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26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126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自己这边和高鉴还没说清楚,就不能接近林伟了。

  可是,高鉴怎么还没消息呢?

  这几天,方圆只来过一次电话,问钱小娴给高鉴打电话了吗?

  钱小娴说还没呢,方圆就生气地说:“哎呀,就凭你和他的关系办点事就那么难吗?”

  钱小娴正百爪挠心,等得火烧火燎,却又无可奈何的时候,她没好气地说:“我和他的关系没你想的那么好!”

  “我知道!”

  方圆也莫名其妙的发火了:“早晚,你就是我的下场!”

  钱小娴莫名其妙的挂了方圆的电话,然后,她突然就哭了。

  这几天没有高鉴的消息,她正上火,方圆又火上浇油,她能不生气吗。

  她在心诅咒,乌鸦嘴,你就不能说一句好听的,连让我做梦的信心,都残忍的打击吗?还是好朋友吗?你当最佳损友就这么积极吗?

  过了一会儿,方圆也没回电话,估计也生气了。

  钱小娴这才想起,自己也没问问,这几天周晗是不是还在骚扰威逼。

  她拿着电话,想打过去,可是,万一方圆让她给高鉴打电话怎么办?

  钱小娴拿着电话,现在知道了林伟的消息。

  自己轻松了许多,她突然就开窍一样,自己何苦在这里自己折腾,不如主动给高鉴打个电话问问?

  对,长痛不如短痛,干脆结束这牵肠挂肚的日子。

  本来她想先在方圆打电话,可是想了想,还是先给高鉴打,先看看他那边的情况。

  可是,她看了看时间,现在应该是美国的零点了,没准他已经睡了吧,她拿着手机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从微信发过一句:“睡了吗?”

  “没。”

  天啊,秒回!

  钱小娴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三天了,自己感觉他就像云朵一样缥缈遥远,可是,自己一句话,他的消息就近在眼前。

  高鉴发起视频邀请。

  钱小娴立刻接受。

  今天早上她脸上的结痂基本都脱落,伤口变成了粉嫩的浅红色,她用遮盖霜,除了那道比较明显的伤痕,其余的并不明显了,所以,化妆之后的脸还是很好看的。

  因此,她也就心安理得接了视频,在看到高鉴的那一刻,她突然不争气的哭了。

  “怎么了?”

  高鉴穿着睡衣,靠在床头,他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夹着半根香烟。

  他的四周,烟雾缭绕,似乎已经吸了很久了。

  他突然凑到屏幕前,眯着眼睛说:“脸上的伤好了?今天真好看啊。”

  钱小娴咬着嘴唇不说话,眼泪还是簌簌的流。

  “宝贝,我也想你。”

  高鉴抓过旁边的烟缸,把半截香烟掐灭。

  “你爸爸的病怎么样了?”

  钱小娴不知道话题从哪里开始,他说,他也想自己了,那就是说,他知道自己的眼泪是因为想念。

  他懂得,可是,他却不解释这几天音讯全无。

  “不好,这两天一直在抢救,今天才度过了危险期,我妈也突然心脏病发作,还好,抢救及时,都脱离危险了。”

  高鉴的脸消瘦了很多,虽然,他温和的看着自己,可是,他眼中还是流露出浓浓的忧虑。

  高鉴盯着钱小娴说:“你来美国,帮帮我。”

  “啊?我……”

  钱小娴没想到他突然这么说。

  “我这几天一直担心你公司,你公司的股票跌了好多了,还有……”

  “滴滴滴——”

  这时候,手机里传来座机的声音,高鉴拿着手机跳下床,走到客厅,在电脑桌前坐下,他接通电话,电话是扬声器状态:“喂。”

  “我在旧金山机场,你来接我。”

  “什么?你来干什么?”

  高鉴皱了一下眉头,他对手机屏幕上的钱小娴说:“你先把视频关了,一会儿,我联系你。”

  高鉴把手机放到电脑桌上,可是,钱小娴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挂断视频。

  “高鉴,我来帮帮你不行吗?要是你早告诉我,伯母也不至于累病吧。”

  “我这里有保姆,医院里有护工。”

  “保姆和护工能和亲人一样吗?你生过病吗?你体验过孤零零躺在医院病床上,没有亲人陪伴的感受吗?”

  “你,你是亲人吗?周晗,你放过我吧。”

  周晗:“我放过你,社会舆论就能放过你吗?你也看到那么负面消息了,你看看,那都是什么?你看看我们公司的股票跌成什么惨状了。”

  高鉴:“我分析过了,最近股票的下跌和之前分公司被罚款有一定关系,再加上最近美股暴跌,造成国内投资者恐慌跟风抛售,股票下跌30%的又不是我们一家,各大指数不也是整体下跌15%了吗?”

  周晗:“你这是自我安慰,国际贸易板块我们的股票跌势第一,你怎么解释?”

  高鉴:“第一和第5跌幅也不过0.5的差距,难道其余的公司也是董事长的负面消息吗?”

  周晗:“我说不过你,但是,我还是告诉你,你的订婚公告,必须要经过董事会的通过才能公布出去。这个,我也征求伯母的意见了,她对你最近的所作所为她很生气。”

  高鉴:“我是董事长,我连自己订婚公告都要通过董事会,简直是无稽之谈!周晗,我警告,你少用捕风捉影的事情来威胁我母亲,别再玩你的小伎俩了,别再做无用功了。”

  周晗:“你真是太无情了,我都来美国了,你还绝情的说这些话。”

  高鉴:“周晗,我们是成年人了,能不能果断干脆点,我不想耽误你,你也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周晗:“好男人?你就是我要找的好男人!”

  高鉴:“我不是好男人,我不值得你为我付出真情,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身边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很多,我从不会相信她们是真情,也可以说,我对女人不感兴趣,我也不会对女人动真情,我的人生有比女人更重要的事情。”

  钱小娴听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泪流满面,她再也忍不住,突然挂了视频,掩面痛哭。

  他说的什么鬼话呀!

  高鉴的话就像当头一棍,突然把她打醒。

  难怪高鉴想联系她就联系,不想联系就把她凉到一边。

  原来,他对她不是真心的,他说他的人生还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情。

  可是,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掉入他的陷阱,还傻乎乎的幻想和他共度一生,傻乎乎的在这里等啊,想啊……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