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87章 错爱如出轨

第187章 错爱如出轨

  钱小娴不想隐瞒,她把最初怎么和林伟相识,怎么被吴慧误解被抓伤脸,到怎么住进林伟旅店,都原原本本的和两个人说了。

  她自责地说:“我觉得是我害了吴慧,如果没有我,也许她不会闹着和林伟分手。”

  王夏说:“你内疚什么啊?他在认识你之前他们的感情就出现危机了。”

  “我的出现加剧了危机。”

  “就是你不出现,还有别人出现,她妈妈还会安排别人相亲,再说了,是那个吴慧先不要林伟的她先和别人登记了,你叫林伟在他们之后住在一起的。”

  钱小娴突然瞪大眼睛说:“你们听明白了没有啊,我和林伟没住一起,我和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丁丽霞说:“喂,小娴,可是你说你住在男朋友家的,他出事了,你推卸责任咋的,咋还不承认他是男朋友了。”

  钱小娴还是拼命解释,:“真不是,我们不是,当时,我就是敷衍你们。”

  丁丽霞说:“难道是你暗恋他,所以住在人家旅店,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奇怪了,你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他居然对你没动心,他是不是还是对吴慧念念不忘,要不,怎么逼她和现任离婚?”

  钱小娴简直把气疯了,是自己没说清楚,还是她没听清楚呢?

  她求救一样看着王夏,没想到王夏也连连点头,说:“就是,我也奇怪呢?”

  “不是,哎呀,我说什么才好呢?”

  “你们说什么呢?”

  庞小龙走过来,他看了看钱小娴说:“咋了,谁欺负你了?”

  王夏拉着钱小娴的胳膊说:“下班了,换衣服回家吧,我和丁丽霞一会送你回家。”

  庞小龙指指她俩,问丁丽霞说:“到底怎么了。”

  “嘘,别问了,和男朋友吵架了。”

  三个人换好衣服,一起走出伊人阑珊。

  因为昨天的一场风雨,路两旁的树叶掉了很多,虽然有清洁工不停的清扫,还是不时地有树叶飘落,风乍起,地上的落叶随风而去。

  三个人默默走了一段,钱小娴说:“你们回去吧。”

  王夏说:“要不,今晚你去我们出租屋住吧,反正李侠已经搬走了。”

  钱小娴突然想起昨天王夏昨天的电话,她问:“你不是和老乡一起吃饭。”

  王夏立刻情绪低落下来,说:“又说有事。”

  丁丽霞白了她一眼:“你又不是他重要的人,一个老乡,他不过是寂寞了找你打发一下时间,你看你人家不来,你失魂落魄的整的和失恋似的,小娴,我说她迷上人家了,她还不承认。”

  正在这时候,林父来了电话,让钱小娴等着他来接她。

  从丁丽霞的话里得知,表哥今晚不会和王夏约会了,钱小娴心里舒坦了一点,但是,看着丁夏魂不守舍的表情,她还是心痛。

  爱情有轨道吗?

  爱情应该是一个人遇到一个人,然后按照固定的轨道步入婚姻,可是,寻寻觅觅,找到那个并轨的人怎么这么难?

  对的人遇到对的人,走上正轨,错的人遇到错的人,就会脱轨。

  看来,走偏的感情更折磨人啊,可是,深入其中,谁又能懂得?

  秋风一阵阵吹过,钱小娴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一股凉意从脸上划过,钻入脖颈。

  钱小娴不禁抬起头,不知不觉又是秋风落叶时,萧瑟的秋风无情的撕扯着树枝,树叶不时地把抖落一地。

  一片树叶从钱小娴的头顶划到身上,她接住。

  她拿着这片叶子看了看,枯黄的页面斑斑驳驳,曾经充满任性的叶脉,残留着风雨摧残的痕迹,她不敢用力碰触,它看上去是那么脆弱,树叶走过了它的一生,在应该飘零的季节凋零了。

  如果人生如树叶,吴慧突然凋零了,她的生命戛然而止在人生的春天。

  世事难料,人生为什么有这样不幸的事情?

  钱小娴第一次感到生命的脆弱。

  她今天一直有种错觉,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不相信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昨天,她还大吼大叫的那么疯狂,今天就没了气息?

  突然想起昨天早上,她拿着饭勺在卧室旁看着自己的眼神,钱小娴不禁又打了一个冷战,今晚她会不会做噩梦啊?

  这时候,林父的黑色轿车停在钱小娴的身边。

  上了车,林父看了看她说:“天冷了,多穿点衣服。”

  “叔叔,还不算冷。”

  “你阿姨要一起来接你,她有点感冒,我没让她来。”

  原来,听了吴慧出事的消息,林母躺在床上一天没起来,她给林伟打电话询问情况,因为林伟那边很忙,也没耐心的和她说,林母就开始疑神疑鬼的以为,林伟埋怨她了,埋怨她干涉林伟和吴慧了。

  她神经兮兮的自己反省,她又给林伟打电话说,假如当初吴慧要星星就给她星星,要月亮就给她月亮,她想耀武扬威的想当祖宗,我就忍气吞声让她当祖宗,她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

  “她没要星星没要月亮,她也没想当祖宗。”林伟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林母受不了,她和林父说:“大伟这是啥态度?他这是有情绪,他这是对我有意见啊?”

  不久,吴慧的母亲打电话又给林母臭骂一顿。

  说她无儿无女了,以后,就让林伟当儿子给她养老送终,她还和林母叫嚣,说林伟答应她以后不找对象不结婚了。

  吴慧的母亲诅咒林母说:“以后,你吃斋念佛忏悔罪过,你让我不幸我也不让你好过,林伟老老实实的,我要是高兴了,我就给他找个媳妇,要是我不高兴,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最后,她还特意叫嚣:“就算以后我让林伟找媳妇,也得我看着顺眼的,你看上的那个钱小娴,你就死心吧,门都没有。”

  林母气得直哆嗦,可是人家闺女都没了,她也不敢再招惹她了,于是,林母只是说了一句:“林伟是我儿子。”

  吴慧母亲冷笑一声:“他活着就是我儿子了,你要儿子就给他收尸。”

  吴慧的母亲因为失去了女儿,她把所有的怒火都指向了林母。

  林母被她气得血压蹭蹭上涨,后来,林伟打电话说:“吴慧的父母失去女儿,受不了打击,我们就原来他们的无理取闹吧,和不讲理的人讲不清楚道理,我们做到无愧于心就行了。”

  林母咬牙切齿地说:“她咒我断子绝孙,她也太歹毒了吧,不行,我赶紧给你找个媳妇,过年就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我气死她。”

  林伟说:“这时候,你就别刺激她了,我也和他们说了,为了吴慧,我可以三年之内我不会恋爱更不会结婚。”

  “臭小子,你和吴慧又没登记,你凭什么为她守三年?这话你也说三年后,你都多大了呀?”

  林伟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让我爸把钱小娴接到咱家,这几天上下班,让我爸去接送回她。”

  林母听了不解的说:“你什么意思?难道吴慧她妈还要找小娴吗?”

  “我只是担心,这两天他们还在忙吴慧的事情,但是,我怕他们忙完了,还会找茬。”

  原来,林伟和刘浩刚到吴慧家里,吴慧妈就和见了仇人一样,扑上来就开始撕扯林伟,望着一个失去女儿已经发狂的老人,林伟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也不解释。

  刘浩看不下去了,他把吴慧妈摔到一边,他这所以愤怒,是吴慧妈一口一个如果林伟和钱小娴在一起,她就要钱小娴的命,一会儿就去旅店弄死她。

  “要钱小娴的命,你得先要了我的命。”

  刘浩怒了:“我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到你们这种人家,我是钱小娴的表哥,我是被林伟请来给你们帮忙的,给你们帮忙,是同情你们,你们却理所当然,不但不感恩,还得寸进尺了,干啥呀,没王法了吗?你想全家都去陪你儿子吗?你找谁算账?就你们会算账吗?谁脖子上还没个脑袋?你们老了,快该死的人了,动不动想弄死谁就弄死谁,那你先把你家亲戚朋友你儿子先弄死,否则我找他们替你们偿命!”

  刘浩坐在吴慧家的沙发上说:“林伟是我朋友,也许将来是我妹夫,我就看看谁敢骑他头上拉屎,谁再敢喊他断子绝孙,我先给谁断了。”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刘浩这么一折腾,吴慧的父母不敢再拿林伟撒气了,气焰也不敢嚣张了。

  周围帮忙的人也劝说,林伟和吴慧早分手了,人家还来帮忙,害死吴慧的又不是人家,说吴慧妈闹的没道理,吴慧妈这才放开林伟,坐在没命的嚎哭。

  刘浩看帮忙的人也很多,他对林伟说:“我看看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在这儿反而刺激他们。”

  林伟说:“刘哥,你要是忙你就回去吧。”

  “你也太惯着他们了,你不欠他们的。”

  “刘哥,我好歹在这个家也吃过五年饭了,而且,吴慧走了,我也伤心,我也理解他们的痛苦。”,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可怜也要有个度。”

  林伟真的很担心钱小娴的安危,本来他想让刘浩先把钱小娴接走,可是又怕刘浩知道钱小娴在酒吧上班,而坏了钱小娴的计划,所以,他只是让刘浩回去。然后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接钱小娴。

  回到林家,林父喊林母吃饭,林母下楼见了钱小娴,抓住她的手开始哭。

  “哎呀,气死我了,你说我愿意吴慧出了这事,她妈还没完没了了,好像害死她闺女的不是那人,好像是我们家林伟,林伟也是心眼好,你个前男友,去帮什么忙?那样没人性的人家,就不该对他们好,好心也是没好报!”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看着她哭,她的眼睛一酸,眼泪也是夺眶而出。

  这时候,林父把饭菜端到饭桌上说:“你也魔怔了,这套话墨迹一天了。”

  钱小娴赶紧站起身,打开电饭煲盛饭,她突然问了一句:“林哥今晚上不回来吗?”

  “我让他回来。”林母气呼呼地说:“她妈敢不让他回来,我就去她家闹,干啥呀,她拿我家林伟还真当儿子了。”

  “那我们不等林哥吃饭吗?”

  “他来电话说让咱们先吃,说他和你哥出去吃。”

  三个人默默吃完了饭,钱小娴抢着刷碗,林父解放一样坐到沙发上,挪过茶几上笔记本,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

  林母坐在旁边冷眼斜倪着他,等钱小娴收拾完,坐到沙发上,林母对她呶呶嘴说:“不信你喊他一声,他一准听不到。”

  钱小娴凑到屏幕前说:“叔叔又看股票呢?”

  林父扭过脸对林母说:“你不是头晕吗?楼上躺着去吧。”

  “你以为我爱看你啊。”林母又狠狠的瞟了一眼屏幕说:“我告诉你啊,股市的钱不能再多投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林伟10万了,你再和他要我就和你急眼。”

  “他说的?”

  “他的卡我有密码,我从网银看到转账记录了。”

  林母站起身,说:“你俩合伙算计我,还真拿我当傻子了。”

  “怎么合伙算计了,等这波行情差不多了,我就还他。”

  林母撇撇嘴说:“这话你又不是一次了,那次不是你要出来的时候,就把套住了,好了伤疤忘了疼。”

  “哎,能不能说点吉利的……”

  “要是说吉利的就能赚,我今晚不睡觉给你在这儿祈福。”林母看看钱小娴说:“小娴,林伟说让你等他来接你,你是在这儿等,还是楼上和我看电视去?”

  “阿姨,我在这儿等吧……”钱小娴指了指屏幕说:“我看看这个……”

  林母说:“哎呀,你看这个干什么呀?那东西就和吸毒一样,上瘾,你看看你叔,每次赔疼就说再也不进股市了,看看行情刚见好,借去往里冲。”

  “阿姨,我不上瘾,我就是了解一下,最近和别人聊天,人家说股票我一窍不通的,没有共同话题。”

  林父看林母上了楼,他打开账户给钱小娴看,他在前天早上买进了十万元旭日圆股份的股票,两天收益是两万。

  钱小娴不敢相信说:“两个交易日就赚了这么多?”

  “两个涨停板啊。”

  林父眉飞色舞,我前天晚上研究它了半宿啊,昨天这股票开盘还跌了3%,可是我觉得是主力故意打压,果然,到了下午一点多,直接奔涨停板去了,收盘的时候死死封住涨停板,今天早上又是涨停开盘,到收盘的时候,涨停板都没有打开。

  妙书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