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58章 惯的

第158章 惯的

  林姥姥觉得不对劲,她让林父开车带着她来旅店找了几次,正好钱小娴也没在,旅店锁着门。

  她确定林伟没在旅店,她才对孙悦说:“林伟是真的忙,别急,慢慢来。”

  孙悦也无所谓。

  她见林母用着理疗器还不错,又极力撺掇林父也试一试。

  当时,林母在厨房做饭,林姥姥坐在沙发上打盹,孙悦给林父身上接通理疗器,各种按摩,她一边给他做理疗,一边给他讲如何控制三高,然后他们又聊到投资,从房地产黄金又聊到股票。

  一聊到股票,林父可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个人聊到吃饭,聊到吃完。

  聊到林母的脸晴转多云。

  最后,她沉着脸说:“老林,外面白菜还浇水呢,你不得看看了?别发水了。”

  孙悦也真是不知好歹,她居然跟着林父聊着去了院子。

  呼吸着院子里飘着淡淡的花香和泥土的芬芳,她满脸陶醉的说:“叔叔真是能干啊,看把院子收拾的像个世外桃源一样,在这里生活,真的是修身养性啊。”

  的确,别墅的院子虽然不是很大,但被林父整理的井井有条,都快10月,花园里,一些不知名的花开得依然鲜艳。

  菜园更是不用说了,

  白菜又大又水灵,茄子秧子上的叶子虽然有些枯黄,可是那硕大饱满的长茄子还是从茎干上一直垂到地上,闪着紫色透亮的光泽。

  西红柿的枝蔓爬到架子的顶端,一串串绿宝石红宝石一样小西红柿

  藏在密密的半黄半绿的叶子间。

  好温馨的院子,到处流露着主人对生活的热爱。

  孙怡又是一番恭维。

  林母在楼里看着两个人在院子里又聊得热火朝天,她简直是热锅上的蚂蚁。

  好容易熬到晚上,吃过晚饭,孙悦又坐到林父旁边,两个人拿着手机打开股票软件,聊股票的K线图,聊得热火朝天的。

  林母只好说:“老林,你和我一起把水管圈起来,一会儿林伟回来碍手。”

  林父看出林母脸上的冰霜,他只好收起手机,他和林母一前一后来到院子。

  林母看孙悦没有追出来,她气呼呼的说:“你还没完没了!”

  “我也没办法,人家主动找我聊天,我总不能不说话吧,再说了,人家是客人,不能太冷淡了。”

  林母踢了踢脚下的水管,没好气地说:“这水都该流一天了,你想水漫金山啊。”

  的确,水已经溢出畦笼,流到了花园里,就连停车场也有几道水渠。水管里水还在嘟嘟的流着。

  林父关了水龙头说:“这点小事,你关了就是。”

  “我关?你是干啥的?这一天,中午饭和晚上饭都是我做的,你可倒好,在厅里等着吃现成的,还有美女陪聊!”

  “这不是实验理疗器吗?”

  “那东西照着说明自己也能弄,一个穿成那样的女的,在身上摸来摸去,你自在啊?你丈母娘还在沙发上坐着呢,你露着后背,你不起鸡皮疙瘩呀?”

  “说啥呢,神经。”

  林父几下把水管从自来水龙头上卸了下来,拉着往车库走。

  “你着哪门子急啊?是想赶紧干完,回去和她继续聊吗?”

  今天,林母咋看林父都不顺眼,她对着他的背影说:“那是你丈母娘给你物色的儿媳妇,不是给你物色的。”

  听了林母的话,林父在车库好久没出来。

  林母这才安心的回到楼里,她对母亲说:“别在沙发上瞌睡了,回房间睡去吧。”

  林母又把孙悦带到的客房。找被子铺床,准备睡衣拖鞋。

  一会儿楼上一会儿楼下的,直到9点才满身疲惫的回到客厅。

  她找出一贴风湿膏对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林父说:“回房间吧,帮我把风湿膏贴上,这一天累的我腰都直不起来。”

  “啊?”

  林父茫然的从手机上抬起眼睛:“你直接用理疗器就行了呗。”

  “那东西不是麻烦吗?我那还有力气鼓捣?不就是让你帮我贴上风湿膏吗?一晚上手机不离手,那里面有啥好看的,你是和我过,还是和手机过!”

  林母因为劳累了半天,平时,林父总是帮忙干这干那的,今天大爷一样在沙发上仰着。还和林伟应该聊的人聊得热火朝天!

  这么多年,林母习惯依赖林父,这突然家里来了这么多人,累的林母突然爆发了,开始埋怨。

  其实,生活中真的是这样,你天天对那个人好,突然有一天没对她好,她就觉得你做错了,好像你对她好是理所应当的。

  这也就是俗话说的:惯啥毛病就是啥毛病吧。

  然而,爱情就是这样。

  爱,就是想把一个人宠得无法无天,惯的无法无天。

  其实呢,也不光是林父惯着林母。

  林伟从出生一直到小学毕业,因为姥姥在这里住着,林父也就解放了,那几年他几乎没干过家务活,用林母的话说,让她惯的太不像话了,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一把的。

  饭来伸口,衣来伸手。

  林父被惯着,可是他心知肚明的知道林母的好,所以,自从林伟上了初中之后,姥姥也老了去了二舅家。

  林父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对林母说:前半生你惯着我,后半生我惯着你!

  林母必定是小女人吧,被林父宠的惯着就惯出了不知足的小毛病,这一天没帮着好好干活,就开始耍小性子小脾气,不高兴,说话的口气也妥妥的火药味道。

  “喂,你干啥呢,还磨磨蹭蹭的,我在这等着呢。”

  林母不耐烦地在房间喊。

  “来了。”

  林母趴在床上哼哼:“哎呀,神经跳着疼。”

  她把风湿膏递给林父。

  “贴在哪里?”

  “老地方,腰眼。”

  哎,你这死老头子,今天是咋的了,变了一个人似的,你连风湿膏贴哪里都忘了,你的心是不是让妖精给勾走了?”

  林父把风湿膏贴在她手指着的地方。

  林母扭了扭腰,又用手按了:“有点靠上了,你挨着这贴再往下贴一贴吧。”

  林父又把她的衣服往下退了一点,又贴了一贴,因为他觉得贴的不很结实,就在贴上揉了揉。

  可是,林母却神经兮兮翻身起来说:“你个老不正经的,你摸我干啥?是不是让妖精刺激的,现在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无理取闹!”

  林父再也忍不住了,一气之下去了楼上林伟房间。

  可是,偏偏孙悦就被安置在林伟隔壁的房间。

  于是,冷战开始了。

  林父第二天早上开始开车钓鱼,去证券市场,然后又去钓鱼,天黑才回家。

  林母干脆躲到林伟的婚房里,几天不回家,她打电话让林伟回家给姥姥和孙悦做饭。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