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95章 化验中

第95章 化验中

  /

  钱小娴不止自己着急,她也怕高鉴着急。

  果然,高鉴很快从微信发过来消息:“多少号?”

  钱小娴回复:“129号”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也只能这样了。”

  “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方圆在呢,我不能过去。”

  “那我过去说。”

  “别,别来。”

  钱小娴突然发现方圆凑过来,问:“你和谁聊天呢。”

  钱小娴赶紧收起手机说:“你赶紧看着屏幕,听着叫号,我去那边给我妈打个电话。”

  钱小娴躲开方圆,可是休息室的几排座位几乎都坐满了人,只有高鉴旁边有两个空位置,可是她不敢坐过去,怕方圆怀疑。

  她看了高鉴一眼,越过他身边,站到他身后的窗户旁。

  她拿出手机发消息:“方圆在,我不敢坐到你旁边去。”

  “钱小娴,你知道今天对于我们多么重要吗?能不能明天再带她检查?”

  “怎么办啊,她都吓坏了,我们下午再去登记吧。”

  “下午,你能保准拿到户口本吗?”

  “我问问啊。”

  钱小娴只好开始给母亲打电话。

  母亲说,她那边也正排队等着呢,周一人多,说不好几点完事,她让钱小娴不要等他们了,王伯伯说办完了带她去外面吃饭,下午想顺便转转街。

  钱小娴顿时蔫了,天啊,怎么事情都凑到一起了呢?

  快到11点的时候,方圆才进了妇科早孕诊室。

  方圆茫然的坐在一名女医生面前,她也看自己的资料,她的心扑腾腾跳了起来。

  “怎么了?”

  “医生,我胃不舒服,恶心总想吐……”

  医生的眼睛在方圆的墨镜上停留了一秒,然后低头看诊断书的第一页。

  姓名:方圆。

  年龄:20岁。

  婚姻状态:未婚。

  医生看完资料,说:“你上次月经的时间是那天?”

  方圆小声说:“9号吧。”

  “超了10天了。”

  方圆依然很小的声音说:“每月我都推迟几天的。”

  医生问:“有男朋友吗?”

  “有。”

  医生严厉抬起头看了方圆一眼,说:“叫他进来。”

  方圆出了诊室,东张西望,钱小娴赶紧迎上去说:“这么快就检查完了?

  “怎么办啊,医生让他……医生让他进去。”方圆说着慌张的扫了一眼高鉴。

  “医生要他去?”钱小娴一时没方圆的意思,因为快到中午了,着急,她扭过头对高鉴说:“让你去。”

  高鉴说:“我去?干什么?”

  “医生让你去的。”钱小娴说完看着方圆:“是吧?”

  “我也不知道啊,医生还没问几句话,就让他……”方圆神色紧张。

  “什么情况?”高鉴站起拉着钱小娴:“你也一起去。”

  来到诊室,高鉴和钱小娴站到方圆的身后,医生莫名其妙的打量着这三个穿戴奇怪的人。

  “你们这些孩子太不懂得爱护自己了,你还不到20岁,你这生日还没有到结婚年龄,要是怀孕也只能流产了,做流产很伤身体的,而且容易造成不孕。哎——”

  医生又抬头对高鉴很严肃的说:“你是他男友吗?你太不负责了,只顾自己快乐也不为她考虑,你说她这么小做人流多可怜啊。”

  医生低下头填写资料:“你的名字?年龄?工作单位?电话?”

  “恩……恩。”

  高鉴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弄懵了,他竟然一时语塞,估计也是第一次经历这阵势。

  片刻,他镇定起来,说:“我不是她的……”

  钱小娴突然拽了一下高鉴的衣角:“……他叫高鉴,28岁,工作单位是旭日园集团电话是139*******8”

  钱小娴一口气回答完医生之前的问题,高鉴突然侧过脸,彼此戴着墨镜,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高鉴捏住她的胳膊,那力度里都是不满意。

  医生说:“好吧,你带她做个尿常规确认一下,她可能怀孕了。哎,你的年龄不小了,想办法结婚保住这个孩子吧,一个小生命啊。”

  高鉴拽着钱小娴走出妇科诊室,钱小娴的胳膊被他抓的疼,她心想,坏事了,他真的生气了。

  果然,走出一段距离,高鉴说:“你真够傻的,我是你……”

  “嘘……”钱小娴也狠劲掐了高鉴一把,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喂,说话注意点好吗?嗯……当时不是因为情况紧急吗,反正又不是真的,医生也不认识我们,应付过去,赶紧把这事处理了,我们还得……”

  钱小娴正竭力解释着,方圆蔫蔫的跟了过来,知道犯错给他们添麻烦了,没底气。

  高鉴没再说什么,钱小娴赶紧拿过方圆的单子说:“尿常规在三楼,我们上去吧。”

  三楼化验室的等待区域,人来人往。靠窗的几排座椅坐着好多人等结果。

  钱小娴找了一个空位置让方圆坐下。

  方圆有点吓傻了,刚才医生的一番话真的把她吓傻了,她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忽然捂着脸抽泣起来。

  “怎么办啊,我不能和那小子结婚,我不能要这个孩子啊。”

  “医生不是说,流产容易造成不孕的,那以后你就不能做妈妈了。”

  “可是,我和他都每到结婚年龄,我还有一月,他还有3年呢,怎么办啊。”

  这时候,坐在旁边座椅上的女人向这边张望,显然她是被方圆的哭声吸引过来的。

  “妈妈,我头疼。”

  这时候,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让那个女人又扭过头去。

  钱小娴悄悄碰了方圆一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钱小娴的旁边坐着一个中年女人,还有一个抱小孩的年轻女人。

  中年女人用埋怨的口气开始数叨:大夏天的给他吃那么多凉食,还把空调开那么低,有拉又吐的这明显就是肠胃道感冒,你看看你俩,一天天就知道玩,都当父母的人得有责任心了,你长点心行不?”

  年轻女子说:哎呀,我哪知道吃凉东西还肠胃道感冒,我以为是消化不良呢,就随便给他吃了胃药。

  中年女人:你都当妈两年多了,这点生活常识没有啊?你还是不是亲妈啊。“中年女人说着用手摸摸孩子的额头。

  女子怀里的小男孩说:“姥姥,不要批评妈妈,是宝宝不听话偷吃了好多雪糕。”

  中年女人说:“宝宝真乖,给姥姥说,肚子还疼不?还想吃啥?”

  小男孩说:“姥姥,我想尿尿。”

  钱小娴望着母女三人远去的背影,她突然悄悄和方圆说:“你会不会也是肠胃道感冒?我给你吃的草莓是刚从冰箱拿出来的,你吃了那么多,一定是肠胃道感冒,根本不是怀孕了。”

  方圆愁眉苦脸的说:“前几天我也没吃凉的东西,也恶心想吐啊。”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