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 105章不要去吓别人

第 105章不要去吓别人

  夜深了,病房里很安静。

  母亲临走的时候说,你要插好房门,是啊,病房就住着一个人,母亲当然不放心。

  母亲还说,别的病房床铺都满了,你和林伟住的是高级病房,她说这话的时候,盯着钱小娴问:“我怎么都想不明白,那董事长有钱没地方花吗?他凭啥这样做?”

  钱小娴没底气,敷衍说:“我哪知道啊,等我问问。”

  母亲说:“问什么问?以后,你少和他联系,听见没?”

  钱小娴想到这些,心就虚。

  如果不是方圆捣乱,她已经和高鉴拍婚纱登记了,可是母亲这关真不好过啊,难道真的学高鉴先把户口本偷出来,来个先斩后奏?

  可是,钱小娴不由得摸了摸脸上的纱布,也不知道伤口什么时候才好,也不知道脸上的伤是不是影响拍照片。

  不过,想到高鉴还在美国,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她的心里安慰了一些。

  看看时间是11点,她对着高鉴的微信发了一会呆儿。

  这个时间应该是美国的上午,他也许正在忙。

  但是,钱小娴还是隐隐期待,今天,他都知道自己昏迷了,为什么只是忙着给自己办理住院报警,却不和自己说话呢?

  他一定和医生咨询自己的伤势了,也应该知道自己苏醒了吧,可是,为什么连一句问候都没有呢?

  他上午电话还说,要自己好好等着他,那就等吧。

  钱小娴胡思乱想了一阵儿。

  到了零点14分的时候,她还是从百度搜了一下,北京比纽约快13小时。北京的当地时间是9月21日  ,

  纽约的当地时间是9月20日  ,

  那就是快吃午饭了?

  突然,手机想起来视频邀请。

  也许,这世界上真的有心灵感应,自己拿着手机看着他微信的时候,他也正拿着手机想给自己发消息?

  虽然一直在期待,钱小娴还是点了拒绝。

  然后她飞快的发消息过去——太吓人。

  “我胆子大!”

  高鉴又发起了视频邀请。

  钱小娴无奈只好点了接受。

  她用缠着绷带的手遮住脸部,只露着两只眼睛。

  高鉴立刻发起视频邀请。

  钱小娴点了接受。

  手机屏幕上,高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脸有些疲惫,但是还是干净利落。

  钱小娴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了,你怎么也在医院呢?”

  高鉴才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他把镜头一看。

  旁边的病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秃顶老人正闭着眼睛。

  他的手平放在病床上,手上的针头连着床头上输液的瓶子。

  钱小娴立刻明白了。

  高鉴把手机屏幕对准自己,他就盯着屏幕上的自己。

  钱小娴见他不说话,明白了他怕旁边的父亲听到,所以她也不说话,两个人就傻傻的对望了一会儿。

  钱小娴突然低下头,因为,她觉得自己再看下去,眼泪就要掉下了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哭,就是想哭。

  高鉴立刻关了视频。

  他立刻发来消息—

  ——没事,很快就会好的。

  一句话,钱小娴的眼泪突然流奔涌而出。

  “过几天我就回去看你。”

  “我的手没法码字了,我的脸……”

  “没事,你脸上的伤只是划伤,伤痕慢慢就会好的,等我回去,我给你带特效药,手也没大问题,乖,以后不熬夜了,医生说,因为你长长熬夜,抵抗力太差了。”

  “嗯,你父亲手术了吗?”

  钱小娴不想再说自己的伤势,她岔开话题,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晚上,她突然和他亲近起来,此时此刻,真的就像见到最亲的人一样。

  “下午两点。”

  这时候,高鉴又发来了视频邀请。

  钱小娴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

  “嗯,关了视频吧,吓到别人。”

  钱小娴发现高鉴并没有在病房里,他身后不停的有人经过,好像是医院的休息大厅,而且,她觉得现在的形象被高鉴盯着,感觉太难受了。

  “是有点吓人,以后就不要去吓别人了,老老实实跟了我吧。”

  高鉴说了,嘴角一翘笑了笑,然后,他先关了视频。

  接着,他发过一条消息——

  父亲在病房喊我,你早点休息,早点好起来!

  “嗯。”

  钱小娴放下手机捂着被子狠狠哭了一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她的脸啊,让她在高鉴面前更加不自信。

  罪魁祸首呢?她拿出手机给方圆发消息——

  方圆,给我出来!你扔下我,你跑了,你睡得安稳吗?

  方圆没回复。

  第二天早上,钱小娴洗漱完毕,刚坐到床上,病房的门开了,一个烫发的中年女人笑着走进来。

  “小娴。”

  女人把一个保温饭盒放到床头柜子上说:“我是林伟的母亲。”

  “哦,阿姨好。”

  钱小娴并不认识林母,上次胖婶故意把她叫去她家,并没有给她们作介绍,她也是放下东西急急的就走了。

  林母比钱母要年长一点,但是打扮的很时尚,葡萄紫色的卷发,合体的黑色蕾丝套裙,紫红色皮凉鞋,皮肤白皙而且脸蛋居然是中年人少有的红晕,看上去特别健康。

  “哦,阿姨好。”

  钱小娴赶紧站起来,她不由得用手遮住脸。

  “哎呀,吴慧那丫头手多黑,看把你脸给挠的,啧啧,造孽啊,她整个一个小泼妇。”

  林母凑到钱小娴面前,嘴里数叨着吴慧,她把饭盒打开说:“没事,这手挠的伤口,过了夏天就好了。”

  “阿姨,一会儿,我妈给我送饭的。”

  “林伟早上给我打电话,让我顺便给你送来,以后啊,就别让你妈妈送了,她也不方便。”

  “没事的,我也可以从医院订餐的。”

  “哎,你就别客气了,你哥和我家林伟都是好兄弟。”

  “啊,嫂子,你咋来了?”

  这时候,王伯伯推着钱母走进病房。

  “我给林伟送饭,顺便给小娴送点,以后啊,你就别起早来了,我多做出一点就是了。”

  “哎呀,还要嫂子费心。”

  林母看了看小娴说:“哎,这不都是该着吗?让你家孩子跟着受了苦,我这心里忒过意不去。”

  林母说着突然坐到床上抽搭起来。她断断续续地说:“哎,这两天啊,我闭上眼就是吴越举着刀砍林伟的镜头,还梦到吴慧拿着刀砍林伟,你说,找这么个媳妇睡觉都得睁一眼闭一只眼啊。”

  钱母赶紧掏出纸巾递过去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白天想,晚上才梦见,吴慧还真能砍他?”

  “那还有准?她弟弟牲口脾气,一个妈生的,她脾气能好哪去吗?这我早就看出来了,她和林伟谈5年对象了,动不动耍小性子。也就是我家林伟脾气好能受着,换一个早分手了。”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