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19章 可怕的消息

第119章 可怕的消息

  原来,刚才杨红也生钱小娴气了,她姑婆之前喜欢上钱小娴。

  这几天在医院又照顾她,又一次次上赶着托人来说媒。

  可是,钱小娴却拿绝食拒绝了人家。

  回去之后,杨红就气呼呼的和林母说:“姑婆,你别让我一趟趟来说媒了,你们别惦着小娴了,人家绝食也不愿意和林伟。”

  偏偏林母开的扬声器,林伟听了杨红的话,对林母说:“你喜欢谁就去找谁,是你找对象,还是我找对象?你为啥操纵我的婚姻?”

  王伯伯给钱小娴讲了事情的经过,惋惜地说:“这事还真是咱有点过了,你说,人家还不是受咱牵连吗,你说绝食这不伤小伙子的心吗?”

  “后来呢?”

  钱小娴也觉得自己刚才是太冲动了,当着那么多人说那样的话,真的是伤人自尊,林哥一定生气了。

  吴慧闹着要分手,自己拿绝食拒绝,幸亏,人家林伟没说过喜欢自己,要不多尴尬啊!

  事情怎么闹成这种尴尬地步呢?

  钱小娴看王伯伯吞吞吐吐的,她又追问了一句:“后来,怎样了?”

  “林伟没经过医生同意,自己擅自出院了,说要当和尚去。”

  “啊。”

  “当时,你要是说,怕让吴慧误会,等等再说,这样就不会伤到林伟了,哎,年轻啊。”

  “当时着急,脑袋一热就那样说了。”钱小娴苦着脸说:“我哪里经过这种事情啊,这些日子,乱死了。”

  “你对林伟真的没一点好感吗?”

  “王伯伯,人家是有对象的人,我真的没考虑过他。”

  “你现在考虑呢?我是说,咱也别一口拒绝,就说等他们彻底分手了……”

  “不,王伯伯,你可千万别这样说,反正林伟都知道我拒绝了,不如就这样吧,你再这样让杨红姐去说,万一,过一段他们真的分手了,我不是又得为难吗?又好像耍人家似的。”

  钱小娴想了想说:“刚才,他和他妈说的那句话,就是埋怨他妈来说媒的,他对吴慧真的有感情的,咱就别掺和了。”

  “好吧,我再开导开导你妈。”

  王伯伯走了,钱小娴这才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

  她倒了一杯水喝,然后窝到沙发里,可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不停的纠缠着。

  看不清,理不清。

  钱小娴茫然的望着窗外,经过一夜的暴雨之后,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

  正是午后,天气又开始火辣辣的。

  满世界的蝉鸣也一锅粥一样,沸腾起来。

  钱小娴本来烦乱的心,更加烦躁。

  滴滴滴——

  窗外烦躁混乱,室内却是安静的,突然的手机铃声让钱小娴一激灵,她赶紧拿起来看了看,是方圆来的电话。

  “小娴,我在民宿外呢,开门。”

  方圆怎么又来了?

  钱小娴有点烦她,自己这够乱的了,闹腾一上午现在又是午后,钱小娴疲惫不堪,正昏昏欲睡呢。

  本来,她刚刚关了民宿的院落的大门。

  因为高鉴的租期马上就到了,再来的新的客户,就没有这么清闲了,所以,自己必须尽快调整好身体,准备新的工作了。

  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

  钱小娴从微信上已经和表哥说了情况,表哥说,会尽快找个人帮忙,因为钱小娴的脸实在不适合接待工作。

  这些事弄妥了,她洗了澡,刚想美美的睡一觉。

  方圆偏偏这个时候来了,能不烦吗?

  可是,人已经到门口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走出去。

  钱小娴慵懒的打开房门,说:“大中午的,你跑来干嘛?怎么不先打个电话!不知道我要午休吗?”

  “哎呀,你看我这腮帮子,牙床又肿了,现在,我成了过街老鼠,无处逃无处躲的,你还嫌弃我!”

  方圆被周晗威胁之后,钱小娴找了高鉴,高鉴通知周晗不许再去骚扰方圆。

  刚开始两天周晗真的没出现,可是,今天又打电话,威逼方圆尽快事情,替高鉴洗脱罪名。

  因为,这几天将近旭日园的股票已经有30%的跌幅,投资者的情绪及其不稳定,开始恐慌抛售,

  周晗把网上搜集的恶意炒作的信息发给了方圆。

  钱小娴和方圆哪里知道,这些天多关于高鉴的恶意炒作已经沸沸扬扬,成了热点搜索的头条。

  第一天三个人戴墨镜出现在医院的照片,被人炒成了浪子恶少玩双飞,什么始乱终弃,什么旭日园要富豪败家子接替总裁纯属自毁前程……

  钱小娴看得惊心动魄,自己在医院这几天,原来网络里竟然这么多关于自己的消息。

  更让她胆颤心寒的是,她被说成不良少女!

  说她私生活混乱,因为插足别人的感情,被受害者小舅子砍伤毁容,至今还在医院里……,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钱小娴看得心惊肉跳:“方圆,怎么办啊,我们真的应该澄清吧!”

  “你傻呀,这种事情怎么说的清楚,只能是越描越黑。”

  方圆缩在沙发里,抱着一个沙发靠垫说:“你待在小村里没有多少社会关系,这事对你影响不大,但是,我马上就开学了,你让我怎么见同学,以后怎么找工作啊。”

  “死丫头,不都是因为你吗!”

  钱小娴想,现在,身边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就是主角,要是知道自己就不惨吗?

  自己就没有社会关系吗?在农村这些事情吐沫星子都能把人淹死,而且,母亲知道了也不能轻饶自己。

  “哎呀,怎么办啊……”

  钱小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她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出客厅。

  “干嘛去——”方圆以为钱小娴要回家,她赶紧问了一句。

  “上厕所——”

  “哎呀,小娴,我一着急也想上厕所。”

  钱小娴在洗漱间洗了手,干脆又把脸洗了一遍,她又被镜子中的自己,吓了一跳。

  脸上的指甲抓痕,有的地方结痂开始脱落,呈浅红色,有的地方还零零星星是被紫黑色的结痂覆盖着,尤其右边脸颊上的那道,伤口明显的比别处凹陷下去。

  这伤疤,以后真的能彻底消退吗,凹印能不能长平?要多久能好?

  看着这张惨不忍睹的脸,钱小娴顿时泪流满面,她突然想起高鉴说的订婚公告的事情。

  虽然高鉴口口生生说不在乎自己的伤,可是,这样子,自己看着都吓人,今后怎么面对他啊。

  “小娴。”

  方圆也注意到钱小娴脸上的疤,她不禁惊悚的大喊了一声。

  “喊什么,死丫头!”

  钱小娴心头的怒火,一下被这喊叫点燃:“死丫头,都是你不检点,才惹了这么大的祸,你看看,你看看我像不像鬼。”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