母亲会同意吗?

  以前,她和母亲在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也看过这种总裁爱上灰姑娘的,可是,母亲说,嫁入豪门也不一定幸福,会被瞧不起,在婆家没有地位。人这一辈子为个啥?

  低三下四,讨好别人过着没尊严的日子能幸福吗?

  人啊,要有自知之明,找个门当户对的,自己要是半斤顶多找个八两的,再高就不平衡了不现实了。

  母亲最后那句话钱小娴是认可的:“两个世界的人,根本说不到一起,就像鸡和兔子关在一起。”

  钱小娴回想和高鉴,他们从相识好像真说了不少话呢。

  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剑拔弩张的,但只要他说到他的工作,他的公司,她就很难接茬。

  可是,她还是心动了,他的高颜值,他的善良,他独特的气质,还有他在歌声里营造那种撩人的氛围,真的无法抗拒。

  她感觉自己一点点被他的毒侵蚀了,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可是,想到他们的爱情却不能生存在阳光下也就罢了,还要不恋爱就结婚,钱小娴耿耿于怀。

  没恋爱就取结婚证,这更不好好母亲交代。

  母亲要是知道高鉴结婚目的不纯,甚至,现在还不能光明正大的结婚,母亲绝对不同意,她最在乎名声了。

  下午,钱小娴去辅导班,她已经给两个孩子补习十天了,两个孩子很喜欢她。

  看着他俩学习的空隙,钱小娴用手机码字,两个孩子发现她写之后,更是崇拜她。

  孩子的家长也并没有问起钱小娴的学历。

  因为,没等钱小娴说,方圆在和家长说明情况的时候,已经说了钱小娴是她的大学同学,家长根本没怀疑,而且,两个孩子说,钱小娴讲的更明白。

  其实钱小娴早就知道,方圆最没耐心了。

  钱小娴的辅导之路很顺利。

  这样,一周过去了,高鉴没有回来。

  而且,这七天,只发过一条消息:“等着我。”

  虽然三个字,却是足以安抚钱小娴飘忽不定的心。

  她知道,高鉴让她等的,是他们的婚姻,而钱小娴等待却是爱情。

  这几样,她也一直在想,周晗在医院,高鉴工作那么忙,却还要去陪着她,看来,高鉴真的是很麻烦了,所以才拿了户口本,急着和她确定关系。

  高鉴说先结婚再恋爱,一定是是迫不得已的。

  钱小娴想,如果这是命中注定,也只能这样了,因为,她发觉自己真的陷入他的局,无法自拔。

  明明知道他很忙,钱小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他的消息。

  甚至,躺在自己家里,耳朵不由自主听民宿门口有没有汽车的声音。

  每天,她都会悄悄百度他的消息虽然没有新的消息,可是百度里都是历史资料,她还是会翻看一遍。

  然后,她又去旭日圆的股吧,看他们公司的公告,看股价走势。

  看到这些能和他关联在一起的消息,她的心会稍稍安定一些。

  就像见到了他,或者听到他的声音了。

  可是,那种满足又是短暂的,就像毒瘾一样,她只好不停地打开那些页面。

  这是想念吗?

  她的耳朵不停地倾听门口汽车的声音,期盼。

  盼着他来,可是又害怕,就是这样矛盾,这样纠结。

  在矛盾中这样希望失望,希望失望的循环等待。

  等待,本来是世界上最难熬的,尤其这不正常的等待。

  在失望和希望中,钱小娴数着日子。

  还有半月,民宿就到期了,到时候,他是不是就走了呢?

  她还担心,周晗不放手怎么办?

  最近,开始阴雨连绵,幽幽噎噎的,就那么抻着扯着,从早上滴答到晚上,要不就干脆下个痛快,这样每天湿哒哒真是难受。

  还是没有高鉴的消息,钱小娴觉得他飘渺的像风,她看不到也抓不住。

  钱小娴唯一安慰的是,就是钻戒还在,项链还在,这些还能证明高鉴的存在,这些也是她等着他的理由。

  钱小娴依旧去辅导,晚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码字上,因为每天字数增加了,人气也越来越旺。

  最近时间充足,也是王伯伯的功劳,他承担了照顾母亲的所有的工作,洗衣,虽然,他们在结婚证件上闹了矛盾,因为对方女儿的原因,王伯伯又推迟说再等等,母亲也很快认可。

  钱小娴发觉母亲真的有点离不开王伯伯的新照顾和呵护了,她像个陶醉在爱情里的小女孩,每天欢声笑语是。

  钱的娴不懂得爱情的甜蜜,但是她看到母亲开心她也开心,而且她在心里暗暗窃喜,王伯伯也不让她做饭干家务啊。

  哎,我是不是也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呢?

  王伯伯不但把家里打点的井井有条,晚上收拾完了,他会推着母亲去小河边广场上溜达。

  甚至,推她去三里外的火车站,钱母的悄悄对钱小娴说:“我这嘴边出现两道沟沟呢,是不是笑的?”

  钱小娴说:“好看,咱没有好看的酒窝,就来两道沟沟找点平衡呗。”

  因为不用做饭,钱小娴开始了黑白颠倒日子。

  晚上安静,码字最顺溜,所以,停不下来一样,一写就是一个晚上,她想,自己是不是上瘾了,这种上瘾的代价就是白天的她就像踩在棉花上,头重脚轻,整个人都是飘的。

  她知道这样熬夜对健康不好,可是,就是停不下来,她一般是凌晨5点才能睡,睡到上午十点,然后洗漱,吃饭,下午一点半照常去辅导学生。

  这样的日子真累啊,但是,很充实。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