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02章 审问

第102章 审问

  钱母和秦燕妮都看着钱小娴。

  “说呀,你这丫头真气人,想把我急死啊。”

  “二姨,她刚醒过来,你让她歇会再说。”

  秦燕妮打开食品袋子,把几个餐盒一个个拿出来摆放在床头柜上:“二姨,你先吃饭,等一会儿这瓶液滴完了,让她吃。”

  “这都7点多了,你吃了吗?”钱母看看手表说:“刘浩几点能到?你回家给孩子们做饭去吧。”

  “我给他们叫的外卖。”

  “你上一天班了怪累的,小娴也醒了,你就回去吧。”

  “你王伯伯来电话说,他做饭了,打算给送来,我说送啥呀,买点得了,他说,一会儿他开车也过来,小娴也没啥大事,你就回去吧。”

  “没事,不急。”

  钱母突然又抽泣起来:“今晚上这死丫头不给我说明白,我就不让她睡觉。”

  “二姨,医院不让陪护的,9点都得走。”

  “我得弄明白才能走啊!”

  钱母瞪着钱小娴说:“你傻了咋的,你倒是说话呀!”

  “方圆没说吗?”

  “方圆做完手术,打车跑了,现在手机也关机了。”

  秦燕妮说着打开一盒饺子递给钱母说:“二姨,你趁热吃吧,哎呀,我也吃点,上楼腿都软了。”

  “啊?方圆!”

  钱小娴没想到这丫头干出这事来,自己出事了,她却跑了?

  秦燕妮说:“你俩年龄小,没经过事也就罢了,你表哥干啥吃的,也不问明白做什么手术,就让林伟给来签字。这也是事赶事,咋就这么凑巧?偏偏碰上他女友带着未来丈母娘做子宫息肉,他那小舅子也忒虎了吧,砍完人就跑啊,还背着他妈跑,林伟这丈母娘也够可以的,好歹躺地上的是未来的姑爷啊,不闻不问,跟着儿子就逃回家里了,我的妈呀,真么见过这种人家。”

  “哎,也是吓蒙了呗。”

  “当时懵,到家也懵?还让儿子开车跑?”

  秦燕妮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她狠劲吞咽了一口说:“刘浩还说,等一会儿他回来,找那小子算账去,我说,你去啥呀,那个高鉴可是大公司的总裁,人家在国外,一个电话就把事情搞定了,这下可好,那小子怎么也得判个三年两载的。”

  “啊?报警了?”

  钱小娴忽的坐起来。

  “啊,下午警察来录口供,你昏迷着,他们问了林伟,给你俩的伤势都拍照了。”

  秦燕妮突然凑到钱小娴跟前说:“方圆到底怎么回事啊?她来找你玩儿,认识高先生的?高先生也是,再着急出国,也得等着把这事办完了再走啊。大不了找个人来啊,咋就不管方圆了。”

  “不是,不是高先生的。”

  钱小娴听了表姐话,她着急了,原来大家还以为方圆和高鉴呢。

  “啊?你说方圆不是和高先生的?”

  “不是,她有男友的。”

  “切,我和大姑刚才还猜测呢,一定是这个大总裁玩腻了,他能娶个普通的人家的姑娘?方圆长得也不出众啊。”

  “高先生怎么知道林伟小舅子砍人了?”

  钱小娴不明白,高鉴去了美国,怎么会知道医院的事情?

  原来,林伟和钱小娴躺在血泊中,正在值班的护士赶紧把两个人送到急救室。

  因为两个人都昏迷了,方圆又在手术室麻醉中,护士以为昏迷的是高鉴本人,就没有拨打他留下的电话号码,而是通过查号台联系了他的工作单位。

  当时,接电话的旭日圆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诈骗电话。

  护士这才知道高鉴原来是旭日园集团的总裁,并没在国内。

  于是,她顺着高鉴留下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果然找到了正在美国的高嘉。

  高鉴立刻打电话派来工作人员给钱小娴办理了住院手续,并且及时报警,警方很快在高速上抓到了正在潜逃的吴越。

  “小娴,我就奇怪了,这事和高鉴没关系,他签什么名字?他报警干啥?他还派人给你和林伟办理住院,还给你们订了最好的病房?”

  “他。他。这不是方圆找不到她男友了,没办法跑到我这儿,她吐了,高先生他就把她送医院去了,因为,他出国了,我才找表哥签字,谁知道表哥让林伟来了。”

  钱小娴一口气说完,才突然想起不知道林伟怎么样了,她问:“林伟的伤严重吗?”

  “他伤的很严重,刀离心脏一厘米,多亏在医院抢救及时,这要是在外边就不好说了。”

  “醒了吗?”

  “他早醒了,就是啥也不说。”

  秦燕妮放下餐盒说:“你表哥也真混,你说,你让人家替你办事,人家被小舅子砍了,他还打电话喊着要和人家小舅子玩命,他小舅子把你妹子砍了,你能怨人家林伟吗?你不求人家能出这么大事吗?”

  秦燕妮说着斜眼看了看钱小娴的脸说:“你表哥心疼你,怕你毁容,他说了,你要是破相了,林伟得负责一辈子,你说,你哥混不,他这么一说,给林伟为难的啊,一下午给我打好几个电话,说对不住你啊,问你醒了吗?脸上的伤严重不?你说,人家林伟多倒霉,一边是朋友的妹子,一边是小舅子。”

  “刚才,哭哭啼啼的是他对象吗?”钱母问。

  “是,他对象知道吴越被抓了,以为林伟报的警,能不闹吗!吴慧妈吓得说私聊,谁知道,高鉴那边说了,就要吴越负刑事责任!为了让吴越以后长记性!让他再也不敢举刀,也对啊,这样的败类,就该让他吃点苦头。”

  钱母突然凑到钱小娴面前说:“燕妮,小娴脸上的伤到底重不重啊?别再真的破相了,那以后可咋整?”

  “我问医生说,有一道外伤比较深,有可能出现比较深的疤痕。”

  “那咋办啊?”

  “医生说指甲抓痕大约一周后结痂脱落后,外伤比较浅的会变成红色的,然后慢慢消退,要想彻底消除还学要一段时间。如果6个月后还比较明显,可考虑激光祛斑治疗。”

  “哎呀,呜呜,激光疼不疼啊——”

  钱小娴听说要激光,顿时眼泪涌出眼眶,她抽泣着说:“医生真的说要激光吗?不用激光就不能恢复好吗?”

  “死丫头,你还有脸哭?我可把你生了一张好看的脸,还让你作没了!你说,你交的什么朋友啊,方圆才多大啊,就和人家睡,她咋这么贱啊!”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