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89章 你们继续……

第189章 你们继续……

  “林哥,现在已经出事了,你没看丁丽霞说的,王夏离不开表哥了,她要和表哥结婚,不行,明天我就找王夏去。”

  “丁丽霞说这是秘密,你答应不好别人说,这个连我都不应该给看的,你要是找王夏,不是把丁丽霞出卖了吗?”

  “喂,林哥,你是别人吗?现在表哥和丁夏的事情,就我们三个知道。至于王夏吗……”

  钱小娴望着天花板,她突然盯着林伟说:“昨晚上表哥还和你说什么了?”

  林伟说:“也没说什么,就是感叹相爱容易相守难,我让他珍惜家庭,有责任有担当。”

  “他说什么?”

  林伟突然笑笑说:“他喝醉了,胡言乱语的,不过……”

  钱小娴急切的问:“什么?”

  林伟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钱小娴手里的手机,因为,钱小娴一直点着她和丁丽霞的聊天窗口。

  “从丁丽霞的话了里,我觉得你表哥想和王夏分手。”

  “啊,我怎么没看出来?”

  钱小娴赶紧又去翻看聊天记录。

  片刻,她失望地说:“他给王夏了5万啊,没说分手啊,就说先不联系等他办完离婚再联系。”

  “哪有分手啊?现在没准还打电话呢,不信,你给他拨过去,准占线呢?”

  “算了吧。”

  林伟叹了一口气说:“还是别逼他了,分手总得有个过程。”

  钱小娴幽幽的说:“我还以为你昨天给他说我去了伊人阑珊,他会悟出点端倪,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和他说了,反正他要离婚,从我这儿都过不了关。”

  林伟却无所谓地说:“离婚不可能吧,你表哥是个要面子的人,他会为了一个酒吧的服务员离婚,绝对不可能。”

  钱小娴确实是一愣,说:“你也介意酒吧服务员吗?”

  林伟也是突然一愣,说:“不是我,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好好读书,有出息,绝对不会让孩子的理想就是一辈子做个酒吧的服务员吧!”

  “全世界的人都有出息了,都实现了理想,那谁干这些没人爱干的工作?”

  林伟看着她,摇摇头说:“你就别关心这些了,你表哥让我尽快给你找份别的工作。”林伟站起身说:“关灯睡觉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

  林父来到旅店,他用钥匙打开旅店的门,径直来到林伟的房间,他拧着101的房门,小声说:“林伟,开门,你还反锁门干啥呀。”

  林伟惊醒,问:“爸,啥事啊。”

  “开门,我到里面说去。”

  林父知道钱小娴就住在对面的120,他怕吵醒她。

  “你等一下,我出去。”

  “哎,真费劲,开门。”林父压低声音说:“快点开门,别把小娴吵醒了。”

  林伟赶紧下床,他没开灯,因为他拧开门锁打算出去。

  林父看门开了,他急匆匆的闪闪进来,随手按了灯的开关。

  他嘴里还小声说着:“我让你表哥来帮忙,他在外面等着呢,你把车钥匙给我……”

  突然,林父看到了也惊坐而起的钱小娴,可是,他嘴里仍然说着:“我让你表哥开你车,今天,你就不用去码头了……你们继续睡……”

  他说着从桌子上了拿起车钥匙,关灯关门而去,一连串的动作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

  钱小娴突然感觉事情的严重性,她赶紧下床穿鞋。

  “哎呀,林哥,坏了,叔叔看到我在这儿,他会不会怀疑我们……会不会和阿姨说呀,我赶紧走。”

  “走什么呀!你走了反而说明你心虚,还不如坦然面对,解释起来也可信。”

  “林哥,你可要好好和他们解释,天啊,阿姨会不会和杨红姐说啊,杨红姐和胖婶说,胖婶和我妈说,我妈和我表姐说,我表姐和我表哥说……”

  “我和你表哥解释。”

  “你只和他解释有什么用啊,全天下都知道了。”

  钱小娴直奔门口,她拉着门把手扭过脸说:“我去收拾东西,今天我就搬到王夏他们的出租房里。”

  “随你。”林伟随便回了一句,又翻身躺到床上说:“你给我关了灯,我再睡会儿。”

  钱小娴回到120房间,把衣服装好,她拿起笔记本电脑看了看,想到吴慧摸过电脑,她转身进了洗手间拿了毛巾,电脑的一角还有血迹,那是林伟的。

  擦完了,她把电脑放进电脑包里,然后又放回到茶几上,她不想带走电脑,反正自己底稿已经没了,最近她也实在没心情码字,她终于下决心断更了。

  收拾完了,钱小娴看着屋子发呆,这时候,窗外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街道上也嘈杂起来。

  真的要走了,想起这些天,她在这里享受的家庭温暖,她的心里突然泛起一丝不舍。

  因为时间还早,林伟今天好像真的不想去码头,他的房间还关着门。

  钱小娴来到厨房,这些天,都是林伟给她准备早餐,今天,她特别想给他做一次早餐,可是做什么呢?

  突然的,她又想起吴慧拎着饭铲靠在厨房门口,她不禁又周身发凉,感觉厨房里总有哪里不对劲,她强忍住不适。

  她拿了一个不锈钢盆子,舀了一碗面,然后又打了一个鸡蛋,放了水,拿了搅拌器,然后慢慢搅和,搅着搅着,她突然想,自己要做鸡蛋饼吗?住了这么久,他竟然没关注过林伟爱吃什么!

  她关注过高鉴,高鉴喜欢喝牛奶喜欢披萨喜欢牛肉水饺和混沌,喜欢吃芒果,可是林伟喜欢吃什么?

  那天早上吴慧说,林伟喜欢吃鸡蛋饼……

  然后,自己就鬼使神差的想给林伟做鸡蛋饼吗?

  “嘿……嘿……”

  突然,钱小娴听到两声嗤嗤的笑声,她猛的一转身,门口没有人。

  笑声是从窗外的街道上传来的,可是,钱小娴觉得厨房有一种异样的清冷。

  突然的毛骨悚然,她放下面盆,一溜烟的跑出厨房。

  她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奔林伟的房间,直接拧开房门,直接扑到林伟的床上,拉他:“林哥,你赶紧送我走吧。”

  林伟突然睁开眼睛,不解的望着她。

  钱小娴索性坐到床沿上小声说:“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吴慧的影子在晃,刚才我听到她冷笑呢。

  林伟说:“你是自己吓唬自己,过几天忘了就好了。”

  “不行,我还是走吧,我觉得她阴魂不散,她不然我在这儿待,她不让我和你在一起,所以,她吓唬我,她让我做恶梦。”

  “昨晚你做恶梦了吗?”

  “没有,那是因为你在啊。”

  “她要是不想让你和我在一起,还要把你吓到我身边吗?让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没了恶梦?没道理吧。”

  钱小娴眨着大眼睛,想了想,自己真是神经过敏了,假如没有来自吴慧的恐惧,她怎么可能对林伟这么依赖?

  她突然想到自己昨天冲进洗手间,现在,林伟在床上躺着,而自己却坐在他旁边,还紧紧的攥着他的手,她突然尴尬起来。

  “林哥……我去做饭。”她撒开林伟的手,却突然被林伟反手攥住。

  “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真好。”

  林伟说着坐起来。

  “林哥,今天我要搬走了。”钱小娴把手从她的手里挣脱出来小声说:“我想给你一次做早饭……”

  这顿早饭是钱小娴做的,林伟坐在餐桌旁,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默默的看她做饭,。

  因为汽车被表哥开走了,林伟说晚上再把钱小娴的东西送出租车。

  吃过早饭,钱小娴说:“林哥,上班不用你送的,我就是怕天黑,你晚上来接我吧。”

  “你要是不喜欢住旅店,我们回家住啊。”

  “家离上班的地方远。”

  “不能不上班吗?”

  “林哥,你也知道我的意图,你就别劝我了。”

  钱小娴看快到酒吧了,她停下脚步说:“林哥,今晚上我们也不要回家吃饭了。”

  “怎么了?”

  “免得他们问昨晚的事情。”

  “好吧。”一路上,林伟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灿烂的阳光照在他帅气的脸上,亮丽的光晕仍然挡不住他脸上的憔悴。

  一阵秋风撩起他的头发,他的头发有些长了。

  林伟全程没有看钱小娴,而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他迷茫的眼神有一种难于言喻的苍凉。

  不知道为什么,钱小娴竟然一阵心酸,轻声问了一句:“林哥,你今天打算干什么呀?”

  “我妈让我休息几天,我回旅店睡觉。”

  “林哥……”

  钱小娴突然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流下来,她赶紧用手捂住脸说:“林哥,对不起,如果没有方圆的事情,如果我表哥不找你,你就不会失去她。”

  “林哥,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你想她,我也很难过,我现在后悔死了,我觉得我也对不起她。”

  “快去上班吧,让你同事看你站在大街上哭,多不好!”

  林伟转身刚走出几步,他又停下来说:“一切都是天意,她的事真和你没关系,你不要因为这个有负担,以后不要瞎想了。”

  林伟说完走了。

  钱小娴站在街头,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她再也忍不住了,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尽管管林伟说这事和她没关系,她还是内疚,她无法接受,一个生命怎么这么突然消失了?

  虽然,想起她凶神恶煞的扑向自己,想起她抓在脸上的伤,想起她恶毒的语言,她从心里往外的讨厌她,恨不得一辈子都不想看到吴慧。

  可是,突然知道她吴慧没了,就看到街头被风突然卷走的落叶,她还是忍不住的伤感。

  “钱小娴!”

  这时候,丁丽霞和王夏从路边快步走来。

  “怎么了?”

  “沙子眯眼睛了。”

  “瞎说,我们老远就看到你在这儿蹲着哭。”丁丽霞从包里掏出一张餐巾纸说:“真奇怪了,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么多伤心的人。”

  说着,她把纸递给钱小娴,然后回头无奈的看看王夏,:“夏姐,回头你得还完一包纸,你哭了一路,我心疼了一路,纸啊,现在纸多贵啊,得,你可给我剩下一张,钱小娴又在这儿等着呢!”

  钱小娴赶紧掏出包里的纸,说:“霞姐,我有。”

  擦完眼泪,她才突然发现王夏的眼泡水肿,眼睫毛湿漉漉的,眼白也是刚哭过的红色,她问道:“夏姐,你怎么了?”

  “她……”丁丽霞瞟了王夏一眼。

  “快走吧,要迟到了。”王夏飞快的碰了一下丁丽霞的胳膊,然后,快走几步和她们拉开距离。

  钱小娴突然觉得这事蹊跷,这时候,丁丽霞对她挤挤眼睛,用口型说:“等回去我给你说啊。”

  钱小娴识趣的不再追问,她的心里开始猜测,因为从丁丽霞的眼神里可以看出,王夏的这种状态和那个秘密有关系,她突然一阵窃喜,难道是表哥王夏分手了?

  “小娴,你还没说呢?你干啥蹲在大街上哭啊,不会也是失恋了?”

  丁丽霞说完,突然捂住嘴,惊慌的看了王夏的背影,还好,王夏的魂不守舍的,似乎心思并没有在她俩身上。

  钱小娴想起林伟,忍不住又开始难过,她说:“我感觉我成罪人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出现,林哥不会遇到这种不幸的,他虽然不说,我还是看出他很痛苦,很痛苦的。”

  “是啊,谈了五年的感情,人说没就没了,重要的是死的那么惨,听着是挺可怜的。”

  钱小娴抹着眼睛说:“谁说不是啊,我闭上眼睛就能想出她车毁人亡的样子,就跟中了魔一样。”

  “啊,你也不要太心重了,虽然这事和你有一点牵扯,但是主要,还是她自己作的,再者就是她遇人不淑,遇到渣男了。”

  丁丽霞说渣男两个字的时候,故意提高嗓门,似乎是故意说给王夏听。

  “哎,说是这么说,我这心里还是过不去,这两天我不停的做噩梦,现在,我才明白了,人活着坦然自若才幸福,心安理得才幸福,我这还没怎么着,我就觉得体验了一次做小三的感觉,天啊,夏姐,我告诉你啊,做人千万不要给人做小三,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啊。”

  “你这那叫小三啊?破坏人家感情破坏人家家庭的,那才叫小三,你没看到过那种视频吗?就是被大老婆堵在大街上扒光衣服,毒打的那种视频。”

  丁丽霞说这些的时候,嗓门洪亮,似乎故意让王夏听到,王夏也似乎听到了,她也不理她俩,而是加快脚步。

  丁丽霞这才对钱小娴呶呶嘴巴小声说:“长得挺老实,没想到是一个骚货。”

  钱小娴看王夏已经进了伊人阑珊,她赶紧问:“到底怎么回事?”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