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30章你媳妇好像疯了

第130章你媳妇好像疯了

  林伟的手机铃声只响了三声,电话就接通了。

  “林哥。”

  “有事吗?”

  “林哥,你等一下。”钱小娴把手机递给吴慧。

  吴慧接过手机。

  她恨恨的瞟了钱小娴一眼,然后把手机贴在耳朵上。

  手机里正传来林伟的声音:“小娴,我没事,过几天就回去。”

  吴慧冷冷地说:“回来干嘛?”

  林伟:“你是?”

  吴慧:“你真让我心寒,才几天啊,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林伟紧张地问:“吴慧!你怎么和小娴在一起?”

  吴慧:“哼,小娴?叫得多亲切?你多久没喊我慧慧了?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

  林伟:“你们怎么在一起,你别欺负她。”

  吴慧:“我欺负她?那小妖精挠我满脸花,你过来看看,她在你面前那是装可怜,刚才,她就像一条疯狗。”

  林伟:“有意思吗?你别闹了好不好!”

  吴慧:“林伟,刚才我还在想,我一定和你道歉,我要挽回我们5年的感情,可是,在她接通你的电话,在听你亲切的喊她小娴,我突然就明白了,你最近为什么突然冷淡我,为什么突然沉默,你故意激怒我,你想让我先离开,你好心安理得!”

  林伟:“吴慧,这都是你的错觉,好,我明天回去,我们立马登记。”

  吴慧:“哼!登记又怎样,结了婚都有离婚的,登记能拴住男人的心吗?林伟,我告诉你,我吴慧爱你5年,但是不会最后贱到求着你娶我!我妈说的对,反正你妈也不喜欢我,将来结婚了也是打的鸡飞狗跳的,分就分,谁怕谁?”

  林伟:“你是和我过还是和我妈过?”

  吴慧:“我要是和你妈吵架,你说你向着谁?”

  林伟:“你为什么想到的是吵架,难道结婚就是为了吵架吗?你为什么不想好的呢?如果这样,结婚还有什么意思?”

  吴慧:“我妈说,哪有锅沿不碰勺子,没有不打架的,你就说你向着谁?是不是向着你妈?你是不是听你妈的?”

  林伟:“我要是听我妈的,上次他让我和小娴相亲,我能不去吗?还有这次,我能离家出走吗?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总是卡在这里有意思吗?我也珍惜我们5年的感情,我承认,我是不完美的,你在我眼里也有很多的不完美,但是,既然我们拿出5年时间磨合,不就为了有一个和谐的未来吗?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作,真的,我累了。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辜负你,但是,你可以辜负我,你说分手就分手。”

  吴慧:“切,你特么说的比唱得还好听,你不敢辜负我,你可以逼着我辜负你!”

  林伟:“吴慧,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吴慧:“都是特么你们逼的!姓林的,走着瞧!”

  吴慧说完,举着手机对着旁边的钱小娴狠狠的砸了过去,然后,她拿起牌子,转身向着站台走去,一边走一边喊:“有住宿的吗?有特么住宿的吗?”

  钱小娴正好接住手机,林伟还在里面喊:“吴慧,你不要再干傻事。”

  “林哥,是我。”

  钱小娴对着手机幽幽地说:“你媳妇好像疯了。”

  “啊,你千万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你打不过她,赶紧回家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懂吗?”

  “林哥,对不起,刚才是我把她给打了,我也把她挠了满脸花。”

  钱小娴说完立刻挂了电话,关机。

  回到家里,钱小娴插好院门,拉了窗帘,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是对面胖婶把大门敲的山响,她才迷迷瞪瞪的打开院子的门。

  “哎呀,你这是有多困啊!你妈来好几次电话让我看看你咋回事,我看看,你拉着窗帘,我和她说睡觉呢。”

  “哦。”钱小娴回到屋里看了看手机。

  母亲的未接来电10个。

  高鉴的未接来电2个。

  表哥的未接来电2个。

  表姐的未接来电1个。

  胖婶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钱小娴只好客气地说:“六婶,你先坐着,我洗把脸去。”

  “你忙你的,我又不是外人。”胖婶说着进了东屋。

  她在洗漱间磨蹭了很久,听听屋里没有动静了才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胖婶屁股沉,待起来就没完没了的,自己可不想听新闻广播一样听她扯东家长西家短的。

  可是,就在她打开电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电话铃声,然后传来胖婶洪亮的声音:“啊,杨红啊,我在小娴这儿呢,她刚睡醒,我还没和她说这事情呢。”

  钱小娴瞬间趴在床上,天啊,胖婶一定在炕头上盘腿打坐呢。

  她硬着头皮来到东屋,果然,胖婶坐的妥妥的。

  “六婶,冰箱里有葡萄,你吃吗?”

  “不吃,不吃。”

  胖婶翘起腿,把手机塞进裤兜里,她满脸笑容,正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钱小娴突然在炕头的一堆杂物里翻腾着说:“哎呀,我妈把我的书弄那儿去了?”

  “啥书啊?”

  “我借的高中教材啊。”

  “啊,别找了,我想起来了,前两天,你妈收拾东西,把那些书卖破烂了。”

  “哎呀,天啊,她给我卖了干嘛呀,我找了好几处才凑全的,哎呀,气死我啦。”

  “小娴啊,我听你妈说,你打算参加高考,哎呀,你妈给愁得呀,和我哭了一下午。”

  “她哭啥?”钱小娴有气无力地说。

  “你说,你找了一堆高考书,这不是刺激她吗?她说,她要是身子骨硬朗,你也向方圆一样马上就大三了,你说,你都20岁了,你再复习一年,就21了吧,你都扔了小三年了吧,你学的那点东西不早就粥吃了?就算你费劲巴拉的考上,也顶多考个普通的院校,你看看现在大学生,毕业就失业,就连清华大学的还去卖猪肉了,你说,那个文凭有用吗?再说了,上学的学费呢,你妈谁管?你也别觉得你妈有你王伯伯了,他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能立睖几年?”

  “六婶,好了,反正我妈把书也卖了,我不考就是了。”钱小娴想快点结束和胖婶的聊天。

  “哎呀,娴啊,人这一辈子啊都是命啊,有这么一句话,你听过吗?少年莫笑白头翁,花开花落几日红,年轻的时候,我也不懂,到了我这岁数才知道,人生真的不是很长,日子不禁过,还是现实点,多挣点钱,让你妈过的好一点吧,你妈一辈子命苦啊。”

  “嗯。”

  钱小娴早就知道胖婶的话就像长江的水奔流不息,要想堵是堵不住的,最好就是自己别再给她借题发挥的话源。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