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88章 离不开

第188章 离不开

  钱小娴突然想起昨天,如果她上午开户,她就想把银行卡上的三万买上旭日圆股份,她想,之前她发红包给高鉴,他不要,干脆以后就买他公司的股票,然后,把自己的账户给他。

  她听林父这么一说,她立刻计算着,自己错过了两个涨停板啊。

  “叔叔,明天还能买吗?”

  “明天要是直接涨停板,那就是三个涨停板,追涨有一定风险了,不过,要是有回调可以在下跌的时候买一点,不过,我觉得明天还是涨停板开盘!”

  “为什么?”

  钱小娴看林父说的如此果断,其实,她还是很崇拜林父的,因为前天晚上,他给自己详细的分析了旭日圆股份的走势,那天,他说,旭日圆股份调整到位,有可能要拉升了。

  “有利好,有重大利好。”

  林父说着打开旭日圆股份的公司公告。

  这时候,林伟打开门走进来,他直接走到沙发前说:“小娴,我们赶紧回去吧。”

  “啊?着啥急啊?”林父指了指楼上说:“你妈在楼上呢,你怕啥?”

  “走吧,一会儿她知道我回来,一定没完没了的,还有就是刘帅在外面等着呢。”

  “刘帅来了怎么不进来?”

  “我和刘哥喝酒了,他开车送我们。”

  林父没在挽留,只是问了一句:“她父母都还好吧。后来没难为你吧?”

  “没事。”林伟说着看了钱小娴一眼,意思是赶紧走啊。

  刘帅把车潮汐家庭旅店门口说:“你车还在饭店门口,明天我来接你吧。”

  林伟说:“不用了,明天我走过去就是了,这两天辛苦你了。”

  “看你说的,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看刘帅的车上了路,林伟才拿了钥匙打开旅店的门,然后又锁好房门说:“我先去洗澡换身衣服,一会儿还有话给你说。”

  “好的。”

  钱小娴坐到沙发上等,刚才在路上,林伟和刘帅也都是默不作声,她也是安静的坐在后面,这一路,她的脑海里全是吴慧的影子。

  何止是一路上,她发觉这一天的每个空闲时间,吴慧的影子就会蹦出来。

  她拎着饭铲阴森森的盯着自己,她举着电脑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甚至,她和对象在大街上撕扯的样子。

  然后,是钱小娴想象他们车毁人亡的样子……

  钱小娴越想越害怕,突然,她觉得厨房门口有什么一闪,她的脑海立刻跳出吴慧披头散发的样子,她惊慌失措的跑回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打开灯,她靠在门上,两手捂住胸口。

  正在惊魂未定的时候,她突然看到放在茶几上笔记本电脑,她又突然想起吴慧举起电脑的样子……

  她突尖叫一声打开房门,直奔林伟的房间。

  林伟的房间并没有反锁,钱小娴进去之后反锁上门大喊:“林哥,林哥你在哪儿呢?”

  此时此刻,她觉得整个旅店就她一个人,还有吴慧的影子。

  “怎么了?”

  林伟从卫生间里探出半个头,钱小娴的声音实在刺耳,而且,她从搬到这里,她几乎从不主动进林伟的房间。

  “林哥!”

  钱小娴就像深海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她直接撞开卫生间的房门,扑到林伟的怀里。

  她颤抖着说:“林哥,外面有人。”

  林伟一手提着裹着下身的浴巾他另一只手本来扶着房门,现在只好悬在半空。

  “你……”

  钱小娴突然清醒,她触电一样缩回双手。

  “你是说旅店外面有人敲门吗?你把床上的衣服递给我。”

  “嗯。”

  钱小娴这才羞答答的退出洗漱间,从床上拿了林伟的衣服,放到林伟从门缝里伸出的大手上。

  林伟穿好衣服,直接开门出去,一会儿他回来问:“门口没人了,也许是住宿的,走了。”

  钱小娴突然忍不住了,她说:“林哥,我们还是回你家吧,我不想在这儿住了。”

  “怎么了?”

  “我……”

  钱小娴咬了咬嘴唇,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我感觉这里到处都是吴慧的影子。”

  林伟知道钱小娴一定是受刺激了,他说:“我车没在旅店,今晚对付一晚,明天我们回去。”

  林伟说着打开电视说:“你是在胡思乱想,看会儿电视,转移一下注意力就好了。”

  林伟说完又到了一杯热水给她。

  钱小娴喝了一口水,然后缩在沙发里,呆呆的盯着电视。

  林伟也坐到他她旁边的沙发上,拿出手机。

  “林哥,你明天送我上班吗?”

  “送。”林伟测过脸来说:“别怕,没事的。”

  “你明天还去她家吗?”

  “不去了。”

  “那明天我下班你接我吗?”

  钱小娴说这些的时候,声音是颤抖的。

  林伟伸出胳膊揽住她的肩头,钱小娴再也忍不住了,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大哭起来:“林哥,我害怕,你明天送我回家吧,我想我妈。”

  “好的。”

  林伟只好答应着,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晚上和刘浩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对刘浩说,以后不要再说妹夫之类的话了,他以后只拿钱小娴当朋友的妹妹,不会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刘浩说:“为什么?这些日子大家一心一意的撮合你们,吴慧之前和别人领证了,现在又没了,你们没什么障碍啊。”

  “累了。”

  林伟喝了很多酒,但是他没喝酒,这些日子,他不傻,大家的意愿也是他的意愿,他努力过,不知道是不是他不会追求,不善于表现,还是钱小娴根本无心。

  但是,他知道,吴慧在的时候,她是钱小娴的障碍,现在,吴慧没了,她是自己的障碍了。

  对于吴慧的死,林伟是内疚的,他不是因为他们曾经分手内疚,而是,他没有再次拒绝吴慧,而是说了让她离婚的气话,让她对自己又有了期盼。

  如果自己不心软,而是让她不对自己报希望,她也许就不会逼着对方离婚,也许就不会把对方逼到丧心病狂,也许,吴慧的灾难还会在为了某一天爆发,但是,至少不会和自己有牵连。

  林伟认为,自己助推了她的灾难。

  可是,今晚,钱小娴却突然转变了,一直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她,竟然她主动的扑到自己怀里,钱小娴过激的行为,林伟没有觉的这是希望,他感动的是绝望。

  他知道,钱小娴对他是依赖,而不是依恋。

  只是,林伟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对钱小娴打击这么大。

  第一天晚上,他们靠在沙发上待了一夜,钱小娴的手一直抓着林伟的手。

  第二天,林伟试探着说:“回我家吧,你和我妈住在一起。”

  钱小娴想起自己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母亲整宿不睡觉,她怕打扰林母,她记得第一天她来的时候,她说过这样的话,我睡个觉多不容易啊。

  她说:“我还是住102吧。”

  102房间紧挨着林伟的101房间,那里应该没有吴慧待过的痕迹。

  可是,睡到半夜,钱小娴又是一声尖叫,疯了一样闯进林伟的房间。

  林伟也失眠了,他正在床上从笔记本上看电影。

  钱小娴直接跳上林伟的床,缩到他旁边说:“今晚,我还从你这儿睡吧。”

  林伟用被子裹在她身上说:“明天去我家吧,换一下环境。”

  然后,林伟起身关了电脑,下床,钱小娴一把抓住他的手说:“你别走。”

  林伟说:“我去102睡。”

  钱小娴为难地说:“怎么办啊,林哥,你走了我还会做恶梦的。”

  林伟坐到对面的床上说:“那今晚我睡在那儿。”

  钱小娴指了指门说:“那把门反锁吧。”

  林伟迟疑了一下,还是反锁了门,他看了看灯说:“关灯吗?”

  “等会儿再关。”

  钱小娴说着下了床,跳到对面这张床上说:“还是我睡这床吧。”

  因为她突然觉得那床上的被子是林伟盖过的。

  林伟笑着说:“毛病真多。”

  钱小娴盖好被子说:“不许嫌弃我,你答应我哥要照顾好我的。”

  说完,她突然扭过脸说:“啊,我突然想起来了,昨晚上你让刘帅把我哥送那去了?港城的家吗?”

  “不是,村里的家。”

  “哎呀,你怎么不把他送表姐哪里呢?他会不会去找王夏,哎呀,我想起来了,今天王夏特别开心,他们一定又见面了。”

  “你表哥说他喝那么多酒,去港城怕你表姐让他跪搓衣板。”

  “他竟瞎说,表姐家哪有搓衣板?借口。”

  “反正他这样说的。”林伟靠在自己床上开始看手机。

  “你都知道他心里有病,你还不揭穿。”

  林伟突然抬起脸看着钱小娴说:“我揭穿了。”

  “啊?你,你和他说我们知道他和王夏的事情了?”

  “没有,我只是说你在伊人阑珊上班。”

  “没别的?”

  “没了?”

  “他什么反应,怎么说?”

  “他说让我赶紧给你工作辞了,再给你找一份。”

  “哼,一定是怕我在哪儿上班认识王夏,怕他两个的事情露馅。”

  “哎!”林伟叹了一口气说:“他说,你在那个地方上班,影响将来找对象。”

  “在酒吧上班,就找不到对象吗?”

  “那倒不是,至少会影响吧,大多数家庭会介意这些的。”

  “哦……”

  “哎!”林伟又叹了一下气说:“我倒是不担心这个,我担心的是……”

  “什么?”

  林伟皱了皱了皱眉,说:“以后,你要睁大眼睛,一定要找个好人才嫁。”

  钱小娴突然黯然神伤的说:“眼睛睁大了,就能看清楚一个人吗?当初,给我表姐介绍我表哥,应该是我妈看着他长大的,知根知底的,他们不一样出现问题了吗?我妈说找对象就像买小猪…”

  说到这儿,钱小娴突然停住,记得当初,林母来胖婶家偷看她,她和母亲就这样说,她就是林母看上的小猪……

  想到这里,钱小娴觉得再说下去太难为情了,为了掩饰尴尬,她突然用被子蒙上头说:“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林伟刚要关灯,钱小娴却神经质一样坐起来。

  林伟一愣说:“还要干什么?”

  “等一下。”

  钱小娴拿出手机找到丁丽霞的微信,发消息过去:“霞姐,干什么呢?”

  “刚洗完脚。”

  钱小娴一愣说:“洗脚?每天不洗澡吗?”

  “这个出租房不能洗澡,只能去外面的澡堂子洗。”

  钱小娴没想到原来她们的房子条件这么差,还好自己也不打算从酒吧长干,她接着发消息问:“夏姐在干什么?”

  “好像聊天呢,从下班回来就钻到她房间没出来。”

  “你知道她和谁聊天吗?”

  “小娴,我和你说个秘密,你千万别和别人说。”

  “好,我保证不说。”

  “王夏昨晚上没回来。”

  “她去哪儿了。”钱小娴的心跳加速,她觉得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昨晚都八点多了,她突然接个电话,然后就出去了,我看她10点多还没回来,就给她打了电话,她说晚上不回来,然后,我听到她电话里有个男人问谁给她打电话。”

  “那男人是谁?”

  “我放了电话就从微信里审她,我连唬带炸,她终于和我交代了。”

  “她说她一直和一个已婚男人交往,她发觉她离不开那个男人了,她想让那个男人离婚娶她,昨晚上,她说那男人答应了,只是最近不要让她联系他,让她安安静静的等着,说他离完婚再联系她。”

  “小娴,今天早上王夏说是那个男人送他回来的,还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卡上有5万元呢,你没见她今天多开心吗?”

  钱小娴接着发消息说:“那个男人不是说,不让她最近联系她,她怎么又在聊天。”

  “你以为王夏受的了,下班又给对方打了电话,对方好像埋怨她了,然后王夏哭了,那男人好像又不忍心了,两个人又聊了,然后,王夏钻进卧室,听声音挺开心的。”

  钱小娴结束了和丁丽霞的微信聊天,她说:“林哥,我以为我哥知道我去了伊人阑珊,他会收敛,他会良心发现,他会知难而退,可是,怎么样呢?他们准备谈婚论嫁了。”

  “什么?不会吧。”

  “给你看。”钱小娴伸手把手机递给林伟。

  林伟接过去坐到沙发上看:“昨晚上,我和他吃饭的时候,他的确和我说,他和你表姐快要过不下去了,说没话说。”

  钱小娴哼了一声,说:“他在外面和别人聊够了,到家当然没话说了。”

  林伟把手机递给钱小娴说:“他们常年不在一起,时间长了真的会出事的。”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