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22章 生子机器

第122章 生子机器

  钱小娴觉得自己又被方圆套路了。

  “他突然去美国干嘛?”

  “他爸得了重病,在美国做手术。”

  “这就对了。”

  方圆一拍大腿说:“他爸是不是不久人世,让他赶快成家,然后让你给他生个大胖孙子,然后,他就没有遗憾的离开!嗯,高鉴是不是说要尽快和你结婚。”

  “你怎么知道!”钱小娴大吃一惊,这个她没和方圆说。

  方圆胸有成竹的说:“高鉴是不是知道你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女?”

  “额。”

  “这就对了,像他这种人,着急找个传宗接代的生子机器,但是会要求对方绝对干净,你正好符合他的目标,单纯好骗,又没有什么背景,将来就是一脚踹了也容易。”

  “方圆……”

  钱小娴的手都哆嗦了:“他妈就是这样说的,他妈说,不摆酒席不办婚礼,不能让人知道。”

  “就是吧,他们绝对是在骗你,我都怀疑,撞车事件都是他事先安排的,就是想用这个要挟你,他好尽快达到目的。”

  “不会吧。”

  钱小娴被方圆说得乱了方阵,本来自己对这些也耿耿于怀,所以,越听越觉得有理。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不对吧,高鉴说,他要发公告的,订婚公告和结婚公告,还说到旧金山或者夏威夷去拍婚纱照,而且,他说和我刚开始是找结婚对象,不久就喜欢上我……”

  “啊?他真和你说这些了?”

  “真的!我都说他把户口本拿来了,就等着我的户口本呢,还有就是因为你才推迟了,哎呀,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钱小娴不想让方圆把他们的感情说得那么不堪,于是,她赶紧证实。

  “你知道吗,他给我的这项链吗?是私人订制的情侣项链,两条价值18万呢,还有,他给我的结婚钻99万,这些是他妈妈亲口说的,周晗从他的日常支出中查到的……这些还不能说明,他是真心的吗……”

  “18万?”

  方圆凑到项链前,足足看了一分钟,然后点着头,说:“亲爱的,我认为就算做生子机器,这也值得了,万一你真的生个儿子,好歹也是他们后代的妈呀,他们就算将来踹了你,也不会亏待你吧,我的妈呀,我狂乱的小心脏啊,我马上就有一个当阔太的闺蜜了呀,小娴,你得请我吃海底捞!”

  “吃你个头啊。”

  钱小娴被她说得思绪大乱,她一会东,一会西,更让自己昏头转向了:“你来找我,是要我请你吃海底捞吗?”

  “小娴,怎办啊,周晗让我说出事实……愁死我啦。”

  钱小娴一说来这里的目前,方圆立刻想起周晗,她泄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沙发上。

  “我也不知道咋办呢……”

  钱小娴也靠在沙发上,叹息着。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

  方圆突然坐起来,她拿起钱小娴的手机说:“找高鉴啊,现在,就凭你们的关系,他还治不了周晗吗?”

  “……”

  “别傻愣着呀,他刚才不是找你吗?”

  “上次我都给他说一次。”

  “哎,你不救我谁救我呀,再说了,你求你未来的老公,我外甥的亲爹,有啥张不开嘴巴的,现在他对你正是新鲜的时候,一定有求必应。”

  “……”钱小娴拿着手机迟疑了一下说:“现在,他那里已经是深夜了,等他睡醒了我再说。”

  钱小娴说完看了看手表说:“你怎么来的?告诉你,你可别想住我这儿啊,我妈对你意见大着呢,她要是知道,嗯,后果你自己想吧。”

  “我回去就是啦,但是,你一定给高鉴打电话。”

  方圆说着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说:“小娴,你要是真的成了阔太太,可不能重色轻友啊。”

  “滚吧滚吧。”

  钱小娴的手无意的碰到自己脸上粗糙的伤口,她的情绪突然低落下了。

  “烦死了,我的脸啊,方圆,我恨不得撕了你!”

  方圆走了之后,钱小娴窝在沙发里躺了足足半小时。

  她把方圆的话从头到脑的回放了几遍,她的心就如同在热锅上蚂蚁。

  她打开手机给方圆发消息——

  方圆,我和高鉴的事情你要给我保密,你敢让第二个人知道,我和你玩命。

  方圆秒回——知道啦,我傻呀,我说你和高鉴,万一把我给暴露出来怎么办?等你真的成了阔太那天,咱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嗯,一言为定,千万千万,就是我妈我也暂时瞒着。

  ——好嘞。

  又是惊心动魄的一天,钱小娴瘫软在沙发上,真不想动。

  “滴滴滴——”

  母亲的电话还是来了,哎呀喂,钱小娴突然又想起林伟,林伟那边怎样了?

  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很生硬:“晚上回家吃饭,回家睡觉。”

  “知道啦。”

  钱小娴心想,母亲对她说话凶巴巴的,对王伯伯说话就是和颜悦色的。

  找了老公就忘了闺女吗,都怎么了,母亲不正常,方圆也不正常,怎么都不正常了呢?

  她突然又想起高鉴,自己正常吗?自从遇到他,自己还正常吗?

  晚饭,高伯伯做的小米粥,煎咸鱼,苦瓜摊鸡蛋,他又热了中午没吃完的糖醋排骨。

  王伯伯盛好了粥放到钱小娴面前说:“医生给开除痕的药了吗?”

  “开了。”

  钱小娴不咸不淡的应答了一声。

  她举着筷子看了看盘子里的排骨,王伯伯血糖高不吃糖醋排骨,但是母亲和自己一样最爱吃糖醋的。

  在医院里吃得清淡,回家了就想吃香的。

  她夹起一块排骨看了看,又抬眼看了看母亲,然后把排骨放到自己碗里。

  母亲板着面孔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自己也要绷住了,不能示弱,不能输给她,关键是,为了避免她提起林伟,最好冷着她。

  当吃完第三块排骨,她的筷子正要把第四块拿下的时候,母亲终于忍不住了。

  她的筷子一下压住钱小娴筷子上的排骨说:“大晚上的,一个劲的吃,你想胖成猪啊。”

  “哎,孩子熬了好几天了,可吃到想吃的,就让她吃个够呗。”

  王伯伯早就看出这娘俩在较劲,他又不好偏向谁,但看钱母动手阻拦,他实在忍不下去了。

  “她又不胖,再说了,一顿又吃不成胖子。”

  “就是,方圆还说我太瘦呢。”

  钱小娴趁机把排骨从母亲的筷子下夺了出来,夹到嘴边狠狠地咬了一口说:“真香。”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