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06章 聊得投缘

第106章 聊得投缘

  钱小娴一直安静的坐在床上,听两个人聊天。

  两个人一来一去,聊得别提多投缘了。

  林母说完,母亲立刻问:“他们5年了咋才张罗结婚?”

  “她和林伟同岁从小学就是同学,22岁那年都说结婚了,可是她妈找了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说她姑娘24岁之后结婚,才是命中注定的姻缘,要不,得离婚,不离婚就得成寡妇。我也知道这是封建迷信,我也没在意,可是他们这么一闹腾,就是从心里往外的犯膈应,你说,和她结婚不是咒我儿子吗?哎,说心里话,她妈这算命算的,想起来我心里就堵,正好就着她们闹哄,分了算了。我就一个儿子,犯不着和他们提心吊胆的。

  “这婚姻大事,别人也说了不算,还得看你家孩子的意见,他要是认为好,谁也拆不开啊。”

  “林伟懂啥,他也就接触了吴慧一个女孩子,他知道谁好谁赖?哎,我家林伟这点随他爸,太实诚了,也重感情。吴慧那丫头也是吃透林伟的脾气了,说不好听的都是林伟给她惯得。8年了,林伟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钱啊,那丫头好打扮,林伟都是给她买最好的,她还得寸进尺了,好像林伟对她都是应当应分的一样,动不动就说5年的青春给了他,可是我家林伟的青春就不是青春吗?不也都给了她吗。”

  “在一起这么久了,分开也难了,还是往好了处吧,你也别掺和,让林伟做决定。”

  “我不就是看着林伟左右为难才不计较了那床了,谁知道那丫头又得寸进尺了,说我家房子的地砖不喜欢,我给气的呀,早干啥了,两年前想结婚,她选的,这看腻了就想换?换地砖多麻烦啊。”

  林母说着话突然转过脸来,拉着钱小娴的左手,放在手心里攥着说:“我忒喜欢这孩子,要是没吴慧该多好,小娴,干脆你给阿姨当闺女吧。”

  钱小娴羞涩的笑了,她看看自己母亲说:“我妈舍不得哪。”

  林母扭过脸看着钱母说:“我又不是要真闺女,干闺女总行吧!”

  钱母一直眉开眼笑:“我有啥舍不得?给你再找个干妈疼你,省的你说,你是一个缺爱的孩子。”

  正聊得热闹,秦燕妮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二姨啊,我来晚了吧,哎呀喂,真是事赶事,我家俩祖宗,就跟商量好的一样,这一晚上吐下泻的。把我折腾的呀。”

  “昨天不是好好的吗?咋有拉又吐?”

  “是啊,我就是怕吃不卫生的饭菜,专门从自己饭店定的外卖,没想到怕啥还是来啥,真的吃出问题了,气得我呀和刘浩干了一战,他非说不可能,他饭店的食材绝对新鲜,我想也是,员工都知道是给老板孩子送的,他们还能含糊?后来,两个孩子说吃饭前把冰箱里的半个西瓜吃了,我才想起来,那西瓜放好几天了,哎呀,一天天费心死了。”

  “孩子生病了,你还过来干啥?”

  “刘浩看着呢,他不放心他妹子,派我过来看看。”

  秦燕妮抹着脸上的汗水说:“刘浩让我给小娴买饭呢。”

  钱母说:“你赶紧回去照看孩子吧,这儿你们就甭管了。”

  “好吧,那我再去看看林伟。”秦燕妮站起来往外走。

  “你是刘浩媳妇吧,林伟也不用你们费心了,赶紧回去照看孩子吧。”

  “这是林伟的妈妈。”钱母赶紧介绍。

  “啊,婶你来了。”

  “嗯嗯,我过来看看小娴,看我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的,我得赶紧回去了。”

  林母和秦燕妮一边走一边说:“我听林伟说起过你,他说刘浩家嫂子特能干,特要强,呀,别人家怎么都能找到会过日子的好媳妇啊。”

  钱小娴把她俩送到病房门口,对还不停回过头看自己的林母,不好意思的笑笑。

  上午,病房里又来了两个警察,他们问了钱小娴一些情况,她也只好简单的说了事发经过。

  可是,当被问道自己和高鉴什么关系的时候,她着实吓了一跳,她突然想起林伟在电话里说高鉴称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可是,自己的母亲就在旁边听着。

  钱小娴说:“高先生是我们民宿的客户。”

  公安局的人走了之后,钱母问:“怎么还问你和高鉴什么关系呢?”

  “啊,他不是给方圆签字了吗?”

  虽然回答驴唇不对马嘴,钱母也没多问。

  钱小娴的心却开始忐忑起来,会不会给高鉴带来什么麻烦啊。

  今天一整天,钱母一直待在医院里,王伯伯把两个人的午饭和晚饭开车送了过来。

  钱母说:“多亏了你王伯伯。”

  “你们结婚的事怎么说的?”

  “还能咋说,反正登记了,他闺女是担心他爸岁数大了还要伺候我,万一他病了咋办?你王伯伯这些日子联系他在G市的老同学,听说他老同学的儿子是中医,治好过好多腰伤的患者,你王伯伯说等你好了,就带我去G市。”

  钱母说起王伯伯,满脸满眼的都是深情。

  “那就让表哥找个人打理民宿,我也去和你一起去。”

  “不用你去,你王伯伯说,那边老同学都给联系好了,你去了人家还得多安排一间房子。”

  “嗯,嫌弃我。”

  钱小娴撇撇嘴巴说:“去多久啊,我自己在家多没意思。”

  “具体时间看恢复,咋说也得两三个月吧。”

  “啊,去这么久啊?”

  “晚上让胖婶给你作伴。”

  “胖婶,还是算了吧,晚上我还码字呢,她在,我还得陪她聊天。”

  晚上9点王伯伯把钱母接走。

  病房里只剩下钱小娴,她靠在床头,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

  下午,王伯伯回家把笔记本电脑带了过来,她打开文档,可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她打开手机,找到镜子对着自己的脸,。

  伤口开始结痂了,真的吓人,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

  看着自己的脸,钱小娴就想起方圆。

  这丫头太气人了,关机两天了,这是要老死不相往来吗?

  自己为了她吃了这么多苦头,居然没有一句问候,还来个关机。

  想到这些,钱小娴咬牙切齿从微信发消息——

  方圆,我要撕了你。

  方圆还是没回复。

  手机关机中。

  “滴滴滴——”

  这时候钱小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林伟来的电话。

  “小娴,能去你病房吗?”

  “林哥,我脸上的伤很吓人的。”

  “吓人?这么严重吗?那我还真的去看看。”

  没等钱小娴说话,林伟挂了电话。

  钱小娴却是莫名的紧张起来,自己这样子实在太丑了。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