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36章 家的味道

第136章 家的味道

  钱小娴从二楼下来,又去厨房帮着林父做饭,吃饭的时候,林伟回来了。

  钱小娴发现他换了一身衣服,他的头发也是刚洗过,没吹干的那种。

  林父摆好了饭桌,吩咐林伟去喊林母。

  不一会儿,林母打着哈欠打开门,说:“你俩先吃就行了呗,我好容易睡着了,你又给我喊醒,我睡个觉容易吗?”

  “妈,小娴来了。”

  “啥?她和杨红来的?”

  “不是,自己,不过是杨红姐说你病了,她过来看你。”

  钱小娴刚洗漱间洗了脸走出来,她见林伟进了102房间,她走到门口说:“阿姨,你醒了?”

  “哎呀,小娴,你来了,大伟,你咋没早喊我呢?”

  林母站起身拉开窗帘,笑着说:“你看我这一觉醒来,天都黑了,走,吃饭去。”

  来到饭厅,四个人围坐在一起。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林父拿出一桶果汁给钱小娴面前的杯子倒上,然后又问林伟:“你喝吗?”

  林伟摇摇头说:“我想喝啤酒。”

  “你吃头孢呢喝什么酒啊,你爸也别喝,省着大伟看你喝馋,我就奇怪了,那酒有啥喝头?”

  林父笑着说:“喝习惯了,不喝一点就觉得没着没落的,是不,儿子?”

  “你爸一天天的就知道吃喝玩乐。”

  林母递给钱小娴一双筷子说:“别愣着呀,你就和在自己家一样,别拘束,都是你叔叔做的菜,也不知道合不合口味。”

  “谢谢叔叔阿姨。”

  钱小娴拿着筷子,看着满满的一桌菜。

  熟食是香酥炸鸡,鸡爪子,酱驴肉,火腿肠。

  热菜是豆角土豆炒肉,海米油菜。烧茄子。

  凉菜是海蜇腿拌黄瓜。

  然后,就是一盆刚出锅的大螃蟹。

  “叔叔,做了这么多菜啊,太麻烦了。”

  “吃吧,都是简单的菜。”

  “是啊,你叔叔干活麻利,一会儿就鼓捣出一桌菜,你叔啊,喜欢吃也喜欢做,你看看他足足200斤了,可是身体啥毛病没有,我就说吧,他是心宽体胖,一天天的啥也不想,就想着玩儿。”

  “我咋玩了,我该干的都干了。”

  “嗯嗯,那倒是,这几天里里外外都是你叔干,要不啊,他每天就到海鲜店看看伙计们,开着车回家院子种菜,码头上钓鱼,反正,自己过得乐呵,吃得饱睡得香,喝口凉水都长肉。”

  林母给自己盛了一碗小米粥说:“哪像我,管着一个旅店,家里的大事小事还费心,一天天累的我晕头转向的。哎,这几天头晕还严重了,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

  林父说:“我说你先别把服务生辞了,你非说没啥人了你能行。”

  “小玲子不是大学开学了吗?小菲那孩子吧,我不咋喜欢,一天天的,拿个手机,一边打扫卫生还滴滴滴的聊天呢,我看着她就来气。”

  林母说着夹了一个螃蟹给林伟说:“你给小娴掰开。”

  “我不爱吃螃蟹,扎嘴。”

  林伟拿过一个螃蟹,揭开螃蟹的盖子,一掰两半放到钱小娴的碗里,钱小娴又把螃蟹夹到林伟的碗里,然后看着林母说:“阿姨,你头晕怎么没去医院?”

  “哎呀,别提了,你叔带着我呀天津北京都看过,啥都检查了,啥毛病没有,给医生都愁坏了,最后照着抑郁症给我治,我看了看给我开的药,吓得我没敢吃,你说,现在谁不知道那忧郁症,就是一天天琢磨自杀的病,我能有吗?我发个烧都怕该死,恨不得长生不老才好呢。”

  林母说着又用手拖住太阳穴说:“哎呀,脑瓜子不能晃,一晃就晕。”

  林伟说:“一宿一宿的不睡觉,能不晕吗?”

  “你还有脸说,不都是因为你的事情吗?”

  “赶紧吃吧,吃完去睡。”

  林伟见她又提自己的事情,赶紧转移话题,他把刚才掰好的螃蟹放到林母的盘子里,说:“你都几天没和我俩说话了,突然说这么多话,别累着。”

  “是啊,菜都凉了,你这不停的说,小娴也不动筷子。”

  林父在一旁也说:“小娴,吃啊,想吃那个自己夹,别客气。”

  “呵呵,我吃呢。”

  钱小娴说着,用手挡住林母再次放到她碗里的螃蟹说:“阿姨,我吃别的。”

  “哎呀,你和林伟一样不爱吃螃蟹吗?你俩真是没口福,螃蟹多好吃啊。”

  钱小娴自己加了一片火腿肠说:“我妈说我是肉食动物。

  林母噗嗤就笑了,她指了指林伟说:“你俩可真像。”

  “呵呵,是吗?”

  这是第一次和林伟一家人一起吃饭,饭菜和母亲做的味道一样,很好吃,钱小娴也没有一点拘束的感觉,特别是林母,她就像自己母亲一样亲切。

  想到母亲,钱小娴不由得又看了看林母。

  虽然之前在医院里见过,可是,那时候自己脸上都是伤疤,实在没勇气和她正面对视,她几乎没敢正眼看林母。

  现在,她就坐在自己对面,钱小娴突然觉得好像从那里见过她?

  特别是她的眼神,好像见过,记忆很深刻。

  而且,她用手拖着太阳穴的左手,手腕上那个手镯特别刺目。

  她带的不是金手镯,也不是玉手镯,而是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银手镯,手镯上刻着图案。

  这个手镯至少是姥姥那个年代的古董。

  她突然想起来了,那次高鉴的妈妈躺在高鉴的床上,她也是用左手揉着太阳穴,她的手上戴的就是这种银手镯,当时,钱小娴百思不得其解,那么有钱的人,为什么带着这样一个古老的银手镯。

  现在,农村人都不戴这手镯了。

  现在,情景再现一样,钱小娴把林母和高鉴妈在脑海中比较了一番,总觉得她们还有相似的地方。

  吃完饭,林母又去回屋睡了,林父开车回了城外的家里,钱小娴和林伟收拾饭桌。

  “林哥,你该吃药了吧,这里你别管了。”

  林伟把没吃完的饭菜放进冰箱说:“你还真是过来干活的吗?”

  “你给我的打赏,还有半年的工资,给你发红包,你又不领,钱又退回到我账户了,你不知道啊,我看着账户的这些钱我的心很不安的。”

  “那好,你就给我再打半年的工,就安心了。”

  “旅店不是10月份就关门了吗?”

  “你就负责陪我妈说话,你转移她注意力,省得她一天天的光琢磨收拾我和我爸?”

  “收拾?”

  “嗯,我妈是我们家的皇太后,我爸喜欢炒股,可是,她硬是给密码改了,说看着我爸天天被割韭菜,她都心理障碍了,本来,我家院子里有韭菜,她全给拔了,说一看韭菜就想起我爸的股票。”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