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91章 跟踪的兰博基尼

第191章 跟踪的兰博基尼

  从钱小娴上车,林伟只是对她笑了笑,然后眼睛不停的扫过后视镜。

  他看钱小娴系好安全带,他才手握方向盘一脚把油门踩到底,汽车一下子蹿了出去。

  “林哥我们找个饭店,今晚我请你吃饭吧。”

  “以后再请吧!”

  林伟知道,她请了吃饭,他们就少了一次见面的机会,少了一次联系的机会。

  林伟的车开得飞快。

  钱小娴这是第一次看他开车这么彪悍,而且,他在车流里七拐八拐,不停的超车,最后,他的车离开闹事,居然开到郊外。

  “林哥,不是回旅店吗?”

  钱小娴发觉这不是回旅店的路,她看林伟的状态也不对劲,她忍不住说:“林哥,我还得回出租屋呢,我没钥匙,要早点去的。”

  “好的,”林伟看了看手表说:“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办,不过来的急。”

  “嗯。”钱小娴不再说话,望着窗外。

  这时候,夕阳西下,天空上布满大片大片的晚霞。

  钱小娴好久没有看到晚霞了,这段时间她几乎都是待在室内。

  此时此景,久违的感受让她的心情格外舒畅,她贪婪的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

  可是,夜色来临前美丽总是那么短暂。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路两旁的路灯亮了,世界变得迷离朦胧。

  钱小娴因为昨晚上没睡好,又起的早,又经过一天的忙碌,困意不知不觉袭来,她竟然睡着了。

  睡得正香,突然身体猛的一晃,她突然睁开眼睛。

  原来林伟突然的急转弯,车身剧烈的晃了一下。

  钱小娴迷迷瞪瞪的看了看他说:“林哥,还没到吗?”

  林伟眼睛依然盯着后视镜说:“马上回家。”

  “你不是还有别的事吗?”

  “今晚太晚了,不想去了。”

  说完,林伟不由得又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目视前方,车开的飞快。

  “奇怪,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

  林伟从在酒吧门口就发现,有一辆车一直跟在车后,本来他不想和钱小娴说,但是他还是没忍住,因为他也奇怪。

  “啊?”

  钱小娴顿时大惊失色,她不由得回头看,然后开始分析:“是打劫的吗?不会吧,街上这么多车,他们不会在闹事行动吧。”

  “你可真是写小说的,这世道谁敢在大街上打劫啊,到处都是摄像头。”

  “那是干什么的?啊?”钱小娴忽闪着长睫毛,满眼的迷茫,她盯着林伟。

  她一眼就看到了林伟脸颊上,靠近耳朵部位的伤疤。

  吴慧消失了,可是她在林伟脸上留下的咬伤还在,那个爱恨交织的印迹,又触动了钱小娴的敏感的神经,她小声说:“林哥,会不会是吴慧家的人,先找我们算账?”

  “不是。”

  “以后把她忘了吧,你和她没有关系,她家也不会找你算账的。”林伟飞快的测过脸看了钱小娴一眼,很严肃的说:“你总是这样,我会内疚的,你知道吗?看到你晚上吓成那样,我心里很难受的。”

  林伟提到晚上,钱小娴立刻想到早上林父撞上的尴尬。

  她赶紧又回头望了望说:“嗯,那是谁跟踪呢?目的是什么?”

  “我也奇怪,是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

  听了林伟的话,钱小娴触动一样,飞快的扫了一眼后视镜,然后又扭身看车后:“哪有啊?”

  “我刚才拐到这条路上,那辆车没跟过来,我们出来快40分钟了,我把海域区的街道转遍了,那车一直跟着。”

  “啊。”

  钱小娴没在说话,她的心里不停的跳动着车的名字:兰博基尼。

  她突然想起,高鉴在逸园森林公园附近的饭店前,高鉴要了自己的手机开启了位置定位。

  想到这些,她赶紧拿出手机,打开设置关闭了GPS功能。

  她之所以确定是高鉴,是因为他的车在这个小城实属难见,也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林伟才觉得很蹊跷。

  除了这个原因,那就是她从周晗的微信里知道他们回国了,具体是哪天回来的,她不清楚,可是才周晗微信最新的十条动态看,好像就是这几天。

  知道高鉴回来了,钱小娴其实是一半欣喜一半悲伤。

  欣喜的是和他距离终于不再是,遥远的地球的那端。

  悲伤的是,他有自己的电话有微信,他却再也不联系自己。

  钱小娴不明白的是,他不想联系自己为什么还要跟踪呢?

  难道是他知道了自己住在林伟家,他以为自己和林伟……所以,他生气了!

  一定是这样的!

  钱小娴的心七上八下了一会儿,心想,生气就生气吧,不联系就不联系吧,反正他已经是订婚的人了,他也管不了自己和谁在一起吧。

  可是这样安慰自己了一番,还是不舒服,自己和林伟没怎样啊,就算高鉴订婚了,她也不想让他误会自己这么快就找对象了。

  因为后面没了跟踪目标,林伟的车放慢速度。

  钱小娴对这里的路况并不熟悉,她也不知道现在在哪条街,她也不好意思多问,于是,她安静的看着车窗外的夜景。

  进入闹市,又是下班的高峰时间,街道上车辆和行人很多。

  不多时,林伟停了车,她才发觉是林伟家郊区的家。

  林伟家的院子里路灯亮着,二层楼里也灯火辉煌。

  “林哥。”

  钱小娴难为情地说:“为什么不回旅店呢?一会儿我要去出租房呢。”

  还没等林伟说话,林伟妈从屋子里风风火火的出来,她直奔副驾驶座旁的车门,她眉开眼笑的望着钱小娴说:“不是6点下班吗?怎么才到家啊?”

  “有点事。”林伟先回答了,他拔了车钥匙先下了车。

  林母打开副驾驶门等着钱小娴出来。

  “饿了吧,我把饭早就做好了,哎呀,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急得我呀,你叔还不让打电话,说林伟正开车呢,我说给你打啊,你叔说,你接电话,也影响林伟开车。”

  这时候林父从门口走过来,说:“回来了就赶紧进屋吃饭吧。”

  钱小娴被林母过度的热情弄得局促不安,天啊,一定是早晨那事!

  林伟扭过头问父亲:“我表哥回去了?”

  “他把车站那几家的货送过去,正好顺路回家。”

  “明天别让他过来了,还是我送货吧。”

  “他也没打紧的事。”

  “他家不是正建蔬菜大棚吗?”

  “你杨红姐找人弄得,说宋恭喜就会撒网打鱼的,看了,种菜他还得从头学起。”

  “他们弄蔬菜大棚不就是为了拆迁多得补偿吗。”

  “得了补偿就什么也不干了吗?咱家当初也拆迁过,要是当初坐吃上空,行吗?社会发展这么快,待着就得被淘汰,要想跟上发展的速度,那得干,那得让自己的资产赶上通货膨胀,不光保质还得升值。”

  “好了好了,说着说着,你又要转移到你那个股票上去了。”

  林母突然打断林父的长篇大论。

  钱小娴突然想起旭日圆股份,她不禁问了一句:“叔叔,旭日圆股份今天怎样?”

  “怎样?早上你叔又追进去三万,今天下午收盘跌停了。”林母说着拽起钱小娴的胳膊快走几步说:“别说他说这些,上火。”

  “那叫回调,庄家拉升前故意打压,明天准涨。”

  “行啦,吃饭不许说这些啊。”

  说着几个人进了客厅,林母把一盘水果放到茶几上,对钱小娴说:“我下午刚从超市买的水果,你妈说你爱吃南方的水果,我就买了石榴,火龙果,还有芒果。”

  林父说:“先吃饭吧,水果给他们带着。”

  “今天我还包子好多混沌,在冰柜里冻着,一会儿回去也拿着,你俩早晨吃。”

  林伟心事重重的看了一眼钱小娴,他并没有把她要搬出去住的消息告诉父母。

  今晚,父母的表现和表情,那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他真的不忍心把他们心情再次降到冰点。

  钱小娴也是一样,她几次想说,可是看到林母那开心的样子,她也不忍心。

  吃饭的时候,林伟和林父一直在讨论着杨红姐的蔬菜大棚,以及如果拆迁了,能得到多少补偿。

  钱小娴的脑海里却还是高鉴的车,以及高鉴为什么跟踪这样的疑问。

  因此,她也无暇听他们的谈话,后来,林母给她夹菜,问了一句:“听杨红说,你妈都能走路了?”

  钱小娴的思绪才从乱糟糟的谜团里走出来,她点点头说:“是的,阿姨。”

  “你杨红姐说你妈还学针灸呢?”

  “嗯呢,我也是刚知道的。”

  林母笑着说:“没想到你妈妈还真厉害,这个年龄了还能接触新事物,真不简单。”

  听林母这样说,钱小娴的心却是一阵酸楚,如果能有安慰的生活来源,谁会在这个年龄还这么拼呢?

  林伟的母亲有旅店的收入,有海鲜店的收入,她哪能理解母亲的生活?

  其实,钱小娴一直惦念母亲的,虽然王伯伯现在对母亲很好,可是他比母亲年龄大那么多,以后靠他生活,母亲一定是感觉没有安全感,所以,病刚见好,她就开始琢磨生存的之道了。

  虽然每次母亲和她联系,看上去很幸福,但是母女的心是相通的,就像她在林伟家,似乎被照顾的很好,但是,她也时常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因为她知道,她终究要走的。

  可是去哪里?

  哪里才是她的归宿呢?家里没有了母亲,所以那个家一样没了温暖的归宿感。

  这时候,林母见钱小娴只是笑笑没接茬,她又给钱小娴夹了一块排骨说:“其实啊,你妈也不用那么拼,等你结婚了,她就等着抱外孙,享受天伦之乐就行了。”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赶紧也夹了一块排骨放到给林母的碗里说:“阿姨,你吃。”

  吃过晚饭,钱小娴又争着去洗碗,林母把她推到客厅的沙发上说:“你都上一天班了,啥都不用你干,来,我切好的火龙果,你再吃点。”

  林伟却站起身来说:“我们得赶紧回去,还有事呢!”

  “这么晚了,还有啥事啊,我都好几天没看到小娴了,我还没和她待够呢,再坐会儿。”

  林父用胳膊肘碰了碰林母小声说:“人家年轻人在一起,你跟着凑啥热闹。”

  林母白了林父一眼说:“你去把冰柜里那两大袋子速冻混沌放车后备箱里,我把水果装袋子,还有我从超市买了一些开心果和巴旦木果,都给他们拿过去。”

  上了车,林母还扶着车门对钱小娴说:“明天中午晚上都回家吃吧,我让林伟去接你。”

  “赶紧回屋吧。”林伟没等钱小娴说话,赶紧关了车门。

  汽车开出去一段,钱小娴无意回头,她突然发现林父和林母还站在门口,目送着他们。

  钱小娴眼眶一热,眼泪突然掉了下来,她怕林伟看到,别过脸去望着车窗外。

  海滨城市的夜景很美,街道两旁的树冠上彩灯,尤其美丽。因为刚才眯了一会儿,钱小娴精神了很多,这样的夜晚,被热情款待之后坐在林伟的车里,她突然觉得很温暖。

  可是,一想到一会儿就离开,她的心里有开始酸溜溜的。

  她不禁扭过脸来看了看林伟,他帅气的侧影轮廓,像极了高鉴。

  她在心里叹息着,为什么是这样纠结啊!想起高鉴她就生气,自己何苦还要对他念念不忘?

  一个回国了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一声,自己何苦去想一个这样无情的人?

  可是,是不是因为自己曾经不接他电话不回消息,所以,他回国

  才不再用那两种方式联系自己,而是直接去民宿找她?

  这个想法一闪,钱小娴吓了一跳,天啊,会不会高鉴去民宿找过她?

  因为高鉴并不知道她不从民宿干了!他去过,然后没找到,又去他家找,又发现她家关着门,然后才跟踪她?

  一番胡乱推理之后,钱小娴还是否定了,他要是去民宿没找到她,他一定会霸道的发消息或者打电话,会是这样的:“你在哪!不从民宿干了,不在家为什么不告诉我!想讨债吗!”

  “到了。”这时候,林伟停了车,他看钱小娴呆呆地望着他,他只好提醒她说:“八点多了,现在过去是不是有点晚了。”

  “嗯嗯,我,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应该不会这么早就睡吧。”

  林伟拔了车钥匙说:“到里面大吧,我把后备箱里东西放冰箱。”

  “好的好的。”钱小娴发觉自己的失态,她慌忙下来车。

  林伟打开后备箱,钱小娴拿了两个袋子,然后去开门,拧开门锁的那一刻,她的心突然一紧……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