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74章 那是你老公的……

第74章 那是你老公的……

  屋子里,几个人的目光同时投向钱小娴,。

  “我接个电话。”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转身去了外面的门厅,小声说:“我马上回去啊。”

  “三分钟到现场,否则,后果自负。”

  声音还是那么可恶,他怎么突然回来了,还这么大火气?

  方圆?

  钱小娴突然想到方圆,难道是高鉴看到方圆在民宿,不高兴了?

  可是,也不至于这么大的火气吧,他真是一个变色恶魔。

  想想钱小娴就生自己的气,这么臭脾气的恶魔,自己还天天对他念念不忘的。

  以后要是和他结婚,他天天这样和你喊,会不会吓出心脏病啊。

  “谁啊。”杨红探出头来问。

  钱小娴捂住手机说:“民宿的客户,我赶紧回去了呀。”

  说着,她回屋抓起放在炕角的包,一溜烟的跑回了晨阳民宿。

  院子的门大开着,高鉴的车停在院子里。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又响了一下,方圆从微信里发了条信息——

  救命啊,民宿来了一个暴徒,他直接把我从床上提起来,不夸张,就像提着一只猫一只狗一样,把我从卧室扔到客厅的沙发,你走的时候不是锁上大门了吗?他怎么有钥匙?

  看了这条消息,钱小娴那叫一个恼火,床!只有高鉴的房间是床,其余的都是大炕。

  天啊,你去他床上睡觉,他不发怒才怪呢。

  钱小娴飞速的编辑短信过去——他是客户当然有钥匙!你找死啊,你怎么跑到他的卧室,我不是说让你去后面的客房,插好门睡吗?

  方圆秒回——

  你说客户不会来的,大炕那么硬怎么睡啊。

  ——死丫头,你家不也是大炕吗!

  钱小娴站在门口急得直转圈,怎么办啊,高鉴有洁癖,一定是看到陌生女人在床上,他才发疯的。

  “钱小娴!”

  钱小娴捂着手机放在胸口,她闭着眼睛,不敢回头。

  一只温热的大手搭在肩头,然后给她的身体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高鉴喷火的眼睛怒视着她:“你怎么让一个女人住进我的房间。”

  “你误会,她……她是我朋友。”

  “你朋友也不行,那是你老公的……”

  没等她说完,钱小娴突然向前一步,她翘着脚,一只胳膊搂着高鉴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这架势,就像一个勇士控制一个暴徒。

  高鉴没想到钱小娴如此野蛮的扑了过来,他没动,只是愣愣的盯着她。

  钱小娴不敢出声,只好用口型说:“别乱说。”

  高鉴短暂的迟疑之后,他伸出手抓住钱小娴的手,他没把她的手拿开,而是让她捂的更紧,同时,搭在她肩头手,突然揽住她的腰,钱小娴整个被困在他的怀里。

  几乎半悬空的钱小娴只好用力挣扎,她放开搂着高鉴脖子的手,指指又指了指隔壁,小声说:“嗯……放我下来。”

  “不。是你自己蹦上来的。”

  因为屋子里还有方圆,钱小娴也不好过度反抗,她只好小声求情:“放我下来吧,好吗?嗯,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怎么不事先通知我呢?你好多天没联系我了,我……”

  钱小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说着说着,眼睛就酸了。

  高鉴这才放她下来,口气也缓和了很多:“让她赶紧走,你把床上用品全部扔掉,全部换新的。”

  “上次你给我买的,我还没用呢,她,她,我马上带她去我家。”

  钱小娴说着走进客厅说:“方圆,你出来呀。”

  进了客厅,只见方圆趴在沙发上正在干呕。

  地上,还有一堆没有消化的草莓。

  钱小娴赶紧去扶她,她这次发现,死丫头,她真能作死,她居然穿着高鉴的睡衣。

  原来,钱小娴走了之后,方圆觉得浑身难受,就去洗漱间冲了凉,她穿了洗漱间的浴衣。

  她躺在大炕又硬又凉,她就去了有床的卧室,因为浴衣湿哒哒的,她看到床边放着一套崭新的男睡衣,。

  于是,没心没肺的她换下浴衣,打开空调,钻进被子,舒舒服服的进入了梦乡。

  睡得正香,一声大吼:“你是谁,你怎么穿我的睡衣?”

  高鉴说完不由分说的,把她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方圆已经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又干呕了一阵儿,她看钱小娴进来,她顿时委屈的大哭起来。

  “我要死啦……”

  “你怎么吐这么厉害?”

  钱小娴赶紧拿了餐巾纸给她擦,又递给她水杯说:“喝口水。”

  方圆喝完一口水突然捂着嘴跑进卫生间里。

  一阵干呕。

  钱小娴跟在她身上,搓着手说:“哎呀,要你去医院,你就是不去,一定是胃有病了。”

  好一阵儿,方圆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从卫生间走出来:“哎呀,天啊,难受死了,我要死了。”

  因为又吐的厉害,她的眼睛又呛出了眼泪。

  钱小娴说:“去医院吧。”

  方圆回到客厅歪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去,到医院又要抽血的,你给我买点药吧,止吐的那种。”

  “还是去医院吧。”钱小娴给方圆到了一杯热水:“喝点热水。”

  方圆费劲的坐起来,刚喝了一小口,一阵恶心,她又把刚喝的水连同胃液都吐了出来。

  这一会儿的功夫几通剧烈的呕吐,折腾的方圆惨白的脸变得灰暗蜡黄,玫瑰红的头发乱乱的散在肩头。

  方圆两手拄着沙发靠背有气无力的哼哼着。

  “呀,这么吐怎么行?”

  钱小娴伸手放到方圆的额头上,试了试,她拿出纸巾帮方圆擦嘴角的污物。

  “一定是胃出毛病了。”钱小娴看了看高鉴说:“我给她买点药去。”

  高鉴转身说:“我带你去。”

  “不用不用,村里诊所不远,我骑车去,一会儿就回来。”

  钱小娴说着赶紧对方圆使眼色说:“你回我家等着我吧。”

  钱小娴和方圆说话的时候,高鉴已经走出客厅,他走到门口,打开车门等着她。

  钱小娴走到门口,看高鉴正望着自己,她迟疑了一下,还是钻进汽车。

  高鉴并没去钱小娴指引的诊所,而是去了车站的一家大药店,车停到门口,高鉴才说:“你知道给她吃什么药吗?”

  “本来想到诊所的医生那里问问的。”

  钱小娴说着就要开车门,下车。

  高鉴却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钱小娴只好又重新坐在座位上。

  她不禁又想起刚才慌乱的一幕,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钱小娴还是心虚了,她的眼睛从高鉴的脸上,移到他拽着自己胳膊的手上,然后又飞快的移到窗外,她想,自己的眼睛一定出卖了自己。

  这是她生日那天之后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联系。

  这些日子,她惶恐着,但又莫名其妙的期盼着,这种矛盾交织着困扰着,让她第一次尝到了念而不得的惆怅。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