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75章朋友和老公谁重要

第75章朋友和老公谁重要

  现在,他终于出现了。

  带着久违的气息,却依然没有幻想中期待的柔风细雨。

  他们在一起,为什么总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她突然想起电视剧《许你一个未来》里女一号和男二号的那段相遇剧情。

  那应该是爱情的样子吧。

  想到这里,钱小娴的脸又燃烧起来,刚才自己扑过去,纯属是为了制服他,不想让他再胡言乱语。

  可是,那动作怎么和那剧情有点相似,高鉴会不会又想歪了?

  这时候,高鉴的手放开钱小娴,重新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没给你消息吗?你就不能主动问一下吗?”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还是带着明显的杀气。

  他的问题,真是难回答,钱小娴想,我为什么要问?我又没权利。

  何况,他动不动杀机腾腾的讨债,动不动强行催婚,自己主动去问,不是自讨受虐吗?

  “我……我……”

  “是不是我不联系你,你永远不联系我?”

  高鉴又开始咄咄逼人了,钱小娴只好赶紧敷衍道:“我想过联系……又怕你忙……”

  “再忙,说一句话的时间还是有的。”

  “你不也一样吗,你不就只给我发了三个字吗?”

  “我在等你主动,你不懂吗?哪怕像刚才暴力的主动,我也能安慰一下自己,并不是我自己在兵荒马乱。”

  “你……也兵荒马乱?”

  高鉴突然转过脸来,他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钱小娴却发现自己说的不对了,她转身去开车门,说:“得赶紧走了。”

  “你感冒了?”

  高鉴伸手扳住她的肩头,声音温和起来:“淋雨了吗?”

  钱小娴一愣,他怎么知道淋雨了?

  片刻,她突然想起来,因为那天雨水太大了,雨鞋里面全是水,她放在窗台上晾晒了两天,到现在还没全干,雨衣也挂在外面的晾衣杆上。

  高鉴一定是看到这些了,所以这样问。

  “嗯,是发烧了,然后又挨了雨浇。”

  “下雨天出去干什么?”

  钱小娴不想给他说给孩子补课的事情,因为之前他不让做盒饭,她怕这个也被他否掉。

  她看了看手表说:“我得赶紧买药,方圆还等着呢。”

  “说。”

  高鉴的口气又开始霸道了。

  “高先生,你问得是不是多了?我去哪都和你汇报吗?”

  “条例怎么背的?”

  钱小娴想了想,说:“好像条例上没有这条。”

  “那就再加一条,以后每天和我汇报你的行踪,我好及时知道我的欠债人还在不在。”

  他看钱小娴没回答,又追问道:“没听到吗?详细的介绍你这几天的行踪。”

  钱小娴不敢再反驳,只好如实交代:“方圆出去旅行,我去帮她给她学生辅导,回来偏偏车胎又被扎了,雨太大了,我只好把车放到我表哥的酒店……”

  “你表哥送你回家的吗?”

  “不是的。”

  “不是,烟缸里怎么有男人的烟蒂。”高鉴说着,靠近钱小娴瞪着她:“又相亲了?”

  钱小娴这才想起来,林伟那晚送她回来,吸过一根烟。

  高鉴有洁癖,所以,他很注重这些卫生上的小细节。

  可是,他凭什么看到一根烟,就认定自己相亲呢,真神经。

  高鉴的眼神又开始凛冽,她怕他又要刀光剑影的讨伐,于是她赶紧解释说:“不是相亲,是林伟雨天送我回家,他抽的烟,那天……”

  “林伟?”没等钱小娴说完,高鉴突然打断她:“差点相亲的那位?”

  “嗯。”

  “这么巧?”

  “他正好给我表哥的饭店送海鲜,他看我摔倒了,嗯,我手机丢在学生家里了,我就和他借手机给表哥打电话……”

  “然后,英雄救美。你为什么不让他送你回家,而是来送到民宿?”

  高鉴侧过脸,盯着钱小娴的脸:“雨天,在这样的环境,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吗……”

  “你说什么呢。”

  钱小娴再也忍不住了:“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刚认识就……”

  “就什么?”高鉴翘翘嘴角:“看来,你对我成见很深,我必须和你解释一下,你是我的一个特例,所以,我怕林伟也和我一样,对你也是特例。”

  “都什么呀。”

  钱小娴觉得高鉴又不正常了,她不想再和他纠结下去了,她还急着给方圆买药呢,说着她伸手去拉车门。

  “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真的,方圆还没吃午饭,我们买完药赶紧回去吧。”

  “我也没吃饭。”

  高鉴看了看手表说:“我们先找个地方去吃饭。”

  “方圆怎么办?”

  “喂,钱小娴!”高鉴突然瞪着她说:“是你朋友重要,还是你老公重要?”

  “别乱说……”

  天啊,他对这句话上瘾了,钱小娴看了看四周,她怕附近有熟人。

  “找到户口本了吗?”

  钱小娴一愣,这才想起生日那天晚上,高鉴拿了户口本,说要她也找户口本登记。

  最近高鉴没有一点消息,钱小娴以为他又是一时兴起。

  现在他再次提起,她觉得这事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好像真的不能再拖不下去了。

  因为,高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拒绝,也不管自己的拒绝,完全在我行我素。

  “说话。”

  高鉴见钱小娴咬着嘴唇不说话,他急眼了:“别折磨人,行吗?”

  他双手搭在钱小娴的肩膀上,让她面对自己。

  “你生日那天,我怎么给你说的?我把户口本都交给你了,你现在一脸的无辜,你认真点行吗?你很气人,你知道吗?这么久,你对我不闻不问,你太冷血了。”

  四目相视,钱小娴飞快的看了一眼他的头发,之前,他在这里住的时候,都是搭理的很整齐做了发型的。可是现在头发却很长还有些蓬松。

  他的眼睛也布满了血丝,看上去疲惫而焦虑。

  钱小娴以为,这些天自己过的很不堪,看上去,他也很辛苦,自己的不堪都是他引起的,他的辛苦却不一定全是自己。

  “用心良苦,你却假装不懂。”

  高鉴突然放开钱小娴,拿出烟盒抽出一根,他刚要点燃,又迟疑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拿出打火机点燃,然后,他打开车窗。

  他侧脸对着窗外吸烟。

  钱小娴静静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她不得不承认,他的一举一动,在自己里眼里都是最美的风景。

  其实,她也很想说,她想过他,也盼着见到他,可是她不敢说。

  前几天,她看到一本书上说,女孩子要矜持,尤其不要轻易说爱。

  爱情,谁先说谁输。

  在爱情战里,只有让男人输的死心塌地,才是最保险最牢固的。

  钱小娴认为,什么想啊,念啊,盼啊,这些煽情的词语更不能和高鉴说,自己要是说了,他一定又想干坏事……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